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阳光下光明正大的拥抱(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2:25Ctrl+D 收藏本站

    我和他不是亲舅甥,我们没有血缘关系.

    阳光下,梁宥西微眯着眼凝着岑欢,心头滋味纷扰,不知道是喜是忧。

    他刚才注意到她说这句话时原本轻蹙的眉舒展开,脸上的神情也像是卸下一块重石。之前就担心她会重新患上抑郁症,现在看到她这样,他心里由衷的为她感到开心。

    可她和藿莛东不是亲舅甥,这就意味着,他是真真正正彻彻底底的输了。

    当初他对藿莛东挑衅——你能给她的,我都能给,你不能给她的,我也能给,可如今再没有藿莛东给不起的,而他给的,却全是她不要的庙。

    胸口忽然一阵窒息般的难受,他别开眼,只挥了挥手连再见都没说,人已经转身往回走。

    岑欢一楞,本能的张口想喊他,却又突然想起什么,终究是沉默着看他远去。

    其实她和梁宥西在感情上是同一种人,只要喜欢谁就不顾一切的去喜欢,不管对方要不要,只一味的想要对方接受自己的感情,即使是受了伤,但只要对方一服软,所有的委屈和伤痛都能放下畈。

    所以明知道他突然一声不响的离开也许是因她某句话而难受,明知道他此时需要安慰,她也无能为力。

    有些安慰,她给不起,怕伤他更深。

    漆黑的汽车停在她面前,驾驶座的车门打开,藿莛东从车上下来,浑身上下与汽车同色,西装笔挺,没有一丝皱褶。

    “事情办妥了?”

    岑欢摇头,回神想说什么,藿莛东却走到她面前,冷不防揽她入怀。

    岑欢反射性的推他,因为怕医院有熟人看到。

    “别动,让我抱一抱,我想在阳光下在行人的注视中光明正大的抱你。”头顶落下的低柔嗓音制止住她的挣扎。

    她怔了怔,才想起两人不再是见不得光的舅甥乱`伦,不用再像以前那样掩掩藏藏。

    这算是苦尽甘来么?

    她犹疑了几秒,伸手反抱住他。

    人来人往的医院门口,两人就这样静静的相拥,院内的某个角落处,去而复返的梁宥西望着这一幕,目光黯下来,许久才挪开视线。

    岑欢,但愿你往后能够幸福。

    他在心里默念一句,深呼吸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

    汽车在马路上均速行驶。

    想到即将要再见到霍尔夫妇,岑欢内心隐隐的有些不安。

    那日她怕霍尔夫妇刺激到母亲,所以语气和态度都不是很好。其实静下心来仔细想想,他们找上门去要女儿何尝有错?

    是她欠缺考虑,如果事先安抚好霍尔夫妇,也许母亲就不会被气到住院了。

    不过她当时根本就被那些一桩连着一桩的真相打击到了,那几日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又怎么会有心情来考虑这些。

    还在胡思乱想的当头,车子停下来,却不是小瑶家,而是另一处别墅,整个建筑风格呈现浓郁的英伦风,让岑欢想起在伦敦时第一次去霍尔家,在他家门口看到的那对中国龙雕像,心想霍尔夫妇的住处还真是有特色,每一处都是中英结合。

    因为藿莛东之前和霍尔夫妇打过招呼,霍尔太太在听到汽笛声后迫不及待的迎出来,一见岑欢立即绽开笑。

    “欢欢。”她想握岑欢的手,却又怕她拒绝,手伸在半空,看得岑欢心酸,主动伸手过去握住她的,和她一起走进去。

    客厅里,霍尔脸色铁青的瞪着小女儿丝楠,语气异常森冷,“以后不准再去找他,让我发现,我打断你的腿!”

