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心里从来没有你(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3:16Ctrl+D 收藏本站

    送岑欢母女回到公寓,中午一起吃过饭藿莛东才返回公司.

    “东。”

    进入大厅时身后一声轻唤,止住他的脚步。

    回头,视线里一抹娇俏高挑的纤影,恬淡的笑容,让他有种穿越时空的错觉,恍惚中回到了几年前在意大利时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我等你一个多小时了,你秘书说你下午会过来,所以我一直在等你。”姚霏刻意强调后面几个字,光华流转的视线始终盯着他的俊颜庙。

    藿莛东收回视线。

    “房子已经联系好了,你如果住不习惯酒店可以马上搬过去。”

    “可以给我点时间聊一聊么?”姚霏望着他,眼神充满期翼畈。

    “我一会有个会议,抽不出时间。”他边说边往电梯口走。

    姚霏微蹙眉,似乎没料到他会对自己这么冷漠。

    “那你什么时候开完会,我等你。”她没跟上去,却对着他挺直的背影道。

    藿莛东直直步入专用电梯,没有回应也没看她一眼。

    望着渐渐合拢的金属门,姚霏轻轻叹气。

    是不是真的错了一次,想再回头就晚了?

    昨晚亲口听他说快结婚了,她于是迫不及待的搜集他这些年的资料,知道他曾经有一个未婚,只是后来变成了植物人。而现在这个即将要和他结婚的女人曾是他的外甥女,良人有一个三岁多的女儿。

    她认识他那么久,谙知他的脾性,绝对不是轻易会爱上谁的男人,所以他现在会和那个女人结婚,也许只是因为孩子。

    所以,她应该是还有机会的吧?

    ************************

    从会议室出来回到办公室,王秘书迟疑了会开口,“总裁,那个姚小姐还在等。”

    藿莛东没什么表情的点头,“让她上来。”

    王秘书离开后很快敲门声响起,接着门被推开,一道纤影夹杂一股香风扑面而来。

    “我还以为你真的不见我,那我估计要等成石雕了。”故做轻快的语气,那双眸子里却噙着一丝忐忑。

    “霏霏,”藿莛东一如以往称呼她那样开口唤她,语气却平淡得不染一丝情绪,“我知道你在意大利和姚教授相依为命,在国内基本上没什么亲人,而基于姚教授以往对我的照顾以及他遗嘱里提到要我照顾你,我会如他所愿照顾好你,包括你的工作住行,而你我的关系只限于此,希望你明白。”

    从昨晚去机场接她时她看自己的眼神藿莛东就猜出她对自己余情未了,所以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麻烦,他干脆把话挑明,免得姚霏会错意。

    姚霏俏颜微变,怔了怔,却很快回神,笑道,“我知道,以前是我太任性,要求得太多,可那时不是年轻么?我这些年也一直是一个人,即使和你分开,我心里也一直有你。”

    “可我心里从来没有你。”藿莛东目光锁定她瞬间惨白的面容,神情没有丝毫变化。

    “霏霏,你根本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因为我并不在乎你当初和我分手。”

    姚霏讪笑,摇头颤声问他,“怎么会?怎么可能不在乎?我听说你那段时间很消沉很不快乐,难道不是因为我和你分手的关系?”

    “听谁说?”藿莛东勾起一丝讥笑,“霏霏,你仔细想一想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在一起的时候我对你的态度怎样?你又是因为什么和我分手?”

