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自私(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1:26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朦胧中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大手不时的轻挲过她的脸,动作极其轻柔.

    费力的睁开眼,对上凝望着自己的慑人黑眸,她嘴角一弯,荡开一抹轻笑。

    “小舅,我刚才做了个很奇怪的梦。”她捉住他流连在自己脸颊边的手,偏过头亲了亲,“我居然梦见霍尔夫妇从伦敦跑到中国来说我是他们的女儿。”

    藿莛东静静望着她,深沉的黑眸里思绪翻转,面上却是窥不出一丝情绪。

    良久,他才开口,“岑欢,那不是梦,你的确是他们的女儿。庙”

    笑意一点点从那张苍白的小脸上褪去,岑欢目光定定的望着他,像个傻子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时间像是突然静止般,两人就这样对望着彼此,没有谁开口打破沉默。

    许是瞪得久了眼眶酸涩,岑欢感觉有湿热的东西涌上眼眶畈。

    她别开眼,无措的从床上爬起,视野里的一片白让她发觉自己并不是在卧室里,而是在医院的病房。

    她怎么会在医院?

    抬手拍着混乱的大脑,昏迷前的记忆如潮水袭来。

    ——你是他们的女儿。

    ——你的确是他们的女儿。

    她环抱住自己的身子,感觉体内的血液似乎瞬间冻结,忽然觉得好冷。

    藿莛东起身抱住她,低头亲吻她的额,“我知道事情很突然,你一时难以接受,可——”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岑欢忽然打断他。

    藿莛东叹口气,“那次姐夫车祸送往医院抢救途中醒来过一次,当时他趁大脑还清醒,告诉我你不是他和我姐的女儿,是他从别人那里抱来的,他们的女儿出生的那天就没了。而你回国后我拿了你的血和我的一起做鉴定,结果显示你我没有血缘关系。”

    父亲车祸?那是好几个月前的事了,而他却一直瞒着她。

    岑欢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突然一改以往对她的冷漠,一再的和她纠缠。还有他那次带她去伦敦见霍尔夫妇,其实根本就不是去洽谈合作业务,而是去确认她和霍尔夫妇的关系的吧?

    他总要她给他时间,要她相信她,可结果呢?

    她忽地笑出声,抬眸望着藿莛东,“那你是不是也知道了橙橙是我和谁的孩子?”

    藿莛东望着她嘴边荡开的那抹笑,心头一阵恐慌,竟然不知如何回应。

    “小舅,你说话,是不是早就知道橙橙是我和你的孩子?”

    藿莛东点头,低头想亲她,岑欢却偏过头去。

    “你居然什么都知道?”眼泪流下来,模糊了视线,岑欢却笑得更灿烂,“难怪你对橙橙那么好,一口一句女儿叫得比谁都顺口。我真是疯了,自以为聪明能瞒过你,到头来却是被你瞒着,你知道我和你不是亲舅甥,知道橙橙是你女儿,可你却一直瞒着我,你就是这么爱我的?”

    “岑欢……”藿莛东皱眉唤她,伸手扳过她的脸,那一脸的泪水和悲伤刺痛了他的眼和心。

    “岑欢,你先别胡思乱想,冷静下来听我说——”

    “还是听我说吧?”岑欢打断他,泪眼望着他,目光却没有焦距,“我去了伦敦才知道自己怀孕了,你知道我当时什么感觉吗?呵,我快疯了!我爱上了我的舅舅,可你不要我,偏偏老天又让我怀上了你的孩子。秦戈知道后劝我拿掉,可我真的很爱很爱你,我不舍得拿掉你唯一留给我的礼物,所以我忍着会生下怪胎的恐惧把孩子留了下来,随着肚子一天一天变大,我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强烈,每一次去医院检查我都怕听到医生对我说肚子里的孩子是个怪物,我被自己逼得崩溃了,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在怀孕期间就尝试过好几次自杀,是秦戈一直照顾我,我才顺利生下孩子。可女儿生下后是棕发蓝眸,虽然秦戈给她检查过很多次说她只是有轻微的色素缺失,其他各方面发育都很正常,可我仍认为她的发色和眼睛异常是因为你我乱`伦的缘故,所以那时起我就一直吃素为女儿祈福佑她健康平安。这几年如果不是因为秦戈,你以为你还能再见得到我吗?我早变成一捧灰了!”

