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禽`兽(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22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月内请了半个月假,岑欢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自动取消假期加班,就连胡任海让她去坐一个星期的门诊她也满口答应.

    在门诊大楼的大厅里碰到梁劭北,原以为他又会缠上来问个没完没了,可这次他只是点头笑笑招呼,然后就走了。

    岑欢想起梁宥西,心里有些怅然。

    那日他质问她冷血,其实她是不想再做什么让他误以为自己对他有情,从而陷得更深。这世上没有什么能比得不到的感情更伤人,她对他不闻不问,也是为了他好。

    一上午过去,病人并不算多,午饭时因为怕在员工餐厅碰到梁宥西两人都尴尬,所以她在医院旁边的小餐馆里随意吃了点瞳。

    返回医院去自己的门诊时,在走廊上瞥到一个半蹲着的中年妇女,衣着光鲜,一看就知道是名贵妇人。她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撑着墙壁,虽然没看清她的面容,但也知道她正在忍受着某种痛苦。

    本着医生的职责,岑欢走过去。

    “请问您是哪里不舒服?馁”

    贵妇人呲牙吸着冷气抬眼,两人同时一楞。

    “是您?”那个在超市门口把她错认成是什么思南的贵妇人?

    “你也是来看病的?”贵妇人忍着痛问她。

    岑欢淡笑,“我是这家医院的医生,您哪里不舒服?怎么就您一个人?”

    “原来你是医生啊?还真巧……我是来医院看一个住院的朋友的,没想到突然就不舒服了……嗳,我太痛了,你先扶我过去坐一下,我走不动了。”

    岑欢点头,扶她到一旁的长椅上坐下。

    “您是肚子痛?”岑欢见她一直按着右下腹,也没等她回答就去探她的额头,感觉掌心下温度异常。

    “你在发烧。”她肯定的语气。

    贵妇人无力的叹口气,“早上是有点发烧,不过肚子不痛,这会痛得实在太厉害,而且还想吐。”

    “那您必须赶紧就诊确定病情,需要我帮您联系您的家人么?”

    “哦,好,我……啊……”贵妇人突然难以忍受的痛呼,脸色瞬间变青。

    岑欢当机立断,给急诊室打了通电话,很快有医护人员过来把贵妇人接走了。

    岑欢回到自己门诊,快下班时给藿莛东打电话,让他在门诊大楼前等她。

    二十多分钟后,手机响起,她扫了眼来电显示,并没接,脸上却绽开一抹笑,拿了自己的东西走出去。

    上了车,正要问他晚上去哪里庆祝,却听他说:“我们回一趟祖宅吧,小丫头那边我已经和小陈联系过,一切都很好。”

    一想到回祖宅就会看到向朵怡和柳如岚,岑欢蹙着眉尖不吭声。

    “你不想去?”藿莛东从后视镜望她一眼,问。

    “你未婚妻都还在,我去算什么?”

    她吃味的口吻让藿莛东莞尔:“是我爸说你好些日子没去想你了,让我带你回去吃个饭,我想择日不如撞日。”

    听他这么说,岑欢只能点头。

    她虽然不想看到向朵怡和柳如岚,但外公说想见她她却不能不去。

    “今天上班怎样?”藿莛东岔开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连续坐一个星期的门诊,今天是第一天,还算好。”岑欢看向窗外,忽地想起中午碰到的那名贵妇人,“小舅,你说这个世上真有长得非常相似的人么?”

    “怎么这么问?”

    “我有一次在超市门口被一个贵妇人误认成是她家外甥女,她一见我就喊我什么思南。”

    “后来呢?”

    “她根本就是认错人了,哪会有什么后来?”

    藿莛东侧头瞥她一眼,“那次之后你还碰到过她么?”

    “说来也巧,中午我在医院又碰到她了,她当时肚子痛得站不起来,我怀疑她是急性阑尾炎,让急诊室接过去了。”

    “急诊室?”藿莛东眸光一闪,“你知道她的名字么?”

    岑欢摇头,忽然察觉一丝不对劲,“你问她的名字做什么?”

