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最男人都喜欢用强(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3:10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丝楠一走,霍尔也跟着脸色沉下来。

    霍尔太太责备的看向丈夫,“丝楠心情不好你就不能体谅她一点,怎么说话那么难听?”

    “她心情不好那全是自找的,伦敦有那么多优秀的男人供她挑选,她不是说别人太绅士就是太虚伪,连皇室的血亲都看不上,偏偏喜欢上那样的男人。”

    霍尔越说越气,锐眸扫向岑欢身侧优雅用餐的藿莛东,重重哼了声庙。

    藿莛东仿若未察觉,从容淡然得让霍尔切齿。

    饭后几人移架客厅闲聊,期间霍尔太太提议让岑欢带着女儿和他们一起回伦敦小住一段时间,岑欢心里不舍得和藿莛东分开,毕竟两人经历过那么多事情现在好不容易光明正大的走到一起,所以只答应近期内一家三口会过去。

    九点多两人才带着女儿离开畈。

    “爹地,我今晚想和妈咪睡,你把妈咪借给我一晚吧。”在送女儿回祖宅的途中,小丫头语出惊人。

    岑欢脸上一阵窘迫,问女儿,“谁教你说这些的?”

    “没有人教我,可是我知道妈咪现在都是和爹地睡,你们晚上都不住奶奶家。”

    岑欢心虚的不知道怎么回女儿,听到身旁男人低笑声,不由瞪了他一眼。

    “橙橙,妈咪和爹地睡是为了给橙橙做一个弟弟妹妹出来,这样就有人陪橙橙玩了。”

    “爹地和妈咪睡在一起就会有弟弟妹妹?”小丫头眨巴着海水蓝的大眼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对。”

    “那我要好多好多的弟弟妹妹。”

    “没问题,不过妈咪就不能借给橙橙了。”

    小丫头皱起小眉头仔细想了想,最后决定忍痛割爱,“那好吧。”

    “真乖。”藿莛东腾出一只手摸摸女儿柔嫩的小脸,目光却看向一张脸已经红透的岑欢,颊边露出好看的梨涡。

    送女儿回到祖宅后两人返回公寓,岑欢泡在浴港里想起刚才父女俩那段关于做弟弟妹妹的对话,不自觉笑出声。

    洗完澡出来,瞥到阳台的门打开,而藿莛东背对着她站在阳台上,一手揣入西装口袋里,一手拿着话机。

    她正想走过去,却见他拿下话机转身走进来。

    岑欢注意到他眉头微蹙,脸色也不是太好,不由问,“怎么了?”

    “以前在意大利很照顾我的一个长辈去世了。”他拥着她在床边坐下,“我要出去一躺,你先睡。”

    岑欢想问他去哪,想了想什么都没问,点头躺进被窝里。

    “我走了。”他俯身亲亲她的额。

    ******************************

    驾着车离开公寓直奔机场,藿莛东脸上的表情犹如夜色般凝重。

    机场大厅入口,容貌艳丽的女子倚在冰冷的玻璃墙上,身侧是一只超大的行李箱。

    她一手插在大衣外套的口袋里,一手把玩着屏幕宽大的手机,脸上几乎没什么表情,整个人沐浴在淡白的灯光下,显得异常冷漠。

    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听到一阵沉稳的脚步声,她神色一震,缓缓抬眸,在看到那抹正朝自己走来的高大身影后,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绽开一丝惊喜。

    可她却没有动,而是静静凝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直到那道身影近在咫尺。

    “好久不见。”她开口,一口意大利语流利而纯正。

    如果不看她的脸,估计都会误以为她是意大利人,而实际上她却是血统纯正的中国人。

    藿莛东望着她,良久才点头。

    七八年不见,的确是够久了。

    “难得在我这么落魄的时候,你还愿意收留我。”女子娇媚的美目流露出一丝苦涩,“对不起,这三个字我欠了你八年零七天。”

