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舅爷,我和你睡好不好(5000+加更2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34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满桌色`鲜味美的佳肴,连汤都是肉类烹调出的高汤煲出来的,岑欢只能夹些青菜就着白饭吃.

    藿贤心疼她太瘦,不停给她夹菜,结果每次夹过去都被岑欢身侧的藿莛东夹到自己碗里,让一干人看得傻眼。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莛东,这么多菜你不自己夹,怎么偏偏夹欢欢碗里的?”藿贤责怪的瞪了眼儿子,又给岑欢夹了一筷子糖醋里脊,结果还是照样被藿莛东夹走。

    “爸,她最近肠胃不太好,不能吃荤,所以你别给她夹了,我吃得很撑。”藿莛东揉着撑得绷紧的腹部,睨了眼身旁低着头默默吃饭,嘴角却明显翘得厉害的小女人,夹了一筷子青菜放到她碗里。

    藿贤皱眉:“欢欢,自己都是医生,怎么也不好好照顾自己?看你瘦得都没一点肉了,再瘦下去就要成白骨精了。瞳”

    因他那一句‘瘦得都没一点肉了’,岑欢想起早上被藿莛东喷一脸牛奶的事,下意识看过去,恰好他也看过来,黑眸里波光流转,噙着一丝促狭。

    “莛东,听你的口气像是这段时间经常和欢欢接触?连她肠胃不舒服你都知道。”柳如岚察觉到这一点。

    岑欢脸色微白,有些慌乱的收回视线馁。

    藿莛东神色不变的看向母亲,喝了口汤才回她,姿态从容不迫。

    “我前几天和她一起回去看姐姐时知道的。”

    听儿子提到女儿,藿贤又重拾那个话题:“静文她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家来看我?”

    “姐夫那边需要人照顾,她暂时走不开,应该还要过段时间。”

    闻言藿贤有些失望,他已经快半年没看到女儿了。

    向朵怡坐在柳如岚身旁,一直不言不语,也很少动筷,只是用充满交织爱恨的目光望着藿莛东,怨他对自己的无情,恨他的冷血。

    她一直认为自己一定会成为他的妻子,没想到事情突生变故,他竟然悔婚!

    他让她在亲朋好友面前颜面无存,却还毫无半点愧疚,她真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心?

    她等了他三年多,从未见过他对自己好言好语,更不曾见他对自己笑过,而如今他却对他的外甥女这般关心,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如同热恋中的情侣般眉目传情,如果不是知道他们是舅甥,她还真会以为两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朵怡,怎么不吃?菜不合你胃口?”

    柳如岚见她不动筷,问。

    她收回怨恨的目光,勉强一小,舀了一小勺汤到碗里。

    柳如岚见她脸色难看,无奈的叹口气,责备的瞪向对面的儿子,后者却完全忽略她的目光,见岑欢放下碗筷,立即倾身扯过几张纸巾递过去。

    见状,向朵怡脸色更难看了,一股怒气直冲头顶,却只能苦苦压抑着不能发作,憋得一张原本清丽的面容明显有些扭曲。

    吃过饭岑欢推着藿贤在后院的花坪里散步,而藿莛东拿着手机在打电话,远远看去,隐匿在灯光下的俊容显得有些严肃和森冷。

    这几日不时见他笑,岑欢都快忘记他原本就是这个样子。

    她见他不时锁眉揉额,一副很棘手的表情,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离开藿家时,柳如岚让段蘅送岑欢,藿莛东仿若没听见,径直带着岑欢上了车。

    向朵怡跟至大门口,憎恨的瞪着藿莛东的车远去,心里却骤然浮现一团疑云——那日藿莛东送岑欢去医院被她撞见,她指责他有了别的女人时他并未反驳,而据她所知,他除了和岑欢走得较近外,对其他的女人都是和对她一个态度。刚才看他在饭桌上对她那么细心体贴,走时甚至还牵着她的手,就算岑欢是他外甥女,可他也不至于疼她到这种地步吧?

    这到底是为什么?

    正纳闷,就见段蘅急匆匆跑出来。

    “段总管,发生事了你跑这么急?”

    段蘅虽然不太想搭理这个女人,可碍于柳如岚的面子还是和颜悦色道:“外小姐忘拿手机了,我刚打电话给二少爷,让他们等着我给送过去。”

    手机?

    向朵怡看向段蘅那着手机的那只手,故做惊喜道:“好漂亮的手机,让我看一看是哪款,我也去买一支。”

    不待段蘅回答,她便伸手拿了过来,段蘅不悦的皱眉,却又不好说什么,只道:“二少爷还等着呢,向小姐看一下就给我吧。”

    向朵怡没回他,微眯着眼端详着手机外壳上那圈钻石,起初还怀疑是假的,可毕竟见多了钻石,拿到眼前仔细瞧了瞧,才知道这满满一圈都是真钻,而且价值不斐。

    可是以岑欢上班的工资,即使月薪再高,也不至于富裕到连买支手机都要镶一圈真钻。

    所以,一定是哪个有钱的男人送她的。

    她想起岑欢那张精致的五官,内心滋生一个阴暗的想法,猜她也许是被哪个有钱的老男人给包`养做了情`妇。

    “向小姐。”段蘅见她看得久了忍不住催促。

    向朵怡白他一眼,点开手机的屏幕,戳了下信息栏进去,想在里头找出那个‘老男人’发给她的信息,只是没想到居然一片空白。

    她退出点开她的联系人,第一个拨出的号码显示的昵称让她一楞——黑`森林?