    “没什么,有些好奇。”

    岑欢撇嘴,“难以相信你这种男人也会有好奇心。”

    两人到了藿家祖宅,恰好看到柳如岚在挽留要离开的向朵怡。

    “再住几天吧,朵怡?虽然你和莛东……没有做夫妻的缘分,可我是真心喜欢你,想让你做我的儿媳妇,现在搞成这样我也很不好受,你就当是陪我几天,我到时候让段总管送你回去。”

    向朵怡原本是执意要走,却在看到藿莛东带了岑欢出现后立即改变了主意。

    “既然伯母这么说,那我就再多留几天。”她一副施舍的口吻,高傲的昂起下巴望着岑欢。

    岑欢不知道她为什么那样看自己,虽然纳闷,却也只是回以淡淡一笑。

    “好,答应了就好。”

    柳如岚握住她的手微笑。

    “夫人。”

    岑欢和她打招呼。

    她笑容一敛,不冷不热的应了声。

    岑欢对她的冷漠习以为常,见外公不在客厅,正想开口问,就听藿莛东说:“他应该是在书房,有什么一会吃饭时再说吧,你上来帮我拿些东西。”

    话落他朝楼梯口走去。

    岑欢没想到他胆子这么大,在柳如岚和向朵怡的眼皮底下都敢唤她给他做事,心下有些胆战心惊。

    踏上台阶的藿莛东没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回头催促:“快点。”

    “……哦。”

    岑欢一副小媳妇的表情唯唯诺诺的快步走过去。

    上了三楼来到藿莛东的房间,一进门岑欢就想数落他,可还没开口,下巴就被一只大手攫住,随即头顶一暗,两片滚烫的唇覆上她的,灵活的舌长驱直入。

    熟悉的气息在口腔蔓延开,岑欢被迫承受他噬人的吻,在他把舌尖缠上来刷过她的齿列时,喉咙一紧,逸出一声轻吟。

    很快她便双腿发软,整个人都瘫在他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乱序的喘息在耳边扬起,情势严重失控时藿莛东才强迫自己停下来,额抵着她的额粗喘。

    岑欢美目迷离,小脸绯红一片,西装小外套被剥落,里头的格纹衬衫的肩一侧滑至胸口,秀丽的大波卷散开来,说不出的慵懒和娇媚。

    “真想一口吃了你。”他低下头在她红艳的唇上轻咬一口,换来一记没好气的白眼。“这是你家,你能不能别到处发`情?”如果被谁看到了那就死路一条了.

    “是你勾`引我的,谁叫你刚才一副小媳妇的委屈表情?”那个样子真是让他很想欺负。

    岑欢瞪他,“你不是让我帮你拿些东西?拿什么?”

    她推开他走进去。

    藿莛东走过来自身后拥住她,“还记得你那一年在我房里怎么跟我告白的么?”

    两人恰好站在那组沙发旁,岑欢望着沙发,当年的一幕幕清晰浮现在脑海。

    那次他和外公大吵后,她执意要替他清理背上的伤口,一路跟到他房间来,然后在他说从来没有人爱他时鬼使神差的说了句‘我来爱你好不好’。

    现在想起,连自己都要佩服那时的她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勇气说出那句话,甚至还将一场不被世人接受的感情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你这个小妖精~”他舔吻她敏感的耳廓,“那时才十几岁就把一个成熟男人撩拨得心猿意马。”

    他一只手探入她衣内攫住她一只丰盈力道忽轻忽重的揉捏。

    岑欢涨红着脸回头斜他,“我那时怎么没看出来你心猿意马了?冷得像冰块,不是赶我走就是让我滚远一点,别以为只有你才记忆力好。”

    “如果不是被你撩拨得心猿意马,我怎么会面对你的勾`引却控制不住自己和你上了床?”

    岑欢撇嘴,“所以你们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禽`兽。”

    “说得有理,那晚上回去我索性禽`兽到底,也不枉辜负你给的这个美名。”

    “晚上还来?”岑欢瞠大眼,“你还嫌昨天把我折腾得不够?我的腰现在还好痛。”

    “回家我给你揉一揉就不痛了,走吧,应该快吃饭了,吃完我们就回家做。”

    ——————————————

    (无语,舅舅居然自认是禽兽……感谢亲们送的鲜花钻石和荷包以及月票~么么各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