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被甩(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3:6Ctrl+D 收藏本站

    没等藿莛东示意她装不舒服偷溜,她已经放下手头拿来装样子的酒杯,走向正和几个商业巨头低声交谈的藿莛东。

    快走近时,她绽开笑脸,正要开口轻声唤他,一道高挑的纤影从眼前晃过,带起一阵香风。

    她一楞——丝楠?

    许是她喊了出来,纤影一顿,又迅速走开了,步伐显得非常急促砍。

    岑欢担心她是出了什么事,也没和藿莛东打声招呼就跟了过去。

    可丝楠实在走得太快,她跟上去时已经没了人影。

    正要返回时,一个有些无奈的男声自雕花门外的阳台传来,“你到底想怎么样?为什么不论我跑到哪你都要跟着?玩”

    关耀之?

    岑欢听出声音的主人是丝楠说失踪了一个星期的关耀之,一下明白了为什么刚才丝楠的步伐那么匆忙急促,竟然连她喊她都没理。

    她念头刚落,就听见丝楠的声音响起,“我说了只要你答应我那个要求,我就永远的离开,以后都不会再缠着你。”

    “你简直就是个疯子!我说了我宁愿抱男人也不要抱你。”关耀之的声音似乎带了些怒气。

    “那那次给你找个男人你为什么不抱?你根本就是在自欺欺人,你不敢抱我,因为你怕自己爱上我,那你就输了。”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和你赌什么输赢,况且我那么讨厌你,如果不是当初不是为了阿东,我根本连看你一眼都嫌多余。”语气满满的厌恶。

    许久都没听到丝楠的声音。

    岑欢想起下午在餐厅丝楠说对关耀之的感情只是不服气的成分居多,所以她不确定丝楠在听到关耀之说出这么刻薄的话以后心里会不会很难受。

    “关耀之,我就这么不入你的眼?”好一会才听到丝楠的声音,淡淡地,听不出什么情绪。

    这次换关耀之沉默。

    “那好吧,以后就这样,我不会再出现。”丝楠像是笑了一声,“关关,最后一次这么叫你,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容忍,不见。”

    听见脚步声朝自己走来,岑欢才意识到自己是在偷听。

    为了不让丝楠难堪,她急忙闪到角落。不一会听见阳台的雕花门被推开的声音,随后是脚步声远去。

    岑欢等了会不见关耀之从阳台离开,想了想,打开那扇雕花门走了出去。

    关耀之听到声音回头,在瞥到岑欢后一贯爱笑的脸瞬地一沉。

    岑欢挑眉走到他身边,微仰着头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烟点燃一根,脸上的愁云却比烟雾更浓厚。

    岑欢想起以往关耀之见到自己都要笑咪咪喊她一句小欢欢的,实在难得看他心情这么差。

    “你都听到了?”关耀之吐一口烟雾后看过来,狭长的凤眸微眯,岑欢想象不出这样漂亮的男人刚才是怎么说出那些刻薄的话的。

    “我是看到丝楠,所以追了过来,不是刻意要偷听。”

    关耀之凝了她一会,眉头皱了皱,别开脸,“我和她就是你听到的那样,我对她不感兴趣,她也不是因为爱我才对我死缠烂打,而我最讨厌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连身体都愿意拿来交易的女人。还有,你走吧,看到你,我心里有阴影。”

    岑欢一怔,随即会意他的意思。

    因为她和丝楠长相极相似,所以看到她会让他想起丝楠。

    撇撇嘴,上下打量他一眼——笔挺的白色西装,鹅黄衬衫,蓝白格纹领带,精美的袖扣,亮得可以拿来当镜子的皮鞋,这个男人每次出场都打扮得很鲜艳,就像丝楠形容的那样,花枝招展。

    “你们的事我不是很清楚,也没有想要介入的意思,不过我想也不用我介入了,丝楠不是说了么?她以后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恭喜你终于解脱了。”

    岑欢似笑非笑的哼了声,离开阳台。

    藿莛东还在和人交谈,岑欢走过去一副不舒服的表情偎在他身上,几分钟后两人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

    “你刚才去哪了?”藿莛东问。

    岑欢犹疑了会,还是把刚才的看到丝楠和关耀之的事说给他听,末了又道,“我现在想起丝楠心里会有些愧疚,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她和关耀之根本不会认识。”

    别人的感情藿莛东向来不喜参与,立即转移话题,“明天晚上我们带女儿过去陪你爸妈吃饭,顺便谈谈我们的婚事。”

    “婚事?”岑欢瞠大眼。

    藿莛东斜她,“女儿都三岁多了,别说你没想过要和我结婚。”

    岑欢撇嘴,“哪有人连求婚都没有就直接要和人家父母商量婚事的?”

