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不能冒险(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4:52Ctrl+D 收藏本站

    关耀之和藿莛东对视一眼,挑眉收回枪.

    “我还以为你真那么有骨气,连死都不怕。”

    李欧脸红耳赤,望了眼他拎着的那只手提箱,像是有些不甘心的瞪了关耀之一眼,见对方又要举枪,他脸色又是一白,连忙开口:“是不是我把我知道的全说出来,你就真的放过我?”

    这句话他问的是藿莛东。

    藿莛东没回他,反问,“那日你会出现在机场,又目睹整个事件的真相,应该不是碰巧,而是有预谋的出现?砍”

    李欧目光一慌,两手拽着松垮的裤腿不敢看藿莛东的眼。

    “如果我没猜错,你原本是打算绑架我女儿来勒索我,但没想到还没出手就已经另有一批人抢在你之前绑架了我女儿?”

    李欧没想到竟然被他一一猜中,而盯着自己的那两道目光越来越冷,连周遭的空气都仿佛瞬间降了好几度玩。

    “我、我也是被你逼得走投无路了……要不是你害得宋芊没钱,她也不会嫌我窝囊把我揣了,带着我一双儿女嫁了个有钱的老头……”李欧懊恼的扒拉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满脸沮丧和气愤。“……那个臭女人,我跟她这么多年,她说揣就揣,我们回到美国没两天她就和那个有钱的美国老头领了证……”

    “你因为没钱所以想绑架阿东的女儿勒索?”关耀之摇摇头,毫无预警的一巴掌抡在李欧脸上,又快又狠。

    李欧被打得趔趄了一下载倒在地上,而半边脸很快肿得老高,清晰的指印浮现。

    “我最讨厌吃软饭又龌龊的下`贱男人,想不打你都不行。”关耀之拍拍手,走过去居高临下的拿枪指着李欧,“赶紧把你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否则立即给你一枪。”

    李欧抚着痛得钻心的脸,吐了口咸腥的血水,忽地冷笑,“是不是说不说你们都不会放过我?既然都是死,那我何必要把我知道的说出来?”

    “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女儿还活着。”藿莛东冷冷开口。

    李欧一愕,随即冷嗤,“你是因为我跟你保证过你女儿还活着所以才这么以为?那你又知不知道,我只是想诈你的钱才那样说的?没想到你居然真的信。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车祸真相,你女儿被假扮成她母亲的女人引开,我追出去时已经看不到人影了,之后机场附近发生车祸,我跑去看了,那个被撞得面目全非的小女孩就是你女儿。”

    “我女儿没死。”藿莛东盯着他,“我刚拿到医院的d М|m|m|m|м|na报告,那个被撞死的小女孩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李欧震住,“怎么可能?”

    “现在我给你一条活路,只要你把那个假扮成我妻子的女人长相说出来,我就留你一命。”

    “可我根本就没看到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当时她距我有很远一段距离,又留着和你妻子一样的长发,脸被遮了大半,还戴着墨镜,我根本看不清她的脸。不过那个女人不论身高、发型、衣着和背影都和你妻子非常相似,所以才让你女儿误以为是她母亲追了出去。”

    “你确定你说的是实话?”关耀之俯身用枪口在他眉心上点了点,李欧禁不住狠狠抖了下,颤声道,“我、我还不想死……既然能活命,我为、为什么要说假话……”

    藿莛东瞥他一眼,转过身,“走吧。”

    关耀之直起身,朝松了口气的李欧一笑,“别以为这样就算安全了,是可以饶你一命,不过你下半辈子就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

    李欧还没反应过来,两人已经走了出去,而紧接着几条人影冲进来抓住他的双手将他的脸摁在地板上,手腕上金属传递的冰冷触感让他面如死灰。

    ************************

    “阿东,连欢欢都以为那具小女孩的尸体是你们的女儿,你为什么就这么坚信孩子不是你们的,还跑去做d М|m|m|m|м|na?”

