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原谅(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2:20Ctrl+D 收藏本站

    在藿贤的劝说下,岑欢没带女儿一起离开,而是把她留在了藿家。言瀣汪餐不工.

    留下来吃过晚饭,要离开时她抱着女儿承诺每天都回来看她,小丫头才依依不舍放行。

    回到医院附近的公寓,她把自己的行李放到女儿的卧室里,随后洗了澡把自己抛到女儿的床上。

    不一会门被推开,已经洗过澡的藿莛东穿着黑色浴袍走进来,站在床边望了她一会,也没问她怎么不回他们的卧室睡,径直上了床拉开被子躺进去。

    岑欢莫名的身子绷紧,微蹙眉刚想抗议,轻柔的吻落下来,席卷了她翻到喉咙口的所有话语。

    许是刚刷过牙的关系,他的吻带着清新的香橙味,混合独属他的气息,惑住了岑欢原本抗拒的神智,渐渐放松身体,任他火热的唇舌在她齿间游走,肆意纠缠。

    这几日发生了这么多事,她对他是又爱又恨,答应不离开他是因为自己的确离不开,可同时心里却又气恨他对自己的刻意欺瞒,所以心里潜意识不想和他亲近,前几次他吻她时她才会忍不住咬他发泄心头的不满。

    不知过了多久,藿莛东才放开她,凝视着她的深邃黑眸却目光灼灼,噙着火热的幽光棂。

    那日在医院她说不想见他,他以为自己要失去她了,幸好,她一直在他身边,即使心里再痛苦,也没想过要离开他。

    而这需要多爱、多强烈的感情才能做到?

    喉咙耸动了下,忍不住低头又亲了亲,下腹窜腾的燥热遍布全身,那处紧抵着她小腹的硬`挺更是生机勃勃,无声的叫嚣着要释放。

    只是他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不只因为她刚流掉孩子还不到一星期,更因为他感觉到了她潜意识里对自己的排斥。

    如果当时小心些,不让她意外怀孕,也许情况不会像现在这样糟糕。

    他拥紧她,深呼吸强压下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悸动。

    岑欢被他抱得快呼吸不过来,想动,却又忌讳他抵着自己那处勃发,只好小声的让他松松手。

    藿莛东微微松手往后退了退,结果险些掉下床。

    “女儿的床太小了。”他侧身搂着她抱怨,“我抱你回房?”

    岑欢闭着眼,抵在他胸口的掌心能够清晰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而这让她心安。NET小说网Www.NetXiaoShuo.提供本书最快更新。

    见她不回答,藿莛东没再要求。

    调整了个舒适的睡姿抱着她,闻着她发旋处散开来的发香,心里某个地方从未有过的柔软。

    “我明天想去见他们。”

    良久后,怀里传来轻柔的声音。

    他隔了会才回她,“好。”

    “你不问我见他们做什么?”

    “他们始终是你亲生父母,你见他们无可厚非。”

    “难怪在伦敦时总感觉她看我的眼神像是一个母亲在看女儿,还对我那么好,原来你们都知情,只有我一个人傻子一样搞不清楚状况。”她幽幽叹口气,语气夹杂埋怨。

    藿莛东没接话,因为怕引火烧身。毕竟他才是欺瞒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我其实,小时候也想过自己到底是不是我爸的女儿,为什么他不像别人的父亲疼爱自己的女儿一样那样疼我,甚至连一句夸奖鼓励的话都没对我说过。”

    想到这些岑欢便觉得委屈。

    她童年缺失的那份父爱竟然只是因为她不是他的亲生女儿,既然抱她回去,为什么不好好待她?

    而最委屈的怕是母亲吧?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做得不够好,丈夫才对她那么冷漠,宁愿住在外头都不愿意回家面对她。

    可没想到事情真相竟然是这样,这让她情何以堪?

    想到母亲,岑欢内心抑制不住的心疼,眼眶一下子泛红。

    藿莛东以为她是气姐夫不疼她,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现在所有事都不再是秘密,你想要的,每一样都会拥有。”

    岑欢摇头,“有些我想拥有的东西,已经永远的失去了,就算是同一个人给予的,那种感觉也已经不是原来的味道。”

    “可你还有我和女儿,难道我们不是你最想拥有的?”

