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唯一的希望破灭(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4:38Ctrl+D 收藏本站

    藿莛东挂了电话立即赶来,见到岑欢并没有半句责怨.

    看她穿得单薄,他脱了外套给她披上,握住她的小手含在掌心里,却因那微凉的体温而轻蹙眉,索性将她整个人都揽入怀,也不避讳其他人的目光。

    岑欢微微挣开一些,问侯觉名,“现在可以了吗?”

    侯觉名不敢做主,见藿莛东点头了他才朝手下使了个眼色示意带路。

    岑欢感觉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心情尤其复杂砍。

    这几天她反复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来再一次确认车祸的小女孩是不是女儿,她希望一切只是个误会,是段蘅和柳如岚错认了,可又害怕若他们没错认,那她就连这唯一的希望都会变成绝望。

    可不论如何,她都不能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让女儿消失得不明不白。

    只是当她看到那具被白布覆盖住,散发着强烈药水味和刺骨冷意的小小躯体时,那一小截露出的右脚踝处系着的一圈红线让她彻底的绝望了玩。

    那圈红线是她在英国一个有名的命理大师那里为女儿求来保她一生长寿的长生符。

    仿佛一瞬间整个世界都倒塌了,岑欢彻底崩溃在藿莛东怀里。

    **********************

    “玛麻……”

    隐约听到小女孩的声音,岑欢一下从梦里惊醒。

    “玛麻……”

    童稚的女声在耳边扬起,她心头一跳,侧头循声看向门口,那里居然有一道小小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那儿,两条小胳膊舞来舞去。

    橙橙?

    她心里一喜,一把坐起刚要下床,却又顿住了。

    不是橙橙。

    门口的小女孩比女儿要矮一些,胖一些,头发也没女儿的那么长,而且发色也不一样。阅读本文最新章节登陆.xiuwx.

    她不是橙橙。

    岑欢摇头,脑海里闪过那具被白布覆盖的小小躯体,胸口顿时撕裂一般的痛,让她忍不住痛哭出声。

    小女孩听见身后传来的哭声,转过身来,圆溜溜的大眼好奇的望着号啕大哭的岑欢,摇晃着小身子走过来,仰着小脸把自己手上撕成碎条的面纸递过去,“姨,不哭。”

    岑欢抱膝把脸埋入腿中哭得难以遏止,压根没注意到小女孩说了什么。

    而这时门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逼近,接着一道纤美的身影走进来。

    “玛麻,姨哭。”

    小女孩回头望向走进来的母亲。

    神色焦灼的女子没看女儿,而是坐到床上抱住岑欢,俏颜满是心疼,“欢欢,我知道你心里很痛苦,可我求你别哭了,你已经哭昏过去好多次,这样下去会把身体哭坏的……”

    不论她怎么劝阻,陷入无边痛苦中的岑欢根本一个字都听不见去,直到又一次哭到昏厥。

    再一次醒来,睁开眼看到坐在床边的女子,岑欢有片刻的茫然。

    “醒了?先喝点水。”女子温柔出声,身子往前倾作势要去扶她。

    “念桐?”岑欢捉住她的手,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

    慕念桐温柔一笑,“是我,你刚才又哭昏过去了,我怎么劝都劝不住。”

    经她这么一说,岑欢隐约记得这么一回事,只是哭得太厉害,脑子里乱轰轰的,许多事情一下模糊一下清晰。

    她揉着额,眼角余光瞥到一抹小身影,动作一顿。阅读本文最新章节登陆.xiuwx.

    慕念桐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女儿,俯身抱到腿上,“她是我女儿桃桃,快三岁了,以前我发过她的照片给你,不过大一点模样有些不一样了。”

    岑欢望着好友怀里粉雕玉凿的小人儿,那双滴溜转的乌黑大眼虽然不同于女儿的蓝眸,却还是让她一下就想到女儿。

    心痛的感觉漫上胸口,她连忙撇开眼不敢再看。

    “饿了吧?我煮了粥,你先吃点,我去给你盛。”

    “不用了,念桐。”岑欢喊住她,“我不想吃。”

    “欢欢,”慕念桐腾出一只手来握住她的,满脸关切,“你别这样折磨自己,不想吃也要强迫自己吃一点,不然身子怎么受得了?反正你们还年轻,孩子以后还会再有,这次……就当没有缘分,放宽心,不要再去想。”

