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舅爷是爹地(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2:5Ctrl+D 收藏本站

    二楼楼梯口,岑欢抱着女儿,整个人都僵住.

    她无意偷听柳如岚母子的对话,只是身子太虚又抱着女儿,走得慢了,却没想会听到自己根本就不知情的内幕。

    柳如岚居然早就知道了她和小舅没有血缘关系,难怪去伦敦之前小舅找过她以后她就再没有找过自己的麻烦,敢情她就是那个时候得知真相的。

    而她找人暗地里跟踪调查自己,她也竟然毫无所觉,连被偷`拍到和梁宥西去酒店开`房都不知情。

    而听小舅的口吻,像是找过梁宥西,不然她根本没和他说过这件事,他是怎么知道的庙?

    “妈咪。”小丫头见母亲站着不走,喊了一声,小手把玩她的衣领。

    岑欢回神,抱着女儿回房,然后拿了手机拨电话给梁宥西。

    电话响了两下便通了,而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畈。

    “岑欢?”梁宥西疑惑的声音传来。

    岑欢深呼吸,应了声,走向窗旁将窗帘拉开,让冬日的暖阳透进来,温暖一室的清冷。

    “你是问你辞职的事吧?我找了海叔,他说必须你本人过来一趟。又或者你可以请一段时间的长假,院方这边给你保留工作,你什么时候能上班了打个招呼就行。”

    岑欢背靠着玻璃窗,望着趴在床上滚来滚去的女儿,幽幽叹了口气。

    “我想我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办法上班,既然辞职要本人去一趟,那我抽个时间过去。”

    那头顿了顿,一会才传来关切的声音:“你还好吧?”

    岑欢握着话机,心头忽然酸楚得想落泪。

    “我想你应该是过得不好才会辞职,虽然很想关心,但你或许不需要,所以我只能说好好照顾自己,别让关心你的人担心。”

    岑欢感觉到他话语里的关怀,眼眶一下子一片湿热。

    “梁宥西,似乎从认识你开始,我就一直对你说对不起,可除了对不起,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来表达我对你的亏欠。”

    其实她亏欠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一个秦戈,一个梁宥西,一个不求回报的付出,一个执迷不悔,而她何德何能,值得他们这样为她牺牲?

    “岑欢,你没亏欠我任何,是我没办法让你对我动心,这实在有损我梁大医生的威名,所以以后这种话就别说了,免得伤我自尊。”

    岑欢无意识的拽着窗帘摇晃,想问他是不是小舅找过他,可转念又想,问了又如何?不过是多说一句对不起,而他或许已经厌倦了听她说这三个字。

    又聊了几句正准备挂电话,楼下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

    她惊了惊,大致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忙挂了电话抱着女儿下楼。

    **************************

    “爸,您要砸东西发泄情绪可以,但别弄太大动静,免得吓着岑欢和孩子。”

    藿莛东话刚落,便见一个不明物体直直朝自己飞来。

    他侧身闪过,不明物飞向门口,恰好这时门打开,急急冲进来的柳如岚被丈夫随手扔过来的一个水晶相框砸个正着,虽然不太痛,却吓得面色苍白如纸。

    “滚!都给我滚!”

    藿贤颜面青筋狠颤,愤怒的指着门口爆喝。

    柳如岚走过去,放下相框给藿贤倒了杯水,“老爷,身子要紧,你别生那么大的气,喝口水顺顺。”

    “你也给我出去!”藿贤手一拂将水杯打翻。

    柳如岚震住,“老爷,你怎么连我也气?”

    “儿子不是你生的?”藿贤一眼瞪来,活像要吃人似的,“你问他自己他都做了些什么好事?就算他知道欢欢不是静文亲生的,可毕竟欢欢还是要叫他一声小舅,而他这个小舅是怎么照顾外甥女的?都照顾到床上去了!我们藿家的孩子怎么会做出那么禽`兽不如的事情?孩子都三岁了他还一直瞒着,难怪欢欢这些年都不敢来藿家,她是怕了这混蛋!”

    柳如岚望着痛心疾首的丈夫,困惑的看向门口站着的藿莛东,不明白他刚才是怎么对他父亲说的,为什么她听着有些不对劲?

