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耳鬓厮磨(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0:9Ctrl+D 收藏本站

    “欢欢,你过来一下,帮我个忙。”.

    晚饭后,岑欢正要牵着女儿推外公去后院,柳如岚却叫住她。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下意识去搜寻藿莛东的身影,可藿莛东刚才接了通电话上楼去了,这会都还没下来。

    柳如岚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找儿子,脸色沉了沉,没给她拒绝的机会,率先走向书房。

    “去吧,欢欢。”藿贤催促庙。

    岑欢无奈,把女儿交给外公,然后慢吞吞挪到书房。

    柳如岚站在窗旁,岑欢刚才注意到她脸色很难看,不用问也知道她找自己是想说她和小舅的事,而不是真的要她帮什么忙。

    “夫人。”她硬着头皮喊了句,柳如岚转过身来,目光如探照灯一样在她身上打量,满满审视的意味畈。

    岑欢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全身的毛孔都不自觉竖起来。

    “欢欢,我那天是怎么跟你说的?你竟然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和莛东发生那样的事情不但不避讳还大大方方一起下班回家,你知不知道你们这样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你们之间关系不寻常?你是想气死你外公还是想毁了藿家?”

    岑欢咬唇,无法反驳。

    因为柳如岚说的都是事实。

    “莛东说他凌晨才到家,你告诉我,他是不是一回来就去找你了?”

    岑欢脸色微白,柳如岚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情况,眉尖下意识蹙紧——看来儿子这次是铁了心要和这丫头在一起,而若想要两人分开,关键不在于岑欢,而在于自己的儿子。

    她沉吟了会,怕儿子找不到岑欢转而怪罪自己,刚想叫她出去,书房门被推开。

    两人同时看去,藿莛东站在门口,身上已经换了一套颜色清浅的休闲家居服,整个人看起来比往日西装革履时似乎年轻了好几岁,充满朝气和活力,又不失优雅,让人猜不出他的实际年龄。

    柳如岚注意到儿子的目光一直落在岑欢身上,神色微微不悦,却也没说什么,只讪讪道:“我胸口有些闷,所以把欢欢叫来给我看看是怎么回事。”

    藿莛东当然知道母亲找岑欢绝对不是因为身体不舒服,他走进来,看了眼脸色有些发白的岑欢,当着母亲的面揽过她的肩抱入怀。

    “妈,您以后别为难她。”

    岑欢没想到他胆大到如此地步,竟然明目张胆的和他母亲叫板。

    她瞥了眼柳如岚阴下来的面容,仓皇的挣扎,想拿开肩上那只手臂,藿莛东却没能让她如愿,反而改扣住她的腰。

    “不管您喜欢不喜欢,承认不承认,我往后只会有她一个女人。”

    这句话引爆了柳如岚内心满满的不悦:“你疯了!这是什么地方?你说这样的话让你爸听到怎么办?”

    “所以您别老是找她,这样更容易让爸起疑。”

    “会让他起疑的是你们出双入对,哪有舅甥做成你们这样……亲密的?”柳如岚咬牙吐出最后两个字。

    藿莛东不以为然,“我看爸很乐意。”

    柳如岚怒火难忍,却被儿子接下来一句话给浇了盆冷水:“妈,您是希望天天看到我回家,还是希望我把她们母女接出去几个月才回来一次?”

    “你威胁我?”

    藿莛东没多说,拥着岑欢离开了书房。

    *******************

    岑欢给女儿洗了澡哄她睡下,回到房里,床上已经躺着有人。

    她关了门反锁,背抵着门望着床上抱着笔电正十指如飞的男人叹气。

    “小舅,回你自己房间吧。”

    在柳如岚的眼皮底下两人还同床共枕,她真的有种很深的罪孽感。

    藿莛东没抬头也没吭声,忙碌了四五分钟才关了笔电,随手放到床头矮柜上,朝她招手。

    “不要,除非你答应今晚回你房里睡。”

    她固执的站在门口不过去。

    藿莛东摸着光洁的下颌看她,忽地低笑,“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打算就站在门口过一夜?”

