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从未有过的满足(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3:21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一直抱着柳如岚终有一天会接纳自己的想法乐观面对她对自己的漠视,可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柳如岚是有多痛恨自己的存在.

    “你应该知道我一直以来就不喜欢你,尤其是在得知你和莛东是那种关系以后,我更加讨厌你。”

    她想起柳如岚对自己说这句话时,她眼里的厌恶很憎恨,仿佛针一样扎在她心尖上,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祸害。

    她有那么让人讨厌么?为什么柳如岚这么恨她?

    岑欢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连敲门声都没听见庙。

    “外小姐,晚饭弄好了。”福嫂在门外喊。

    岑欢抱膝坐在地上,许久才开口,“我不想吃。”

    门外响起一声叹息,之后是脚步声离去的声音畈。

    *************************

    八点多时藿莛东回到家,小丫头缠着父亲抱了抱,然后神秘兮兮的贴着父亲的耳朵告状:“奶奶把妈咪骂哭了,妈咪没吃饭,躲在房里好可怜。”

    藿莛东看了一眼楼梯口,放下女儿。

    这件事他已经听段蘅说了,所以才推掉了晚上的应酬赶回来。

    “橙橙自己先玩,爹地一会再来陪你。”

    “我知道爹地要去哄妈咪。”小丫头朝父亲眨眨眼,“要亲亲哦,亲亲妈咪就不哭了。”

    “鬼精灵。”藿莛东轻拍女儿的小脸后走开,却不是上楼,而是走向母亲的卧室。

    门敲了两下柳如岚就来开门了,她以为又是福嫂叫她吃饭,满脸的不悦正要开口赶人,却在抬眼后楞了一楞,随即冷嗤。

    “怎么,她在你面前告状说我骂了她,所以你这么迫不及待的跑来为她讨公道?”

    面对母亲的质问,藿莛东只感觉到头疼。

    “妈,能不能给我个理由,为什么您这么讨厌岑欢?”

    “讨厌就是讨厌,还有什么理由?”柳如岚恶声恶气,“你每天和我说话不超过十句,而每次话题都和她有关,我真怀疑你是不是我亲生的。”

    “妈,您理智一点。不论您多么讨厌岑欢,可都无法改变她是您孙女的母亲,是我的妻子这个事实。”

    “对,我是没法改变这些!我无法阻止你们在一起,可你也阻止不了我继续讨厌她!”

    “您这样让我很为难。”藿莛东叹息,“她并没做错什么,不经过您同意让段蘅撬锁,那也是担心您出事。”

    “这个家的每一个人都向着你们,有谁会真正关心我的死活?”柳如岚越说越气,“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吃东西在床上睡一天么?这都是你们给害的!我一想到你们的事情我就头痛得睡不着觉!所以我只能依靠安眠药,一开始只要半粒就能睡着,可现在我需要两片才能入睡,或许再过一段时间又要加量,如果哪一天我不小心吃得太多永远睡过去了,那你们就高兴了,以后再也没有谁阻止你们在一起。”

    “您这是在逼我。”藿莛东望着母亲,“原本很简单的事情,只要您接受岑欢,一切都会很圆满。”

    “你所谓的圆满只是你和她,并不包括我。”因为连续多日的睡眠不足和饮食不规律而头晕目眩,柳如岚不想继续多说,“反正有我没她,有她没我,你可以不管我的死活继续和她在一起,反正你从小就不喜欢亲近我,我也从来没奢望过你会听我的,你一直都恨我当年把你送去意大利,我都知道。”

    她走回床边坐下,抓过床头的茶杯喝了几口。

    藿莛东站在门口望着自从父亲去世后,短短时间仿佛沧桑老态了许多的母亲,心头变得沉重。

    岑欢把当年母亲送自己去意大利的真相告诉了他,所以他心里对她其实是愧疚的,虽然并不认同她的一些做法,但知道她其实是爱着自己的,心里还是觉得温暖。

    他想拉近母子的距离,让她知道他始终都是她儿子,心里也是爱着她的,可她却不肯接受他爱的女人,这真是件很让他头疼的事情。

    他见母亲的脸色很差劲,没再多说,关了门离开。

    在客厅没看到女儿,福嫂说是跑楼上玩去了。

    “二少爷,夫人最近的身体状况都不是很好,以前那么注重养生和外表的人,现在把自己搞得那么憔悴,真是让人看着心疼,我想老爷的事对她打击也很大,再加上……”福嫂没往下说,藿莛东却明白她的意思。

