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不速之客(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0:37Ctrl+D 收藏本站

    “秦,下午放学我来找你,晚上你陪我吃饭。”.

    难得天晴的好天气,少女背光而立,微仰头望着门口俊美英挺的男人,浅棕的眸里交织着狂热与执着的光芒。

    秦戈垂眸避开她眼里的灼热,面无表情道:“我晚上没空,医院要值班。”

    “值班也要吃饭啊,大不了我去医院陪你。”

    “不需要。庙”

    “我、就、要!”

    秦戈瞥她一眼,不耐地退后:“随你!”

    令颜看着门关上,得意一笑畈。

    “我会带去中国餐馆带一些你爱吃的送过去,你要等我哦。”她轻快的语气隔着门板传入秦戈的耳,后者背抵着门无可奈何的揉额,自从被这小丫头缠上,他就有种被幽灵附身的错觉,每到一处都有她缠着。

    “我走了,秦,再见。”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走远,秦戈长舒口气,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倒下,目光下意识探向壁柜上橙橙的照片,却一楞——照片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换成了令颜的照片!

    这丫头!他咬牙,俊美的面容浮现阴霾。

    恰好门铃响起,他以为是去而复返的令颜,大步冲到门口打开门,也没看清楚来人便吼道:“你爸没教过你不要随便动别人的东西么?”

    岑欢来看秦戈的路上一路幻想两人见面时会说的第一句话,却没想到自己会被莫名其妙一阵乱哄。

    她看着俊容阴沉的秦戈,心里想的却是难得一向儒雅温文的秦戈居然也有这么生气的时候,不知道是谁这么大本事把他气成这样?

    “真好,你居然在家。”

    她望着秦戈笑,秦戈却瞪着她的笑颜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秦戈,是我,不用怀疑。”岑欢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秦戈顺势捉住她的手,掌心里的温热让他意识到眼前的女人的确是真实的存在。

    他耸动下喉咙,放开她的手。

    “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也不事先打个电话?”

    他返身往里走。

    岑欢边换鞋边哼道:“就算我打电话给你,恐怕你也接不到吧?你都多长时间没和我联系了?”

    听出她语气里的抱怨,秦戈却是没答话,静静看着她换了鞋走向自己。

    “看你气色不错,没瘦也没憔悴,真是让人欣慰。”岑欢打量他,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语气。

    “刚才一开门你就吼我,是把我错认成了谁?”

    岑欢问他,目光却四下打量这套她曾住了三年的房子,发现客厅多了许多女性化的东西,连客厅的沙发都换了,原本清新的客厅一眼望去却是一片粉红,很少女的颜色。

    她的目光掠过壁柜,在看到女儿的照片变成了一张少女的照片后,远山眉一扬,刚才那个问题有了答案。

    “很漂亮的女孩子,不过,似乎看起来很年轻?”

    秦戈撇嘴,走过去拿过相框欲把里头的照片抽出来,却被岑欢阻止了。

    “她是谁啊?能够在你的地盘随意进出,看来你们的关系……”

    “你别胡乱猜疑,她才十四岁,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秦戈截断她,走去厨房倒了两杯开水。

    “倒是你,一个人过来我这却什么东西都没带,这表示我这儿不是你的第一站?”

    岑欢握着有些发烫的水杯静默了几秒才开口:“秦戈,我知道如果我说出来你会很失望,或者看不起我,可是……我的确是和他在一起,这次也是和他一起过来的。我……拒绝不了他,也控制不住我自己。”

    秦戈仿若没听见,漂亮的凤眸望着半开的窗户,有风吹进来吹动薄纱,不时遮挡住透进来的那抹金色,室内的光线忽明忽暗,让岑欢一时窥不清他脸上的情绪。

    “秦戈,你是不是……”

    “没有。”秦戈抿一口开水看过来,脸上挂着一抹浅笑,“感情从来半点不由人,既然选择了在一起就不要自责。”

    岑欢一楞,像是有些诧异他会这么说。

    “你既然是和他一起来的,那他知道你来我这么?”

