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归来(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9:45Ctrl+D 收藏本站

    “他似乎和你感情不错?”梁宥西走后,柳如岚忽地冒出一句.

    岑欢琢磨她这句话里的意思,没有回她。

    “你外公今天上午还让我赶紧给你从那些青年才俊里头挑一个,我看这个梁医生就不错,气质外形都很出众,只要家世不是太差,我想你外公一定会很满意。”

    原来是要撮合她和梁宥西。

    岑欢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夫人,我和他只是同事关系。庙”

    柳如岚接过她递来的水杯,目光盯着冒着热气的水面,面容平静得让人窥不出一丝情绪。这点让岑欢想起小舅,果然母子之间多少还是有些相似的。

    “我来是想说,向朵怡这次车祸无疑是老天帮了个大忙,不管她能不能脱离危险期,只要她脑部严重受创,就算脱离危险期也未必会恢复得和以前一样,而你和莛东的事不会再有第四个人知道。当然,”她说着顿了顿,抬眸看向岑欢,“这就要看你怎么做了。”

    岑欢懂她的意思,如果想不让第四个人知道,那她往后就要坚决抵制自己再和小舅纠缠不清。只是柳如岚不知道,这个秘密早就不只四个人知道了畈。

    “岑欢,这次连老天都帮忙,这么好的机会你可不要错过。”柳如岚放下水杯,意有所指。

    “既然向朵怡出了车祸,那也不用段蘅来接你下班了,免得你拘束。”柳如岚看一眼时间,走向门口。

    “您让段蘅接送我上下班是因为担心向朵怡会对我不利?”岑欢望着她的背影问。

    柳如岚没回她,径直拉开门走了出去。

    岑欢呆望着那扇缓缓关上的门,内心因柳如岚这个举动而震撼不已。

    她如果想彻底的阻止她和小舅在一起,那不是应该很乐意看到她被向朵怡伤害么?可她为什么还保护自己?

    百思不得其解,等到下班时她从医院出来,却在院门口看到梁宥西倚在他座驾的车门上,双手悠闲的环胸而抱望着她。

    “她没对你怎么样吧?”岑欢一走近,梁宥西便问。

    岑欢摇头。

    “想不想去放松下心情?”梁宥西摆了个请上车的手势。

    岑欢还是摇头。

    “那我送你回去。”

    岑欢想婉拒他的好意,可转念一想现在是下班高峰期,很难打到车,而祖宅那边离医院又远,如果等她打到车回到家,估计天都黑了。

    上了车,梁宥西先抽了张CD插`入播放器里,很快有旋律优美的歌曲流泻出来。

    岑欢听出是美国著名乡村歌手DierksBentley的《gonnagettheresomeday》,记起曾听科室的护士说过梁宥西是从美国回来的,于是问,“你在美国呆了几年?”

    “断断续续加起来差不多十二年,”梁宥西转头来看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会喜欢这种乡村风格的音乐。”其实她是想说他这个人给她的感觉比较符合听那种重金属的摇滚乐。

    “因为这些曲子可以让我的心平静,我觉得烦躁的时候会拿这些曲子出来听听,你要不要试试?很管用的,我这里有许多不同歌手的原声碟,听后会让人心情变得很平静。”

    岑欢不语,单手撑着额闭目倚在车门上,静静倾听了会后睁开眼来,似笑非笑的望向梁宥西。

    “怎么?”梁宥西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目光望着前方的路面,脸色却微微有些泛红。

    “其实不是你喜欢听这种风格的音乐,而是特意拿来给我听的吧?”

    梁宥西张嘴想反驳,最终却只是摇头笑笑。

    “我就说你这种男人怎么可能听这种曲子?”岑欢撇嘴。

    “我这种男人?”梁宥西觉得玩味,“我是哪种男人?”

    “有些混蛋有些叛逆,清高倨傲,桀骜不羁,还一股子的大老爷主意。”岑欢侃侃而谈,将他批得一无是处。

    梁宥西眼皮狠抽,“我有这么差吗?还大老爷主意,这什么意思?”

