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牛奶不是用来喷的(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16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迷迷糊糊听到手机响,眼皮却沉重得睁不开.

    感觉身侧的床铺塌陷一角,有人压上她的身,“快七点了,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

    上班?

    岑欢心里一个激灵,混沌的大脑蓦地清醒,睁开眼推开身上的男人急匆匆爬出被子,却又立即尖叫一声钻回去,润亮的美目瞪着笑意深深的男人,粉颜羞红如火。

    “给我拿套衣服过来。”她又羞又恼,没好气的指使他瞳。

    藿莛东知道她上班快要迟到了,虽然很想扑上去蹂躏一番,可若真惹恼了她,也不太好哄。

    起身去衣橱里给她挑了套衣服递过来,岑欢半掩半藏的躲在被子里忍着那两道灼热视线的烧灼,将衣服一件件套上,末了将身上的被子一掀,套在藿莛东头上,然后扑上去一阵拳打脚踢,报复他昨晚那样欺负自己。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下手太重,藿莛东居然不挣扎,她放开许久他都保持被她压的姿势不动馁。

    岑欢有些慌了,可她并没有使力啊。

    “小舅?”她掀掉被子,结果对上一张笑颜。

    “你玩我?”岑欢察觉自己上当,又要将被子盖回去,藿莛东却猛然反击,一个翻身覆在她身上,声音暗哑:“是很想玩你,如果你再闹的话。”

    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岑欢乖乖僵着身子不再动。

    藿莛东盯着她脖子上若隐若现的吻痕,满意的低下头给了她一记险些窒息的法式舌吻,这才满足的放开她。

    岑欢晕乎乎的爬起来进浴室梳洗,出来时藿莛东已经不在房间。

    她拿了包和手机,想起刚才响起的电话声,点开手机屏幕,未接来电显示的号码是母亲打来的。

    她边回拨电话边走出卧室。

    “妈,怎么这么早打电话?我刚才准备去上班没听见。”

    “昨天小丫头出院你也不打电话给我,我和你爸一直等到很晚,今天早上是忍不住才打过去。”

    “哦,她恢复得很好,现在有专门的营养师给她调理身体,你不用担心。”

    “那她醒了吗?我想她了,你让她接电话,我和她说几句。”

    岑欢恰好走出来看到小陈在喂女儿吃早餐,闻言走过去,把手机递给女儿:“外婆说想你了,你和外婆说说话。”

    小丫头接过电话就是甜甜一句‘外婆我想死你了’,把电话那端的藿静文逗得开心不已。

    “太太,小姐真聪明,我教她算术什么的她一学就会,记忆力好得惊人,是遗传的吧?”

    太太?

    岑欢微微一怔,意识到小陈把自己和小舅看成了夫妻。

    她轻咬唇,不知道该解释或者是任她继续误会下去。

    “过来吃饭吧,一会我送你去医院。”

    藿莛东瞥她一眼,揽过她的肩走向餐桌。

    早餐很丰盛,中西结合。

    岑欢不食荤,连火腿都不碰,而藿莛东忘了和小陈说早餐给他准备一杯咖啡,结果每人一杯热牛奶。

    岑欢看他瞪着牛奶皱眉,一副嫌弃的表情,端起牛奶递到他嘴边,“别挑食,早上喝牛奶可以补充体力。”

    藿莛东斜她一眼,接过,漫不经心的蹦出一句:“我不补充体力你已经吃不消,再补充,你是真不想下床了。”

    难以置信他居然当着小陈的面说这么露骨的话,岑欢脸红耳赤,幸好小陈已经进了厨房,应该是没听到。

    “你、你能不能注意点?”她瞪他,没好气的切着盘子里的食物,把火腿一点一点挑出来。

    “怎么连火腿都不吃?”藿莛东皱眉,“身上都没一点肉了。”

    岑欢白他一眼,“没肉你还做得那么爽?”

    藿莛东刚好喝了一大口牛奶,闻言全数喷出来,这次,岑欢无法幸免的被喷了整脸。

    “舅爷,你浪费食物哦,牛奶可不是用来喷的。”小丫头接完电话走过来,一下哧溜爬到藿莛东腿上。

    岑欢僵着身子瞪着对面忍笑的男人,心想他其实是在报复那次她在咖啡厅喷了他整脸的咖啡吧?

