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良心和背叛的折磨(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9:29Ctrl+D 收藏本站

    藿贤阴着脸坐在客厅,门外汽笛声传来,他目光一动,探向窗外.

    “老爷,是夫人她们回来了。”福嫂进来汇报,藿贤点头,转动着轮椅正要回书房,一阵高跟鞋击打地面的声音却越走越近。

    岑欢抱着女儿跟在柳如岚身后,因为即将见到外公,也不知道他会怎样大发雷霆,所以内心很忐忑。

    小丫头在她怀里转来转去,好奇的打量城堡一样美仑美奂的藿宅。

    “福嫂,去帮忙把外小姐和小小姐的的行李拿上楼。”柳如岚一进大厅便吩咐,然后走向客厅里望着自己这方的丈夫瞳。

    藿贤的目光掠过柳如岚望向她身后的岑欢,目光严厉。

    “外公。”岑欢走过去轻声唤他,藿贤从鼻孔里逸出一个冷哼。岑欢顿了顿,对怀里的女儿说,“橙橙,这是外太公。”

    橙橙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句,把玩着母亲外套上的衣饰馁。

    藿贤望着她精致的小脸蛋,许是怕自己绷着脸的样子吓到她,轻咳了声,脸色缓了缓。

    柳如岚看两人一眼,从岑欢手里抱过橙橙,“乖乖,婆婆带你去拿好吃的。”

    她一走,客厅就只剩岑欢和藿贤两人。

    岑欢望着外公难看的脸色,想起柳如岚说外公对自己很失望,心里不由觉得难受。

    “外公,对不起。”

    “对不起?”藿贤又是一声冷哼,“你要是知道对不起,就不会孩子都这么大了还一直瞒着。”

    岑欢知道他心里气,也不回话,任他发泄。

    “你是不是在怨我以前对你不好,所以认为没必要告诉我?”

    “没有,我只是怕你们生气,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你妈知道了吗?”

    岑欢点头,“我也是前些天才告诉她的,她一直让我找个时间告诉您。”

    “可如果不是向嵘的女儿说出来,你根本就不打算告诉我是不是?”

    岑欢摇头,不知从何解释。

    “欢欢,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在国外被人欺负了?如果是,只要你还记得那个混蛋的长相,天涯海角我们藿家都要把他找出来,除非他死了,否则一旦找到,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岑欢一楞,随即摇头,“外公,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

    藿贤望着她,无奈的叹口气,摆摆手:“算了算了,以前那些事就让它过去,以后你们母女就住在这里,我不会再让我们藿家的儿女受委屈的,你的终生大事我会给你物色一个优秀的丈夫人选。”

    岑欢没想到外公这么轻易就原谅了自己,正觉诧异,柳如岚抱着橙橙走过来,“老爷,先吃饭吧,厨房都准备好了。”

    *********************

    一顿饭下来气氛还算融洽,至少柳如岚并没有在把岑欢劝回藿家后就变得和以前一样冷漠,反而对橙橙贴心得不得了,不但专门让厨房做了她爱吃的,还让她坐在她身边,不时给她擦脏乎乎的嘴角和拿喝的。

    她这样的转变岑欢自然心里有数,无外乎是想让她心里愧疚,以后不再主动找小舅,甚至不要回应他的感情。

    吃完饭柳如岚和藿贤带着橙橙到后院散步,岑欢上楼收拾东西。还是以前她来藿家时住的那间房,有大大的落地玻璃窗和宽敞的阳台,风起时,还是能闻到空气里漂浮着的浓郁花香。

    等一切收拾好,她仰躺在大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如果小舅知道她和女儿搬来了这边住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

    她轻挲着中指上那枚戒指,想起那日自己亲口答应和他在一起,如今又要背信弃义,他应该会对自己很失望吧?

    她闭上眼,内心因饱受良心和背叛爱情的折磨而痛苦不堪。

    她想让所有人都满意,可这怎么可能?这两件事情原本就是对立的,她只有舍弃一方才能让另一方满意。

    “叩叩叩!”