    藿莛东闻言睨一眼她手上自己亲手给她戴上那枚戒指,轻轻一哼,“你手上戴的是什么?”

    岑欢微愕,“这就是求婚戒指?”原来那个时候他是在向她求婚?

    岑欢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懊悔。

    回到公寓,一进门***的吻便铺天盖地的落下。

    两人身上的衣物一路从玄关到卧室散落一地,身体被压入床铺时他骤然进入,那种被侵占的感觉尤其清晰,她甚至能感觉到他那处脉搏的跳动。

    彼此相拥纠缠,越来越多的快`感排山倒海般席卷两人的感官,岑欢无助的攀着他的臂膀,一头卷发散开来,额前几缕细碎的发被汗水湿透,如瓷娃娃般精致的小脸上美目迷离,说不出的妩媚诱人。

    随着身上男人撞击刺入的频率加快,岑欢忽地想到一个问题,瞠大美目望着头顶那张惑人的俊颜,惊慌道,“你别弄在里面,我没……”

    未完的话被吞入另一张口中,饥渴的卷住她的舌,仿佛要把她一口吞入腹中。

    岑欢心急他会弄到里面,挣扎着想推他,他反而撞入得更用力,最后压着她的身子一声闷哼,把自己送入最深处狠狠抵着。

    岑欢心里咯噔了一下,随后感觉体内一阵热烫,有什么东西有力的喷薄而出。

    藿莛东睁眸睨一眼她呆掉的样子,低低一笑,退开些身子减轻压在她身上的重量,那处却还陷在她体内。

    岑欢涨红着脸羞恼的瞪他,“不是让你……你怎么……”“你不觉得女儿一个人太寂寞了么?”藿莛东板过她的脸,和她额抵着额,“我想给她添个弟弟妹妹。”.

    “可现在还不是时候。”她想等柳如岚接受她了再决定要孩子。

    “谁说不是时候?你担心的那些根本不是问题,等我们结了婚,你又怀有身孕,一切自然会不了了之。”

    “真的?”岑欢狐疑。

    “当然。”藿莛东亲吻她白嫩的耳垂,横放在她胸口的手开始不规矩的游移。

    岑欢身子一紧,捉住他的手,垮着脸哀求,“别要了,我好困。”

    藿莛东很认真的看她,手上的动作也停下来。

    在岑欢以为他会放过自己时,他却就着还在她体内的姿势开始冲刺。

    “再做一次就休息。”他贴着她的耳畔沙哑出声。

    岑欢怒,“不是说你腰断了么?”

    藿莛东一楞,忽地一笑,搂住她的腰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来了个对调,“这样就算腰断了也可以做。”

    岑欢嘴角一抽,被他锁着腰被迫扭摆,却很快迷失在新一轮的惊涛骇浪中。

    夜凉如水,即使是零下的气温,也掩不住这一室的火热。

    ******************************

    晚饭时间,一大家人围聚餐桌,霍尔太太温柔的哄着小外孙女用餐,而霍尔脸色依然很臭,只有在看向小丫头时脸上才会变魔术一样露出一抹笑意。

    岑欢难得看到丝楠竟然也在,她见丝楠脸色还好,或许真的不是很在意对关耀之那份感情。

    正想着,丝楠忽然说,“妈,我和你们一起回伦敦。”

    霍尔太太一楞,奇怪小女儿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了,之前要她和他们一起回伦敦时,她还坚决不走。

    “我就说那个男人不是好东西,她大概是被甩了。”霍尔冷冷开口。

    丝楠脸色一僵,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慢用。”

    话落起身,不一会门外便穿来跑车的轰鸣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