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借腹生子(4000)

芥末绿2017-2-25 21:30:14Ctrl+D 收藏本站

    不知道是不是藿莛东的威胁凑效,这几日柳如岚即便是见着两人出双入对,却也没再私下找过岑欢,只是每每看到两人同时出现,脸色都不太好.

    岑欢坚定了信念要和他一同共进退,所以尽量避免自己往坏处想。

    藿莛东看她脸上的笑容一天比一天灿烂,心情也跟着愉快。

    眼看着赴伦敦之行转眼就到,就在去伦敦的前一晚,向嵘却找上门来。

    “藿老,我们两家是多年的世交,关系斐浅,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今天我是有什么说什么。庙”

    向嵘面容严肃,女儿半死不活的状况让他几日之间便明显的苍老了许多。

    柳如岚和藿贤对望一眼,后者道:“小朵发生这样的事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先坐下来喝杯茶,有事慢慢谈。”

    向嵘却说:“再慢,我想我女儿就会没命了。畈”

    柳如岚一楞,“我听医院的医生说小朵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只是暂时昏迷还没醒,怎么——”

    “她不是暂时昏迷还没醒,是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向嵘激动的打断她,满目的痛苦。

    “向家两代单传,到我这一代只有小朵这么一个孩子,我本以为她能嫁给莛东,到时让他们其中一个孩子冠上向家的姓,可没想到结果竟然会是这样!我这些天越想越咽不下这口气!”

    他看向柳如岚,目光带着怨恨:“当初要不是你在小朵面前夸你儿子如何如何优秀,小朵也不会死心塌地爱上他,也就没有这样的惨祸发生了,说来说去,小朵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们向家会断后这都要怪你!”

    柳如岚被向嵘充满愤怒的指控震得语窒,一时不知如何反驳。

    其实那日在医院听向嵘责怪自己的儿子时,她也有想过向嵘说不定有一天会反过来责怪自己,毕竟当初是她执意要撮合他女儿和自己的儿子,没想到好的不灵坏的灵,还真被她猜对了。

    “向嵘,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做父母的一心为了儿女,不论是谁家的父母碰上这种事情都会感到很痛苦。小朵这件事,如岚多多少少是有些责任的,你有什么要求先提出来,如果能办到的,我们绝对不会拒绝。”

    藿贤猜到向嵘找上门来必然是想向藿家讨取什么,使了个眼色让柳如岚别开口,免得更让向嵘情绪激动。

    而向嵘听他这么说,缓了缓心头一涌而上的怒气,顿了顿才道:“我的要求很简单,小朵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醒来,而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嫁给莛东,所以我希望莛东能够给她一个名分,一是冲喜,二是让小朵心安。”

    “你要莛东娶小朵?”柳如岚惊呼。

    藿贤同样震惊,显然也是没料到向嵘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只是要他给小朵一个名分,又没逼他终生守着小朵不再娶,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吧?”

    “向嵘,莛东的婚事由不得我们,如果他愿意的话我们自然不会反对。”藿贤沉吟良久后开口,把这个棘手的问题丢给儿子。

    向嵘冷笑:“藿老,如果他会那么容易同意,我就可以直接和他说,而不用找你们了。”

    “可他的事我们一向做不了主,这样吧,他刚好今晚在家,如岚你去把他叫下来。”

    柳如岚点头,刚走到楼梯转角,就见藿莛东抱着橙橙下楼来,而岑欢跟在身后,两大一小,怎么看都给人一种一家三口的错觉。

    她皱眉,转念又想,如果在岑欢和向朵怡那个活死人之间选择谁做儿媳的话,那她还是一百个愿意选岑欢。

    虽然她还是不喜欢这丫头。

    “妈,您和爸在吵什么,那么大声?”

    “哪是我和你爸在吵?”柳如岚指了指客厅的方向,“向嵘要你娶他女儿。”

    身后的岑欢闻言脸色一变。

    “别担心,”藿莛东把小丫头递到她怀里,“你哄她睡觉,我去看看。”

    岑欢点头,在他和柳如岚走去客厅后抱着女儿走去她的卧室。

    ***********************

    “伯父,您这个要求恕难从命,不然当初我又何必和她解除婚约?”藿莛东面对向嵘愤恨的目光,语气不卑不亢。

    “现在是你欠了小朵的,是你害得我们向家断后,我没要你赔我一个女儿就不错了,只是要你给小朵一个名分你都不愿意?”

    藿莛东语气转冷:“这辈子我能给名分的女人只有一个,妻子也只能有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您女儿。”

    “这么说,你是坚决不答应?”

    藿莛东没回他,表情却很坚定的拒绝。

    向嵘不怒反笑:“藿老,你养的好儿子啊,果然有骨气,够冷血。”

    藿贤听出他话里的讥讽,脸色微微铁青。

    “向嵘,我刚才承认你女儿的事如岚多少有责任,可你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我们藿家,又不是如岚或者莛东找人去撞的你女儿,你这样未免有些无理取闹。”

    本来看在两家是多年世交的份上他不愿意把关系闹僵,可没想到向嵘在遭受打击后整个人都变了个样,根本就毫无半点理智。

    “藿老,如果是我女儿和你儿子解除婚约害他失魂落魄出车祸,躺在医院半死不活,我想你根本不会和我多说,而是直接抓了我女儿去定罪了,比起你,我这点无理取闹实在算不了什么。”

    “伯父,您明知道我不会答应又何必提这样的要求让两家为难?”藿莛东阻断两人的争吵,“除了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其他的只要不是很过分,我能答应的尽量答应。”

    “好,你不愿意给小朵名分也行,那就利用先进的医学技术和小朵生一个孩子为我向家留后,从此之后向藿两家恩断意绝,老死不再往来!”

