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留她在身边(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9:24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从女儿卧室出来,就见柳如岚站在电视壁柜前,望着那张照片发呆。午闀尜瘧暱汧.

    她本能的想冲过去把照片藏起来,可最终没有动作。

    就算藏起来又如何?有些事不是她想当作什么都没看见就能骗得了别人的,更何况柳如岚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她瞒也没用。

    她给柳如岚倒了杯茶放到茶几上,然后一声不响的站着。

    柳如岚过了许久才回头,岑欢见她脸色极其难看,两只手不自觉握成拳,以为她会扑过来给自己几耳光,可她却什么都没做,只是目光阴冷的望着她,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魁。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岑欢不确定她问的是她和小舅住在一起多久了,还是产生男女之情后多久了,迟疑的当头,柳如岚又说,“莛东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岑欢一楞——她不知道小舅不在国内瀑?

    “这些不光彩的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虽然恨你,但总要想办法解决,可我不想让莛东知道,所以要在他下班回家之前把事情处理好。”

    “他不在国内。”

    柳如岚微讶,接着脸色又是一沉,“他不论去哪里从来不会和我们做父母的说一声,倒是你对他的行程了如指掌。”

    岑欢听出她话里的讥诮和不满,紧了紧握着一起的手,安静的等她继续发泄心头的怒火。

    “既然他不在国内,那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岑欢大致猜到柳如岚是想让自己离开小舅,这是一个母亲在得知自己的儿子和他的亲外甥女***后会有的正常反应。

    其实柳如岚没有对她破口大骂她已经觉得很震惊了,她以为那些不要脸、没有羞耻心、下`贱等各种侮辱性的字眼都会从她嘴里蹦出来泼到自己身上,可没想到她怒归怒,却仍然保持以往端庄高贵的形象,没有像一个泼妇一样咒骂她,相较之下,向朵怡那种所谓的大家闺秀之范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柳如岚见她不吭声,又接着说:“你也知道你和莛东是什么关系,事情走到这一步才来说谁对谁错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就算她大多时候都猜不到自己的儿子在想什么,但终归是她的儿子,她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如若不是自己的儿子对岑欢动了情,那就算岑欢再狐`媚,也无法让他动心。更何况两人现在还如寻常夫妻一样住在一起,他俨然是把岑欢当做了他的妻子。

    她刚才看着那张‘全家福’,第一次从儿子眼里看到除了冷漠以外的东西,站在一个做母亲的立场,她觉得开心,可儿子中意的女人是和他有血缘羁绊的亲外甥女,那她为了藿家着想,不论如何都要拆散两人,让两人错位的感情回到正常的轨道上。

    只是她知道以儿子的脾气,想要拆散两人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就算她赶走岑欢,或者岑欢主动离开,他还是会千方百计把她找回来,而那时,她和他原本就不深厚的母子感情估计会因此事而更加淡薄。

    既然不能赶她走,又不能让她自己走,那不如,就留她在身边。

    “欢欢,”她忽然语气软下来,脸色也缓和许多,这让岑欢感到受宠若惊,内心越发的不安。

    “你现在也是一个母亲,我想你能理解我的心情,是不是?”

    岑欢动了动嘴,点头。

    “你外公知道你在外国外生了个女儿,虽然很失望你一直瞒着他,但我来的时他还是让我带话给你,要你带女儿去看看他。”

    听她这么说,岑欢心头一片酸楚。

    其实母亲早提醒过她找个适当的机会和外公坦白这件事的,可她顾虑着其他种种,而小舅也没提起过,所以她才一直拖着,没想到事情会被向朵怡知道。

    “这样吧,你既上班又要带孩子太辛苦了,我让段总管过来搬家,你们母女以后就住在我们那边,这样我和你外公平日里也可以帮你照顾孩子。你就安心上你的班好了。”

    岑欢闻言心里一惊,震愕的望着已然一脸平静的柳如岚,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她刚才不是说恨她吗?那为什么还要让她们母女住到祖宅那边去?