    岑欢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他就在前面那个路口的咖啡馆等我。”

    秦戈冷嗤,“我就说他怎么会这么大方。”

    岑欢勾一下嘴角,喝了几口水掩饰窘迫。

    “橙丫头好么?”

    “嗯,她经常提起你。”

    秦戈像是叹了声,盯着手里的水杯不语。

    “秦戈,你为什么那么长时间不和我联系?我打你电话每次都关机。”

    “我手机被偷了,换了号,最近医院工作太忙,也没来得及告诉你。”他语气平静,岑欢听不出他是不是真的被人偷了手机换了号。

    “手机拿来,我把新号码给你输入进去。”

    岑欢递过自己的手机,秦戈摆弄了一会后递还给她。

    聊了快两个小时,直到藿莛东打电话来催,秦戈才送岑欢出门。

    *********************

    远远看到和岑欢并肩而来的秦戈,藿莛东脸上并没有什么变化,待到两人走近,他揽过岑欢护在怀里,单单一个举动便彰显了他的霸道。

    秦戈目光一黯,朝他轻轻颔首招呼。

    “我去一趟洗手间。”岑欢拿下藿莛东的手,而她一走,秦戈立即问对面的男人:“怎么昨天和我通电话时没听你说要带她过来?”

    “如果不是她要求来看你,我不会让你们见面。”

    “你不信我?”秦戈皱眉,“你认为我会把那些事情全部告诉她?”

    藿莛东没回他,却也不否认自己有这个意思。以秦戈对岑欢的好,几乎是有求必应,他不得不防着他坏了自己的计划。

    “我若要说,你以为不让我和她见面就能阻止?”

    “你见不着她就不会心软。”

    秦戈无言。

    的确,在见不到岑欢的面的情况下,他会利用其他的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若是她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他很有可能会守不住那个秘密告诉她。

    “你带她来过来,是因为霍尔夫妇要见她?”

    藿莛东刚想回答,就见岑欢已经走过来。

    三人离开咖啡馆,道别后背道而驰。

    岑欢一步三回头,直到看不到秦戈的身影,她才伤感的抱住藿莛东的手臂,把头靠在他身上,心头怅然.

    “怎么,不舍得?”藿莛东侧眸看她,语气半真半假。

    岑欢沉默了几秒才开口:“秦戈对我们母女很好,这几年如果不是有他一直陪着我照顾我,我很难熬过来,所以我希望他能够幸福。”不然她难以心安。

    她想起相框里那个小女孩,那双大眼里释放出的狂热让她觉得熟悉,仿佛看到了六年多前那个为了爱情不顾一切的自己。就是不知道她和秦戈之间,是不是也会擦出爱的火花?

    “想去唐人街么?”藿莛东岔开话题。

    “明天再去吧,我想回酒店好好睡一觉。”

    藿莛东瞥一眼她眉宇间弥漫开的那抹疲态,点头。

    回到Connaught酒店,没想到却在大厅看到来找两人的不速之客。

    “夫人已经等了两位两个多小时,两位刚走她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同行的霍尔家管家道。

    藿莛东望向把目光停留在岑欢身上的霍尔太太,不动声色的轻轻把岑欢带到身后一些,引她看向自己。

    “霍尔太太找我们有事么?”他淡声问,语气不冷不热。

    霍尔太太微微一笑,“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过来看看,想看看你们有没有时间晚上一起吃饭。就我和两位,我先生他晚上有应酬。”

    “感谢霍尔太太的邀请,不过我们白天逛了一天都有些累了,不如明天在约个时间一起用餐?”

    听他这么说,霍尔太太脸上明显笼上一层失望的神色。

    岑欢见她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好受,连忙扯了扯藿莛东的衣袖,朝他使了个眼色,随后道:“霍尔太太,您能再等我几分钟吗?我回房换套衣服。”

    闻言,霍尔太太眸色一亮,黯然的神色一片明艳。

    藿莛东却皱眉,而岑欢没有给他反驳的机会,狡黠一笑后小跑向电梯。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