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不要重蹈覆辙(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0:56Ctrl+D 收藏本站

    三日后.

    “你忙吧,不用来接我了,我自己打车回去。”

    岑欢挂了藿莛东的电话,脱了白大褂准备下班。

    一早上小腹都隐隐坠痛,胃里也翻江倒海般难受,让她的脸色看起来青白得吓人。

    “岑医生,这几天看你脸色都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庙”

    一出办公室就碰到胡任海,对方见她脸色异样,关切的问了一句。

    岑欢摇头,又听他说,“要不要请几天假休息?或者我给你换个班也可以,你下次轮休时来还班。”

    “不用了,胡主任,谢谢。”老是请假,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畈。

    “那你有需要就说,不然宥西那小子又要怪我不近人情了。”胡任海边说边笑。

    听他提起梁宥西,岑欢想起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了,听说他前些天又受邀去了邻市的医院做手术。

    从住院部出来,心不在焉的往医院大门口走去,因为小腹坠痛,她走得极慢,一只手还按在小腹上不敢松手。

    “岑欢。”

    身后有道熟悉的声音叫她,一回头就看到一身白大褂的梁宥西。

    “我不知道你值夜班,还带了个朋友的母亲让你给她做个检查,海叔说你刚走,没想到还能追上。”

    岑欢有些为难:“我现在……不太方便,能不能晚上再带她来?”

    梁宥西一楞,这才发觉她脸色不对劲,忙伸手过来探她的额,却被岑欢避开。

    “你怎么了?”

    “我……”岑欢刚想说自己没事,腹部却突然一阵绞痛,额头冷汗涔涔往下掉。

    “肚子不舒服?”梁宥西上前扶她,岑欢此刻浑身发软,虚弱的靠在他身上,想开口说什么,下身却忽然涌出一股湿热的液体,沿着腿部往下淌。

    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不自觉打了个寒战。

    “梁宥西,带我去附近的酒店。”

    梁宥西一怔,却也没多问,抱起她大步离开医院。

    *******************

    酒店的套房里,把自己收拾干净的岑欢安静的躺在床上,脸色比头顶月白色的灯光还惨淡。

    梁宥西坐在床边,目光锁定她,俊容阴郁森寒。

    “你是疯了!这种情况还坚持上班!”

    岑欢闭着眼不语,眼角的泪水却始终未曾断过。

    “不是说他能给你幸福?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这就是你所谓的幸福?”越是见她沉默,梁宥西就越生气。

    “什么事你都喜欢自己扛着,这次我不会如你的愿。”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岑欢听见他拨号的声音,连忙睁开眼。

    “你打给谁?”

    梁宥西看不她,“谁惹的祸我就打给谁。”

    “不要!”岑欢坐起去抢他的手机,梁宥西起身躲开,压抑着怒气低吼,“为什么不要?你这样为他牺牲又不让他知道到底图什么?”

    “那你让他来看见我这个样子我要怎么跟他说?”岑欢反对他,泪水似坏掉了关不住的水龙头一样流个不停,“我能说我怀了他的孩子又把孩子流掉了?”

    “这有什么不能说?你们既然选择在一起,他就应该想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而他如果够爱你,就会做好措施不让你受伤!凭什么他享受完了痛苦的却是你?你有自虐倾向是不是?为什么当初要选他!”

    梁宥西感觉自己肺都要气炸了,扬手便将手机砸在地上。

    岑欢从未见过这样暴躁的梁宥西,一时被骇住,而沉默骤然袭击了两人,耳边只听闻低低的抽泣声和苦苦压抑怒火的喘息声。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梁宥西才抬手用力抹了把脸,深吸口气重新坐下。

    “对不起。”他扶她躺平,拉过被子给她盖好,“你休息,我去超市给你买些必备品回来。”

    在他起身要离开时,岑欢忽然握住他的手,也不说话,只是定定望着他,眼里满满的哀求。

    梁宥西苦笑,“我手机都砸了怎么打电话给他?你放心,我说过不会再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可这并不代表我认同你的做法。虽然你是不想给他添麻烦才这么做的,可他是男人!祸是他惹出来的,就应该他去摆平。”

    岑欢依旧沉默,内心却思绪翻转。

    她和小舅是血缘近亲,孩子不论如何不能生下来,已经犯过一次错,怎么能够再重蹈覆辙。

    *******************

    藿氏集团总部大楼。

    “您好,小姐,请问您找我们总裁有预约吗?”

