东岑西舅

视觉冲击(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11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名花有主,你以后只能是我的人.

    岑欢反复默念这句话,目光来回掠过左手边陪护床上已然睡着的男人,和右侧女儿的睡颜。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虽然已经答应他,但内心仍在不停的剧烈挣扎和斗争,一方面纠结女儿的事情,另一方面又不想放手对他的感情。这样矛盾的心理让她内心痛苦不已,如同置身水深火热中,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她静静的坐着,想起那日破斧沉舟的决心,心一点点平静下来,最终决定把一切都交给他处理,反正,她不论如何都逃不掉。

    在妇幼保健院住了一个星期,小丫头的病情明显好转,体温已经恢复正常,不再低烧。就连身上的痘痕也已经开始消退。

    “哦哦,终于要回家咯!”连着好几日都病恹恹的小丫头精力一恢复就忍不住开始闹腾,她攀在藿莛东肩上,小手臂勾着他的脖子和他额抵额玩斗牛,藿莛东能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如海水一样湛蓝清透瞳。

    “舅爷,你说我病好了就带我去游乐场玩的,是不是?”

    藿莛东微笑着捏她粉嫩的脸蛋,点头:“你想去哪玩我都陪你。”

    小丫头立即欢呼馁。

    岑欢正在收拾东西,闻言看过来:“你别太宠着她,不然以后她天天缠着你。”

    藿莛东不以为然的耸眉,望着小丫头仍是一脸宠腻,“我就喜欢她天天缠着我。”

    “我也喜欢你。”小丫头嘴甜的在他脸上亲一个,笑得眉眼弯弯。

    岑欢望着眼前的一大一小,心头滋味陈杂。

    他这些天除了去公司,其余时间都留在医院陪她们母女,女儿如果不开心他就逗她玩,千方百计的哄她笑,那个样子实在太像一个父亲,难怪妇幼保健院的医生护士都误以为他们是一家三口。

    一家三口,她低头琢磨着这个词语的意思,嘴边不自觉浮现一抹浅浅的笑。

    “在想什么那么入神?”

    头顶落下疑惑的声音。

    她抬眼撞进他染着笑意的深邃黑眸,耳根莫名一热——这些天他动不动就笑,而她也是不争气,他一笑就觉得身子发软,心跳怦然。

    “出院手续我已经办好了,收拾好东西我们就回家。”

    回家,多么温暖的字眼。

    岑欢只觉心里一股暖流涌动,望着他,轻轻点头。

    *******************************

    新家果然离她上班的医院不太远,基本上和以前住的公寓离医院的距离差不多远。

    而公寓早在他们回市区的当晚就被藿莛东托人退租了,她的东西除了一些行李外,其他的都没要。

    藿莛东按了门铃,一会门打开,露出一张年轻的女性面孔,看到藿莛东怀里抱着的小丫头和他身边的岑欢,没有丝毫诧异。

    她微笑着看向岑欢:“您好,我是藿先生请来照顾小姐的小陈。”

    岑欢笑一笑,却不知道该怎么介绍自己。

    “小陈,你先给小姐洗澡,然后给她弄些吃的。”

    “好的。”小陈从他手里抱过橙橙,小丫头大眼眨了眨,回头看了眼母亲,有些抗拒的挣扎着想从小陈怀里跳下来。

    藿莛东看出她的抗拒,知道她不喜欢别人抱她,忙安抚:“橙橙,你不是喜欢听故事么?陈阿姨会讲好多好听的故事,也会玩很多的小游戏,让陈阿姨陪你玩好不好?”

    小丫头还是不肯,岑欢见状抱过女儿。

    “走吧,我和你一起陪她洗,你给她讲故事,她熟了就不会排斥你了。”

    果然小陈会讲很多故事,小丫头听得入了迷,连母亲什么时候走掉都不知道。

    岑欢走出女儿的房间,在客厅没看到藿莛东,又去卧室找。

    室内灯光柔和,她进去关了门,耳边听到一阵流水声,望过去,模糊的玻璃墙内,一具男性的躯体若隐若现。

    意识到他在洗澡,岑欢慌忙别开眼,体内却迅速升腾起一股燥热,有些抑制不住的直往四肢百骸蔓延。

    她急急走向门口,手刚触上门把,玻璃门哗啦一声打开,藿莛东围着浴巾走出来,瞥到她一副要出去的样子,眉梢一挑,大步走过来。

    岑欢呆滞住,目光不受控制的在他毫无一丝余赘的精实躯体上流转,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她喉咙发干,似乎有什么热热的东西随时要从鼻孔里冲出来。

    藿莛东望着目光呆滞,脸颊却红艳异常的小女人,戏谑一笑:“满意你所看到的么?”

