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接受她(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9:55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做贼一样下了楼,眼珠子四处乱瞟,连福嫂喊她好几句让她吃早餐她都没应,以手遮脸慌慌张张出了门,整个一小偷行径.

    身后,藿莛东单手撑着扶梯,另一只手揉着额角,望着岑欢走远的身影,好心情的嘴角微勾。

    “二少爷?”福嫂诧异的望着楼梯上的藿莛东,几乎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

    “什么二少爷?”从卧室出来的柳如岚接下话,怀里抱着的小人儿正在把玩她颈间的翡翠项链。

    “哦,夫人,是二少爷他——庙”

    “妈。”藿莛东下了楼,径直走到柳如岚面前。

    橙橙听到藿莛东的声音,抬头看过来,大眼眨巴了下,连手里的翡翠项链也不玩了,手一松,张开两条小手臂就往藿莛东身上扑来。

    “舅爷抱舅爷抱~畈”

    藿莛东抱过她,小丫头立即攀着他的脖子猴子一样往上爬,然后在他脸上额头上蹭满了口水,聊表对他的思念,惹得藿莛东频频低笑。

    柳如岚在一旁看着儿子脸上自然流露的笑容,仿如被雷劈了一样震惊。

    儿子都三十多岁了,可她却从来没见过他在自己面前这样开心的笑过。

    “舅爷,你去哪了,我和妈咪都好想你~”小丫头搂住他的脖子,委屈的趴在他胸口倾诉。

    藿莛东眉梢一扬,揉揉孩子的一头卷发。

    柳如岚却在听小丫头提起岑欢后突然想起什么,脸色瞬间一变,“莛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四点多到的,”藿莛东抱着橙橙走向客厅。

    “那你……”柳如岚想问他有没有见过岑欢,又觉得这样问不妥,毕竟福嫂还在一边。

    “我有话问你,你先把孩子给福嫂,让福嫂哄她吃东西。”

    福嫂听到过来抱孩子,藿莛东见小丫头撅着嘴一脸不快,轻拍了拍她的小脸,哄她:“先吃东西,一会陪你玩。”

    福嫂抱着孩子一走,柳如岚就说:“去书房吧,有些话这里说不方便。”

    藿莛东当然知道母亲要说什么,而有些话就算母亲不找他,他也打算和她摊牌。

    “莛东,你老实说你回来是不是去见了欢欢?”书房的门一关,柳如岚就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藿莛东望一眼母亲,走向窗旁,视线落在窗外的某一处:“妈,您说吧,您想怎样?”

    柳如岚被儿子这个问题问住了。她不知道他这样问是不是知道了岑欢搬来这边住是被她胁迫的,而如果他知道了,那是不是岑欢在他面前告了自己的状?

    想到这个可能性,她不自觉蹙眉,对岑欢的不喜欢又更深了一些。

    等了一会不见母亲回应,藿莛东才回头看来。

    “我已经知道岑欢母女搬过来住是因为你知道了我和她的事,但这不是岑欢告诉我的。”

    其实柳如岚也知道,儿子若真要岑欢搬来的真相并不难,那他刚才问她那句话的意思,是问她打算怎么处理他和岑欢的事?

    她沉思了会才开口,脸色却很难看:“我知道你一定是对她有感情才会和她住在一起,但你们都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了,有时候考虑问题不能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以你们的关系,根本就不可能会有未来,所以趁知道的人不多,你们最好彼此克制自己,长痛不如短痛,时间长了总会忘记的。”

    “我和她断断续续分开了六年多的时间,要能忘早忘了,何必等到现在?”

    “六年多?!”柳如岚震惊,“你们……六年多以前就开始了?”

    藿莛东望着震惊不已的母亲,淡然道:“妈,谢谢您这次没有把事情闹大让岑欢难堪。”虽然母亲这样处理只是不想和自己翻脸,但他这次却是打从心里感激母亲的理智和宽容。

    如果母亲在得知他和岑欢的事后对岑欢恶言相向,以岑欢的善良,一定会认为自己罪大恶极,对所有人都觉得愧疚,心里压力可显而知有多大,那她迟早会崩溃的。

    柳如岚第一次听儿子这么温和的和自己说话,而且还破天荒的感谢自己,但却是为了一个他根本不应该去爱去碰的女人。

    她背靠在身后的书柜上支撑自己随时会滑下去的身体,难以置信两人竟然六年多前就开始了这段孽情。

    六年多前岑欢还只有十八`九岁,她凝神想了想,记起那时岑欢来住过一段时间,而那时儿子刚好回国,两人经常形影不离的黏在一块,难道他们就是那时候开始的?

