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心里一直有你(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1:42Ctrl+D 收藏本站

    见她不说话,藿莛东低叹了声,抬起她的下巴望着她的眼睛.

    “是不是很恨我?”他问,嗓音轻柔,凝着她的目光里噙着让人难以窥测的情绪。

    岑欢别开眼,不知如何回答。

    他眼睁睁看着她在痛苦中煎熬挣扎,看她每夜做着噩梦难以心安,看她情绪面临崩溃,还让她做了侩子手,亲手扼杀了一条小生命,想起这些种种,她怎能不恨?

    她不否认他是爱她的,可他的爱太隐晦太沉重,明明松一松口就能让她从那些痛苦中解脱,可他却依旧守口如瓶。这种爱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悬在悬崖上的人,而他是她的救世主,他看着她快掉下悬崖,却不会伸手把她拉上来,而是让她给他时间庙。

    “说话,岑欢。”藿莛东收紧环住她腰的手臂。

    她眼里闪过的情绪让他不安,明明答应不会离开他,可她每一个眼神都让他感觉她随时会离开。就像他出一趟门回来却找不到她的人一样,这次他还能找到,下次呢?

    岑欢闭了闭眼,刚开口想说什么,眉头却忽然蹙紧,口中逸出一丝呻`吟畈。

    藿莛东神色一紧,“怎么了?”

    岑欢揪住他的外套,脸贴着他的胸口,小腹传来的痛感让她开不了口。

    藿莛东看她脸色瞬间转青,没再多问,俯身将她抱起,急急往回走。

    岑欢怕被母亲看到,连忙挣扎着想从他身上下来,偏偏藿莛东就是不放手,眼看着离家近了,她忍着腹痛深吸口气道:“我还没打算和我妈说那事,你放我下来。”

    “我送你去医院。”

    “不用,你快放我下来。”

    她挣扎得厉害,藿莛东不得已放她下来,一只手却还搂着她的腰。

    “真的不用去医院?”藿莛东望着她疼得发青的脸,语气担忧。

    “回去躺着就好了。”太久没次辣,可她之前一口气吃那么多,肚子不痛才怪,更何况她才流掉孩子没几天,身子也弱,吃那么多辣椒,简直就是找死。

    她拿开他那只手,深吸口气后,一手揉着小腹走进院子。

    藿静文不在客厅里,岑欢连找借口都不用,直接上楼回房。

    藿莛东给她倒了开水端上楼,岑欢已经躺在床上,裹着被子卷成一团。

    “是不是菜太辣了?来多喝些水稀释。”他在床边坐下,扳过岑欢的身子喂她喝完一大杯水。

    “要不要吃药?”见她还是蹙着眉头,藿莛东仍是不放心。

    岑欢不想说话,只摇了摇头。

    “那我替你揉一揉。”话刚落,已经脱了外套上床躺在她身侧,而手伸向岑欢的小腹。

    原本闭眼的岑欢被他的举动惊得连忙睁开眼,“你疯了!被我妈看到你在我床上她会气死的!”

    藿莛东淡淡地睨她一眼,撂开她的衣摆,掌心覆上她平坦而柔软的小腹旋转揉搓。

    “我反锁的。”

    “你出去吧,我还不想这么快让她知道那件事。”说她鸵鸟都好,母亲晚一天知道她就可以多享受一天母爱。

    藿莛东无动于衷,反而在她欲再度开口时突地吻住她,不顾她的挣扎和抗议,唇舌霸道纠缠,肆意掠夺,而这样的结果是口腔内壁还未愈合的伤口再度被她咬开,浓烈的血腥味在口腔中弥漫。

    “你恨我。”他放开她,这次,无比肯定的语气。

    岑欢望着他嘴唇上的血渍,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他的。

    “你不要再逼我。”她艰涩开口,“你不是我,也从未站在我的立场为我想过,你不会知道我有多恐惧面对我不是我妈亲生的女儿这个残酷的事实,如果她知道真相后的反应是不要我了,那我宁愿和你还是亲舅甥,宁愿和你的感情一辈子见不得光。”

