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快撑不下去了(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1:6Ctrl+D 收藏本站

    “他妹的,太恶心了!一个大男人穿着丝袜绑个蝴蝶结,胸前还戴个女人的东西,对着我搔首弄姿,还扭着屁股DIY,靠!这辈子没被人这么恶心过。”.

    经历过一场和牛郎的肉搏后得以全身而退的关耀之趴在浴室的马桶边吐得半死不活。

    “那个疯女人你赶紧给我弄走,不然我见了她要先奸后杀。”

    他爬起来,对一旁淡笑的男人切齿道。

    “这叫自作孽不可活,谁知道你怎么招惹她了?”藿莛东故做不知情,转身走回卧室,瞥到床上堆积的各种S`M用的工具,忍不住嘴角狠抽了下庙。

    “我能怎么招惹她?避之惟恐不及,不过是讨厌她缠着我说了句我是同性恋,结果找来个牛郎扔给我。”关耀之拉开衣橱挑了套粉色的西装换上,抬眼见发小盯着他笑得暧昧,不由头皮一麻。

    “阿东,你不会……也好这一口吧?”

    藿莛东冷嗤了声,撇开眼畈。

    “我走了。”

    “嗳,你还没答应我把那个疯女人弄走。”

    “怎么弄?”藿莛东看向他,“脚长在她身上,她要缠着你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的意思是这事你不管了?”

    藿莛东揉额,嘴角勾着笑意,“不然你自己解决,先奸后杀?”

    关耀之眼皮一抽,藿莛东却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

    从关耀之的别墅出来,整座城市已经完全融入深浓的夜色中。

    刚打开车门坐进去,口袋里传来振动。

    黑眸掠过屏幕,他笑了笑,接通。

    “小舅,你下午打电话给我?对不起,我在同事家给她母亲看病没听见。”

    “你现在在哪?”

    “……医院。”

    “你没回家?”

    “我在同事家吃了晚饭才走的,那时已经六点多了,晚上又还要值班,所以没回去了。”

    “不对。”藿莛东忽然蹦出一句,那端的岑欢心头一跳,又听他说,“你的声音怎么这么哑?”

    “哦,喉咙有些不舒服。”

    “我过你那边去。”藿莛东话落要挂电话,岑欢连忙阻止,“我一会要忙也没时间陪你,你还是回家吧?橙橙一天没见我肯定又要念了,你回去哄哄她。”

    藿莛东沉吟了会,点头挂了电话。

    *************************

    心里担心的事情太多,一夜睡得很不安稳,从梦境里挣扎着醒来,瞥到趴在床边显然已经睡着的男人,岑欢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窗外天边已经浮现一抹亮色,她动了动,除了感觉身子仍是有些乏力,其他并没有什么不适。

    只是她这一动,梁宥西便醒了,眼还是半眯的手却本能的伸过来覆上她的额试探体温。

    岑欢见他眼眶里满布血丝,心里有些难受。

    她拿下他的手,缓缓坐起来,目光歉疚的望着他:“我没事了,你回去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免得……”

    “吃了早餐再说,你先洗漱,我叫客服。”

    梁宥西打断她,起身抹了把脸去打电话。

    岑欢没说什么,下床进浴室梳洗。

    很快早餐送上来,牛奶、面包、浓粥、蛋羹,梁宥西逼着她每样吃了些,然后自己把剩下的一扫而空,又去退了房才送她回藿家。

    “就在这停吧。”在离藿宅还有一段距离的路口,岑欢忽道。

    梁宥西知道她是担心被藿家人看到会引起误会,点头把车停在路边。

    岑欢下了车,却没立即关车门。

    “梁宥西,”她唤他,嘴边缓缓扯出一抹笑,“谢谢,你未来的妻子应该会是一个很幸福的女人。”

    梁宥西讥诮勾唇,顿了顿,忽地冷不丁倾过身来,岑欢惊得一楞,以为他要做什么,结果他却是拿开她的手随后用力摔上门,然后发动车子,连再见都没说一声便驾车离开了。

    生气了?