    岑欢轻哼了声,挣扎了两下想推开他。

    “我现在还没原谅你,回你自己床上去睡。”

    “不抱着你我睡不着。”他搂紧她,怀里的馨香让他舒服的叹息。

    连着几日没好好休息过,再加上各方面的心理负担,他此刻是真的感到身体的疲惫,想放松下来好好睡一觉。

    岑欢抬眼瞪他,瞥到那张清隽面容上浮现的疲态,心头蓦地一软,乖乖躺着没敢再动。

    她想这辈子能够让自己放下所有脾气这么死心塌地爱着的男人也就只有他了。那一年在自己浴室的惊鸿一瞥,他便已经深深镌刻在了她的心版上,以至于他这样伤她,她都能原谅。

    但愿,处理完这些事后,他们真的能幸福牵手。

    在头顶传来匀称的呼吸声时,她终于迟疑的伸手回抱住他,脸贴着他的胸口入睡。

    *********************

    怀里温香软玉,舒适得让人不想醒来。

    许久没睡得这样安稳过,即使是大脑已经清醒,藿莛东仍不愿睁开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怀里安睡的人儿动了动,他猜想她应该是醒来了,心里有些失落的叹了叹,张开眼,果然对上一双迷蒙的俏丽眸子,显然是刚醒来。

    “早。”他开口,向来冷沉的嗓音夹带一丝慵懒,说不出的撩人。

    岑欢恍惚了几秒,还没回应唇上已经印下一吻,然后感觉身上暖意顿失,而原本抱着自己的男人抽身下床。

    “你去洗脸,我给你做早餐。”

    他离开好一会,岑欢才回神,慢吞吞爬起来梳洗。

    今天要去医院办辞职手续,她从浴室出来换了套外出的衣服,走出卧室时,呼吸里飘入浓郁的食物香气。

    扫了眼食物丰富的餐桌,她坐下来,藿莛东递了杯热牛奶到她面前。

    安静的吃完早餐,藿莛东送她去医院,在医院门口下车时叫住她,“你什么时候办完事给我电话,还有不要单独去见他们。”

    岑欢应声,看着他离开才掏出手机边联系梁宥西边往院内走。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等她回到科室,梁宥西已经在胡任海的办公室等她.

    “岑医生,我是建议你休长假,一个月或者两个月或者半年都行,工作还是给你留着,你什么时候想回来上班再跟院方打个招呼。”

    胡任海对岑欢在科室的表现很满意,虽然请假是多了点,但对工作负责,服务态度也好,而更重要的是医术精湛,科室就缺这样的人才,所以他才这么积极的挽留。

    岑欢有些迟疑。

    她其实也很喜欢这份工作,只是目前烦心的事情太多,她也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解决。

    “海叔,不然你再给她两天时间考虑考虑。”梁宥西帮忙说话。

    “好,等你想好再给我答复。”

    从胡任海的办公室出来,梁宥西送岑欢出医院,一路上两人都沉默。

    而岑欢虽然没看梁宥西,却感觉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自己身上。

    她无奈的轻叹,故做不知,视线落在前方。

    “你瘦了。”梁宥西忽然开口。

    岑欢摸摸自己的脸,淡淡一笑,“瘦些不好么?你们男人不都喜欢女人骨感美?”

    梁宥西撇嘴,“变态才喜欢抱着一具皮包骨。女人还是要有一些肉抱着才舒服。”

    听他说得这么直白,岑欢斜眼睨他,却是笑了笑,什么都没说。

    “他有没有对你好一点?”

    岑欢诧异他怎么突然这么问。

    “那天……他到我科室找我,我跟他说了你流掉孩子的事……”

    岑欢恍然。原来小舅真的找过他。

    “他没因为照片的事而为难你吧?”岑欢不答反问他。

    梁宥西一楞,“你知道?”

    岑欢点头,“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说什么连累,他根本就不信你和我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我想他是真的很信任你对他的感情。如果你们……没有那层关系的话——”

    “我和他不是亲舅甥。”岑欢轻轻打断他,“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