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噩耗(一更)

芥末绿2017-2-25 21:32:36Ctrl+D 收藏本站

    一周之后.

    “不考虑了?还是决定辞职?”

    岑欢拿着话机站在卧室的阳台上,远处灯火闪耀,冷冷的夜风拂过,她有些瑟缩的拢了拢睡衣的领口,对电话那端的男人道,“不考虑了,我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等什么时候我把事情全部解决了,想再回医院上班时再说。”

    “原来你一直都在跟我客气。”那端磁性的男声有些苦涩。

    “没有,你想太多了。”岑欢揉额,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刚要转身,整个身子已经被一具宽阔的胸怀抱住,温暖的体温驱逐了她身上的寒意,让她不自觉循着热源更紧的偎入身后的怀抱庙。

    “天气这么冷,你怎么穿这么少衣服出来接电话?”低柔的嗓音略带责备,岑欢正想回,电话那端却传来嘟地一声。

    她将话机自耳边移开,望着暗下去的屏幕,幽幽叹了口气。

    “怎么了?”听她叹气,藿莛东扳过她的身子问畈。

    岑欢摇头,“没什么,只是一想到那些事就觉得无比烦躁。”

    生父那边丝毫不肯退让,除非她带着女儿和他们一起回伦敦,否则坚决要控告岑佑涛,并且开始有了动作。

    而养母那边她几乎每天都打电话回去,藿静文却没有一次接她的,她想回去看看,却又怕刺激到她。

    “我以为他只是吓唬我而已,不会真的要动用到法律,可没想到他这次竟然来真的。”白天她才带着女儿一起去看望过生父生母,而他们明知道她夹在中间难做人,偏偏还是不肯心软。

    她觉得自己都快要心力交猝了。

    “事情还没到最后一步,他这么做也许只是想逼你尽快做出抉择,不过我还是会做两手准备,你不用担心,就算是他来真的,事情也没那么糟糕。”

    他拥着她走进卧室,“早点睡吧,别胡思乱想给自己增加压力。”

    哄她躺下给她拉好被子,他自己却没有要休息的意思。

    “你怎么不睡?”

    “我还要出去一躺,你先睡,我很快就回来。”俯身在她额上亲了亲,打算抽身离开时岑欢却忽然捉住他的手。

    岑欢这才发觉他依旧西装笔挺,“这么晚了你还出去,是公司的事?”

    藿莛东顿了顿,点头。

    岑欢感觉他神色有些凝重,却也没多想,点头松了手上的劲道。

    “我走了。”重新给她掖好被角,藿莛东才离开卧室。

    岑欢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睡着。

    早上醒来时下意识看向身侧,却没有熟悉的身影。

    她一楞,想起昨晚小舅就出去了,也不知道他是回来了起得早在弄早餐,还是压根就没回来?

    下了床走出卧室,找遍所有房间都没找到藿莛东后她才回房拿手机拨他的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才接通,而电话那端传来的声音有些疲惫和沉重。

    “我在医院。”

    岑欢心里咯噔了一下,心脏像是一下跳到喉咙口,“你怎么了?”

    “不是我,你先回祖宅那边陪女儿,我晚点再和你联系。”话落便挂了电话。

    岑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下慌了,连忙梳洗完换了衣服直奔祖宅。

    ***************************

    “昨晚老爷突然发病,把所有人都吓坏了,二少爷和夫人从昨晚就一直守在医院,也不知道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小小姐还好昨晚睡得沉没被吵醒,不然肯定是要吵着找你们。”

    岑欢听福嫂说完,想起电话里小舅沉重的语气,心一下沉了下去,心里有种强烈的不详预感。

    果然中午时医院传来噩耗,藿贤因心肌梗塞抢救无效死亡。

    岑欢带着女儿不好去医院,快到下午时藿莛东和柳如岚才从医院回来。

    “爹地。”小丫头见到父亲立即要抱,岑欢把女儿递过去,望向柳如岚,见她眼睛红肿得厉害,想必是哭得很伤心。

    她从来没见过柳如岚这么脆弱的一面,记起那日柳如岚说当初嫁给藿贤是因为爱他,而这次藿贤这么突然就离开了,大概最伤心难受的人就是她了。

    “妈,您昨晚一夜没睡,先去休息,大嫂那边我让人联系过了,她已经连夜带着孩子回国。”

    柳如岚点头,望了岑欢一眼,突然想到什么,“静文通知了么?”

