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乱`伦的丑闻(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48Ctrl+D 收藏本站

    除了上班,岑欢其余时间大多是陪着女儿或他,偶尔抽空和他一起带着女儿回家看望父母,如同寻常夫妻一样,这种蜜里调油的生活让她感觉很幸福,也更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

    时间很快进入十二月下旬,气温一下转冷,每个清晨赖在他怀里醒来,总是舒服得不想动,真想就这样一辈子被他抱着。

    “我要去一趟意大利,可能要四五天才回来。”

    早上出门送她去上班时,藿莛东才告诉她。

    岑欢一听心里空了一角,“今天就走?庙”

    “嗯,一个小时后。”

    “那你昨晚怎么不说?”她埋怨的口吻,怪他一大早坏了她的好心情。

    藿莛东斜睨一眼垮着脸的小女人,淡淡一笑:“昨晚说了难道你会奖励我多做一次?畈”

    “……”

    “我也是今早才临时决定去的,一来一回至少也要四五天。”

    岑欢看向窗外,没回他。

    红绿灯时,藿莛东停下来,扳过她的身子面向自己。

    “就这么不舍得我离开?我办完事马上回来,绝不拖延半分钟。”

    他这样说岑欢又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他已经尽量减少自己工作的时间陪着她了,可她还是不满足,贪心的想霸占住他所有的时间,恨不能分秒都在一起。

    “乖,好好照顾自己和小丫头,等我回来。”他倾过身吻一下她的唇,语气夹杂丝丝宠溺。

    岑欢点头,车子在医院门口停下时她搂住他的脖子回吻了一记才下车,却没和以前一样让他目送自己进医院,而是坚持等他走了她再走。

    藿莛东透过半降的车窗望着沐浴在阳光下的岑欢,她轻咬着唇依依不舍望着他的样子,让他有种想下车拖她上来狠狠蹂躏一番的冲动。

    只是有些事情必须尽快处理,而其实他这次去的并不是意大利,而是伦敦,之所以骗她,只是不想让她胡乱猜疑,给自己找烦恼。

    强迫自己收回视线,他发动车子离开,而岑欢望着远去的车影,心头怅然若失。

    “好一幕你侬我侬的恩爱画面,真是让人感动。”

    讥讽的女声自右侧传来,岑欢神色一变,循声望去,在一辆银色小车的驾驶座上瞥到一张熟悉的脸。

    向朵怡?

    岑欢感觉心狠跳了一下,有些惊慌的望着从车上下来的向朵怡,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上次去看外公时不是说她已经离开了么?怎么还在B市?

    “是不是很惊讶我的出现?”向朵怡走近她,目光掠向藿莛东的车离去的方向,清丽的面容划过一丝阴狠。

    岑欢敛去心头浮现的慌乱,眼神戒备的盯着她:“你来做什么?”

    “做什么?”向朵怡一笑,“欢欢,你不觉得你这句话问得很可笑?刚才那辆车上的男人是我的未婚夫,我和他原本会成为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可他却突然悔婚,我怎么想都想不通,幸好连老天爷都帮我,那次他带你一起回去看藿伯父时饭桌上对你疼爱有加,让我很好奇一个舅舅怎么会疼自己的外甥女到这种地步,原来……”

    她顿住没往下说下去,但意思却不言而喻。

    岑欢盯着目光毒蛇一样在自己身上打转的向朵怡,感觉一股冷意自脊背升腾起,渐渐扩散到四肢。

    “向小姐,你如果胡言乱语,我是可以告你毁谤的。”她强装镇定,尽管额头沁出一层薄寒,面色却如常。

    “告我毁谤?”向朵怡冷笑,“岑欢,在告我毁谤之前,你还是想想怎么面对在你的亲人知道你和亲舅舅乱`伦的丑闻后的反应吧。我雇用的私家侦探可不是吃软饭的,我手上有你们同居一室乱`伦的证据,甚至还有你带着一个小女孩外出买东西的照片,不知道那个小女孩是你和哪个男人鬼混后的产物?看她的样子,是你在伦敦读书时勾`引男人生下的野种吧?”