    岑欢赌他会心疼自己而答应,于是点头。结果某男人下一秒立即平躺下,还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

    “晚安。”

    岑欢听他说,楞了一楞,才气急败坏的跑过去,一把掀开藿莛东身上的被子,结果她很后悔,因为这男人居然光着身子睡觉!

    “原来你这么迫不及待。”看她瞬间红了脸,藿莛东哼笑了声,拉过她翻身压下。

    “白天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是什么意思?”他轻咬她的唇问她。

    岑欢茫然:“哪句?”

    “要你给我一个身心都健康完整的岑欢。”

    岑欢眼神一黯,闭眼不看他。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只是身边的人或事无时不刻的在提醒她和亲舅舅乱`伦的事实,她又怎么可能没心没肺的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只管享受爱情的甜蜜?

    “你就当作我们的关系是正常的,当作你爱上的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我承诺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你难道不想要么?”

    “可是我们真的会有未来么?”未来,那是多么遥不可及的地方。

    “不是说信我?那就不要怀疑我说的话,我说有,就一定有。”

    岑欢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神无比坚定,带着一种神奇的力量一点点驱逐开她内心的不安和忐忑,拨云见日般,阴暗的内心被注入一缕阳光,照耀着她整个心房。

    “我可以把我的命都交给你,而我只要一个完好无缺的岑欢。”

    眼眶迅速湿热,岑欢情不自禁的捧住他的脸小心翼翼的轻吻,内心却因他那句愿意交付自己生命的承诺而久久的震颤。

    事到如今,她还在摇摆什么?能够让他这样爱自己,沉沦就沉沦,毁灭就毁灭吧,至少身边一直有他。

    心结打开,她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的那个岑欢,她的舌迫切的探入他口中,温柔的吻渐渐变得狂热和激烈。

    藿莛东欣喜于她的转变,他望着身上的人儿,那双半眯的眼睫上泪光闪闪,嘴角却勾着妖娆的笑花,精致的小脸上表情迷离,别有一种妖媚而慵懒的风情,美丽得让他呼吸微窒,有种想一口将她吞吃入腹的冲动。

    这是自两人又三年重缝后岑欢第一次这么主动,她的手灵活的在他肌理清晰的光裸肌肤上游移,从后背顺着窄而有力的腰线,滑至结实挺翘的褪部,她每碰触过一处,藿莛东就感觉自己那处又膨胀了一些,而当她的手来到他密集的丛林处逗留时,他终于忍耐不住的耸动下喉结,闷哼了声,狠吻住她的唇一举进入她体内深处。

    “欢……”他狂野的做着冲刺的动作,漆黑的魅眸在情`欲遍布时越发显得深邃惑人.

    岑欢在他喊自己时睁开眼。

    欢。

    不是欢欢,不是岑欢,他单喊她欢,那么温柔,那么亲密,仿佛她是他捧在手心疼着的至宝。

    她望着他,目光温柔似水。

    我爱你。

    她缓缓开口,没有声音,藿莛东却从她的口型中辨出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他俯身低下头,湿热的唇贴着她的颈项一阵耳鬓厮磨。

    “Metoo。”

    欲`望濒临灭顶时,岑欢听见耳边一个低柔的声音,和着体内掀起的阵阵滔天巨浪,一起拍打在她心尖上,镌刻在她心底。

    *****************

    我爱你。

    Metoo。

    岑欢窝在他怀里,笑意忍不住爬上嘴角。

    虽然没有直接告白让她多少有些遗憾,不过对于他这样的男人来说,这样已经很为难他了。

    她满足的舒口气。

    “有没有想过和我私奔?”

    藿莛东拥着她,忽问。

    岑欢诧异抬头,目光微愕。她以为她才会在无力面对种种困扰的时候涌现这个念头,没想到他也有?

    “不是我要和你私奔,我是问你有没有想过这个念头。”

    岑欢点一下头,说,“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那你现在知道了,是不是觉得我很没用,遇到麻烦就想逃避?”

    “没有。”他在她额头上亲一记,“我很高兴听到你愿意和我私奔。”

    岑欢狐疑,却没继续问。

    “睡吧。”他轻抚她的背,起身关了灯,重新躺下拥着她而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