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事与愿违(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9:14Ctrl+D 收藏本站

    自上次向朵怡离开藿家已经有半个多月,柳如岚一直就很中意她做自己的儿媳,只是没想到儿子中途悔婚,断了她和向朵怡的婆媳关系,所以心里一直觉得遗憾。午蕖锕尜瞱蠂.

    她在后院陪丈夫晒太阳,听段总管说向家小姐来了,脸上立即挂满笑,而藿贤却是眉头一皱,蹦出一句:“怎么才走又来了?”

    柳如岚看向丈夫,“老爷,你以前不是觉得她很不错吗?怎么现在这么反感看到她?”

    “以前是我以为莛东喜欢她,可现在莛东既然不喜欢,两人的关系也已经撇清了,那她还来做什么?这样纠缠不清只会让莛东更讨厌她,而我这些日子仔细观察,发现她的确不适合莛东,性子太燥又骄横,而且颇有心机,完全不像她的外表那么温柔单纯,如果勉强莛东和她在一起,肯定不会有好日子过。”

    “我就觉得她很好,大事小事都能容忍。”见他还要再说,柳如岚起身往前院走魁。

    “伯母~”一见到柳如岚,向朵怡立即委屈的喊了声迎上去。

    柳如岚脸上的笑在看向朵怡那副遮住大半张脸的口罩后凝住了。

    “小朵,你感冒了?瀑”

    向朵怡摇头,眼里含着泪水。

    “没感冒那你为什么戴口罩?”

    “伯母,我的脸没办法见人,才戴口罩的。”

    “没办法见人?”柳如岚惊得面色一变,“到底怎么了?让我看看。”

    向朵怡解开脸上的口罩,柳如岚在看清楚她脸的那刻倒抽了口冷气。

    “这是谁打的?”那上面一条条清晰交错的指印已经成暗紫色,脸颊更是肿得泛亮,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耳光打成这样的。

    向朵怡环顾四周无人,这才说:“是岑欢找人打我的。”

    “欢欢?”柳如岚诧异出声,随即皱眉,“小朵,你和她无怨无仇她为什么找人打你?”

    柳如岚虽然不喜欢岑欢,但据她对岑欢的了解,岑欢并不是那种蛮不讲理的女人,别人不惹她,她是不会去主动招惹别人的。

    “是真的,伯母,您相信我。”见她不信,向朵怡急了,“因为我发现了她的秘密找人调查她,所以她才找人打我,又从我手上抢去了我搜集来的证据。”

    “什么秘密和证据?你在说什么?”柳如岚越听越糊涂,甚至有些怀疑向朵怡是不是被人打昏头了。

    向朵怡内心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全盘托出,她刚才来藿家时是打算把岑欢所有的事都告诉柳如岚的,可现在一想,如若真的那样做估计藿莛东知道后不会放过她。

    除非……

    “伯母,这件事事关重大,我希望您知道后能替我保守秘密,别告诉莛东是我告诉你的,好吗?”

    她神神秘秘的口吻让柳如岚越发困惑。

    “到底什么事你要我瞒着莛东?”

    向朵怡一咬牙,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里头的相册内容,然后递到柳如岚面前。

    柳如岚接过,微眯着眼一张张浏览照片,耳边听向朵怡说:“这是我让人调查岑欢时意外拍到的照片,虽然有些画面不是很清楚,但应该还是很容易看出里面的男女是谁吧?”

    梁宥西帮着岑欢骗她把所有照片和底片都交了出去,可他没想到她早在自己的手机相册里保存了一份。

    柳如岚越看脸色越难看,到最后竟然想砸了手里的手机。

    “小朵,这是怎么回事?你要和伯母开什么玩笑?莛东和欢欢是亲舅甥,你从哪里弄来这些照片搞得像真的一样?”

    “伯母,我知道您很难相信,说实话,一开始我知道的时候也无法接受他们居然亲舅甥乱`伦。可这是事实,这些照片并不是我弄虚作假,而是真实拍摄到的,您若不信可以亲自找岑欢对质。”

    柳如岚听她说得这么肯定,整个人都僵住了,脸色苍白如纸。

    “莛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和我解除婚约的,您想想,他和我解除婚约的时间不早不晚,恰恰是岑欢从国外回来他就变心了,一是岑欢勾`引了莛东,莛东被她迷`惑住了才会鬼迷心窍和我分手。”见她不语,向朵怡火上浇油。

    柳如岚望着向朵怡,想起刚才丈夫说她性子燥又骄横富有心机,不似外表那么温柔单纯,现在想想似乎还真是这样,她竟然不声不响找人调查岑欢,现在被打成这样,一定是耐不住性子去找了岑欢的麻烦,却又跑到她这里来诉苦告状,希望她出面处理事情,而又怕被莛东知道对付她,所以要她瞒着这件事情。

    这样的女人如果真做了自己的儿媳,想必总有一日会爬到自己头上,那到时候她就真的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她虽然震惊向朵怡带来的这个消息,却也看清楚了向朵怡的真面目。

    更何况儿子总归是儿子,再不听她的话她也不允许别人算计自己的儿子。想到这,她之前对向朵怡的好感一下烟消云散。

    向朵怡见她盯着自己却不开口,面上情绪变来变去,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伯母?”她喊她一句。

    柳如岚嫁入藿家几十年,不管发生多么让人震惊的事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冷静下来。就算是得知自己的儿子和他的亲外甥女乱`伦也一样,事情如若是真的,那也已经发生了,她再气再急也没用,只能想方设法去解决。而如果不是真的,那向朵怡这个女人,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

    “小朵,你脸上伤得那么严重,还是赶紧去医院看看吧,别到时候毁了容那就麻烦了。”她语气不冷不热,与之前热情的态度相差太多,这让向朵怡一时有些愣怔。

    柳如岚没再看她,目光落在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上,手指在键盘上动了动,等向朵怡反应过来时,里头的照片已经全部被清除。

    向朵怡气得吐血,一把枪过手机查看,嘴里埋怨的嚷嚷:“伯母?您为什么要删掉那些照片?那是我唯一的证据了!”

    柳如岚斜她一眼,慢悠悠道:“家丑不外扬,不删了难道你还想留着拿去给报刊杂志让我们藿家身败名裂?”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