    他承认那时的确默认过姚霏是他的女朋友,但却不是自己对她动了心,只是因为姚教授非常照顾自己的原因,所以才当姚霏是小妹妹一样的爱护,不想让她失望。

    他从来没对她做过任何越轨的行为,哪怕只是亲吻,最多也只是亲亲额头,更不用说发生男女关系了。

    总之他从来就没站在男人喜欢女人的角度去喜欢过她,所以当她说忍受不了他对他朋友的感情还深过她而提出分手时,他根本就不会觉得有一丝半点的难受,反而觉得有种解脱感。

    “霏霏,你已经不是当年的小女孩了,感情无法勉强这种话也不用我教你,既然决定回国发展,那就找个好男人定下来。”

    “原来你对我这么冷漠是害怕我缠上你?”姚霏忽然明白了一点。

    藿莛东没回她,却不言而喻。

    “没想到我还没迈出走向你的第一步,你就已经断了我的所有念想。”姚霏苦笑,拉了把椅子,隔着办公桌和他面对面。

    “东,你说实话,你刚才说你心里从来就没有我,是因为你快要结婚了不想让我给你添麻烦,还是因为你真的……”

    “我爱她。”

    姚霏震住,望着面前坦然自若吐出那三个字的男人,痛意漫上胸口。

    “你……你爱她?”

    “如果不是因为爱,谁能逼我结婚?”

    姚霏抚额,想起自己方才还以为他和那个女人结婚完全是因为孩子,不由觉得难堪。

    原来他之前一直单身不结婚,是因为还没有遇到那个能让他产生结婚念头的女人,而不是因为心里一直有她。

    原来是她自做多情。

    “我还以为你当年的消沉和不快乐是因为我和你分手的关系,想来实在可笑,亏我还对你内疚这么多年。”结果却是他心里一直没有她。

    想起来实在有些可气又可恨。

    她紧了紧不自觉握住的拳,脸上却荡开一抹灿烂的笑,“你心里没我也没关系,至少我现在知道了真相,不会再对你心存内疚。”

    藿莛东望着她不语。

    “本来想很有骨气的拒绝你对我的一切照顾,可我在国内就只认识你和顾筠尧,而他陪着他的小妻子在A市寸步不离,我想求助他帮忙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那往后只能继续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起身的刹那,眼角的泪水滚落,她迅速转过身。

    “我先去看房子,工作的事我自己来,以我多年累积的工作经验,想要在国内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应该并不难。”

    她挥挥手,喉咙胀痛得说不出再见。

    藿莛东目送她离开,望着紧闭的房门陷入沉思中。

    傍晚时,岑欢带着女儿回到祖宅,一进大厅福嫂便慌忙道,“外小姐,夫人一天没出来过,也没吃东西,我去敲了好几次门都没听见动静,真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岑欢一楞,放下女儿道,“我去看看。”

    她走到柳如岚卧室门口,抬手敲了许久的门,果然像福嫂说的那样里头没有一点动静,她担心真的出了什么事,连忙叫来段蘅想办法把锁撬开。

    门打开以后她和福嫂一起进去,房里的光线昏暗而沉闷,岑欢见床上高高隆起一团,相必是柳如岚还睡在床上。

    “外小姐,夫人不会病了吧?”福嫂开了灯望着床上的柳如岚担忧道。

    岑欢没回她,走近床边,见柳如岚闭着眼,脸色除了有些憔悴外并没有其他异样,不由抬手去探她的额,而手刚覆上去,柳如岚忽然睁开眼。

    岑欢吓了一跳,连忙收回手,心跳快得仿佛心脏随时要跳出喉咙。

    柳如岚睁开眼看到岑欢,像是怔了怔,随后才想起什么,脸色一沉,从床上坐起来冷声喝问:“我明明反锁房间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我……”

    “滚出去!”岑欢刚开口说了一个字又被柳如岚厉声打断。

    “夫人,您别怪外小姐,是我的错。”福嫂见柳如岚责怪岑欢,连忙解释,“是我见您一天没吃东西,怕您是病了,所以才让外小姐进来看看的,外小姐她也是担心您。”

    “她会担心我?是担心我没早点死,她不能和顺顺利利和莛东结婚吧?”柳如岚瞪着岑欢,满脸愠色。

    岑欢皱眉,“我没有您想的那么恶毒,我也和小舅说过,只要您一天不同意我和他结婚,我们的婚礼就会一直延期,直到您同意。”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除非我死!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我会同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