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奄奄一熄(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4:57Ctrl+D 收藏本站

    藿莛东回到公寓时小陈正好盛了碗鸡汤要送去卧室给岑欢.

    “我来。”他接过托盘,又问,“她今天出门没有?”

    “早上我来的时候刚好碰到太太要出门,不过她拒绝让我陪,我说您吩咐不能让她单独出门,她后来就没出去了,回房也不说话,东西也吃得很少,所以我给她煲了鸡汤。”

    “你回去吧,明天来早一点。”

    小陈点头,却忽地想起什么,喊住藿莛东补充了一句,而后者神色一震,深邃的黑眸浮现一抹复杂的情绪,良久后才敛去砍。

    房里岑欢抱膝蜷成一团坐在床上,额头抵着膝盖,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发呆。

    藿莛东把托盘放在矮柜上,在她身边坐下。

    床的一角忽然塌陷,惊得沉浸在思绪中的岑欢回神,抬眼看到注视着自己的俊颜,她微微一怔,像是才发觉他的存在玩。

    藿莛东在她唇上轻啄一下,揽过她的身子,让她靠在自己身上。

    “小陈说你吃得很少,给你煲了鸡汤,你把它喝了。”他语气温和,却不容反驳。

    岑欢闭上眼没回应。

    藿莛东轻叹,端过鸡汤一口一口吹得不烫口了再喂她。

    好在她不说话,却也算配合,把整碗鸡汤都喝了。

    藿莛东抱着她,两人都不说话,室内静得让人发慌。

    突兀扬起的手机铃声吓了岑欢一跳,意识到是自己的手机在响,她拨开藿莛东的手起身从矮柜上拿过,看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却迟迟不敢接听。

    藿莛东倾身看了眼还在闪烁的屏幕,顿了一秒,拿过手机接通。

    “欢?”丝楠的声音传来。

    “是我。”藿莛东回她,“岑欢睡了。”

    “这么早?国内现在还不到七点吧?”

    “你找她有事?”

    “也没什么,就是她那天走那么急,回去好几天了也没个电话,爸妈有些担心,所以让我打电话问问。不过我想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了,她有你照顾,应该不会有事。”

    藿莛东看向垂眸望着地面,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岑欢,胸口窒息般的难受。

    挂了电话,他扳过她的身子,俯身厮磨着她苍白的小脸,语调轻柔的低喃,“岑欢,你开口跟我说说话,别这样一声不吭。”

    “我说的你会听么?”岑欢抬眼看他,“我说分手,你愿意么?”

    抓住她双臂的力道骤然收紧,像是要捏碎她的手臂一样。

    岑欢却感觉不到痛,反扯出一抹笑。

    “你看,我就知道你不会,所以我干脆什么都不说。”

    “难道除了离开我,你就没其他要和我说的了?”

    “有,以后别再见面了。”她闭上眼,“我不想再被你妈折腾,我受够了,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她。”

    藿莛东静静凝望着她日益瘦削的脸,许久才开口,“如果我说她吞服安眠药自杀向你赎罪,你会不会原谅她?”

    “自杀?”岑欢怔了一怔,随即冷笑,“如果她的自杀能换回我女儿,我就原谅她。”更何况像柳如岚那么自私的人,根本就不会选择自杀。

    藿莛东望着她,好几次他都想告诉她女儿还活着,却最终忍住了。

    在没确定女儿到底是否真的安然无恙之前,他只能选择沉默。因为他不能再让她承受一次同样的打击。

    手机振动声拉回他的思绪,他回眸掏出手机,见是段蘅的来电,心跳骤然停跳了一拍。

    看了眼岑欢,他起身走向阳台接听。

    “二少爷,夫人忽然停止心跳,医生现在正在抢救,您赶紧带外小姐过来吧,夫人可能……撑不过去了……”

    虽然已经做好心里准备,可藿莛东仍是浑身一震,手机险些从手中滑落。

    “二少爷,您听见了吗?夫人她……”

    一声不吭挂了电话,藿莛东返回卧室,从衣橱里拿了件岑欢的长外套。

    “穿上,跟我去医院。”

    岑欢望着他不动。

    “我妈正在医院抢救,我说她吞服安眠药自杀向你赎罪,是真的。”

    岑欢脸色刷白,瞠大的双眸满是震惊——柳如岚竟然真的自杀了!

