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孩子气的他(6000)

芥末绿2017-2-25 21:30:47Ctrl+D 收藏本站

    伦敦的节日气氛很浓厚,街道旁彩灯高悬.

    岑欢因为藿莛东答应了她邀霍尔太太一起去唐人街游玩的要求,显得很开心,在去霍尔府上的路上还绕有兴致的哼着歌。

    可不巧的是霍尔太太昨晚和两人分开后回到家就病倒了,半夜突然高烧腹痛,直到天明症状才缓解。

    霍尔取消了全天的应酬在家陪妻子,见到两人显然有些意外,却掩不住脸上一涌而上的欣喜。

    岑欢去看霍尔太太,霍尔的家庭医生恰好给她重新测量了一次体温,已经恢复正常,见到岑欢,原本病恹恹的霍尔太太一下变得精神十足庙。

    “真是很抱歉,霍尔太太,昨晚陪我逛那么晚,害您受了风寒感冒。”

    “我本来就体质不好,三天两头不舒服,和你无关,你不用自责。”霍尔太太拉住岑欢的手微笑,虚弱的样子有种病态的柔美,让岑欢好奇她的女儿是不是也继承了她的美貌。

    “我在这边这么多年,但很少去逛唐人街,今天恰缝圣诞,那里一定很热闹。你等我几分钟,我换套衣服就和你们一起去。畈”

    “不了,霍尔太太,您身体不舒服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岑欢阻止她,“我是医生,您这样刚退烧又马上出去吹风,很有可能会再次烧回来,而且比之前一次还要烧得厉害。”

    “可我不想因为我而扫了你们的兴。”

    “没事,这次去不成,以后等我有假再过来玩也行。”

    霍尔太太欣慰的握着岑欢的手,目光柔柔的望着她,忽地想起什么,“你们今晚就要回国?”

    岑欢刚点头:“我的假期完了,一回国就要上班。”

    “那,你们什么时候才会又过来玩?”

    岑欢摇头,这次能跟着小舅出来已经是万幸,她哪会想到还有下次?以后的事情会怎么发展,她根本无法预料。

    “我真舍不得你这么快离开。”霍尔太太摩挲着岑欢的手,语气感伤。

    岑欢想起来了几次都没碰到霍尔太太的女儿,不由岔开话题,“霍尔太太,您女儿是没和您们住在一起,还是没在伦敦?”

    “她常年在世界各地疯跑,最近一段时间才从南非回来,也只在家呆了一个星期又不知道跑到哪个国家去了,这些她从来不和我说。”

    岑欢想起她说她女儿和她不亲近,猜想她女儿一定是和她性格完全相反,不然怎么会不喜欢亲近这么温柔慈祥的母亲?

    “我,可以叫你欢欢吗?”

    岑欢一笑,“当然可以,霍尔太太。”

    “真羡慕你母亲有你这么乖巧的女儿。”霍尔太太感慨。

    岑欢摇头,“其实我并不乖巧。我做过很多让我母亲伤心难受的事情,我小时候也很调皮,给她惹过不少麻烦,是她一直包容我,宠爱我,我才是应该感激有这样一个好母亲。”

    霍尔太太望着她脸上因谈到藿静文而绽开的笑容,心头阵阵酸涩。

    岑欢看了眼时间,怕藿莛东在客厅等得不耐烦,于是道:“您身体不舒服,好好休息,如果我再来伦敦的话会来看您的。”

    霍尔太太虽然不舍,但也无可奈何。

    “我送你。”

    “不用了,您躺着好好休息。”

    岑欢阻止,可不论她怎么说,霍尔太太仍坚要送她。

    两人出了卧室,在客厅看到两个正在交谈的男人,岑欢注意到藿莛东眉头紧蹙,而霍尔先生亦是脸色难看,显然两人谈得并不愉快。

    见她们出来,两人终止谈话,藿莛东起身走过来牵岑欢的手。

    “告辞,霍尔太太。”他淡淡开口,牵着岑欢便往门口走。

    霍尔太太欲追过去,却被丈夫拦住。

    “我刚才已经和他谈过了,我可以不追究那件事,但他必须让那个三岁的孩子随我霍尔姓,并把她送到伦敦来。”

    霍尔太太一楞:“他答应了?”