    “向小姐,请你放尊重点!”岑欢听她羞辱女儿,双手不自觉握拳。

    “怎么,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不准我说?不过你上班时间快到了,我就不打扰你上班,但我中午会来找你的,你若不想我把一切告诉你父母或者你外公,最好不要告诉莛东这件事,我知道他若知道了肯定会对付我,可我已经把你们乱`伦的证据另备份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只要我一有麻烦,你们舅甥乱`伦的丑闻就不再是秘密。”

    岑欢看着她翩然转身上了车,又驾车离去,整个人如同虚脱一样双腿发软。

    她一直很小心翼翼的珍惜这份得来不易的幸福,可没想到幸福这么短暂,她才想就这样和他过一辈子,却偏偏天不从人愿,半路杀出个向朵怡,雇请私家侦探将两人的事情查得一清二楚。

    怎么办?她现在该怎么做?如果把事情告诉小舅,那向朵怡一定会说到做到,把两人的事情公布于天下,那到时他怎么做人,父母和女儿又怎么办?

    茫然的回到科室,一上午的忙碌并没有分散她一丝的注意力,仍在琢磨向朵怡说中午来找她是想做什么?

    “岑医生,有人找哦。”

    快下班时经过护士站,听到护士喊她,她一抬头就看见微笑着的向朵怡。

    ***************************

    “为了让你相信我并不是空口无凭,我带了一些照片给你。”医院附近的咖啡厅里,向朵怡从包里拿出一叠照片递到岑欢面前,白皙的手指上指甲猩红,极其刺眼。

    岑欢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向照片,第一张照片里,是她和藿莛东单独外出吃烛光晚餐时,在车旁他搂着她的腰,而她勾着他的脖子,两人亲密热吻的画面。而第二张画面虽然有些模糊,但还是看得出是他送她来上夜班时问她索要分别吻的情景……

    每看一张,心便冷一分。

    向朵怡悠闲的喝着咖啡,看着岑欢的脸色一点点变白,这是在她得知藿莛东居然是为了他外甥女而和她悔婚后最痛快的一刻。

    “怎么样?没话说了吧?”她望着岑欢。

    “你想怎么样?”良久后岑欢才开口问,语气平静得让向朵怡诧异.

    向朵怡轻笑一下,讥诮道:“莛东是我的,你说我想怎么样?”

    “他不爱你。”

    这句话似根刺扎进向朵怡的心头,她脸色瞬变,嘴边的笑意敛去,满目的隐寒:“他不是不爱我,而是被你迷惑住了!如果不是因为你突然回国,也许我和他早已经是夫妻了。”

    “向小姐是不是有些搞不懂状况?你们之间会出问题根本不在于我,而是你们没感情,他那样的男人是绝对不会委屈自己和一个他不爱的女人共度一生的。”

    “照你这么说,他现在和你在一起是因为他爱你?”

    岑欢不语,但眼神却分明表露这个意思。

    “他只是被你迷惑住了,是乱`伦的刺激让他觉得新鲜,你们之间仅此而已,等他觉得腻了就不会再和你在一起。”

    岑欢望着对面自欺欺人的向朵怡,忽然觉得她其实很悲哀。

    执着于一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就算了,可为什么还看不清楚事实,硬要给自己找各种借口欺骗自己?

    “我要你离开莛东。”

    岑欢望着她,没有说话。

    将照片收好放回包里,她看了眼时间,“我快上班了,失陪。”

    “岑欢,”向朵怡阴恻恻的喊住她,“这样的照片我多的是,你不给我一个答复,是不是以为我会仁慈到帮你守着这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一辈子?”

    岑欢起身,目光平静的望着她,“一开始我还担心把事情告诉他你会怎么怎么做,但我现在又想,你不就是害怕被他知道你做了什么所以才找上我的么?就算是乱`伦,但一个巴掌拍不响,我爱他,也必须要他回应,两个人才能走到一起。向小姐,你真的很可悲,为了一个永远也不可能会多看你一眼的男人沦落到需要威胁别人来抢男人的地步,你以为我离开他你就有机会和他在一起了么?你错了,就算没了我,他还是不会多看你一眼。”

    向朵怡刷白着脸怒瞪着她,纤薄的身子气得发抖:“你真不要脸,勾`引自己的亲舅舅乱`伦还敢说出这么无耻的话。”

    岑欢没再看她,头也不回的走出咖啡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