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不情之请(二更)

芥末绿2017-2-25 21:32:41Ctrl+D 收藏本站

    “你不信可以去问老爷的律师,或者我打电话把他叫过来。”.

    宋芊撇嘴,“藿家上下谁不知道这个家早就是你们母子在当家?老爷子的律师不就是你们的律师?那当然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知道你为什么说老爷子没立遗嘱,不就是想霸占藿家全部的财产?”

    岑欢和宋芊的接触并不多,还记得那时大舅住院时,她在医院见到整日守在大舅床边伺候着的宋芊,一直以为她是个典型的贤妻良母,和眼前这个打扮时髦语气刻薄的女人简直判断若两人。

    是她以前隐藏得太好还是这几年她去了美国变了?

    藿莛东怕吵醒女儿,示意让岑欢抱回房庙。

    “既然要谈,那今天就一次性把事情说明白。”藿莛东看向藿静文,“姐,你也过来。”

    藿静文一楞。她从没想过什么分财产的事,以前还带着女儿那么辛苦的时候她都没想过要拿藿家一分钱,如今女儿也不是她的了,就更不需要了。

    她还没开口拒绝,就听宋芊道:“静文姐不是和老爷子脱离父女关系了么?那藿家的财产应该没有她的份了吧?畈”

    “静文是老爷的女儿,论血缘她和老爷的关系比起你那双儿女都要亲,你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柳如岚不悦道。

    “我是静北的妻子,我当然有资格说。”

    “静北的妻子?”柳如岚冷笑,“那你身边那个男人是你什么?”

    宋芊一怔,望向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新丈夫,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被柳如岚这么一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莛东,你是藿家的当家,你说事情怎么办吧,静北毕竟是你亲大哥,我想你也不会亏待他的这双儿女吧?毕竟他们可是藿家的长孙。”

    藿莛东冷眼望过来,锐眸一扫,宋芊不禁打了个寒颤。

    “知道我为什么还愿意喊你一声大嫂么?”他语气淡淡的,宋芊却感觉有一股沉重的压迫感袭来。

    她吞了吞口水,开口道:“静北是你大哥,你难道不该叫我大嫂?”

    “可我大哥走了以后你和藿家就没关系了,我还喊你一声大嫂是因为你这些年还算安分。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宋芊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就算你大哥死了,可我这双儿女总是藿家的吧?你怎么说没关系了?”

    藿莛东没回她,目光掠过一旁宋芊那双因畏惧他的存在而乖乖站着不敢乱动的儿女,又看了眼她身旁额上直冒冷汗的男人,冷哼了声。

    “什么意思大家心知肚明,原本看在你跟了大哥那么多年的份上我不打算追究,而你够安分的话我会每年都往你户头上打一笔钱,足够你们母子开支,没想到你这么贪婪。”

    “莛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柳如岚从儿子的话里听出一丝端倪,不由困惑道。

    “你少吓唬我了,我知道你想霸占藿家全部财产。可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我会请律师拿回我应得那一部分!”宋芊一想到自己或许会分毫拿不到,气得口不择言,“凭什么我的儿女是藿家长孙还拿不到一分钱?藿莛东,你不要欺人太甚!”

    “你是要我亲口当着你儿女的面说出事情真相才甘心么?”藿莛东冷冷一句将所有人都震住。

    “小芊,我们还是走吧。”李欧抹了把额头不断滚落的汗珠,拉过宋芊的手欲离开。

    宋芊却推开他,“走什么走?你还是不是男人?他这是在吓唬我,总之,拿不到钱我坚决不走人!你先带着孩子回酒店,明天一早你们先回美国。我就不信我赖在这他们还能把我吃了。”

    “莛东,什么真相你赶紧说出来,把人轰走。”柳如岚因为藿贤的辞世心情一直很低落,眼下被宋芊这么一闹,更是恶劣到极致。

    “你确定要我说?”藿莛东冷眼望着宋芊问。

    后者被他盯得脊背上冷喊涔涔,却不甘心自己在国内留了这么长时间结果一毛钱都拿不到。

    “你说吧,我又不像你一样有见不得人的事。”她意有所指。

    藿莛东冷笑,“你口口声声说你那双儿女是藿家长孙,那你敢让他们验DNA看是不是藿家的种么?”