    在父亲不疼爱不关心她们母女的那些年,她是母亲唯一的希望和寄托,她在她身上倾注了她所有的爱和关怀,所以她很担心母亲在知道事情真相会崩溃,毕竟这世上没有多少人能承受养育了二十几年的女儿不是自己所亲生这种打击。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静文姐她很坚强,你和她二十几年的母女情,绝对胜过任何一对亲生母女,她就算知道事情真相也不会不要你。”藿莛东安慰她,实则内心并不乐观。

    当岑佑涛说出岑欢不是他和姐姐亲生时,他曾试探性问过姐姐,如果岑欢不是她女儿她会怎么样,当时藿静文以为他开玩笑,笑说了句,老天这么亏待我,谈一份感情都不得善终,如果连女儿也不是亲生的,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而这也是他之前一直瞒着岑欢不说的原因,就是怕她一知道真相立即跑回家质问而刺激到姐姐。

    他也曾想过瞒着这件事,毕竟唯一知道真相的姐夫已经失忆,如果他不说,那岑欢的身世真相就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只是没想到岑欢会碰到罗美微,而罗美微偏偏又是岑欢的亲姨妈,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就算他不说,那件事也无法再瞒下去了。

    尤其是现在霍尔夫妇找上门来,那岑欢的身世曝光是早晚的事,而与其让霍尔夫妇来将真相揭露,那还不如让岑欢自己坦白,毕竟做了二十多年的母女,这份情,并不是血缘能割舍的,姐姐多少会顾虑到这些。

    岑欢摇头,“我没你那么内心强大,你的所做所为已经让我心寒,我无法再承受被母亲抛弃。”

    “岑欢。”他低声唤她,目光黯下来,“你要接受现实。”

    又是这句话。

    岑欢望着他讽刺的笑,“我现在不是已经接受现实了么?我接受了你欺瞒我的事实,接受了我不是我爸妈的女儿的事实,你还要我接受什么?等着被我妈轰我走的事实?”

    她深呼吸,怕再说下去自己会忍不住和他吵起来,又道,“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去别的房间睡。”

    藿莛东望着她倔强的样子,点头,目光自她脸上移开。

    岑欢目睹他下床走向门口,他挺直的背影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落寞而孤单。

    心口忽然一阵酸痛,来不及掩饰,在眼泪落下的那刻,视野里的背影忽然转身。

    “岑欢,不论如何,我心里一直都有你,即使是在我不知道真相那时。”.

    他目光坚定,语气温柔。下一秒,回转身打开门走出去。

    而直到脚步声消失,岑欢才把脸埋入被子里失声痛哭。

    **********************

    “莛东,你跟姐说实话,你和欢欢……怎么回事?”

    客厅里姐弟俩独处时,藿静文忍不住将憋在胸口多时的疑问问出口。

    藿莛东垂眸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看过来,顿了顿才道:“什么怎么回事?”

    “就是……感觉你们之间怪怪的,之前你们每一次回来碰面其实我都有这种感觉,你对欢欢和小丫头实在好得有些……怎么说呢?好得有些过了,不像是舅舅对外甥女。”

    “那是什么对什么?”

    藿静文一楞,“姐要是知道还问你?”

    藿莛东揉着额沉默。

    “莛东,你和我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生的,但我们之间还是有相同的血缘。而欢欢是我女儿,她和你……也是血缘近亲,你们……你们……”

    藿静文支支吾吾难以将其余的话说出口,毕竟她也不确定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像她所猜想的那样。

    “姐,你为什么这样想?”她知道或看到什么了?

    “姐是过来人,欢欢她看你的眼神不一样,而你看她也不像是长辈在看晚辈……”他们看彼此的眼神,让她想到那些陷入热恋中的男女。

    只是怎么可能?他们可是亲舅甥,两人若是发展成那样的关系,岂不是……乱`伦?

    这两个字一在脑海里闪现,她心头顿时一震,震惊的看向神情淡然的藿莛东,“莛东,你和欢欢——”

    “请问有人在么?”

    院子里传来的温婉女声打断藿静文的话。

    她一怔,诧异院子里的人是谁。而藿莛东在听到声音的刹那脸色瞬变。

    “有人在家么?”来人没听到回应,又问了一句。

    藿静文起身,正要出去,藿莛东却拉住她。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