    向嵘话一落,三人都是一楞,而柳如岚更是觉得不可思议。

    “小朵都变成那个样子了她怎么怀孩子?”

    “我已经咨询过她的主治医生,只要借腹生子,完全可以生一个小朵和莛东的孩子。”

    “这不可能!”首先反对的是藿贤,“别说莛东不会答应,就是我也不会允许我们藿家的后代随外姓,况且借腹生子生出来的孩子和母体还有血缘羁绊,实在太混乱了,我绝对不允许我们藿家出现这样的怪物!”

    “我只有这两个要求,你们可以任意答应一条。”向嵘同样是铁了心.

    “这样吧,伯父。”藿莛东忽然开口,“您让我先考虑考虑,我明天要出一趟国,大概四五天就回来,到时候我再给您答复。”

    向嵘迟疑,原本今晚他是抱着等不到答复坚决不走的念头来的,可他也知道藿莛东如果是这么容易妥协的人,那他也不至于这么头疼了。

    “好,我就给你几天的时间,到时候不管是你答应哪一条要求,我都不会再来找藿家的麻烦。”

    连再见都没说一句,他转身便走。

    直到他的脚步声走远,藿贤才敲着头心烦意乱的叹气。

    “愤怒和仇恨真是容易让一个人丧失理智,连向嵘那么精明稳重的人如今都变得这么陌生。”他感慨几句,看向儿子,“你让他给你几天时间,到时候打算给他什么答复?难道真要给他女儿一个名分或者给他向家留一个怪物?”

    “老爷,你还看不出莛东这是推脱之词?都这么晚了向嵘还在咱们家闹也不是个办法,不把他哄走他估计是要在这里吵上几天几夜。”

    “可哄得了一时哄不了一世,过个几天他如果没得到满意的答复还是会继续来闹的。”

    “这事我自有分寸,您和妈别为这事烦心了。”藿莛东宽慰父亲:“明天我有事去伦敦,岑欢恰好也要回伦敦一趟,我们正好同行。妈,孩子就拜托给您照顾。”

    “这么巧,你们同一天去伦敦?”藿贤诧异了一下,随即又道:“这样也好,同行的话你们也好有个伴。”

    柳如岚闻言嘴角抽了下,一向端庄的她难得翻了个白眼。

    岑欢从女儿卧室出来,经过客厅时见向嵘已经离开,不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也没敢开口。

    “那我去收拾行李,您们也早点休息。”

    藿莛东朝岑欢使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没察觉到身后柳如岚望着两人无奈的叹息。

    *******************

    “你要和向朵怡结婚?”

    门一关,岑欢便迫不及待的问。

    藿莛东搂住她的脖子在她唇上亲一口,“谁说的?我要结婚也只和你。”

    这几日岑欢虽然习惯了他不时冒出的甜言蜜语,但听他这么说还是难掩开心。

    可刚才柳如岚那句话却还是沉甸甸压在她心头。

    “向嵘都找上门来了,你还想骗我?”

    “他说娶我就娶?那他还要求借腹生子,让我和她女儿给他们向家留后呢,我岂不是也要答应他?”

    “借腹生子?”岑欢惊住。

    “我不会答应的,你放心。”他抱着她一同滚落在身后的大床上。

    “那你怎么答复他的?”

    “还没给他答复,一切等我们从伦敦回来再说。”

    “明天还去伦敦?”岑欢有些讶异。在听柳如岚说向嵘找上门来以后,她原以为两人的伦敦之行已经变成泡影了。

    “行程照旧。”

    岑欢被他压了会,气息有些乱,连忙推他,又说,“你打算到时候给他什么答复?如果是拒绝的话,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吧?”

    “你就是想得太多自己给自己找烦恼,这些事情我都会处理,你只要想想去了伦敦之后我们要去哪里玩就行了,其他的不要去管。”

    “说得好听,我是陪你去伦敦洽谈公事,又不是专门带我去度假的。”她撅嘴,左右偏头闪躲他的吻。

    他捧住她的脸,边亲边道:“等你放长假我们带小丫头一起出国度假,我只负责陪你们玩,连手机都关机行不行?”

    她哼笑,两人抱在一起亲来亲去纠缠了会,险些擦枪走火时岑欢才想起还没收拾两人的行李。

    “明天再收拾。”藿莛东边剥她的衣物边制止她下床。

    “明天来不及。”

    “我才是等不及。”张口吻住她的喋喋不休,很快进入她体内,原本挣扎的娇躯被压制着折腾了一会,双腿不自觉绕上他的腰迎合。

    藿莛东低笑,火热的硬`挺有力的撞击,在她体内肆虐横行。

    岑欢咬牙忍着一`波更比一`波强烈的快意,望着在自己身上卖力冲刺的男人,心想最近真是太过了,几乎夜夜缠绵,这个男人的体力和欲`望强悍得让她快吃不消。

    想着明天一大早还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而自己此时还在被变着法子折腾,她就忍不住有些恨恨的起身想去咬他,结果下身随着她的动作骤然一紧,死死绞住藿莛东深深刺入的勃发,他闷哼了声,眸瞳一缩,锁住她的腰开始又一轮强悍的迸占……

    窗外月华如水,而室内热火朝天。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