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惩罚你抱我一辈子(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43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小珧送岑欢回到住处,岑欢刚下车,就接到小陈的电话,说小丫头哭闹着要找她,她挂了电话急忙上楼,身后还未离开的小珧发动车子,岑欢这才想起自己忘了道谢.

    “小珧,谢谢你送我回来,要不要上去坐坐?”原本是句客套话,没想到这小子立即熄火下车。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岑欢嘴角一抽,心想还好小舅不在家,带他上去坐坐应该也没什么。

    回到家,小丫头见到母亲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一下跑过来要抱,而是立即止住哭闹,趴在地上装死。

    岑欢不知道女儿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一招,一有不开心的就趴在地上不动瞳。

    她走过去弯下身抱起女儿,“橙橙,怎么又生气了?”

    小丫头泪眼汪汪的哼了声,一副不想搭理她的表情。

    岑欢哭笑不得,看了眼时间,对小陈说,“你先回去吧,我来哄她睡觉。馁”

    小陈点头,拿了自己的包离开。

    “欢姐姐,这是你女儿啊?”换了鞋进来的小珧一见岑欢怀里抱着的孩子便问。

    岑欢微笑,对女儿说:“橙橙,这是小珧叔叔。”

    橙橙眨巴着泪眼看过来,小嘴扁了扁,没吭声。

    小珧盯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惊讶的挑眉,“欢姐姐,你女儿是混血啊?眼睛好漂亮,和我丝楠姐一样都是蓝色的。”

    “你丝楠姐是混血?”

    “她混得可多了,我姨父是苏格兰和英国混血,所以她是中国、苏格兰和英国三个国家的混血。”

    岑欢失笑:“既然她是混血儿,那你们怎么会认我和她相似?”

    小珧摸着下巴打量她:“你难道不觉得自己的五官很西方?你的发色不是纯黑,眼睛的话仔细看其实带点琥珀色,这点和丝楠姐差异最大,如果不是看你的眼睛和你的发色,我会把你当成丝楠姐。”

    岑欢听他说得这么夸张,有些好笑,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去客厅坐吧,你要喝什么?”

    “刚吃了饭,就喝温开水吧。”小珧边说边打量房间的摆设,虽然简单,但却充满温馨。

    他见岑欢抱着女儿给他倒水有些吃力,连忙走过去,“欢姐姐,我来抱她吧?”

    他说着把手伸过去,小丫头不等母亲回答,哼一声,很酷的掉转头趴在母亲肩上不看他。

    小珧一向自予美男子,又青春活力幽默风趣,从来没有不喜欢他的人,没想到小丫头这么不给面子。

    他讪讪的摸了摸鼻子,从仔裤兜里摸出一根开车时用来打发时间的棒棒糖,递到小丫头面前去逗她,“想不想要叔叔的糖?想要的话就给叔叔抱哦。”

    小丫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无精打采的趴着。

    岑欢把温开水递给小珧,歉意道:“她在生我的气,这个时候谁都哄不来。你先坐会,我哄她睡觉。”

    小珧点头。

    他端着水杯走到阳台,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他一看是母亲打来的,知道她要说什么,一接通便说:“已经安全护送到家,你就放心好了。”

    “那你怎么不回家?别又去外面和那群小混混勾`搭,不然我关你个几天,让你到处跑。”罗美微在电话那端训斥儿子。

    小珧听惯了母亲这样威胁他,不痛不痒的掏着耳朵连连应着。

    “赶紧回家。”

    “好好好,我去跟欢姐姐说一声就走。”

    “等等,你是在欢欢家?”

    “是啊,欢姐姐让我上来坐坐,我想着回去也是听你碎碎念,还不如在她家坐坐,嗳,妈,我告诉你,欢姐姐她女儿好漂亮啊,眼睛居然和丝楠姐一样是海水蓝。”

    “那她老公是外国人?”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老公没在家。”

    “那你也别坐了,都这么晚了别打扰人家休息。”

    “行。”

    挂了电话,小珧踅回客厅放下手头的水杯,正打算去和岑欢说一声他要走了,这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他一楞,回头看向门口,见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糕点盒。

    他见男人进来看到他以后也是楞了一下,随后便恢复自然的神色,从容的从鞋柜里拿了拖鞋出来换上才走过来。

    他猜测男人的身份,心想他既然有钥匙那就代表是这个家的男主人,欢姐姐的丈夫。

    “你好,你是姐夫吧?我是毕笙珧,欢姐姐在哄你们的女儿……”他说到这又顿住,因为意识到一个问题——欢姐姐的女儿是混血,那她老公应该是外国人,可眼前这个男人虽然五官深邃,但却是地道的东方人啊。

    难道,这个男人是欢姐姐二嫁的老公?

