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找到她(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1:36Ctrl+D 收藏本站

    藿莛东开了门进屋,先把熟食拿到厨房用微波炉热好,这才走向女儿的卧室打算叫岑欢起来吃东西,却没想到床上并没有岑欢.

    他心头一跳,很快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原来霍尔他们没见到岑欢并不是因为她不想见他们没开门,而是她根本就不在家。

    掏出手机拨打岑欢的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提示用户已关机的冰冷女音。

    他站在光线昏暗的室内,只觉手脚冰冷庙。

    才答应他除非是死,否则不会离开他的,可为什么突然不告而别?又到底去了哪里?

    敛住混乱的思绪,他冷静下来,猜想她有可能会去的几个地方。

    早上她说不回藿家,那她现在应该也不会在藿家,医院那边也辞职了,她身上又没有护照,秦戈那边也不可能去,那唯一可能去的地方就是老家了畈。

    念头刚落,他人已经往门外走去。

    ************************

    午后藿静文陪着丈夫在院子里晒太阳,岑欢出现在两人视野时,夫妻俩同时一楞,对望了一眼,在彼此眼里接收到同一种讯息——是不是太阳晒久了眼花了。

    “爸,妈,我回来了。”岑欢微笑着走过来。

    藿静文见真是女儿回来了,欣喜起身迎上来,“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我和你爸刚才还在念叨你已经好几天没打过电话回来了。”

    她边说边往岑欢身后探,“橙橙呢?”

    “她在外……公家。”

    “你怎么不把她带回来?”藿静文有些失望,实在是太想那小丫头了。

    “你外公他们对她还好吧?”

    岑欢点头,忽地一把抱住藿静文,“妈,你会不会不要我?”

    藿静文被女儿弄得莫名其妙,嗤笑着拍她的肩,“怎么做了母亲的人还这么爱撒娇?在哪里受气不开心了?怎么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

    岑欢摇头,脸埋入母亲颈项窝里,泪意忍不住溢出眼眶。

    她很怕如果母亲知道她养育了二十几年的女儿不是她亲生的,会不会让她滚?

    藿静文感觉到颈项窝里传来的湿意,不禁皱眉,“怎么哭了?”

    她推开女儿,瞥到她满脸的泪水,不禁有些慌神,“欢欢,发生什么事了?”

    岑欢抹一把眼泪,勉强扯出一抹笑,“没,就是想你了。”

    “如果真的没事你不会哭的。”藿静文神色严肃的望着女儿,这才发觉女儿的脸即使是在太阳下依旧苍白得吓人。

    她预感到女儿身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不然她不会这么反常。

    “静文,让欢欢进屋再说吧。”

    岑佑涛忽道。

    岑欢看过去,轮椅上的岑佑涛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神态平静而安详。

    岑欢望着他,眼眶又是一阵湿热。

    是他把她抱来做了他们二十几年的女儿,当年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只有他一个人最清楚,而偏偏他却在车祸手术后失忆,现在大概连他都以为她是他们亲生的。

    “欢欢,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出了问题?你老老实实告诉妈。”藿静文给女儿倒了杯温开水,在她身边的沙发坐下。

    岑欢喝了几口开水放下,偏过头靠在母亲肩上,像小时候那样搂着她。

    “妈,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你先别问我,好吗?”

    藿静文和丈夫对望一眼,后者点点头,于是她也不再追问,却道,“你这性子也不知道像了谁,我和你爸都不是闷葫芦,你可倒好,每件心事都藏得那么深,有时候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生的?还是在医院出生那会你爸抱错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岑欢身子明显一僵,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过你这脾气倒是和你外婆有些像,也许你是遗传了你外婆的性子。”

    “怎么好端端的提这些?你不是给小丫头织了两件毛衣?刚好这次欢欢回来,你拿出来给她,免得到时候又忘记。”岑佑涛岔开话题。

    “对对对,你不说我还真忘了。”藿静文拍一下额,“人老了,记性一年比一年差,我去拿来给你。”

    “妈,不急,我这次会在家呆一段时间。”

    “呆一段时间?”藿静文一怔,“你哪里那么多假期?”