    ——欢欢,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原谅我?

    ——除非你死,否则你活着一天我就恨你一天,恨到你死为止!

    是因为那日她说的那句话,所以柳如岚才选择自杀求她原谅?

    “不可能。”岑欢摇头。

    一定是骗她的,柳如岚怎么可能会自杀。

    藿莛东给她穿上外套,俯身抱起她走出卧室。

    ********************************

    黑色的汽车飞速行驶在车来车往的路面上,被夜色笼罩的城市霓虹璀璨,五光十色的迷彩灯光掠过车窗,照亮了副驾座上一张苍白到近乎透明的小脸。

    沉默中抵达医院,藿莛东下了车绕到副驾旁打开车门,岑欢却坐着不动。

    “我不想去看她。”就算柳如岚是因为她那句话而选择自杀,她也无法原谅她犯下的错。

    “岑欢,不论如何,她都是我妈。”

    藿莛东话刚落,手机又开始振动,他却没接,而是弯身将岑欢抱下车,一脚踢上车门后抱着岑欢大步走向住院大厅。

    岑欢挣扎了两下知道没用也懒得再浪费体力。

    藿莛东抱着她进了电梯才将她放下,手臂却一直牢牢圈在她腰上。

    电梯停下后拥着她走出去,段蘅听到脚步声看过来,双眼顿时一亮,望着岑欢惊喜道,“外小姐,我就知道你心肠没那么硬,不会见死不救的。医生说夫人求生意识薄弱,很难撑过这一关。现在只有你能救夫人了。”

    岑欢避开段蘅的目光,眉微蹙,“段总管,我不是神仙能够让人起死回生,你太看得起我了。”

    “不是的,外小姐。夫人会吞服安眠药自杀是因为她想向你赎罪求得你的原谅,因为这样她才一心求死,如果你肯对她说已经原谅她了,那她的求生意识肯定会增强,或许就能撑过这一关了。”

    “可是我没办法原谅她。”

    段蘅一震,看向藿莛东,“二少爷,那夫人她……”

    “医生怎么说?”“刚才夫人心跳停止,经过抢救现在又有心跳了,但医生说情况很不乐观,如果夫人的心跳再停止,或许抢救也不一定能行了。”.

    段蘅充满乞求的目光投向岑欢,“外小姐,看在夫人是二少爷母亲的份上,你救救她吧,她是少爷在这个世上唯一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

    “段蘅!”藿莛东沉声喝止,却已经迟了。

    岑欢在听到段蘅说的后半句话时情绪忽然变得很激动。

    “什么血缘?在她看来根本什么都不是,不然也不会那么恶毒,狠得下心抛弃自己的亲孙女。我说过她会有报应的,她现在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就是她的报应!”

    “岑欢,够了。”藿莛东沉痛开口,“我叫你来并不是强迫你原谅她,只是想让你知道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向你赎罪,她已经知道自己错了。”

    “知道错了又如何?她这种赎罪方式能换来什么?”岑欢反问他,同时眼泪流下来,“为什么她不可以早些醒悟?现在不论她做什么都已经晚了!她害我没了女儿,要我怎么原谅她?”

    “外小姐,就算你心里不原谅夫人,可只要你嘴上说说,或许就能救夫人一命,我跪下来求你了。”段蘅说着当真扑通一声跪在岑欢面前。

    岑欢握拳,紧咬着下唇泪流满面。

    藿莛东掏出一方手帕给她擦拭眼泪,目光隔着一扇玻璃窗望着躺在抢救室内一动不动的母亲,俊帅的面容在头顶打落的淡白灯光下越发显得冷郁而森严。

    他不能强迫岑欢原谅母亲,也不能放弃挽救母亲的机会眼睁睁看着她离开,这一刻,他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煎熬,而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两全。

    “我可以原谅她。”忍住眼泪的岑欢忽然开口,语气却平静得让藿莛东心头发慌。

    “前提是,如果她活下来了,那你要答应和我分手。”

    ————————————

    (大概下礼拜星期三的样子可以加更了,芥末是用pad М|m|m|m|м|手写拷到u盘上再传到电脑上上创更新的,大家要体谅芥末这几日的一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