    她再看号码,居然是藿莛东的。

    奇怪,她怎么会把她小舅的昵称写成蛋糕名?

    段蘅见她盯着岑欢的手机屏幕发呆,也不再问她,直接抢回来就往外走。

    向朵怡困惑地望着段蘅跑远的身影,心头疑云重重。

    **************************

    回到家已经是九点多,小陈已经给橙橙洗过澡,只是小丫头一整天没看着母亲和舅爷,怎么哄都不肯睡。而藿莛东一进门她立即欢呼着跑过去,猴子一样又是伸手又是拽他的裤管要他抱。

    “小姐一直念藿先生和太太怎么还不回来。”小陈看着三人笑。

    岑欢听到她又唤自己太太,心虚的从藿莛东怀里接过女儿,抱她回房哄她睡觉。

    小陈收拾好后离开。岑欢等哄好女儿睡着,回到自己房里时藿莛东已经洗完澡光着精实的上身躺在床上,床头橙黄的灯光打落在他身上,微显凌乱的发有几缕垂至额前,性`感得撩人.

    岑欢想起他在藿家说吃完饭回家就做那句话,有些担心他真的说到做到。

    昨晚被他那样折腾,腰部至今酸胀难耐,如果再来几次,估计明天真不用下床了。

    “楞着做什么?赶紧去洗澡。”

    原本在翻看手机的的藿莛东瞥来一眼,催促。

    岑欢从衣橱里拿了睡衣进浴室,一会出来,磨磨蹭蹭的挪到床边,却没上床,而是支支吾吾:“那个,你能不能给我去买样东西……”

    伸手正要抓人的男人闻言黑眸一愕:“这么晚了还买什么?”

    岑欢咬唇,脸红如血:“我好象来大姨妈了……”

    男人眼一眯:“什么叫好象?”

    “就是……刚才洗澡的时候有一点点红,算算时间,应该是快来了,可这次搬家我忘记准备那些东西了。”

    闻言,藿莛东脸色全黑。

    岑欢知道自己扫了他的兴,一方面有些心疼他失望的表情,另一方面却又暗自庆幸自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虽然很不爽,藿莛东却还是不得不起床换衣服出门为她效劳。

    好在时间还不算太晚,一会藿莛东就买回来一大堆。

    岑欢弄干净自己,站在床边犹豫不决到底是和女儿睡还是和他睡。

    “不是说腰疼?你上来我给你揉一揉。”

    藿莛东臭着脸拉过她,让她趴在床上,一双大手扶在她腰上一阵揉`捏。

    虽然手势毫无章法,岑欢却仍舒服得昏昏欲睡,而就在闭着眼快睡着时,某只停留在她腰上的手却渐渐往上移,厚实的大掌掌住她的浑圆一松一紧的揉`搓。

    岑欢惊得猛然睁开眼,回头没好气的瞪他:“我的腰什么时候长倒胸口上去了?”

    某男人面不改色的反驳:“我听说女人来那个的时候这里也会痛,所以给你揉一揉,你别不知好歹。”

    岑欢哭笑不得,被他几下撩拨得浑身发热,想让他停下来别弄了,他却张口吻住她,迫切的吞噬她口中的甜美。

    “忍不住了,怎么办?”交换气息时他抵着她的唇模糊问她,气息灼热得能烧溶她。

    岑欢望着他隐忍的俊容,额前的青筋都突了出来,可显而知他忍得有多辛苦。

    “真的……忍不住了?”

    “你说呢?”他捉住她的手去碰他硬得发痛的那处,岑欢呼吸一窒,烧红着点小小声开口:“那、那你做吧……其实、其实刚才我是骗你的,大姨妈应该要过几天才来。”