    “我辞职了。”

    “为什么?”

    岑欢不语。

    藿静文见状换个话题,“你既然要在家呆一段时间,怎么不把橙橙接回来?”

    “静文,欢欢大概是心情不好回来住一段时间调理心情,你就别问了,等她想说了,她自己会说的。”

    “你这孩子,能不能别老让我`操心?”藿静文叹口气,“吃饭了么?”

    岑欢摇头。

    “你想成仙啊?饭也不吃。”藿静文推开她,“坐好,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妈,我要红烧肉。”

    藿静文挑眉,“你现在不是改吃素了?”

    “吃腻了想吃荤。”现在知道了女儿的棕发蓝眸是遗传性色素缺失,而不是她和小舅血缘近亲乱`伦导致的残缺,那她也没必要继续吃素折腾自己。

    饭菜做好上桌,除了红烧肉还有她爱吃的茄子肉丝和麻辣水煮肉片。

    藿静文一直嫌女儿瘦,好不容易她终于肯吃荤了,所以多弄了两道荤菜。

    岑欢刚拿起筷子,就听见院子里传来熟悉的汽笛声。

    她脸色一白,藿静文也诧异道:“好象是莛东的车,怎么他也来了?”

    话刚落,就听见由远到近的脚步声,她起身走出饭厅,果然看到正往里走来的藿莛东,全身上下一身黑,就连脸上也是乌云沉沉。

    “莛东,怎么这么巧,欢欢刚回来没多久你也来了?”

    藿莛东走进来,“岑欢呢?”

    “在吃饭,你也还没吃吧?刚好我做了很多饭菜,你陪她吃。”

    藿莛东点头走向饭厅,岑欢虽然低头扒拉着饭粒没看他,但他身上那股凌厉的气势却不容人忽视,一逼近就让她忍不住寒毛直立。

    他在生气?因为她的不告而别还关机?

    可他不是找到她了么?

    她勿自猜着,心不在焉的吃着饭。

    藿莛东在她身边坐下,藿静文给他添了饭,感觉两人之间怪怪的,刚想问怎么回事,偏偏客厅里岑佑涛唤她推他回房。

    “改吃荤了?”藿莛东扫了眼菜色,夹了一筷子茄子肉丝往嘴里送,却立即皱眉.

    岑欢睨他一眼,起身回厨房倒了杯温开水放到他面前。

    他太挑食,不吃辣不吃海鲜不吃青菜不吃花椒,而母亲按照她以前喜爱的口味,在茄子肉丝里放了很多花椒粉。

    藿莛东喝了大半杯水冲刷口腔里的花椒味,看着岑欢面不改色的把筷子伸向红得发亮的水煮肉片,讶异她这么多年不吃辣居然还和以前一样嗜辣。

    他夹了块红烧肉放到她碗里,岑欢顿了顿,默默地吃着也不说话。

    饭后岑欢收拾碗筷进厨房刷洗,藿莛东拉开她,脱了外套扔到她怀里,卷高衬衫的衣袖接手她洗刷碗筷。

    藿静文从卧室出来,在厨房看到这一幕,连忙走过来,“欢欢,怎么让莛东洗碗?”

    岑欢原本望着藿莛东的侧脸在发呆,听到母亲的声音连忙回神。

    “妈,我有些困,上楼休息会。”

    “刚吃完饭就休息对身体不好,亏你还是医生。不是说心情不好?你陪莛东出去走走。”她把两人推出厨房。

    岑欢还不知道怎么面对藿莛东,原本回老家就是想冷静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没想到他这么快追来,让她连一点缓冲的时间都没有。

    夕阳西下,天边一抹余辉如血般艳丽炫目。

    两人走出院子,沿着一条小路并肩而行,谁都没开口,直到离开家很长一段距离,藿莛东才探出长臂一把揽过她。

    “不是说好了不离开我?”他拥着她,圈在她腰上的手臂抱得很紧,仿佛怕她随时会消失。

    岑欢闻着他身上熟悉好闻的气息,不开口也不反抱他,只是静静的任他抱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