    岑欢皱眉,盯着脚尖发了会呆,忽然想起什么,伸手在脸上使劲拍了拍,拍得脸颊生疼,觉得有些发烫了才停手,从包里拿出化妆镜,见原本苍白的脸上终于晕染几抹绯色,这才松了口气,转身往藿宅走去。

    还在门口就听见女儿嚷嚷要舅爷亲的声音,她柔柔一笑,走进去就见藿莛东抱着女儿在她脸上亲了亲,而小丫头也不吝啬自己的吻,很大方的在藿莛东脸上刷口水。

    “外小姐还没吃早餐吧?我给你热一热。”

    “不用了福嫂,我吃过了。”

    “妈咪~”小丫头听见母亲的声音,脆生生喊了句,藿莛东也跟着看过来,一大一小颊边若隐若现的小梨涡看得岑欢失神。

    “妈咪,你昨天怎么没回来?”小丫头扑到母亲怀里搂着她的脖子撅着嘴问。

    “昨天妈咪忙。”

    “欢欢,你这样上班身体怎么受得了?”藿贤从客厅出来,忍不住抱怨,“孩子每天都念着你,希望你多些时间陪她,我看你别去上班了,就好好带着孩子,找个……”

    “爸,她值夜班刚回来一定很困,先让她去休息,这事以后再说。”藿莛东从她怀里抱过小丫头,却又递到母亲手里。

    柳如岚瞥了眼岑欢,脸色冷了冷,对上小丫头却又换了张笑脸。

    “那我先上楼休息。”

    虽然昨天睡了一天,可身子还是很虚,她怕自己站久了脸色又白得像鬼,只想回到房里,能躲一时是一时。

    “去吧。”

    她点头。

    柳如岚见她一走儿子也紧跟其后,忍不住开口,“莛东,刚才不是接了电话说要马上走?怎么现在不赶时间了?”

    藿莛东知道母亲是要为难自己,头也没回,“回房拿样东西。”

    柳如岚气结。

    “婆婆,橙橙要吃香草布丁。”

    回眸望着怀里的小东西,柳如岚叹口气,“吃吃吃,早晚要被你们一家给吃得死死的!”

    “你说什么呢?”藿贤困惑。

    “没,我去给她拿布丁。”

    ********************

    一进门就被抱住,岑欢偎在熟悉的怀抱里,任他抱着自己放到床上。

    “这么累?”见她一动也不动,藿莛东打消原本想和她欢爱的念头。

    岑欢点头,蜷缩着身子钻入他怀里。

    “那请几天假?”.

    “请了,明后两天。”

    “那你在家休息,”他亲亲她的额头,“要不要我给你脱衣服?”

    岑欢摇头,抱着他不语。

    许久,藿莛东才从胸前那片湿透的衬衫中察觉出她在哭。

    “哭什么?”他摸索到她的脸想让她抬起来,她却拼命摇头,搂着他的双臂越抱越紧,原本无声的流泪也变成了压抑的抽泣声,像是正遭受某种剧痛时发出的呻`吟般,让他的心也跟着难受。

    “到底怎么了?告诉我。”低柔的嗓音带着诱哄,岑欢却仍不开口,而她越是这样,藿莛东心里越焦急,“你不说我要生气了。”

    岑欢哭了会渐渐控制住情绪,抓过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口的位置:“……痛。”

    藿莛东神色一震,望着她哭得发红的眼眶,心头如同压了一块重石。

    他亲吻她眼角的泪水,语气温柔:“你又胡思乱想了?”

    “小舅,我们离开吧?我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岑欢用力咬一下唇,还止不住狂落的泪水,“你让我相信你,让我给你时间,可我怕自己撑不下去了,我也许等不到你和我光明正大在一起的那天就疯了……我不想逼你,不想给你惹麻烦,可我真的快要撑不下去了……”

    藿莛东望着她爬满痛苦的面容,心仿佛缺了一角,空落落的疼。

    早就察觉这些天她有些不对劲,脸色不好,人也明显瘦了些,他知道她始终背负着层层压力,不论他给予多大的安慰和承诺都难以让她卸下那些沉重的包袱,除非……

    “岑欢,你看着我,”他吻干她眼上的泪水,引她看自己,“我答应你,就这几天之内把事情处理好,但你也要有心里准备,因为有些事情可能你一时难以接受,所以你现在要调整好心态,你答应过我给我一个身心健康完整的岑欢,对么?”

    岑欢哭得大脑发蒙,无法回应,窝在他怀里抽抽噎噎。

    藿莛东直等到她睡着,才神情严肃的离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