    前台礼貌的询问眼前戴着一副墨镜的女子,对方一头浅棕色的长卷发,鼻若悬胆唇若桃李,白皙修长的脖颈,黑色低领棉衫,修身皮草小外套,下身一条贴身低腰小脚仔裤,搭配与小外套同色的皮草短靴,整体打扮显得摩登而性感。

    女子从小包里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根夹在手指上,却并不点燃,推了推墨镜镜框道:“你直接跟你家总裁说我是岑欢就行了。”

    前台微讶,却也如实层层通报,一会后才道:“岑小姐,总裁让您直接上去。”

    女子眉一扬,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总裁室里,藿莛东挂了前台的电话,心头却有些疑惑。

    之前打电话给岑欢说去接她下班,她却说自己打车回家,怎么这会又跑来公司找他了?

    “总裁,风易老总马上就到,您看……”

    “你先帮我应付,我很快过去。”藿莛东打断王秘书的话,后着没有迟疑的点头,转身走到门口时,门突然被人从外推开,接着呼吸里涌入一阵香水味,一道纤瘦的人影从眼前晃过。

    “外小姐?”王秘书下意识喊了一句,女子回头,摘下鼻梁上的墨镜,冲王秘书嫣然一笑,“不好意思,您认错人了。”

    王秘书在对方摘下墨镜时瞥到那双如海水深蓝的眸瞳,心惊了一下,歉意的点点头退出去,心里却腹诽,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两个人?

    “是你?”藿莛东微蹙眉望着朝自己走近的女子,漆黑的眸微眯出一丝危险的气息。

    “是我你很失望?”女子走过去,把包往藿莛东的办公桌一放,夹着烟的手伸向他,“借个火。”

    藿莛东把打火机递给她,看她熟练的点燃烟吞云吐雾,那张与岑欢相似得惊人的小脸隐匿在袅娜的白色烟雾中,让他产生片刻的恍惚.

    但他很快便挥去那抹恍惚。

    眼前和岑欢有着相似面孔的女子并不是岑欢,而是霍尔夫妇的女儿——丝楠.霍尔。

    “我和她,真的有那么像?”丝楠忽地冒出一句,美目盯紧对面打量自己的男人。

    藿莛东别开眼,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

    “你来做什么?”他不答反问,语气平静得和表情一样看不出情绪。

    “我?”丝楠状似认真的想了想,在藿莛东走过来时坐下时,忽地往桌上一跳,倾身过去将一口烟雾吐在他脸上,随后咯咯笑着退开来。

    藿莛东拧眉,屏息抽过一本资料将烟雾挥散开,望着一旁笑得乐不可支的女人,原本极度不悦,奇怪的是看着那张脸他竟然气不起来。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我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会对我说实话吧?”

    藿莛东冷哼:“霍尔小姐凭什么认为我就一定会回答你?”

    “你当然会,因为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如果不是我帮着你一起隐瞒,你以为你现在能和她过得这么平静?”

    丝楠见他脸色微变,笑了笑,“我又不是问她的事,你紧张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关关的事。”

    关关?藿莛东一楞,“你说耀之?”

    “不然还有谁?”

    “你想问什么?”

    “他是不是同性恋?”

    藿莛东沉默了一秒,点头。

    丝楠狐疑的逼近他,“你确定你没有骗我?藿先生,我如果知道你骗了我,可是会随时找上她的哦,到那时你可别后悔。”

    藿莛东沉吟几秒,“其实霍尔小姐想要知道耀之到底是不是同性恋很简单。”藿莛东拿笔在纸上刷刷写下一行字递过去,丝楠接过瞄了一眼,俏颜绽开一抹灿烂的笑。

    “幸好我先遇到的是关关,不然我和她就成情敌了。”丝楠轻佻的朝藿莛东眨个眼,把纸条折叠好放入包里。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