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二选一(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3:26Ctrl+D 收藏本站

    夜漫长.

    岑欢偎着身后滚烫的胸膛,耳边萦绕着女儿匀称的呼吸声,却难以入睡,脑海里满是那个声音染着笑意的女人。

    从那个女人略显成熟的音色判断,年纪应该在三十左右,而她中文不太标准,显然是长期呆在国外,或者压根就是个香蕉人(外籍华人)。

    而她对小舅的称呼那么亲密,那两人的关系必定非同一般。

    可据她所知,小舅几乎没什么异性朋友,那这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砍?

    思来想去没结果,顿时觉得心烦意乱,下意识就想翻身,而身子刚有动作,横在腰上那只手臂立即收紧。

    以为他醒来,岑欢僵着身子动也不敢动,直到好一会不见身后有动静后她才松口气。

    其实她应该相信他对自己的感情,毕竟两人才经历过那些,她不相信他会背着自己和别的女人有染,而他也不是那种会随便和女人有染的男人,不然这些年怎么碰都不碰向朵怡玩。

    想到这,她心里好受了许多,伸手轻轻覆上揽在自己腰上的有力手臂,很快入睡。

    *****************

    早餐的气氛有些压抑。

    尽管岑欢尽量示好,脸上也一直挂着笑容,可柳如岚却始终沉着脸,似乎经过昨天那件事后,她和岑欢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妈,已经约好了厉医生,等下我陪您去医院。”

    柳如岚起身欲离开时,藿莛东开口。

    “不去,我又没病。”

    “您不能每天依赖安眠药帮助睡觉,这样对身体影响很大。”

    “你如果真的关心我的身体,就应该知道怎么做。”柳如岚看向岑欢,意有所指。

    岑欢听出她话里的意思,脸色微微一白,抱着女儿起身,“我去收拾橙橙的东西,这些天暂时过那边去住。”

    “孩子是藿家的,要走你一个人走。”柳如岚从她怀里抢过瞠大眼莫名其妙的小丫头,“欢欢,反正我们现在已经撕破脸,趁着莛东在,我让他表个态,有你没我,看他选谁。”

    “妈,您似乎不只睡眠有问题,连脑子也有些不清楚了。”藿莛东沉下声,过来揽住岑欢的肩,“您是不是一定要破坏我的幸福心里才觉得舒坦?”

    柳如岚冷笑,“我就是脑子不清楚当初才会一再的容忍,你如果要选她,那以后就别回这个家!”

    岑欢咬唇一再忍耐,不想让藿莛东为难,可柳如岚的这种羞辱实在太气人,她怕自己再听下去会忍不住和柳如岚吵起来,拨开藿莛东的手就往外走。

    “妈咪!”小丫头也察觉是大人在吵架,见母亲走向门外立即扯开嗓子喊,又回头瞪柳如岚,“坏奶奶,又骂妈咪哭,橙橙不喜欢你了。”

    藿莛东冷冷望着母亲,目光流露一丝失望。

    “莛东,你别这样看我,她没办法让我接纳她是她的问题,不在于我。”柳如岚对儿子的目光不以为意,“我现在突然想去医院了,走吧。”

    她把小丫头交给福嫂,然后便往外走。

    藿莛东蹙眉,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给岑欢,铃声却从餐桌上传来。

    瞥了眼岑欢放在餐桌上的手机,他走过去拿起,随后也往门外走去。

    ***************

    岑欢一上的士,隐忍的眼泪便忍不住夺眶而出。

    窗外飘着细细的雨丝,天空灰蒙蒙的,如同她此时的心情,晦暗得透不出一丝光亮。

    柳如岚莫名其妙的恨她,要把她从小舅身边赶走,甚至逼着他在两人之间二选一。

    虽然知道答案一定是选自己,可这样不被祝福的感情她始终难以心安理得,毕竟柳如岚除了小舅外,也再没有其他亲人,小舅就是她后半辈子唯一的依靠。

    眼泪一直不停的流,模糊了她的视线,驾驶座的的士司机从后视镜瞥到她这个样子,好心的递来一盒抽纸,她这才察觉自己的窘迫,连忙擦干眼泪,说了公寓的地址。

    ***************

    医院。

    “按您的陈述,您很有可能患上了失眠症,这是由各种原因引起入睡困难、睡眠深度或频度过短、早醒及睡眠时间不足或质量差等,常见导致失眠的原因呢,主要有环境原因、个体因素、身体健康状况和精神及情绪因素等,不过像您的话应该是属于后两者,就是精神及情绪因素,综合您的现状我会给您开一些宁心安神的药对症治疗……另外您要调节好心态和情绪,保持良好的愉悦心情,这样才有利于病情的恢复。”

