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偷`情照片(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1:11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的反常让藿莛东在公司一整天都心神不宁,他想起早上她泪流满面的抱着自己说快要撑不下去的痛苦表情,活了三十多年生平第一次觉得恐慌,仿佛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随时会消失一样,让他焦灼不安.

    他知道事情已经不能再拖了,否则她真的会撑不下去。

    掏出手机拨通一组号码,响了无数次,却是无人接听。

    他一楞,换了号码重新打,结果一样。

    困惑间,有电话进来,他一看是家里的宅电,想着状态极差的岑欢,心里涌现不好的预感,果然段蘅在电话那端说岑欢一直没下楼,上楼敲了许久的门也不见她开庙。

    藿莛东神色一慌,还没挂电话,人已经走出办公室。

    以最短的时间赶回家,连小丫头喊他几声都没回应,径直上了楼。

    开了门进去,床上岑欢蜷缩着身子团成一团,脸掩入被子里,手臂露出来环住自己的身子,连睡姿都那么无助而让人心怜畈。

    看了眼时间,算算她已经睡了七个多小时,他走过去在床边坐下,伸手去拨她散落额前的刘海,手指一碰到她的额头,一片湿冷。

    房内光线有些暗,他开了灯,这才看清楚她整张脸都是密密麻麻的汗水,而身上更是浑身都湿透。

    “岑欢?”他轻拍她的脸,拍了好几下岑欢才意识朦胧的睁开眼,只看了一秒又闭上,蹙眉咬着唇,似在隐忍着某种痛苦。

    他掀开被子要给她换衣服,却见她浑身哆嗦,像是冷极了般,连牙齿都打着颤。

    藿莛东迅速给她换了干燥的衣服,再来探她的额,却是一片滚烫。

    他没有犹豫,抱起她下楼直奔医院。

    他知道两人现在这种情况,其他医院是不能去的,所以载着她直奔妇幼保健院。而岑欢这次一病,在保健院住了两天烧才退下去。

    藿莛东几乎形影不离,看着被病魔折腾完后仿佛瘦了一圈的岑欢,心头说不出的压抑和沉痛。

    而岑欢虽然病好了,人却忽然比以前安静了许多。

    藿莛东接她回到家,晚上她偎在他怀里,也依旧安静得不像话,他问一句她就答一句,有时候甚至只用点头摇头代替回答。

    这样的岑欢让藿莛东越发感觉不安,而这些天他一直想解决那件事,只是想联系的人却一直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

    这样又过了两天,藿莛东见她气色好了许多,虽然还是很安静,但其他并没有什么异常,也就没有阻止她恢复医院的工作。

    这天他送她到医院,在她侧身欲打开车门下车时,他忽地一把拉住她,她一回头便没头没脑的吻上去,许久才放开她。

    “下午我来接你。”他以指摩挲她被自己洗礼得娇艳欲滴的唇,忍不住低头又亲了亲。

    岑欢淡淡一笑,回吻他一下,转身下了车。

    藿莛东目送她离开,直到看不见了才发动车子赶往公司。

    “总裁,刚才有个男的说是有人托他送来这个给您。”一进办公室,王秘书便把一个密封的超大信封递过去。

    “一个男的?”藿莛东皱眉,“王秘书,你也不是第一天上班,这种信件怎么处理难道还要我告诉你?”

    “不是,那人说里面这些照片对总裁很重要,能影响到您一生的幸福,所以我……”

    “行了,你出去吧,以后这种信件一律当垃圾处理。”

    藿莛东抓起信封扬手掷向垃圾桶,由于信封过大,不但没扔进去,反而掉在地上,里头的东西泄出来,果然是一些照片。

    王秘书走过去拾起打算扔进去,一看却楞住了,“这不是外小姐么?”