    藿莛东没开口,拉过她的行李转身。

    “东。”一声饱含思念的呼喊自背上传来。

    藿莛东步伐一顿,却没有回头,一秒后继续迈开步伐往前走去。

    **********************************

    狭小的车内空间气氛异常的压抑。

    姚霏透过车窗望着驾驶座上俊颜沉静的男人,抬手将垂落颊边的发搁置耳后,露出耳垂上一枚精致的耳钉。

    这是八年多前她生日时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虽然后来两人没在一起,可她却一直戴着,八年多来从未摘下过。

    嗨,我是姚霏,姚教授的女儿,请多多关照。

    东,我很喜欢你。

    从现在开始藿莛东是我姚霏的男人,以后不准任何女人觊觎我的男人。

    我忍受不了你对你的朋友比对我还热情,我们分手吧。

    那时还太年轻,总喜欢把爱情和其他感情做比较,总希望自己在爱人的眼里是唯一,等分手后终于看清楚自己对他的感情,想再回头,他却已经走出了她的生命。

    车子在一栋豪华的酒店前停下,藿莛东下了车绕到车后,把姚霏的行李箱从后备箱里拎出来,开口说了见到姚霏后的第一句话:“暂时先住酒店,我已经给你预订好房间。至于往后的住处我已经托人在给你找,明天就会有答复。”

    “谢谢。”姚霏望着他,一改在人前的冷漠,脸上的神色异常的温柔。

    藿莛东别开眼,走向驾驶座。

    “东。”姚霏唤住他,“我听筠尧说你还没结婚。”

    藿莛东看来,“你和他有联系?”

    “没有,我只半年前和他联系过,他说你一直没结婚。”

    “快了。”

    姚霏一震,“什么?”

    回答她的是藿莛东关上车门的声音,很快,黑色的汽车消失在她的视线内。

    她握着行李箱,只觉手心一阵湿冷。

    在听说他至今未婚后心里挣扎了许久要不要回来,终于在父亲去世后下定决定回来求他原谅,可她刚才听到了什么?

    快了?

    为什么顾筠尧只说他还没结婚,却没有告诉她他有了别的女人?

    而能够让那么冷清的男人动了结婚念头的女人,到底是有多好有多优秀?

    她望着车子离去的方向,深蓝的夜色遮不住她眉头浮现的阴霾。

    一大早回祖宅接女儿赶去机场送行,霍尔太太抱着小丫头不舍得放手,岑欢心里也不好受.

    丝楠昨晚还说和父母一起回伦敦,可这会却一直不见人影。

    “打电话没人接,也不知道她是去了哪里。”霍尔太太提到小女儿,一脸的无奈和心疼,“欢欢,她如果和你联系了,你多劝劝她,我和你爸商量过了,以后只要她喜欢,我们都不反对。”

    霍尔听到妻子这么说,重重哼了声,显然是不认同妻子所谓的‘商量’。

    “妈,您放心,丝楠那么聪明,不会吃亏的。”

    十多分钟后霍尔拥着妻子去登机,就在这时,丝楠火急火燎的赶来,因为登机时间紧迫,她只在小丫头脸上亲了亲,也没和岑欢打招呼便去追父母。

    岑欢看到丝楠跑过去后被父亲瞪了一眼,她却装做没看见似的挽着母亲的手把父亲甩在身后。

    “昨晚耀之睡后家里进了采花贼,把他敲昏后给办了。”藿莛东忽地冒出一句。

    岑欢没听太懂,“什么意思?”

    藿莛东一笑,抱着女儿往机场的停车场走。

    “哎,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说到关耀之去了?

    “你打电话问丝楠就知道了。”

    问丝楠?

    岑欢脑子一转,惊愕地瞠大眼——该不会丝楠就是那个采花贼吧?

    可她昨晚才说了不会再去纠缠关耀之,怎么一转身又招惹上了?

    还有,给办了的意思……是丝楠把关耀之给强了?

    岑欢拍拍脸,觉得不可思议。

    难怪母亲说丝楠昨晚一夜没回家,打电话又没人接,这会却火急火燎的赶来,敢情她是逃回伦敦避难去了。

    “其实你们姐妹不只脸相似,在其他某个方面也很像。”上了车后藿莛东又道。

    “哪方面?”

    “追男人都喜欢用强。”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