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交易(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53Ctrl+D 收藏本站

    离开向朵怡的视线,岑欢脸上强装的坚强才全然崩溃瓦解.

    她无法想象那些照片如果落在父母或者外公手里,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强大的恐惧袭来,她无意识咬住唇,手拽着包失魂落魄的走向医院,步伐飘忽,如同一抹游魂。

    视野里映入一双棕色的男款休闲皮鞋挡住她的去路,岑欢下意识闪到一旁避开,不料那双鞋子竟然跟着她移动。

    她一楞,视线上移,微眯起眼仰头望着挡住她去路的男人,那张俊朗的面容让她有片刻的错愕庙。

    她掀了掀唇,想说好久不见,却又开不了口。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被车撞了怎么办?”梁宥西的语气不太好,却掩不住话语里的关心。

    他远远见到她从那家咖啡厅出来,整个人像被抽了魂一样,即使在阳光下,那张脸仍是白得吓人畈。

    原本不想管她的,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腿不自觉朝她走来。走得近了,才发觉她似乎浑身都在发抖,一副极其怕冷的样子。

    可她穿的衣服并不少,厚实的大衣加小外套和高领针织衫,毛茸茸的皮草短靴,怎么看都觉得很保暖,就算再怕冷,也不至于冷成这样。

    岑欢不想让他知道那些事情,只摇了摇头,然后就越过他继续往医院走去。

    “岑欢。”梁宥西扣住她的手腕,清亮的眸微眯,“就算不能做恋人,朋友还是可以的吧?你的事情我又不是不知道,有什么好瞒的?”

    岑欢艰涩的做了吞咽的动作,仍是摇头。

    “他欺负你了?”

    他?岑欢困惑抬眼。

    “你现在不是和他在一起么?”

    岑欢脸色一变,刚想说什么,又听梁宥西说:“我没刻意去打听你的事情,只是那次我回公寓,看到他找了人给你搬家,所以我猜想,你们应该是住在一起。”

    岑欢不语。

    梁宥西叹口气,松开她的手回转身。

    “我承认我以前太自我了,以为喜欢一个人那么对方也必须要喜欢我,所以总是强迫你接受我的感情。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我发现如果我当初换一种方式接近你追求你的话,或许你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梁宥西,我也有错,所以就算两人扯平,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这些。”

    梁宥西望着她,半晌才点头。

    “朋友可以么?”他问。

    岑欢想起藿莛东一再警告要她远离梁宥西的话,顿了顿,很歉意的摇头。

    梁宥西哼笑,“这么绝?”

    岑欢没有回他,心事重重的离开。

    梁宥西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那颗沉寂多日的心又开始焦躁不安的的蠢蠢欲动。

    得知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如果她过得好倒也罢,可看她刚才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明显是受了什么打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的脸色变得那么难看?

    “你是不是很喜欢她?”

    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他回头,看到一张有些眼熟的面孔,却一下记不起在哪里见到过。

    “有没有兴趣坐下来聊聊?”

    梁宥西望着眼前打扮洋气的女人,皱眉问:“你是谁?”

    “藿莛东的未婚妻。”

    向朵怡一开口表明自己的身份,梁宥西立即想起自己曾在岑欢的科室见到过这个女人。

    他若有所思的回头看一眼岑欢离开的方向,然后回眸,“她和你见过面?”

    “对。”

    “那你和她说了什么?”

    “我们进咖啡厅聊?”

    **************************

    还是刚才那个临窗的位置,只不过对面坐着的不再是岑欢,而是爱着她的梁宥西。

    向朵怡垂眸搅拌着咖啡,实在是庆幸自己的好运气,竟然一出咖啡厅就看到这个男人和岑欢拉拉扯扯的一幕,一个念头也在脑海里油然而生。

    “梁医生,我们合作做笔交易怎样?”

    梁宥西抬眼看来,眼神有些漫不经心,“我和你有什么交易可做?”

    “我先说个故事吧,梁医生听了就知道我要和你做什么交易了。”

    梁宥西挑眉,听她说:“我和莛东三年前订婚,原本是定了上个月的婚期举办婚礼,可没想到他突然悔婚,我怎么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在我们订婚三年后才悔婚,后来终于知道,他居然和他的亲外甥女乱`伦,甚至为了她和我解除婚约。”

    梁宥西神色微变:“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很震惊很恶心对不对?亲舅甥乱`伦,简直是家族丑闻,而他们居然还明目张胆的同居一室卿卿我我,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羞耻心。”

    “我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梁宥西声音冷沉。

    “我奇怪莛东为什么那么宠着那个丫头,所以好奇咯,就找私家侦探替我跟踪他们,我现在手上有他们乱`伦的证据。我刚才还给她看了私家侦探偷`拍的那些照片,看她脸色白得像鬼,真是大快人心。”

    梁宥西盯着向朵怡笑得扭曲的面容,有种想毁了这个女人的冲动。

    他端起咖啡喝一口,压下体内汹涌翻滚的怒气,扯出一抹笑来。

    “没想到向小姐这么有心机,那你一定把那些照片复制了很多份?”

    “当然,不然我怎么会让她把那些照片拿走?”向朵怡得意的冷笑。

    “可我还是不动你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有能和你做什么交易?”

    “梁医生,你是聪明人,别跟我装了,我都跟你说得这么清楚,你怎么会不懂我在说什么?只要你答应和我合作,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而我就算得不到我想要的,但是能够拆散他们,我也心满意足了。”

    梁宥西抚着下颌,一副沉思的姿态。

    向朵怡继续劝说,“其实我这么做也是为他们好,纸是包不住火的,他们这种关系就算我不让人跟踪调查,迟早也是会让人知道的,与其到时候弄得天下人尽皆知,还不如现在快刀斩乱麻拆散他们,这样大家都好。”

    梁宥西沉吟半晌才点头,一副认同的表情。

    向朵怡见状一喜,听他问:“你想要我怎么做?”

    “简单,只要让莛东知道你和她上过床,莛东就不会再要她。”.

    “所以,你是要打算让我……”他没继续往下说,向朵怡却笑道:“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就等于得到了她半颗心,另外那半颗,只要你疼她爱她,假已时日总会是你的。”

    “可我怎么相信你是不是在玩我?”

    向朵怡一楞,“我为什么要玩你?”

    “向小姐,你这如意算盘打得可真好,让我做强`暴犯毁了她,而你自己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坐享其成等着我拆散他们,你这么没诚意,要我怎么相信你?”

    “诚意?你要什么诚意?”

    “你手上不是有他们乱`伦的证据?你拿来放在我这让我保管,这样到时候我把她办妥了她若要告我强`暴她,我还可以用来威胁她。”

    向朵怡一怔,像是没想到他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向小姐不答应?那就算了,反正女人多的是,我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他话落要起身。

    “等等,”向朵怡叫住他,神色迟疑,“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骗我把那些证据给你,然后就把它交给岑欢?”

    “那这样吧,我把我和她欢爱的录象录下来交给你,你再把那些东西拿给我,这样两全其美,谁都不吃亏。”

    听他这么说,向朵怡有些心动,却仍是有些不太相信这个男人的话。

    “向小姐,没那个诚意就不要随便跟人做交易,我很忙,就不陪你浪费时间了。”他起身不做停留的大步往外走。

    向朵怡挣扎不已,不知道自己该信他还是不信,可若他说的是真的,她只要把他和岑欢欢爱的录象拿给藿莛东看,那时就算不能立即拆散他们,那两人分手也是迟早的事。而她也不用做坏人得罪藿莛东了。

    “我答应你。”

    听到身后传来的女声,梁宥西嘴角勾了勾。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