    藿莛东揉了揉鼻子,咳了声,把小丫头放下,“我去把车开出来,你换完衣服洗把脸就下来。”

    岑欢看着他近乎逃跑的快速走向门口,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下,回房换衣服。

    ****************************

    “你下午下班我来接你,然后回家接小丫头,晚上我们在外面吃,庆祝一下。”

    “庆祝?”岑欢困惑的望向驾驶座的男人,“庆祝什么?”

    “庆祝我们在一起,庆祝我们搬新家。”

    岑欢望着他,目光温柔似水。

    “小舅,你这样,会不会有很大的压力?”不顾血缘的羁绊和世俗的眼光,就这样和她走到一起,其实他要背负的思想负担并不少于她吧?

    “你别胡思乱想,我说过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和小丫头就行了,其他都交给我。”

    岑欢点头。

    车子在住院大楼前停下,岑欢下了车,怕被医院的同事看到嚼舌根,心虚的没敢回头看车上一直目送她离开的男人,直直走进大厅。

    藿莛东掉车正要去公司,手机响起来。

    他拿过,看着屏幕皱眉。

    “妈,什么事?”

    “莛东,你爸说胸口闷,你赶紧回来看看。”柳如岚的声音无比焦急。

    “既然胸口闷,那怎么不直接送医院来检查?我刚好在医院,您让段总管送他过来。”

    “可你爸这次不知道为什么怎么说不肯去医院,你赶紧回来劝劝他,晚了可就……”柳如岚没再说下去。

    藿莛东挂了电话将车头掉转往祖宅的方向而去。

    半个多小时后,他出现在祖宅的客厅,一眼瞥到正悠闲喝着茶的父亲,他立即意识到自己被母亲骗了。

    柳如岚身边坐着一直住在藿家没有离开的向朵怡,见了他立即迎上来。

    “莛东,你不要怪伯父伯母,是你一直不肯接我电话,又不回家,所以他们才用这个法子骗你回来的。”

    藿莛东甩开她缠上来的手,冷峻的面容掠过一抹厌恶。

    “你怎么还在这里?”

    向朵怡脸色一白,眼眶迅速涌上一层水雾.

    藿莛东却不为所动,声音冷若冰霜,“那日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你我婚约解除,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若作为世伯的女儿你来我家玩,我毫无意见,只是希望你接受现实,不要执迷不悟。”

    “莛东,你怎么这样对朵怡?”柳如岚不满的训斥儿子,“朵怡这么体贴明事理,都愿意不计较你说的那些伤人的话了,你怎么还这样对她?”

    “我不需要!”藿莛东冷声回应,“妈,这样的话我不想再重复一次,往后您和爸若再拿他的身体骗我回来,后悔的一定不是我。”

    他看向父亲,“如果不想我退出藿氏,就不要再干涉我的私生活。”

    藿贤像是料到他会这样说,虽然心里还是有些气,却并没和以前一样大发雷霆。

    “骗你回来的事是你妈一个人的主意,我并不赞同。起初我也以为你和朵怡能合得来,可我现在想通了,既然实在没办法在一起,那勉强也是没用的。以后你的感情生活我不会再过问,你往后也别再提退出藿氏的事,现在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退出,难道还要我这把快入土的老骨头去撑着?”

    “老爷,你怎么……”柳如岚吃惊的望着丈夫,不敢相信他竟然几日的功夫就想通了。

    藿贤睨她一眼,“儿子是自己的,我已经逼走了我女儿,难道还要逼走唯一的儿子?”

    “伯父,您的意思是……您不管我和莛东的事了?”向朵怡一听藿贤往后不会再给自己撑腰,一下慌了。

    “朵怡,放手吧,你和莛东没有那个做夫妻的缘分,勉强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他这几日就是从当年逼走女儿的事件中悟到了一点,强迫儿女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爸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藿莛东看一眼时间,“我要赶去公司,先走了。”

    “莛东等等,”藿贤叫住他,“欢欢好些日子没来了,你有空接她一起回来吃个饭吧?”

    藿莛东点头,随即离开。

    ——————

    (这几章甜蜜吧?月票赶紧投来吧,舅舅多开心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