    “你觉得怎样?”柳如岚问她,语气却强硬得没有商量的余地。

    岑欢不自觉蹙眉,犹疑了片刻才开口:“夫人,不知道我猜得对不对,您这样做是想把我放在眼皮底下时刻监视着,好让小舅没办法接近我?”

    柳如岚美目一闪,有些讶异岑欢竟然猜中了她的心思。

    岑欢说得没错,她要她们母女搬去和自己一起住,为的就是时刻盯着她,这样一来就断了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

    岑欢见她目露诧异,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不由苦笑。

    “欢欢,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宽容的办法了,我保证你们母女搬过去住绝对不会受半点委屈,尤其是你外公现在年纪大了,越来越看重亲情,他会很疼你女儿,这点你完全可以放心,而我只要你答应放手对莛东的感情,劝他回头。”

    回头?

    岑欢琢磨着这两个字眼的意思,心里一阵苦闷。

    她和小舅已经走得太远,就算回头,身后也未必就是能停靠的岸边。

    “说了这么多,我该说的都说差不多了,如果你不认同我这样处理事情,那你有没有更好的法子来解决?”

    岑欢像傻子一样木然的盯着脚尖不语。

    “你们是不会有未来的,你总该为你父母为你女儿考虑,不能自私的总想到自己。”

    柳如岚不厌其烦的说着那些岑欢早就听过千遍万遍的大道理,天色一点一点沉下来,客厅的光线一片昏暗。

    在岑欢沉默时,柳如岚已经自做主张打了电话让段蘅过来帮忙给岑欢母女搬东西。

    一切似乎尘埃落定,岑欢怔然望着眼前晃去晃去的人影,耳边那些声音似乎一下淡去,周遭静得只听见自己微弱的心跳声。

    “妈咪~”小丫头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扬着头拽着岑欢的裤腿。

    岑欢回神,俯身抱起女儿.

    “妈咪,他为什么拿我们家的东西?”小丫头见自己的玩具全部被装箱拖了出去,心急的拉着母亲问。

    岑欢喉咙发堵说不出话,一旁的柳如岚走过来。

    “来,乖乖,婆婆抱,今晚开始,乖乖和妈咪就要去婆婆家住了。”

    岑欢望着柳如岚伸过来的手,缓缓将女儿递过去。

    柳如岚抱过孩子,对她说:“你去收拾你们母女的衣物吧,我先带她下楼。”

    岑欢看着她抱着女儿走向门口,听女儿问:“那舅爷呢?舅爷也住婆婆家吗?”

    “乖乖想不想和舅爷一起住?”

    “想。”

    “那我们打电话给舅爷好不好?”

    女儿的回答被关门声替代,岑欢机械的走回卧室,拿出行李箱收拾衣物,在看到那一排排熟悉的男式衬衫和外套时,隐忍已久的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下来。

    ***************************

    抱着橙橙在车上等岑欢的柳如岚见过了半个小时岑欢还没下来,于是让段蘅上去看看,而段蘅刚下车,就见岑欢拖着一个行李箱走来。

    他立即跑过去接过行李箱放到车后备箱。

    柳如岚注意到岑欢眼眶红肿,眉头皱了一下,在她上车时问,“你打电话给他了?”

    岑欢摇头。

    “如果他问起,你一定要说是你自己和你外公提起孩子的事情的,也是你主动提出要搬过去住。”

    岑欢从她怀里抱过女儿,望着窗外不语。

    她知道柳如岚要自己这么说,一是怕小舅知道事情真相后会和她翻脸反目,二是想让下舅误以为自己要和他断绝那份感情。

    “过去的都过去了,以后重新开始,孩子一天一天长大,你现在不理解我,等以后你就会明白,我让你这么做是对的。”

    岑欢把脸贴在女儿头顶,闭上眼,却又有湿热的东西顺着眼角流下来。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