    岑欢苦笑摇头。

    已经是第二次失去了,她再没有勇气要第三个孩子,也没办法原谅是自己的疏忽害自己失去了女儿。

    如果她当初坚决一点把女儿带去伦敦,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她恨柳如岚,却更恨自己的不坚决。

    见她脸色又黯下去,慕念桐立即换个话题,“我这几年被顾叔以修养身体为由圈禁在家几乎足不出户,人都快发霉了,你起来吃点东西,一会陪我出去走走呼吸外面的空气。”

    岑欢浑身发软,根本不想动,慕念桐好说歹说才把她劝下床。

    勉强吃了小半碗粥,想再躺回床上,却被慕念桐母女各牵着一只手出了门。

    只是很快慕念桐就后悔让岑欢陪自己出门这个提议了,因为她们每走过一个地方,只要看到三岁左右的小女孩,岑欢都会伫足,呆呆的望着小女孩的背影不自觉的流泪。

    她曾从秦戈口中得知岑欢为了生下藿莛东的孩子,不知吃了多少苦,好不容易熬过来,以为终于可以一家美满,没想到又发生这样的事情。

    换做是任何一个人都会受不了。

    她无声轻叹,而岑欢已经收回目光,脸上却满是泪水。

    “念桐,我们回去吧,我受不了……”

    受不了街上有那么那么多和女儿背影相似的小女孩,却每一个都不是她的。

    慕念桐点头,抱起女儿拦下一辆的士。

    三人回到公寓,刚下车,岑欢就听见一个声音在喊自己。

    循声望过去,在一辆黑色汽车旁看到神情迟疑的段蘅,然后车后座的车门打开,柳如岚从车上下来。

    看到这个害死女儿的罪魁祸首,岑欢双目欲眦,两手不自觉握拳,满腔的愤怒在身体里奔腾流窜,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她冲上前将柳如岚碎尸万段。

    柳如岚感觉到岑欢对自己的强烈恨意,往前的步子顿了顿,最终还是走过来,而段蘅绕到后备箱拎出许多礼盒紧跟其后。

    慕念桐知道眼前的贵妇人是藿莛东的母亲,关于她和岑欢之间的恩怨纠葛,她多少也知道一些。而这次的悲剧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贵妇人,一切都不会发生。所以她一点也不奇怪岑欢会用那种敌视而且仇恨的目光看对方.

    “外小姐,夫人担心你的身子,带了很多滋补品过来看你。”

    段蘅晃了晃手上的礼盒示意。

    岑欢很努力才压下胸口翻腾的怒焰,冷冷开口,“这一套猫哭耗子假慈悲你们还是留着给别人看吧,我不需要!”

    “欢欢,”柳如岚开口唤她,面容明显泛着疲态,“你怎么恨我都行,诅咒我也没关系,就算我怎么了,那也是我的报应,是我罪有应得。可你还年轻,别把身子弄垮了,以后你和莛东还有很多机会要孩子,所……”

    “要孩子做什么?”岑欢冷冷打断她,语带讥诮,“你已经害死了我女儿,难道还不满足,还想再让我生一个来满足你的变`态行为?”

    “外小姐,夫人不是这个意思,这次她是真的知道错了。”

    “段总管,我就是太相信你们了,才会放松对她的警惕,可结果呢?”岑欢冷笑着摇头,“我不会再相信你们任何一个人,也不想再见到你们!”

    话落她头也不回的走进公寓。

    “欢欢,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柳如岚急声问。

    “除非你死,否则你活着一天我就恨你一天,恨到你死为止!”岑欢恨到切齿的声音传来,柳如岚脸色瞬地刷白。

    慕念桐睨一眼她,抱着女儿跟上去。

    “难道真要我死她才能原谅我?”柳如岚无意识的喃喃自语。

    “夫人,外小姐现在比谁都痛苦,刚才那句话您别当真,也许只是气头上的话。”段蘅宽慰她,心里也很无奈。

    不是他故意把夫人说好,而是自从小小姐出事后,她每天都过得很痛苦。尤其在知道她误会了外小姐后更是悔恨自责不已,所以现在一心想求外小姐原谅。

    只是看刚才的情况……他摇头。

    柳如岚心里也清楚若想要得到岑欢的原谅,除非她为自己犯下的这些错赎罪。

    ————

    (芥末烫伤的手不灵活,留言就不一一回复了,这里一起感谢大家,另更新这几天会少些,等手指不肿了会恢复原来的更新和加更,另求月票~么么各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