    “给她煲点补汤劝她喝,明天我带她去医院看看。”以安眠药维持睡眠对身体影响太大,他不会允许她继续这样下去。

    “好的。”

    ***************************

    听着房里母女俩玩闹的嬉笑声,藿莛东心头松了口气。

    原本担心岑欢会因为母亲的态度而不开心,还好有女儿这个开心果。

    推门进去,床上母女俩滚成一团,相互挠对方身上的痒处,笑声不断。

    “爹……地,救……救命……”小丫头见父亲进来立即求救,却笑得更欢快,连眼泪水都笑出来。

    岑欢停下手,抱起女儿给她整理衣服。

    藿莛东走过去在床上坐下,同时拥住她们母女,深黑的眸望着岑欢,却不言语。

    岑欢刚才听女儿说他回来了,没立即上楼的原因应该是找柳如岚去了。现在看他这样看着自己,虽然什么都不说,但她却什么都懂。

    “我没事。”她微笑,“我相信不论她多讨厌我,总会等到她接受我的那一天的。”

    藿莛东轻轻叹息,饱含无限爱意的吻落在她唇边。

    “爹地,我也要。”小丫头见父亲亲母亲,一点亏都不肯吃。

    藿莛东轻笑,在女儿脸上亲了亲,小丫头不满意了,指这自己的小嘴撅得高高的,“爹地亲妈咪这里,橙橙也要。”

    藿莛东哭笑不得,在女儿小嘴上亲了亲小丫头才罢休,欢欢喜喜爬进被窝里。

    “我晚上要和妈咪睡,爹地睡妈咪旁边,这样你们一样可以做弟弟妹妹。”

    藿莛东亲昵的捏捏她的脸,笑,“今晚就在这边睡,我去洗澡,你和女儿先睡。”.

    岑欢点头。

    她知道今晚这种情况是不可能让柳如岚带女儿睡了。

    她在女儿身边躺下,小丫头许久没和母亲一张床了,兴奋异常,唧唧喳喳说个不停,岑欢又是讲故事又是唱儿歌,连她自己都险些睡着时,女儿才终于睡着。

    浴室的流水声还在继续,岑欢诧异他怎么洗那么久,正想下床看看,耳边听到手机铃声。

    循声望去,见铃声是从他的外套传来,怕吵醒好不容易哄睡的女儿,她拿过他的外套掏出手机,原本是想按拒接的,可没想到手一乱却按了接听,正后悔,那断传来悦耳的女声:“东,房子不错,虽然面积不算大,但很适合布置成一个温馨的小家……”

    浴室的流水声终止,岑欢心一跳,立即终止来电把他的手机放回外套的口袋里,然后爬上床躺下,心口却跳得剧烈。

    一会浴室的玻璃门打开,藿莛东边擦拭头发边走出来。

    因为女儿在房里,所以他没有像平时那样只在腰间系一条浴巾,而是换上了睡衣。

    岑欢闭上眼一动也不动,假装睡着,心里却反复琢磨电话里那个女人是谁,为什么她那么亲昵的喊小舅,还说什么房子,温馨的小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藿莛东以为她真睡着了,把头发擦拭到半干后熄了壁灯,只留一盏橙黄的落地灯,然后轻轻掀开被子在岑欢身侧躺下。

    清新的沐浴露香气灌入鼻腔,下一秒身子被搂入宽厚的怀抱里。

    后背贴着身后精实的胸膛,身体有自主意识的往后靠得更近。

    藿莛东无声一笑,贴着她的额角亲亲一吻。

    瞥了眼她身侧睡相甜美的女儿,心头从未有过的满足。

    如果母亲能够接受岑欢,那他此生无憾。

    只是有些事急不来,想要改观母亲对岑欢的看法,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只是但愿不要让他们等太久。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