    而那时她还好几次让岑欢跟着儿子,回来给她汇报儿子的行踪,现在想想真是后悔莫及,那不等于是她间接把两人推到了一块么?

    “妈,我知道您难以接受我和她在一起,但给我一段时间,我会给您一个让您接受她的理由。”

    “接受她?”柳如岚回神,“你的意思是你还要和她在一起?”

    藿莛东揉着额,“我和她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我为什么要放手?”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见儿子这么固执,柳如岚终于控制不住满腔的怒火,“莛东,欢欢的母亲是你同父异母的亲姐姐,你们已经错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还执迷不悟要继续错下去?你知不知道你们的事情一旦曝光,那要毁了多少人?你以为你爸还能承受这样的打击?还有静文,她只有欢欢这么一个女儿,而她的亲弟弟和她的女儿乱`伦,你让她情何以堪!”

    面对母亲的愤怒,藿莛东没再多说什么。

    他从外套的内衬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打开递过去,那是一份DNA检查报告,藿莛东指着最后的结果给母亲看,柳如岚面色骤然苍白,脸上满满的震愕和不可思议。

    “这……这怎么可能?她和静文……”

    柳如岚难以置信的摇头,“一定是假的,是你为了说服我让你们在一起才搞了这个假报告给我看是不是?”

    “妈,我认定的人,就算全世界不接受,我也照样要定了。又何必做假骗你?”

    柳如岚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还能说什么?的确以儿子的性格,他若想要的,谁又能阻挡?.

    可这个事实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既然你……”

    “我知道您现在有很多问题要问我,但有些事情我现在还不能告诉您,否则就会像您说的那样,事情一旦曝光,会毁了很多人。”

    “那你是想让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你们在我眼皮底下胡来?”柳如岚气恼的瞪着儿子,“你有没有想过就算到时候你让真相大白了,但你和她也不会有可能在一起?”

    “我和她会在一起的。”藿莛东无比笃定的语气。

    “除非你想气死你爸。”

    “不会,我有治他的法宝。”藿莛东看了眼时间,“爸这个时候应该起床了吧?我也要去公司了。”

    “等等!”见他往门外走,柳如岚叫住他,“向朵怡出了车祸,你知不知道?”

    藿莛东停下来,却没回头:“我和她已经解除婚约,她的事和我无关。”

    “可就是因为你和她解除婚约,这次她车祸向嵘似乎想把责任推到你身上。好歹她曾经也是你未婚妻,你抽个时间去医院看看吧。”

    藿莛东没回她,径直走了出去。

    ***********************

    一杯冷却的开水,一粒小小的药丸。

    岑欢趴在办公桌上,瞪着药丸许久,终究叹口气,伸手抓起药丸闭眼扔入口中,就着冰凉的开水一股脑儿吞下去。

    这种事后避孕药的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九,一粒就可以让她安心,不会再重蹈覆辙。

    “叩叩叩!”

    敲门声过后一颗脑袋自开启的一条门缝里探进来,“岑医生,有礼物哦。”

    礼物?

    岑欢诧异的看着护士小孟一脸暧昧的走进来,双手神神秘秘的背在身后,显然是藏了什么东西,不过被小孟硕大的体形给遮了个严严实实,她根本什么都没看到。

    “当当当当~”小孟走到她面前,学着变魔术的样子喊了几声,藏在身后的手伸向岑欢。

    “郁金香?”岑欢望着眼前这一大束妖娆绽放的火红郁金香,脸上掠过一丝讶异。

    “这是医院送的?”

    “想得美,医院怎么会无缘无故送花给你?刚才一个男孩子送去护士站的,只说是一个男人让他转交给你的,其他什么都没说人就走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