    藿莛东闻言面色一凛,人已经从办公椅上起身走过来。

    王秘书立即把信封和照片都交给他,随后退出了总裁室。

    藿莛东把照片全部倒出来散在办公桌上,所有的照片在他眼皮底下一目了然。照片上有岑欢单独行走的画面,而更多的则是和梁宥西在一起的情景。

    其中好些张照片的背景是一家酒店,包括梁宥西把岑欢从车上抱下来到抱着她进入酒店,然后开了房抱她进房,每一个镜头的细节都很清晰,不像是偷`拍的,却像是摄影后重新剪辑的,所以画面才这么连贯清晰。

    还有张照片是岑欢站在梁宥西的车旁,而梁宥西大半个身子倾过来,两人四目相接,两张脸的距离贴得非常近,怎么看都像是亲密恋人要吻别的画面。

    藿莛东一张张浏览过照片,每看一张,脸色便又凝重一分,胸口也似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的气闷。

    所有照片看完,他把视线定格在一张泛着花香的粉色便笺上,打开,里头却是一段铅印的文字:你自以为爱你入骨的女人背着你和别的男人去酒店偷情开`房,甚至在酒店和那个男人缠绵一整夜,而她却骗你是在医院值班,把你玩弄于股掌之间,耍得团团转,这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爱。

    藿莛东看了眼照片上显示的日期,一月四号和五号。恰好是岑欢情绪开始反常的那两天。他记得一月四号那天,白天他打了许多通电话给她她都没接,也没回家,晚上她打电话给他说是在同事家给同事的母亲看病,晚上连着值夜班,之后一月五号那天早上她回到家,整个人就变得反常了,一直到今天,情绪都还没恢复正常。

    她为什么要骗他?而拍这些照片给他的人又是谁?

    他不是傻子,不难猜到拍这些照片给他的人,目的是希望他在知道岑欢骗了他以后和岑欢发生争吵,产生隔阂,甚至是因此反目。

    他想起刚才王秘书说送照片的人说这些照片能影响他一生的幸福,那么是谁这么关心他的幸福?

    脑海里闪过几张面孔,他拨通秘书室的内线找到王秘书:“调大厅录象给我找到刚才送照片的人。”

    王秘书那边很快有了消息,藿莛东拿了照片离开公司。

    “藿先生,混我们这么碗饭吃的,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客人的资料是不论如何不能透露的,除非不想在这一行混了。”.

    一家光线幽暗的私人照片冲洗暗房里,头顶秃得厉害的四十多岁的老男人畏惧的望了眼面前神色冷厉的男子,又迅速撇开眼,肩膀畏缩了一下,颤巍巍把一枚微型摄影机和一个装有底片的信封递过去。

    “这是您要的东西,可我真的不能透露客人的资料。”

    藿莛东接过,冷冷扫过他,走出暗房。

    “既然你这么有职业道德,那我就成全你,让你带着你崇高的职业道德一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冷若冰霜的声音传来,暗房里的老男人蓦然瞠大眼,快步跟出来。

    “别别别,藿先生,我说我说,其实是一个姓梁的男人让我跟踪岑小姐的。”

    “姓梁?”藿莛东眉一扬。

    “是姓梁,而且……就是照片里和岑小姐开`房的那个男人。”

    梁宥西?

    藿莛东眸光一闪,盯紧老男人飘忽的目光,“你确定你没撒谎?”

    “藿先生,我就是向天借一万个胆也不敢骗您啊,真的是他让我跟踪岑小姐的,他说他喜欢岑小姐,但是岑小姐喜欢的人是您,所以他要制造一起误会让您和岑小姐闹翻,他好取代您在岑小姐心目中的位置。”

    藿莛东冷冷望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大步离开。

    老男人看着他走远,双腿一软,整个人虚脱了一样瘫在地上。

    过了一会他爬起来拿过桌上的电话按下一组号码,电话一通他立即道:“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了,现在我吃饭的家伙被砸的砸没收的没收,这个地方也不能再呆了,您赶紧往我户头里打一笔钱,我再不逃就没命了。”

    电话那端的人一言不发,待他说完立即挂了电话。

    藿莛东上了车直奔岑欢所在的医院,却不是去泌尿科找岑欢,而是去了梁宥西所在的科室。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