    “我已经让段蘅去接她,应该快到了。”

    柳如岚没再说什么,缓缓走向卧室。

    岑欢心里难受,眼眶也一阵泛红。

    “你昨晚怎么不告诉我家里出了事?”

    藿莛东揽过她轻拍着她的肩安抚,“我没想到他这次这么严重。”之前病危了那么多次都挺过来了,他们都以为他这次也能挺过来,可没想到……

    门外传来汽笛声,不一会便听见急促的脚步声。

    岑欢一回头就看见藿静文神色焦灼的快步走进来。

    “莛东,爸呢?他出什么事了?”去接她的段蘅当时只说老爷出事了,怕她当场晕过去,也没敢说实情。

    “外婆~”小丫头见到藿静文脆生生喊了一句,挥舞着小手要她抱,藿静文一楞,神色复杂的看了眼藿莛东身边的岑欢,伸手抱过来。

    “妈。”岑欢也喊了句,藿静文却没应她。

    岑欢羡慕的看着趴在母亲怀里的女儿,藿静文却心急父亲的事情,催促道:“快说啊,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藿莛东抚额,“没了。”

    藿静文立即瞠大眼,血色迅速从脸上褪去,白得骇人。

    “妈。”岑欢担忧的拥住摇摇欲坠的母亲,却看到两行热泪从母亲眼角滚落。

    “外婆不哭……”小丫头伸出小手给藿静文擦拭眼角的泪水,藿静文只觉眼前阵阵发黑,大脑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软,人已经昏了过去。

    **************************

    晚上藿静北的妻子宋芊带着一双儿女回到祖宅,在得知藿莛东和岑欢的事后虽然感到震惊,却也没有多问什么。

    藿静北去世后她带着一双儿女去了美国,两个月前和一个美籍华裔结婚组成了新家庭,所以这次一同回来的还有她的新丈夫。

    “这是李欧,美国M大的生物教授。”她向众人介绍她的新丈夫,又分别介绍了其他人给她的新丈夫认识。

    宋芊和藿莛东差不多年纪,岑欢见她气色红润,显然这些年过得并不差.

    藿静文虽然已经醒来,整个人却还是因为父亲的离世而显得浑浑噩噩。

    一大家子人因为藿贤突然辞世而聚到一起,眼看着春节临近,藿家上上下下却一派沉重肃穆,连春节都过得分外压抑。

    藿贤下葬时已经是春节一周后,整座B市都被积雪覆盖,到处一片刺眼的白。

    让岑欢意外的是藿贤下葬当日,霍尔夫妇和丝楠也来了。

    在给藿贤操办后事的这段时间,霍尔夫妇并没有再提过那些让她烦心的事情,而她也没时间联系他们,只听说他们春节之前回了伦敦,没想到春节一过他们又回国了。

    在葬礼上看到霍尔夫妇,藿静文似乎并不感到意外,脸上除了哀伤并没有其他情绪。

    葬礼结束后,一大群人回到祖宅,宋芊喊住抱着睡着的女儿欲回房的藿莛东,说趁大家都在,有事要说明。

    “大嫂,你再急着分财产,也要等我把我女儿放到床上,不差这几分钟。”

    藿莛东话一落,宋芊脸色变了变,望了眼神色各异的众人,硬着头皮道。“莛东,我买的是明天一早的机票,李欧的学校马上要开学了,他有很多事要忙,而老爷子也下葬了,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留在国内。至于财产,我只拿我这双儿女应得的那部分,不该拿的我一分都不要。”

    “宋芊,老爷刚下葬,之前也没立遗嘱,你要分财产也没这么快。”柳如岚开口,望着宋芊的眼神夹杂着一丝厌恶。

    宋芊在藿家给藿贤操办后事时不只一次提过藿贤在去世前有没有立遗嘱的事,藿家上下都知道她这次带着一双儿女和新丈夫回国,不是为了奔丧,而是为了分割藿家的财产。

    “老爷子这些年病危不知道多少次,怎么可能没立遗嘱?”宋芊摆明了不信。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