    霍尔叹口气,有些头疼的抚额,“这小子明明斗不过我,口气却不小,大的小的他都要,还要我不追究那件事,好处全让他占了,他是疯了才敢那么嚣张。”

    “霍尔,我不管你们怎么谈,总之不要伤害到孩子。”

    霍尔拥着妻子,目光望着门口,陷入沉思中。

    **************************

    岑欢和藿莛东从霍尔家出来,因为耽搁了时间,两人没再去唐人街,而是直接回了酒店。

    叫了客服用过餐,岑欢开始收拾行李。而藿莛东打开笔电处理公司的事情。

    夜幕降临,七点多时,两人动身去机场。坐上车离开酒店,岑欢一直望着窗外,每经过一处脑海里都会浮现她和小舅牵着手相拥而行的画面。

    藿莛东瞥她一眼,探出长臂揽过她的身子抱入怀。

    “舍不得离开?”

    岑欢点头,把脸埋入他胸口。

    其实她不是舍不得离开伦敦,而是一想到回国之后就要重新面对那些烦恼,心里就觉得压抑。

    “等春节我带你和小丫头去意大利米兰,去看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

    对于他的承诺,岑欢心里并不乐观。

    春节即将来临,她肯定要带女儿回家和父母团聚,而他一定是陪着他的父母或者忙于工作,到那时两人也许连面都碰不着,还说什么去意大利米兰。

    又是十多个小时的飞行,岑欢一路昏昏欲睡,像只大型芭比娃娃一样整个人都挂在藿莛东身上,连下机都是藿莛东抱着她,惹得旁人发笑,而她却毫不自知。

    藿莛东外套内的手机突然振动,岑欢终于醒来,揉了揉眼见两人已经出了机场大厅,而自己被他抱在怀里,想起这是国内,连忙从他身上跳下来,脸红耳赤的假装整理衣服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藿莛东看她窘迫的样子,倾嘴笑了下,掏出电话接通,却一句话都没说又挂了。

    岑欢觉得好奇,刚想问,就见远处一辆玫红色的跑车呼啸而来,眨眼的功夫便停在了两人面前。

    她一楞,想起几年前段蘅开着藿莛东那辆sao包的火红跑车去接他们的那一幕,只是这辆玫红跑车的驾驶座上的男人并不是段蘅,而是那个皮肤比女人白,睫毛比女人还翘还长的关耀之。

    她记得小舅的几个发小里,就只有这个关耀之还至今未婚,甚至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偏偏他还是B市娱乐业的巨头,身边美女如云。

    关耀之从车上下来,一身修身的白色西装,与跑车同色的玫红衬衫,前两颗纽扣未扣,领口松松的敞开,露出女人般白若似雪的肌肤,挺直的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傍晚点点金色的余辉中,眼前的男人好看得简直……风sao.

    岑欢偷偷抿了下嘴角,忍着笑瞥了眼身边的男人,心想果然是物以类聚,其实某些时候小舅也是很风sao的,只是sao得没关耀之那么明显罢了。

    “嗨,小欢欢。”关耀之走过来,摘下鼻梁上的墨镜,一双漂亮的凤眼半眯着和岑欢打招呼。

    岑欢嘴角讪讪的勾了勾,突然想起他知道她和小舅的事,顿觉浑身不自在,忙别开眼,急急跑去开车门。

    关耀之笑了笑,看向发小,却蹙眉道:“我遇到麻烦了。”

    “怎么说?”

    “她赖上我了。”

    藿莛东一楞,继而勾唇,伸手按在发小肩上,意味深长道:“恭喜。”

    关耀之冷嗤:“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恭喜什么?我这是为了帮你才摊上的麻烦,现在你回来了赶紧给我摆平,我一秒都不想看到她。”

    想到这些天赖在他那不走的女人,关耀之没了好脸色。

    “你先帮我看着她,别让她找上岑欢。”

    “你不是让她们做什么鉴定?不见面怎么做?”