    敲门声传来,她立即睁开眼,坐起来调整好呼吸才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是柳如岚。

    “我在我们的卧室里间给橙橙布置了一个小卧室,晚上她就在那里睡吧,免得你早上起床上班她还没醒却又没人照顾。”

    岑欢望着她哑然。

    她知道柳如岚这么做并不是怕橙橙没人照顾,而是把橙橙留在身边她才放心。

    “莛东还要几天才回?”

    “两三天吧。”

    柳如岚望着她,“欢欢,我希望你往后不要主动打电话给莛东,可以么?”

    岑欢苦笑,“好。”

    “那就这样,你明天还要上班,早点洗洗睡吧,孩子你就别担心了,我会照顾好她。”

    柳如岚说完转身离开。

    岑欢关上门,额抵在门板上,内心空落落的。

    洗了澡躺回床上望着床头矮柜上的手机发呆。

    柳如岚不让她打电话给小舅,可她却是希望他打来给她,哪怕只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这两天发生的事已经让她有些心力交猝了,一闭上眼她就希望自己一直睡下去,不要再醒来面对这些痛苦难堪的烦恼。

    直到天亮手机都没响过,可回国和藿莛东在一起生活后习惯赖床的岑欢居然破天荒还不到六点就自动醒来了。

    窗外天色还是灰蒙蒙的,她压抑着内心的失望机械的进浴室梳洗,慢吞吞磨到六点半才拿了包下楼。

    楼下静悄悄的,她想着女儿平时也是这个时候起床,想看看她,可一直等到七点都不见女儿出来。

    “外小姐,先吃早餐吧,夫人已经吩咐过往后你每天上下班都让段总管接送。”

    岑欢循声看向福嫂,点头。

    吃过早餐还是没见女儿起床,岑欢有些失落的出门上班。

    段蘅早开着车在门外等,她一言不发的上了车,目光一直盯着自己错乱的掌纹发呆。

    听老一辈的人说,掌纹越乱,路越难走,感情也格外的坎坷,不知道她是不是就属于这类人?

    段蘅从后视镜瞥到她郁结不快的表情,叹了口气,劝道:“外小姐,以前的不快乐统统忘掉吧,你现在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儿,还有老爷他们也那么喜欢小小姐,想想其实也很幸福。”

    幸福么?岑欢有些茫然的望向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致.

    幸福是什么?是绝望而没有未来的爱情?还是她带给亲人们的痛苦和对他们的愧疚?

    “凡事往好处想,天无绝人之路嘛,看开点总是好的,别和自己过不去。”

    在段蘅的劝慰声中,车子在医院住院大楼前停下来,岑欢心事重重的下了车。

    “岑医生,梁医生在你办公室。”

    经过护士站时,小唐叫住岑欢。

    因为岑欢和梁宥西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来往,科室的人以为两人分手了,没再像以前那样在岑欢面前称呼梁宥西为你家梁医生。

    岑欢点头。

    推开门,果然看到一抹修长的身影伫立在窗旁。

    听到开门声,梁宥西回过头来。

    “你今天这么早?”岑欢知道他平时都是快九点才上班,脑外科的一把刀就是与众不同一些。

    “她昨天找过我。”

    意识到他说的她是谁,岑欢脸色微变,“找你做什么?”

    “她说她把所有事情都告诉藿家了,还说我和你是奸`夫淫`妇,我虽然担心你,却也不敢贸然打电话给你,怕让他们知道了误会更深。”梁宥西走过来,上下打量过她,“你没事吧?”

    岑欢牵强一笑:“没事,没被罚跪更没被罚浸猪笼。”

    梁宥西嘴角抽了下,斜睨她:“难得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样子情况不是很糟糕。他摆平了?”

    “没,他还不知道,而我和我女儿已经搬到藿家去住了。”

    梁宥西皱眉:“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告诉他?难道你又想一个人扛着?”

    岑欢垂眸,“你不懂。”不懂当柳如岚那样宽容的对待她们母女时,她心里的愧疚和羞耻有多深。

    “我怎么会不懂?你就是太为他着想,凡事都自己撑着,总有一天你撑不下去了会把自己给逼崩溃的!”梁宥西突然情绪激动起来,语气少有的严厉。

    岑欢揉着额摇头,大脑一片混乱,不知道说什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