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突发状况(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9:3Ctrl+D 收藏本站

    在他的脸压下来那一刻,岑欢已经抬手,而梁宥西不躲不闪,结结实实又挨了她一个耳光,身子却依旧倾下来,双臂撑在她身体两侧,将她固定在他与她身后的玻璃墙之间.

    岑欢退无可退,一张唇咬得毫无血色。

    梁宥西两边脸都挨了她一耳光,脸颊肿起来像胖了一圈。

    他眯眼瞅着她,不顾她愤怒的瞪视强行压制住她的双手固定在玻璃墙上,凑唇过去作势要吻她,岑欢头一偏,他的唇落在她白皙的颈项上。

    岑欢心似刀绞,眼泪一下流出来,疯了一样挣扎庙。

    “别动,”梁宥西抱住她揽入怀里,唇贴着她的耳畔低语,“如果想从向朵怡那里拿回那些照片,就听话点。”

    听他提到向朵怡,岑欢果然停止挣扎,却震惊不已。

    “我知道你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说来话长,等演完这出戏我再告诉你,现在你听我说,我假装欺负你,你可以哭可以喊可以骂我,越大声越好,因为向朵怡就在隔壁的房间,你越喊得厉害她心里越不会怀疑我是在骗她,这样我们才能从她那里拿到所有照片。畈”

    等了等怀里的人儿没反应,他皱眉,“你听到没?”

    岑欢不敢吭声,转过头来看他的眼。

    “你信不信我?”他低声问她。

    岑欢盯着他的眼,最终于选择相信他。

    梁宥西见她点头,吁了口气,放开她。

    “那你叫吧,我去做我的事。”

    他转身时岑欢忽然拉住他的衣袖。

    “怎么?”

    岑欢轻咬唇,“我……我要怎么叫?”

    “想想电视里女人被男人非礼是怎么叫的你就怎么叫,或者像你刚才那样骂我混蛋。”

    岑欢望着他微肿的脸颊,心头滋味杂陈。

    梁宥西指了指隔壁房间,示意她向朵怡还在偷听,岑欢一咬牙,学着刚开始骂他打他的狠劲边骂边砸东西制造混音。

    梁宥西打开电视柜下方的一个抽屉,从里头取出一台笔电,然后坐在沙发上开始忙碌。

    岑欢好奇,走过去想看他在做什么,可一走近就后悔了。

    原来屏幕上正在播放一对光着身子的男女在一张大床上激烈运动的画面,她脸一热,立即撇开眼。

    偏偏梁宥西此时打开了笔电的音量,立即有一阵男女欢爱的淫糜声传出来。

    岑欢不知道他搞什么鬼,捂着耳朵瞪他。

    梁宥西没理会她,径直忙碌着,面容镇定得仿佛眼里看着的那两具白花花的**是猪的身体一样,居然毫不动情。

    岑欢听得脸红耳赤,继续捂着耳朵不敢放开。

    梁宥西忙碌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关掉音量,岑欢以为他关了电脑,松开手侧头看来一眼,这一看把她惊得险些叫出声来。

    因为屏幕上那对原本激烈运动着的陌生男女面孔竟然变成了她和梁宥西!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她和他根本就什么都没做过,他是怎么把这对陌生男女变成她和他的?

    脑海里浮现一个又一个疑问,她迫切的想知道一切,可看梁宥西神情专注,周遭又一片寂静,她怕向朵怡还在偷听,也不敢贸然开口。

    她盯着画面,越看越觉得里头的环境很熟悉,尤其是那一大扇落地窗,让她想起……她突地看向床旁那扇落地窗,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得画面里的环境熟悉了,因为画面里画面外原本就是同一间房。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听得梁宥西轻呼了口气,她看过去,见他从笔电的播放器里退出一张碟片。

    梁宥西站起来,也没和岑欢解释什么,径直进了浴室,一会出来后身上换了套酒店备好的崭新白色浴袍。

    他走过来拿起碟片,看了眼满目困惑的岑欢,低声说了句:“等我的好消息。”然后离开了房间。

    **********************

    按下隔壁房间的门铃,隔了一分多钟才有人来开门。

    “这么快就办完了?”向朵怡倚在门口,视线上下打量过身着浴袍的梁宥西,目光定格在他肿起的脸颊上,冷笑了一下,“玩得还真激烈,我以为你至少要折腾她到天亮,没想到才两个多小时就搞定了。”

    她转身,梁宥西跟进去,随手关了门。

    “这是你要的东西,我要的呢?”