    “现在不需要了。”

    怕聊得太久让岑欢起疑,两人停止交谈,上了车。

    关耀之把两人送回藿家后离开,小丫头好几日没见着母亲,大老远边哇哇大叫着欢呼跑出来,柳如岚怕她摔倒,紧张兮兮的跟在她身后。

    “妈咪~”小丫头扑入岑欢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撒娇。

    岑欢抱着女儿一阵猛亲,藿莛东等她们母女亲热够了才把手伸过去,小丫头立即扑入他怀里。

    “舅爷,你坏,你和妈咪去玩,却不带我。”小丫头戳着藿莛东的下巴语气哀怨的控诉。

    岑欢没想到女儿会说这样的话,睨了眼脸色沉下去的柳如岚,心头微微有些发沉。

    藿莛东哄了会小丫头,抱她进屋,岑欢拿了行李上楼。

    “叩叩叩。”

    听到敲门声,刚洗了澡在吹头发的岑欢披了件外套来开门。

    “我要去公司,晚上可能晚点回来。”藿莛东走进来边关门边道。

    岑欢点头,走回床边拿电吹风继续吹头发。

    藿莛东见她心事重重的样子,走过来亲她,“怎么了?一回国就不开心?”

    岑欢不想让他为自己担心,勉强挤出一丝笑:“我没事,就是有点累,你去公司吧,我睡一觉就没事了。”

    “好,你现在睡一觉,晚上等我回来。”

    他在她唇上亲了亲,瞥到她红透的脸霎是可爱,忍不住捏了下,这才离开。

    ***************************

    岑欢一觉睡到晚上九点多才起来,下了楼见客厅里柳如岚和外公脸色都很凝重,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见女儿不在,显然是睡着了。

    “欢欢,饿了吧?厨房给你留了饭菜,你热一热。”她一走过去,藿贤便道。

    她点头,却忍不住好奇问:“外公,是不是发生事了?”

    藿贤点头,长吁了口气,“倒不是我们家的事,而是向家。没想到向嵘的一生到了晚年会这么悲惨,女儿刚出车祸半死不活,他又患了中风躺在床上半身不遂。”

    “向嵘中风了?”岑欢惊讶。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向嵘在你和莛东去伦敦的第二天就把他女儿转回了省城的医院,也许就是太操劳了,又难以接受这样的打击,所以承受不了才导致中风。”

    岑欢想起去伦敦的前一晚向嵘还来藿家闹着要小舅娶他女儿,或者给向家留后,没想到短短几天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

    她念头刚落就听柳如岚说:“向嵘这一中风,就不用担心他会逼莛东娶他女儿冲喜了。”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老天对向家还是太残忍了。向嵘也是,他就是看不开才会中风。所以这人呐,想不开就是为难自己,看他现在这个样子,真是替他惋惜。”

    “出了那种事谁都会想不开,”柳如岚凉凉回了一句,下意识看向岑欢。

    岑欢知道她话中有话,抿着嘴没吭声。

    “欢欢,去热饭吃吧,明天你不是要上班?吃完早点休息。”

    岑欢点头,走去厨房热饭菜,却食不知味。

    吃完回到房间,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藿莛东还没有回来,她坐在床上玩了会手机游戏,忽然想起两人在广场时他偷`拍的那张照片,立即发了短信过去要他给自己发过来。

    不一会藿莛东回复短信,除了那张照片还有一行字——今晚不回去了,早点睡,晚安。

    她看着短信有些失落,对着那张照片反反复复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意识朦胧时不知不觉睡去。

    *************************

    圣诞一过,元旦接踵而至。

    一大早岑欢就被女儿拍门吵醒。她睁开眼,望向身边还在熟睡的男人,想起他大概是凌晨三四点了才回的家,忙爬起来去开门,堵在门口小小声哄女儿:“晚一点妈咪就下楼带你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小丫头眨巴了下眼睛,点头,“那我去舅爷房里叫他。”

    岑欢一听连忙抓回女儿,“舅爷还在睡觉,你别去吵他,不然舅爷生气的话后果很严重,以后都不会喜欢橙橙了。”

    小丫头似懂非懂,两条小手臂攀着母亲的脖子嚷嚷:“那我在妈咪房里玩。”

    “不行,妈咪还要睡一会,你下楼去叫婆婆好不好?”

    “就是婆婆让我上楼来叫你的呀。”

    岑欢一楞,终于明白为什么平时从不上楼来叫她的女儿今天会突然跑来拍她的门了,敢情是柳如岚知道小舅只要一回来就会来她房里睡,实在看不过去了才让女儿来捣乱。

    她叹着气,不知道该怎么敷衍女儿。

    小丫头见她不说话,以为她生气了,乖乖的松了手.