    回到市区在藿莛东离开之前,关耀之忍不住问他。

    “我不是坚信。”藿莛东望着前方,目光深邃,“只是不愿意相信。”

    而在等待医院报告出来的这几天,他每一秒都过得很煎熬,怕看到报告出来后的结果证实他是错的。

    幸好,老天还算眷顾。

    那具面目全非的小尸体不是他活泼可爱的女儿。

    “那你要把真相告诉欢欢么?”

    藿莛东沉默了会,摇头。

    “为什么不告诉她?如果她知道你们的女儿还活着,就不用每天过得那么痛苦,活在回忆中了。”

    “虽然现在知道了那个孩子不是我女儿,但我还不清楚到底是谁绑架了她,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又或者……”他长呼口气,长指揉着额角,“我是不想给了她希望到时候又让她失望,她现在的状况很糟糕,绝对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打击。”

    “所以你想等有了孩子的确切消息时再告诉她?”关耀之若有所思的蹙眉,“阿东,你这样做固然是为她着想,可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对方既然制造了那起车祸,就表明他并不想要你女儿的命,那说明你女儿一定还活着。所以你完全没必要担心会让欢欢再次失望。”

    “哪怕风险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一,我也不能冒这个险。”藿莛东语气坚决。

    “可每天看她那么痛苦,你心里难道就好受?”

    “所以我会尽快找出是谁在幕后主导了这起车祸。”

    “我们的敌人太多,在没有任何线索的情况下一个个排除,实在是很难快起来。”

    藿莛东正要说什么,电话响起来。

    刚接通,就听见段蘅在电话那端喊,“二少爷,夫人昨天去看过外小姐后回来一直说要赎罪求外小姐原谅她,她今天让我载她去小小姐出事的地方站了两个多小时,一直不停的哭。后来又去看了老爷,说她对不起老爷,很快就会亲自去向他赔罪,然后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里,我觉得夫人今天不太对劲,二少爷您回来看看吧?”

    藿莛东拧眉,“先敲门,她不开再把门揣开,我现在回去。”挂了电话,他发动车子.

    “怎么了?”关耀之问他。

    “家里的事,我回去看看,再和你联系。”

    还在回家途中,又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却是福嫂夹杂哽咽的哭音,“二少爷,夫人吃了很多安眠药,段蘅已经送她去医院了……”

    藿莛东胸口一窒,刺耳的刹车声随即扬起,没有丝毫的犹豫,他掉转车头往医院而去。

    ********************************

    医院。

    藿莛东面无表情的望着医护人员在眼前晃来晃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道身着白大褂的身影站在他面前。

    “藿先生,您母亲吞服安眠药的数量虽然不大,但错过了抢救的最佳时间,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抢救,也只能暂时保住她的生命体征不消失,能撑多久,就要看她自己想活下去的意念有多强了。”

    藿莛东良久都没有回应。

    他没想到母亲会以吞服安眠药自杀来向岑欢赎罪,求她原谅。

    那日他说往后他和她再没有任何关系,是真的想过以后不再过问关心她的任何事情。

    可她毕竟是给了他生命的母亲,他做不到那么冷血对她不闻不问。尤其是在知道车祸的小女孩并不是自己的女儿时,他对她其实没那么恨了。

    “二少爷,夫人如果能亲耳听到外小姐说原谅她,那她一定会想活下来。”段蘅开口,脸上的神情像是在期盼着什么。

    藿莛东仍旧没说话。

    他知道段蘅是想让他带岑欢来医院,在母亲面前说已经原谅了她。

    可岑欢那么恨母亲,甚至想杀了她,又怎么会愿意跟他来医院。

    “二少爷,这世上和您有血缘关系的也就只有夫人了,您是她儿子,如果连您都不救她,那她……”

    “你让福嫂过来照顾她,有事再打电话给我。”藿莛东打断他,走向电梯。

    “二少爷,也许只有外小姐才能救夫人,而不管最终能不能,不论如何您都要带外小姐来试一试。”

    段蘅的声音在身后扬起,藿莛东没有回头,在梯门开启时走进去。

    ————————

    (月底手应该好了~会加更~求月票啦~)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