    “什么叫大老爷你不懂?别人的是你的,你的还是你的,任何人都要服从你,顺着你,总的来说,就是霸道独`裁专横不讲理。”

    梁宥西没想到自己给她的印象这么差,一时长嘘短叹,半晌都答不上话来。

    岑欢瞧他郁闷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

    “其实你也没那么差啦,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

    梁宥西故做生气的哼了声,岑欢倾过身来,从他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剥了糖纸递到他嘴里,“乖,不生气,娘给你糖吃。”

    梁宥西哭笑不得,两人笑笑闹闹到了目的地,岑欢一看到城堡似的藿宅,脸上的笑容顿地一僵,被一股沉重感取代。

    梁宥西察觉到她的情绪转变,有那么一刻真想拉住她不让她下车。

    可她要的不是他给的,他看着她难受,却无能为力。

    “谢谢你送我回来。”岑欢下了车勉强扯出一抹笑和梁宥西道别,随后进入宅子里。

    梁宥西目送她远去,直到看不到她的身影,才不舍的发动车子离开。

    *****

    “妈咪!”

    一天一夜没看到母亲的橙橙一见岑欢立即欢呼着奔过来,身后柳如岚怕她摔,亦步亦趋的跟着。

    岑欢蹲下身张开手抱住扑过来的女儿,在她脸上额头上亲了又亲。

    “妈咪,婆婆和外太公给我买了好多玩具,你看~”小丫头指着大厅里被她扔得到处是的玩具嚷嚷。

    岑欢笑望着女儿,点了点她圆润的小鼻头,“那你有没有谢谢婆婆和外太公呢?”

    “我有亲他们呀,外太公说我是他的开心果。”

    “洗手吃饭吧,晚饭都准备好了,就等你回来。”柳如岚淡淡开口,从她怀里抱过橙橙。

    岑欢点头,走去客厅和外公打了声招呼。

    吃过饭岑欢被女儿缠着在客厅陪她玩玩具,她听到外公和柳如岚说要去医院看看向朵怡,被柳如岚劝拒了。

    “妈咪,舅爷什么时候回来呀,我想他了。”玩着玩具的小丫头突然蹦出一句,岑欢下意识看向柳如岚,后者也望向她,两人对望一眼,纷纷撇开视线。

    “橙橙,时间不早了,妈咪给你洗澡。”

    她抱起女儿.

    “那我晚上可不可以和妈咪睡?”

    岑欢看向柳如岚,还没说什么,藿贤却开口了,“你妈咪明天要上班,你别吵着妈咪休息,等妈咪休假了再让妈咪陪你。”

    小丫头撅着嘴,岑欢亲昵的碰碰女儿的脸,抱着她离开。

    柳如岚望着她离开的背影,想起医院里还未脱离危险期的向朵怡,皱眉道:“你说向嵘会不会把她女儿车祸的事怪罪在莛东头上?”

    “又不是莛东害她出车祸的,他凭什么怪罪莛东?”

    “可我在医院听他话里的意思是在责怪莛东提出解除婚约,才导致他女儿情绪低落出车祸。”

    “向嵘不是老糊涂,宝贝女儿发生这样的事心里难免不痛快,等他冷静下来就不会这么想了。”藿贤顿了顿,“今天陪小丫头玩得有点累了,推我回房吧。”

    ****

    凌晨三点,一辆玫红的跑车停在藿宅门口。

    一道修长的人影从车上下来,和驾驶座的男人挥手示意后往宅子里走去。

    “二少爷?”

    段蘅刚唤了一声,就被藿莛东一个手势制止。

    “别让老爷和夫人知道我回来了。”他边说边扯松领口往里走。

    段蘅跟在后头,“二少爷,外小姐她……”

    “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藿莛东头也不回,上了二楼径直走到岑欢以前住的卧室门口停下,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次她住进藿家一定还是住这个房间。

    他触上门把旋了下,起初还担心她会反锁,没想到扭一下门就开了。

    怕突然开灯吓到她,他轻轻带上门反锁,光着脚借助窗口投进来的天光朝床旁移动。

    岑欢睡得并不安稳,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双手死死拽住被子,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藿莛东脱了外套,悄无声息的上了床,大手握住她的手一指一指板开,十指与她紧扣。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