    岑欢听出他话里的促狭,嘴角抽动一下,收回视线。

    “那个……你、你换衣服,我……我先出去……”

    “去哪?”他走到她身后,双臂一探将她圈入怀里。

    清新的沐浴液香气混合他身体的气息同时搀入呼吸,岑欢顿觉大脑一阵晕眩,身子无力的靠在他胸口。

    “都这么多天没做了,你不想?”他咬着她的耳垂说着露骨的话,热烫的身子挤压着她柔软的身体,两手开始剥除她身的衣物。

    岑欢闭着眼享受他难得的温柔,理智却提醒着她某件事情。

    “小陈还没走,女儿也没睡,我们呆在一起太久不好……”

    “你放心,她需要这份工作,懂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至于小丫头……我等不及等她睡着再做了……”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胸口,一会的功夫,岑欢已经光溜溜呈现在他面前。

    身后抵着门板的冰凉触感,让她想起那日在他那栋别墅里被他那样粗暴对待的一幕,心里滋生一股抵触的情绪,推拒着他要去床上。

    藿莛东低低一笑,在抱起她的那刻,滚烫的坚`硬一下贯穿她的身体。

    岑欢身子一紧,惊呼声眼看就要喊出来,藿莛东迅速吻住她的唇,将她的惊呼声连同呻`吟声一并吞入口中。

    就着两人结合的姿势,他抱着她走到床边,两人一同载入柔软的床铺里,更深的刺入让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而不待岑欢适应,体内的昂藏已经开始兴风作浪,吞噬掉她仅存的一丝理智,淹没在他掀起的滔天巨浪中,飘摇起伏。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男人还在猛烈的冲刺,岑欢有些吃不消的求饶,心里始终介意两人的关系会让小陈知道。只是她越急,他偏偏越耐着性子跟她磨,惹得她怒了,又是在他身上咬了几口,不过始终下不了狠心,那几口咬在他身上,无疑只是给他挠痒罢了.

    藿莛东望着她又抗拒又享受的纠结表情,心情愉悦的低笑,搂着她的腰一阵狠狠冲刺后才将灼热的种子喷发在她体内。

    岑欢浑身虚软如棉,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藿莛东抱着她进浴室清理身子,结果在抱着她泡澡时,火势失控燎原,又压着她在浴缸狠狠做了一次,气得岑欢大骂他淫`魔,做完后直接昏睡过去了。

    不过在昏睡过去之前,她还是庆幸自己不用面对小陈或困惑或暧昧的眼神。

    *******************

    藿莛东抱她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从衣橱里拿了套家居服换上才走出卧室。

    小陈已经做好晚餐,并喂完橙橙后哄她睡着了。

    藿莛东去她房里看过,出来时小陈已经走了。

    他在客厅坐了会,然后拿过手机拨通一组号码,电话接通后那端传来低沉好听的男声,“怎么?好不容易在一起,这个时候不陪着她,难道又惹她生气被赶出来了?”

    藿莛东不理会好友的调侃,抬指揉了揉额,“筠尧,上次我让你帮忙帮我查的事怎样了?”

    “时间隔得太久,而且你没有任何对方的线索,所以没什么进展,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应该有一半或者几分之几的英国血统,如果你确定你和她有血缘关系的话,隔代遗传很有可能。”

    “我当然确定。”

    “那她……知不知道?”

    藿莛东苦笑:“这事不只关系到她一人,如果事情最终证明我当初的猜测是对的,那么我姐夫会有很大的麻烦。”

    “所以,她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跟了你?”那头顿了顿,“莛东,虽然你有你的顾虑,可你这样对她,似乎不太公平,难道就不怕她背负得太多心里承受不住?你都说她曾患严重的抑郁症好几次险些自杀,希望悲剧不会重演。”

    藿莛东心头一震,沉默着,没再说话。

    ——————

    (可年滴欢欢~~~求月票)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