    “老爷,你是不是听错了?莛东和欢欢的事明明是——”

    “是他三年多前喝醉酒把欢欢当成了别的女人!”

    柳如岚一怔,怎么回事?

    “爸,事情已经这样了,我知道瞒不过所以才向您坦白,静文姐那边她已经知道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岑欢的亲生父母想要把岑欢和橙橙带回伦敦,岑欢虽然不是您外孙女,但她是您孙女的母亲,您看着办吧,是要让她们母女去伦敦这辈子都不见,还是让她们留下来和您老享天伦之乐?”

    “什么天伦之乐,我们藿家以什么立场留她们母女?”柳如岚开口,“那边可是欢欢的亲生父母,你姐夫当年偷了他们的女儿,现在他们既然只要求把欢欢和小丫头要回去,就不追究你姐夫的法律责任,那就让他们把她们母女带回去,这是最好最圆满的解决方法。”

    而她日后也不用再为这件事情操心,可谓一举两得。

    藿贤冷哼:“孩子是我藿家的血脉,谁也别想把她带走。”

    柳如岚脸色一变,刚启口要说什么,门口传来一个童稚的声音,她立即闭了嘴看过去,见岑欢抱着小丫头出现在门口。

    看到一地的碎玻璃碎瓷片,岑欢觉得这个情景分外熟悉。

    怀里的小人儿忽闪着大眼瞅瞅这个又瞧瞧那个,一副好奇的模样。

    藿莛东伸手把她抱过来,走向父亲。

    “橙橙,叫爷爷。”

    藿贤紧绷的脸色缓下来,望着小丫头满脸期翼。

    原本他就十分疼爱这小丫头,现在得知他是自己的亲孙女,那份宠爱更是自骨子里漫溢出来,恨不能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虽然大儿子已经给藿家留了一双儿女,可那两个孩子打小和他就不亲,每次见面都要他们的母亲教才会喊他一句爷爷,可不像这小丫头,嘴甜得跟抹了蜜一样,长相讨喜,童言童语也非常有趣,简直就是他的开心果。

    只是他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小丫头喊他一句爷爷。

    岑欢站在门口揉额.

    女儿虽然年纪小,可脑子并不笨,喊惯了外太公,突然让她喊爷爷,她会喊才有鬼了。

    果然,小丫头歪着脑袋看着藿贤一副很困惑的表情,“为什么要叫外太公爷爷?”

    藿莛东淡淡一笑,引女儿看自己,“橙橙知道爷爷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么?”

    “爹地的爹地叫爷爷。”

    “对,那我是橙橙的爹地,而他是爹地的爹地,那橙橙是不是该叫他爷爷?”

    “可你不是我爹地,你是舅爷。”小丫头很认真的纠正藿莛东,后者看向岑话,示意她过来。

    岑欢知道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而她欠女儿的太多,也该还她一个爹地了。

    “橙橙,他是你爹地。”

    小丫头眼一瞪,惊讶道:“原来舅爷和爹地是一个意思?”

    “……”

    “快叫爷爷。”藿莛东转移女儿的注意力,可小丫头纠结了,“为什么舅爷是爹地,外太公是爷爷?那婆婆是什么?”

    藿莛东刮了下女儿的小鼻头,笑道:“婆婆是奶奶。”

    小丫头垮下脸,“好乱,你们搞得我好头痛。”

    “橙橙不想要爹地么?有了爹地以后就不会有人欺负你了。”藿莛东非常有耐心的诱`导女儿。

    “想,做梦都想。”小丫头搂住父亲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亲,一副妥协的口吻:“那舅爷就做我爹地好了,以后保护我和妈咪,不要让人欺负。”

    “好。”藿莛东亲亲女儿的小脸蛋,心头又柔又暖。

    “爹地~”小丫头软声一遍遍喊着,窝在他怀里撒着娇死劲蹭。

    藿莛东笑出声,轻拍着女儿的肩,望了眼仍旧一脸期盼的父亲,对女儿道:“快叫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小丫头乖巧的各唤了一句,藿贤立即笑眯了眼,迫不及待的过来抱她。

    柳如岚轻哼了声,虽然脸色还是很难看,但这种情况下,她知道不论自己说什么,丈夫都不会听得进去,反而会弄巧成拙。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