    他在脑海里猜测各种可能,藿莛东瞥他一眼,点点头,把手上给岑欢母女买的糕点放到客厅的茶几上。

    岑欢刚哄了女儿睡着出来,见到客厅里的藿莛东有些讶异。

    “你不是说晚点回来?”

    “头有些痛所以提前回来了,”藿莛东指了指茶几上的糕点,“给你们买的,刚出炉。”

    “欢姐姐,我妈怕我在外面疯玩,打电话来催我回去了,那我走了。”

    小珧开口,不想留下来做电灯泡。

    岑欢点头,“路上开车小心点。”

    “好,那我走了,姐姐姐夫拜拜。”

    小珧关门离开,岑欢才走到藿莛东身边坐下。

    她见他微蹙着眉似乎在想什么,没开口打扰他,只是缓缓偎入他怀里。

    “以后少和他联系。”藿莛东沉默半晌后突然出声。

    岑欢楞了一楞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

    “你不会连他的醋也吃吧?他可还是个高中生。”

    “你们怎么认识的?”藿莛东不答反问。

    “吃饭。”

    “你晚上没在家吃饭?那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因为我认为没必要,何况我又不是和他单独吃饭。你知道他是谁吗?就是那天我说把我认错成是她外甥女的那个贵妇人的儿子,吃完饭他开车送我回来,所以我请他上来喝杯茶,就这么简单。”

    藿莛东揉着额,岑欢听他刚才说头疼才提前回来,连忙做直身体,扳过他的身子让他平躺下,给他调整好睡姿,把头枕放在她大腿上,娴熟的给他按摩头部穴位。

    “小舅,最近是不是太累了?公司那么多事又还要抽时间陪橙橙玩。”藿莛东闭着眼没回应.

    岑欢小心翼翼的观察他的脸色,犹疑了下才说,“你要实在不喜欢我和小珧联系,那我就不和他联系了,你别胡思乱想,免得老是头疼。”

    藿莛东依旧闭着眼,却突然深手勾住她的脖子拉下,微抬头在她嘴唇上用力亲了一记,这才放开她,继续享受她为自己服务。

    岑欢红着脸给他按了半个多小时,藿莛东不知不觉睡着,岑欢听到他发出的匀称呼吸才知道他睡着了,也不敢动他,小心翼翼拉过身后的一床薄毯展开给他盖上,就这样让他枕着自己的腿睡。

    她温柔的望着他的睡颜,一想到今后的每一天都能有他相伴,就觉得无比的幸福。

    每相处多一天,对他的眷恋就又多一分,心里的挣扎也没那么明显了,渐渐的放开了全部的身心把自己交给他,让他掌管她的一切,而她只要做个幸福的小女人,爱着他,爱着女儿,享受他的爱,享受家庭的温暖。

    虽然还是会觉得这样的幸福很不真实,但她却不想再去为那些事情烦恼,顾虑得越多,越不敢去争取自己想要的,她宁愿自欺欺人,也不要放手现在的幸福。

    不知过了多久,藿莛东还没醒来,岑欢渐渐感觉到腿部发麻,却又怕动一下会惊醒他,而忍耐着那股不适继续坐着。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藿莛东试图翻身,岑欢怕他掉下沙发连忙搂住他,而藿莛东已经睁开眼。

    “你醒了?”

    藿莛东皱一下眉,“我睡了多久?”

    “大概两三个小时。”

    藿莛东坐起来,“回房洗洗睡吧。”

    岑欢点头,忘了自己的腿发麻,刚站起整个人又坐下去。

    藿莛东瞥了一眼她的窘迫样,像是明白了什么,长臂横过来抱起她,“怎么不叫醒我?腿废了怎么办?”

    岑欢勾着他的脖子笑:“那就惩罚你抱我一辈子。”

    藿莛东低头亲一下她的额头,抱着她回房。

    ————————

    (暴风雨前的宁静????小珧说谁给月票就送谁棒棒糖哦~~~)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