    从厉医生那离开,柳如岚望着陪同在身侧的儿子,哼了声:“听到了吧?我这病的确是给你们气出来的,医生要我保持良好的愉悦心情,可我想这是不可能的了,你根本就不可能会为了我放弃她。”

    “您既然知道,又何必为难我?”藿莛东面无表情。

    “你可以不用为难,反正我习惯了你对我冷漠,以后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也很好,你就和她一家团团圆圆,美美满满吧。”

    柳如岚走去按了电梯,之后没再开口。

    从医院出来,藿莛东走去取车时,一个声音喊住他。

    下意识抬眼,就见姚霏一身火红的站在那,眼里染着一丝惊喜。

    “没想到真是你?”

    藿莛东微蹙眉,目光掠过她缠了一圈白色绷带的右手掌,“你的手怎么了?”

    “哦,早上做早餐刀不小心滑落,我去抓,结果就成这个样子了。”姚霏耸肩一笑,“很白痴是不是?你呢?你来医院做什么?”

    不远处的柳如岚见儿子和一个高挑秀丽的女人在聊,好奇的走过来,因为两人是用意大利语交谈,所以她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莛东,这位是?”

    姚霏从眼前的美妇人精致的五官中找到几分藿莛东的影子,猜想她应该是藿莛东的母亲,立即绽开笑颜,用有些变调的中文自我介绍道:“您好,伯母,我是东的……好朋友,大家都叫我霏霏。”

    霏霏?柳如岚拧眉,“这个名字好耳熟,我好象在哪里听过。”.

    “伯母,我一直在意大利,您应该没见过我。”

    “意大利?”柳如岚若有所思,一会点头说,“这就对了,我去意大利看莛东时听他公司的人提过他有个小女朋友叫霏霏,就是你?”

    姚霏眼一亮,“我以前的确是东的女朋友,伯母您原来知道?”

    柳如岚上下打量姚霏,还想问什么,藿莛东开口打断两人的谈话,“妈,送您回家后我还要去公司。”

    柳如岚睨一眼儿子,又看看姚霏,目光微微一闪。

    “霏霏,介不介意去伯母家坐坐,陪伯母聊聊天?”

    姚霏一楞,看向藿莛东,像是在征询他的意见。

    藿莛东叹气,“妈,她刚回国,要忙着找工作,您想找人聊天家里人多的是。”

    “我的工作搞定一半了,面试的时间定在明天下午,其实今天是有时间陪伯母的。”姚霏笑着解释。

    藿莛东睇她一眼,转身走向自己的车。

    柳如岚把目光从儿子身上挪回,见姚霏仍然盯着儿子的身影,眼里的爱意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脑海里念头一闪,又问:“霏霏,我几乎没听莛东承认过谁是他女朋友,而他既然承认你是他女朋友,那你们那时感情一定不错吧?怎么后来就没在一起了?”

    姚霏收回视线,无奈叹气:“我那时候还年轻不懂事,太计较爱情得失了,所以才提出分手。可我这些年心里一直想着他,很后悔自己错过了最爱的人,现在想回头,可一切都晚了。”

    “怎么会晚?莛东他又没结婚。”

    姚霏一怔,望着柳如岚小心翼翼道,“伯母,您刚才……”

    “霏霏,我就是那个意思,如果你想回头还来得及,毕竟你们男未婚女未嫁。”

    “可是他……不是快要结婚了么?而且他和那个女人已经有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了。”

    柳如岚淡淡一笑,语气却极冷,“我不喜欢那个女人,只要我一天不答应,他们这个婚就别想结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