    “那我还是下楼等好了,妈咪你快一点。”

    岑欢俯身在女儿脸上亲了亲,女儿一离开,她立即关上门,回头却见床上的男人已经醒来,半躺着在揉额,显然是没睡好就被吵醒了,头不舒服。

    她走过去坐在他身边给他揉额,一会才问,“这几晚你怎么都那么晚才回来?”

    “我想抽一些时间出来春节带你们去意大利米兰。”

    岑欢以为他那天随口敷衍她的,没想到他真的在为那个承诺而努力,心里顿觉暖暖的。

    “新年快乐。”他拉下她的手,把她抱到腿上坐着,亲吻她的唇。

    “晚上我订了七点的烛光晚餐,你下班我去接你。”

    “新年快乐。”她回吻他,“不过今晚我值夜班,七点的晚餐根本来不及赶去医院,而且小丫头要我们陪她去游乐场玩,你认为我们有可能甩得掉她单独跑去用餐么?”

    藿莛东刚才在床上就听到小丫头嚷嚷的声音,叹口气把脸埋入岑欢的颈项窝。

    “好了,既然醒了那就起床吧,回你房去洗澡。”

    她推他,结果被他猛然压下,“洗澡之前先做一次。”

    话落开始剥她身上的睡衣。

    岑欢哭笑不得,伸手去推他,“我这几日腰一直酸痛,而且睡眠严重不足,站着都能睡着,你就绕了我吧,不然今晚我肯定没办法值班。”

    藿莛东在她身上啃了一阵,那处硬得发痛的滚烫在她腿间蹭了蹭,终究没下一步动作,却仍有些不甘心的压着她不让她起身。

    这个时候的藿莛东让岑欢觉得有些孩子气,望着她的眼神充满控诉,像是要不到糖果吃的孩子。而实际上他几乎每晚都吃,所以该控诉的那个人是她才对。

    她捏了捏他的脸,又在他唇上亲了亲,温声细语的哄了会他才不依不舍放她下床。

    岑欢见他离开才下床进浴室梳洗,刷牙时不小心把牙刷伸到喉咙去,胃里顿时一紧,本能的想呕,结果险些把胆汁都呕出来。

    她望着镜子里那张脸色青白骇人的脸,忽地想起什么,脸色顿时一变,走出浴室拿过手机点开记事栏,那上头记着自己上次来月事的日期,而距离今天已经过了一星期。

    她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连藿莛东什么时候走进来都没察觉。

    “你怎么还没换衣服?”见她拿着手机发呆,藿莛东走过来问。

    岑欢回神望着他,脑海里思绪翻转。

    刚才只是刷牙引起的呕吐,并不能说明什么,而且她以前月事也有提前或者推迟的时候,再加上她一直有吃避孕药,应该不会是中奖了。

    她摇头否定心里那个念头,内心却非常不安。

    “岑欢?”藿莛东按住她的肩,浓眉微蹙,“你怎么了?失魂落魄的?”

    岑欢摇头,“没什么,突然头有些痛。”

    藿莛东注视着她,虽然知道她没说真话,却也没继续问,“那你要不要继续休息,晚一点再陪小丫头去玩?”

    “不用,小孩子你骗她一次,她下次就不会轻易相信你了。”

    拿了套衣服换上,两人一起下楼。

    “舅爷,新年快乐。”小丫头跑过来抱藿莛东的腿,仰头望着他,笑起来颊边的小梨涡分外可爱。

    藿莛东浅笑着抱起她,“想要什么礼物?”

    小丫头圈着他的脖子笑,“我要什么礼物舅爷都送吗?”

    “你先说说看是什么礼物?”

    “我想要一个可以天天陪我玩的爹地。”

    小丫头话一落,岑欢和柳如岚都是面色一僵,只有藿贤笑呵呵望着岑欢道:“看吧,连小丫头都在催你赶紧给她找一个爹地,你要抓紧时间,不然就从那些青年才俊里挑一个先处处看,合适最好,不合适再换一个。”

    岑欢艰涩的扯出一个笑,低着头没回应。

    藿莛东瞥她一眼,把小丫头递到她怀里,“去门口等我,我去开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