    “您打断我的腿那我就爬着去找他,反正我就是喜欢他,您反对也没用。”丝楠毫不示弱,俏颜写满倔强。

    “他根本不喜欢你,心里已经有了爱的人,你这样是作践自己。”

    “那是我的事。”

    霍尔没想到原来还敬怕自己三分的小女儿一遇到感情竟然连他都不放在眼里,他越是阻挠,她越来劲,偏要和他对着干,仿佛存了心要气死他。

    “你若执意和他在一起,我不会再认你是我霍尔家的孩子。”他语出威胁。

    丝楠冷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不认就不认,反正从小到大我也没感觉到过您和妈有多爱我,你们现在不是找回了另一个女儿么?你们亏欠她那么多,还是多想想以后怎么补偿她吧,我的事以后不需要任何人管!”

    说完,她也不看父亲是什么反应,愤然转身,看到手牵着手的岑欢和母亲,嘴角扯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然后没再看两人,快步往外走去。

    “丝楠!”霍尔太太松开岑欢的手去追小女儿。

    “丝楠,你要去哪?”她追上来捉住丝楠的手。

    “你没听爹地说以后不认我这个女儿?那我去哪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丝楠挣脱开母亲的手,蹙眉道。

    “他说的是气话,你怎么当真?为什么每次你都不能静下来和我们好好谈谈?你说从小到大没感觉到过我们有多爱你,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说,你到底对我们有什么不满?”

    他们夫妇掏心掏肺的宠她呵护她,没想到结果只换来一句从未感觉到过他们有多爱她。

    “你们以为的爱是什么?”丝楠反问母亲,语气夹杂浓浓的抱怨,“我要的不是物质上的有求必应,而是你们发自内心对我的疼爱。”

    “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当然是发自内心的疼爱你。”

    “可你每次看着我都流泪,而爹地每次看到你流泪都以为是我不听话惹你伤心,所以他看我的眼神一直带着责备。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后来我懂了,你是在透过我看你的另外一个女儿!你流泪是因为你思念她,而我却莫名其妙的自责了二十几年,同时也被爹地责怪了二十几年!”

    霍尔太太僵住,震惊地望着丝楠,良久都无法反驳。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女儿不愿意亲近她,原来是她无意识的一些举动伤了女儿的心,亲手把她从自己身边推开了。

    的确每次看着小女儿的脸,她都会想起自己另外一个孩子,想着她还在不在这个世上,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疼她。

    对失去的那个孩子,她满心的愧疚,却忘了在小女儿面前掩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看着小女儿时,她竟然会流泪.

    “丝楠……”她泪眼婆娑的望着小女儿,蠕动着微白的唇想说什么,丝楠却拒绝再听,跑了出去,一会后传来跑车的轰鸣声。

    岑欢没想到会碰到这一幕,而且还得知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才害得她们母女不亲近。

    她和藿莛东对望一眼,后者指了指望着丝楠离去的方向默默流泪的霍尔太太,示意她过去安抚一下。

    她点头,心情却变得沉重而压抑。

    如果得知的是霍尔夫妇这些年来对自己不闻不问,一家分过得其乐融融,或许接下来她会比较好开口,毕竟她和他们有的只是血缘,却并没有更深一步的感情。

    可现在她却感觉有些东西似乎不一样了,望着霍尔太太抽泣的背影,她心里也会觉得难过,也会心疼。

    她想起在伦敦时霍尔太太见到自己时的惊喜,想起她陪她逛Mount街时,她恨不能把所有最好的都给自己。

    原来在她以为只有母亲一个人疼爱她的时候,在这个世上的另一个国度,还有另一个母亲在想着她,念着她,爱她。

    “妈。”

    以为很难出口的称呼,却在真情流露时轻易喊出口。

    要迈出这一步,原来并不难。

    霍尔太太窒了窒,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你……你刚才……”

    “妈,对不起,那天我态度不好,说话也难听。”她走过去轻轻抱住霍尔太太,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眶却一阵酸热。

    霍尔太太没想到岑欢居然会认自己,一时激动得又哭又笑,全没了往日沉静的样子。

    “欢欢,是妈对不起你,我要是那时候不误会你爸离开他,你就不会被抱走,也不用吃这么多苦,是妈对不起你。”

    岑欢摇头,“我没有觉得苦,我现在的母亲一直很疼爱我。”

    “我们进去说吧。”霍尔太太收了眼泪,亲昵的挽住岑欢的手臂往客厅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