    犹遭雷击,宋芊僵住,脸上一片死白,而周遭亦是一片死寂。

    “妈,我们走吧。”宋芊的一双儿女上来各拉住她一条手臂,拖她要往外走,宋芊却突然歇斯底里的怒吼,“藿莛东,你血口喷人!他们是静北的骨肉,怎么不是藿家的长孙?”

    “我只问你敢不敢让他们和我验DNA?我保证他们和我没有一丝血缘关系。”

    “那也只能说明是你是藿家的野种!我早就听静北说你不是老爷子亲生的,你当然和我的孩子没有血缘关系!”

    “住口!”柳如岚忍无可忍,冲上去一个耳光把宋芊的脸打偏过去。

    “我最恨别人侮辱我儿子,既然你这么肯定他们是我们藿家的孩子,那就去医院弄清楚答案!”

    宋芊的那双儿女被这一幕吓得呆住,回过神来紧抱住母亲的手臂,又去喊同样呆住了的李欧,“爸,我们带着妈走吧,我们不要钱了。”

    李欧抹了把脸,强行带着宋芊和两个孩子离开了。

    “他们居然不是大哥的孩子?”藿静文不可思议的摇头。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柳如岚问儿子。

    “你们没发现她那双儿女和这个李欧眉眼五官都很相似么?而且那个李欧每次见了我目光都躲躲闪闪,所以这段时间我让人去调查,结果得知宋芊和李欧早在大哥还没去世前就已经认识了,而且李欧还是宋芊去美国时一起移民的,他也不是什么M大的教授,只是一个靠宋芊养活的吃软饭的男人,那两个孩子都是他的,大哥婚后没住在家里,居然让宋芊玩弄于股掌。”

    “那她明知道孩子不是我们藿家的居然还敢那么嚣张来分财产?”柳如岚想到刚才宋芊的嘴脸,心里越发的厌恶。

    “我头有些痛,先回房。”

    藿莛东点头,母亲一走,客厅只剩他和藿静文姐弟俩.

    “姐,你还在生我的气?”

    藿静文瞥他一眼,不答却道:“爸的后事已经办完,我明天就回去。”

    “姐,岑欢一直在等你原谅她,你就这么走了,她会很伤心。”

    “伤心?”藿静文苦笑,“她还知道伤心,可我连伤心是什么滋味都感觉不到了。反正她也不是我女儿,以后……以后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妈!”岑欢不知什么时候下楼来,听到母亲这样说心里立即一慌,跑过来抱住母亲,“妈,你别这么说,我永远都是你女儿。”

    藿静文心头发苦,忍着眼眶里转着圈的泪水推开她,强装冷漠道,“我女儿已经死了。”

    “妈,”岑欢惊恐的望着母亲,“妈,你真的不要我了?”

    藿静文别开眼不看她。

    “莛东,你给我约霍尔夫妇,我回去之前要和他们见一面。”

    藿莛东迟疑了几秒,点头。

    ***************************

    酒店的豪华包厢里,岑欢忐忑的望着和霍尔夫妇面对面坐着的藿静文,不知道她要见她的生父母是要说什么。

    “岑太太,很抱歉上次害你住院,我们一直很内疚。”霍尔太太歉意开口,语气温婉。

    藿静文淡哼了声,脸上没什么表情的道,“我约你们是想说我丈夫的事,至于其他的我想也没有必要再谈,毕竟女儿是你们的,我没有资格要她回到我身边。”

    “妈。”岑欢小声喊了句,不料霍尔迅速瞪来一眼,“你妈在这里,你喊谁?”

    岑欢尴尬的望了眼霍尔太太,无助的看向藿莛东,后者握住她的手,示意她先别开口,眼前的局面不论她开口说什么都是错。

    “岑太太,你别这样说,欢欢她对你的感情其实要胜过对我们的许多倍,毕竟这二十几年是你含辛茹苦的抚养她疼爱她,我们夫妇都很感激你的这份恩情。”

    “霍尔太太,恩情我不敢当,毕竟当年是我丈夫偷抱了你们的孩子。”藿静文深呼吸,“但我也不否认自己养育她这些年付出了我所有心血,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你们能答应。”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