    “骗我的?”握住她丰盈的手猛然一紧,黑眸危险的半眯。

    岑欢想解释说自己也是想睡个好觉,可下身一凉,内`裤已经连同睡裤被一并剥下,而不待她反应过来,那处原本被她握着的滚烫已经脱离她的手,狠狠一沉刺入了她体内深处。

    她皱眉,不是因为痛,而是他粗暴的举动。

    “之前只打算做一次的,可你骗我,那你可得有心理准备,没个三五次,我不会放你睡觉。”他哑声开口,下身用力撞击,一只手攫住她的下巴狠狠吻她。

    没多久岑欢就后悔自己的心软了,早知道就应该让他欲`火焚身也不要心疼他。

    被上下前后摆弄了一阵,体内那处正在肆虐她的昂藏依旧硬得惊人。

    她困得闭眼就想睡,体内越来越燥热难耐的热流却逼得她耐不住扭动身子配合他的掠夺,而这更刺激了身上男人过于旺盛的性`质,完全放开来,如脱缰的野马在她身上尽兴的奔驰。

    情潮濒临爆发时,藿莛东听到门开的声音。

    回头,瞥到一颗小小的脑袋探进来,他楞了一楞,立即扯过被子盖住两人光溜溜的身子。

    岑欢还沉浸在极致的欢娱里,原本就因大量的运动而热得不行,见他拉过被子正要挣扎着踢掉,就听一个稚嫩的童音扬起。

    “舅爷,我醒来找不到妈咪,我做噩梦了我好怕。”

    听到女儿的声音,岑欢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缠在藿莛东腰上的双腿因紧张而越夹越紧,藿莛东原本就在爆发的临界点,被她这样一夹,到底惹不住狠狠撞了几下,灼烫的热液才一股脑儿的释放出。

    岑欢浑身一颤,怕自己发出声,连忙一口咬住他的肩。而这时,小丫头已经走到床边,湛蓝的大眼好奇的望着只露出一个脑袋的藿莛东。

    “舅爷,你的脸好红哦,你刚才动来动去是不是在做运动?”

    岑欢听女儿这么问,羞得想挖地自埋,双手紧拽着被子两边,就怕女儿会心血来潮掀被子。

    藿莛东渐渐平息胸口翻滚的情绪,深吸口气,转头看向一脸好奇的小丫头,扯出一抹温和的笑:“橙橙,妈咪应该是渴了去厨房倒水喝,你回房去看看,她应该在房里了。”

    “可是我去厨房看了,还有客厅,还有书房,都没有妈咪。”

    “舅爷,妈咪可能是被医院叫走上夜班去了,以前她也这样。”

    “那你回房睡,醒来就可以看到妈咪了。”

    “可是我做噩梦了,我好怕……”小丫头委屈的垮着小脸,“舅爷,我和你睡好不好?我可以给你讲故事。”

    把头埋入藿莛东胸口的岑欢一听吓得脸色全白,好怕女儿下一秒就爬上床钻进被窝来。

    她抬眼用求救的目光示意藿莛东赶紧支开女儿,后者淡然瞥她一眼,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动了动,岑欢立即感觉到两人的交合处有一股热热的液体流出来。

    她眼皮一抽,僵着身子闭上眼,一副听天由命的认命表情。

    “舅爷?”小丫头见他不吭声,以为他答应了,高兴的脱了鞋要往床上爬,藿莛东这才开口阻止:“橙橙,你先回房,我洗了澡再去你房里陪你好不好?”

    橙橙心想舅爷刚运动过,身上臭臭的,洗了澡才会和她一样香,于是点头。

    藿莛东松了口气,只是小丫头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舅爷你一定要来哦,我等你。”藿莛东抚额,应了声好,小丫头才放心的离开.

    关门声一响,岑欢立即把脑袋探出来,双手置于胸口推拒着还覆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赶紧去洗澡过去陪橙橙,不然她一会又要进来了。”

    “怪谁?如果不是你骗我,估计我们已经做完转战浴室了。”

    岑欢听他埋怨的口吻,好气又好笑,“好好好,怪我怪我,你赶紧起来。”

    藿莛东不动,俯身抱住她,“等我哄小丫头睡着,我们接着来。”

    岑欢一听脸都绿了。

    藿莛东却已经放开她下床,抱起她进浴室清理干净后找了套睡衣穿上,走去橙橙的卧室。

    岑欢换了脏掉的床单霸着一整张大床,在上头滚了几圈后突地想起什么,下床去把门反锁,然后回到床上,安心的抱着柔软舒适的被子进入梦乡。

    **********************

    闹钟响了无数次,岑欢才挣扎着醒来。

    睁开眼,一张熟睡的俊容清晰呈现在眼底,她一楞——昨晚不是反锁了么?房间的钥匙也在抽屉里,他是怎么进来的?

    “爬窗户。”原本闭着眼的男人睁开惑人的黑眸,仿佛看穿她心思般的为她解惑。

    岑欢狐疑的看向那扇落地窗,怀疑他话里的真假度。

    “书房和卧室的玻璃窗一墙之隔,转个身就能爬过来。”

    岑欢想了想两个房间的格局,觉得不是没有这个可能,这才信了他的说辞。

    “为什么把门反锁?”藿莛东探出长臂搂过她,“就这么不想和我相处?”

    岑欢囧:“我是怕你哄完女儿睡觉还来……”

    “……你若真的不想做,我怎么会逼你?”

    岑欢一喜:“真的?”

    男人哼笑,翻身将她压下:“假的。”

    ——————

    (舅舅的福利貌似太多了~~要吃素了……)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