    向朵怡睨一眼他手里的碟片,把手伸过去,“先让我看看是不是你和她的,我才把东西给你。”

    梁宥西讥笑:“你一路跟踪我来该看的该听的一样不漏,还怕我骗你?”

    “小心驶得万年船,不亲眼过目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随便拿了支A`V来骗我?”

    “你既然坚持要看,那就看吧。”梁宥西把碟片递过去。

    向朵怡接过,插`入电视下方的播放器里,在看清楚画面里的男女主角确实是梁宥西和岑欢后,她露处计谋得逞的一笑,关了播放器退出碟片放到包里,同时从里头取出一个大号信封。

    “所有照片和底片都在里面,我看得出她其实非常害怕我把这些拿给她父母和她外公看,所以你只要拿这个威胁她,她一定会乖乖的。”

    梁宥西打开信封检查一番,仍是有些置疑,“你确定照片只有这些?”

    “当然,我说过我只是想拆散他们两个,并不想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让莛东今后难做人。而如果莛东看到这张碟片,那他们分手的日子不会太远了。”

    梁宥西望着她,目光渐渐转冷。

    向朵怡因为太兴奋了,并未察觉什么异样。

    “交易成功,恭喜梁医生终于得尝所愿。我也要去办我自己的事了,你回房里去陪她吧,我不打扰你们恩爱,先走了。”

    梁宥西目送她离开,听到关门声,他走向床旁的座机拨通一个号码,接通后不待对方开口便道:“她刚离开,你趁她去取车时把东西拿回来,人嘛,教训下可以,给她几耳光好了。”

    谁让她害他挨了两耳光。

    *********************

    这边梁劭北挂了电话,目光盯着酒店门口,一会后见一个洋气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他从女人的穿着打扮判断她就是堂哥口中那个向朵怡,立即精神一振,把头上的鸭舌帽帽沿拉下来遮住大半张脸。

    他见向朵怡走车停车场取车,立即跟过去,在向朵怡启动遥控开了车锁拉开驾驶座的车门打算坐进去时,他一下冲过去将毫无防备的向朵怡推进车内,在向朵怡惊叫着回头时,将手里一个黑色塑胶袋稳稳套到她头上,然后按照堂哥的吩咐狠狠打了她几耳光.

    向朵怡被这突发的状况吓蒙了,本能的想反抗,但被这一阵耳光打得晕头转向,爬都爬不起来。

    梁劭北拿过她的包从里头翻到那张碟片揣入怀里,转身打算离开时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我刚才好象只打了你的右脸四耳光?呐,为了公平,你左脸我也打四耳光好了。”

    话落倾身又是四耳光甩在向朵怡左脸上。

    向朵怡只觉一阵头晕耳鸣,最后一记耳光落下时,她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啧,这么不经打?”

    梁劭北咋舌,给她摔上车门后离开。

    他进了酒店立即打电话给梁宥西问了房间号,然后直接上去找人。

    房里,岑欢拿着装有照片和底片的信封,心里百感交集。

    她以为梁宥西是想对她图谋不轨,没想到却是设计替她拿回这些东西。而她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那样误会他,骂他混蛋对他拳打脚踢,又是踩又是耳光,到现在他的脸还是肿的,那两道指印甚至比刚才更清晰。

    梁宥西换回自己的衣服,见她望着自己一脸愧疚,苦笑了一下,“岑欢,你不需要对我内疚,我也没为你做什么,只是我希望你好好为自己考虑,要不要再继续和他这样过下去,或者,他愿不愿意带你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你们的地方过正常人的生活。”

    岑欢知道他这样说是为她好,可是她和小舅各自有自己的父母,怎么能自私的为了自己的感情说走就走,弃他们于不顾?

    思忖间传来敲门声。

    梁宥西知道是梁劭北上来了,走过去开门。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