    听她泪流满面的说着这些,藿莛东感觉喉咙像被人勒紧了一样难以呼吸。

    他能想象得到岑欢在以为两人是亲舅甥的情况下把孩子生下来需要多大的勇气,内心又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他望着她满布泪痕的脸,内心首次尝到了那种窒息一样的疼。他强行搂过她抱紧,俯身亲吻她脸上不断滚落的泪水,她却拼命的捶打他咬他,可即使这样,他仍不放开她,任她在自己身上发泄,把他一张嘴咬得满是血色。

    “你早知道这一切,却瞒着我,看我每天在舅甥乱`伦的痛苦中挣扎煎熬。以前你以为我们是舅甥的时候把我推得远远的,现在知道我们没有血缘关系了,又把我拉入你怀抱里,却残忍的守着那个秘密让我每天都过得那么痛苦。你一直都没想过我的感受,简直自私得让人心寒。”

    藿莛东抱着她,也不为自己辩解。毕竟就某方面而言,他的确是自私的,只是他对她的感情却不假,即使是在以为两人是亲舅甥的情况下,他也是对她动了情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和她纠缠不清。

    “你走吧,我现在不想看到你。”

    泪水不断滚落,岑欢索性闭上眼不看他。

    “岑欢,我没打算一直瞒着你,我说过让你给我时间,是想等事情处理好了再告诉你。”

    “我不想听。”岑欢捂住耳。

    “你必须听!”藿莛东霸道的拿下她的手,目光犀利,“你的身世不只关系到你一个人,还有姐夫和姐姐,以及我们整个藿家,而霍尔家族很强大,如果处理不好,整个霍家都会被他毁掉,我不希望事情弄得一团糟。”

    “那你就希望看到我亲手杀掉我们的第二个孩子?”

    虽然藿莛东早从梁宥西那里得知她那天和他去酒店开`房是因为流掉了孩子,可亲耳从她口中听到,他还是禁不住脸色变了变。

    “你让我变成了侩子手,让我每天都受到良心的谴责,这样你是不是就满意了?”

    藿莛东望着她,开不了口.

    “所以你走吧,我怕我会忍不住说些伤害你的话。”而她不想看到自己变成那个样子,不论如何,他都是她最爱的人。

    藿莛东拥着她,“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如果是怕我自杀,那你尽管放心。现在孩子没了,我也知道了你我不是亲舅甥,不会再有心里压力,不会做傻事。”

    越是听她说得这么云淡风轻,藿莛东心头越感觉不安。

    “岑欢,别把我推开。”他亲吻她脸上的泪珠,语气一改往日的霸道,透着一丝恳求。

    岑欢喉咙酸痛,不语,却摇头。

    一下子挖掘出这么多残酷的真相,她现在心里很乱,真的没办法强迫自己面对他。

    “我会尽快让这些事情过去,以后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你想做什么想去哪里我都陪着你。”他捧着她的脸小心翼翼的亲吻。

    “你走吧。”岑欢望着他,“求你了,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别再逼我。”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藿莛东才强迫自己松手。

    岑欢背对他躺下。

    “岑欢。”他唤她,声音还像以往那样,淡淡的,却总是能牵动她的心弦。

    “有很多事情,对与错只是一念之间,我以为凡事都可以两全,原来并不是,对立的两方是永远不可能同时顾全的,想要保护好这一方,必定会伤害到另一方,我太自信了,才会让事情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但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你。”可他却偏偏伤害了,而且伤害得很彻底。

    “但尽管如此,我都不会允许你有想从我身边离开的念头。”

    岑欢闭上眼,任眼泪落下。

    “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除非我死。”

    藿莛东心头一跳,双手不自觉握拳,很用力才克制住想抱她的念头。

    “我不会走远。”

    岑欢没再回应。

    藿莛东又站了会才转身离开。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岑欢睁开眼,覆上小腹的手骤然紧握,悲痛的低泣声终于抑制不住,在寂静的病房里蔓延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