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婚姻不需要同情(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5:20Ctrl+D 收藏本站

    车子在宽敞的马路上均速行驶。

    副驾座上,岑欢望着车窗外迅速倒退的景致,沉着脸一言不发,对身边男人的道歉无动于衷。

    “岑欢,你应该知道我是哪种人,说我死心眼一根筋都行,如果我真的那么容易放弃,根本不会等到现在。所以,对于我的出现你不应该感到意外。”

    梁宥西不厌其烦的解释,见她还是不搭理自己,索性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

    而岑欢一见车停下立即去开车门,没想到车门却是锁着的。

    她回头怒视梁宥西,语气冷漠:“开锁,我要下车。”

    梁宥西坐着没动,漂亮的眼眸望着她,静默了一会才苦涩一笑:“岑欢,你要不要对我这么心狠?我既没要求你马上接受我,也没要求你要和我结婚。我只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想照顾你,想和你一起分担你的痛苦。你能不能看在我喜欢你的份上别对我这么狠?”

    他这番似委屈又似无奈的抱怨如一盆冷水浇熄了岑欢满腔的怒火棂。

    她望着他微微还有些苍白的脸色,想起他才做了手术没两天,伤口一定还是红肿没有愈合的,却因为担心她而连身体都不顾,拖着病体执意要照顾她。

    这样浓烈厚重的的情,她感激,却承受不起。

    可拒绝的话已经说了太多,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些说什么来断了他对自己的念想。

    “岑欢,你为什么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如果我对你的感情让你觉得困扰,那你就别把我当成一个喜欢你的男人。你只当我是你的同事,或者你普通的朋友,这样就不会觉得困扰了。”

    “可我的同事或普通朋友不会想要和我住在一起。”岑欢回他,语气颇为无奈,“梁宥西,我该拿你怎么办?你知道我不想伤害你,可我是真的没办法回应你的感情。”

    “你给我一个机会,如果真的没办法回应……”他顿了顿,长吁口气,“我认输。”

    岑欢摇头,“你只知道我离开他是因为恨他母亲,但其实让我下定决心坚决离开他的,是另外一个原因。”

    她微微叹息,掌心轻抚上腹部,目光却盯紧梁宥西,一字一顿的接开谜底,“我怀孕了。言鍆溲覔”

    那一刹那,梁宥西震得说不出话,心头滋味繁杂,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犹记得第一次带她回家吃饭后送她回医院的途中,他要她放下那个男人接受他的感情,结果她告诉他她有一个两三岁的女儿。

    而这次她和那个男人因为他母亲害她失去了他们的女儿而分手,他要她给他一个机会让他照顾她,她却说她怀孕了。

    相似的场景,相似的对白,连心痛都那么相似。

    “我怕他母亲会再伤害我的孩子,所以才那么坚决的和他分手。”

    空气仿佛一瞬间凝固。

    梁宥西望着她放在腹部的那只手,突起的喉结上下轻轻滑动,像是在缓解喉头的胀痛。

    他撇开眼,背过岑欢望向窗外,背影在岑欢的视线里微微颤抖,仿佛是在拼命的压抑着什么。

    岑欢无奈的揉额,心里对他的感觉比起之前的内疚又多了一丝心疼。

    找一个爱自己胜过一切的男人陪伴自己一辈子几乎是所有女人终生奋斗的幸福指标,而她却一再推拒这种可遇而不可求的幸福,因为她的心已经完全给了另外一个男人,所以即便是清楚眼前这个男人有多好有多优秀,她都不能有丝毫的动摇。

    美满而长久的婚姻必须拥有彼此的爱才圆满,若只因心疼对方的付出而结合,那是同情,而不是爱情。在这种情况下成就的婚姻对于毫无保留付出的那一方来说,是一种彻彻底底的伤害,因为你给了他婚姻,却给不了他想要的心,这样的婚姻,不是幸福,而是束缚。

    “我就在这下车吧。”她打破沉默。

    梁宥西没有回应,许久,他才坐正身子,目光望向前方的路面,表情平静得让岑欢看不出他此时的情绪。

    “怀孕的女人要保持好心情,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看喜剧片,每次看过心情都会变好,等回到家,我介绍几部片子给你。”

    车子重新发动,岑欢沉默的望着梁宥西线条明朗的侧脸,轻轻叹息。

    十多分钟后,车子在别墅前停下。

    岑欢下了车,梁宥西已经从后备箱里拎出她在超市采购的食材及各种生活用品,也没过问的意见,径直走到门口等岑欢开门。

    知道不论说什么都没用,岑欢选择沉默。

    开门进屋,梁宥西帮忙把袋子里的东西分类拿出来,岑欢站在一旁看着,心头感触颇深。

    梁宥西的执着比起她,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想除非是他自己愿意放手,或者她又和小舅走到了一起,否则,他是不会放弃的吧?

    “我饿了,能不能煮点东西给我吃?”

    梁宥西忽然开口,腹部也很应景的传出一阵咕噜声。

    岑欢想起他还是个病人,看他小心翼翼征询她意见的表情,忍不住有些心酸。

    “你去沙发躺一会,伤口还没好,别再乱动了,我给你下碗面条。”

    梁宥西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还是担心我的。”

    岑欢牵了牵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转身走向厨房。

    别墅外,藿莛东隔着车窗望着那扇紧闭的门,良久都不曾移开视线。

    ——我想你误会了,当初我说过,如果你不能让她幸福,那么就由我来给她幸福,所以现在不是我帮你照顾她,而是为了我自己。

    他一直都很清楚梁宥西对岑欢的感情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所以才时刻提醒自己不要给他接近岑欢的机会。而如今,却是他亲手拉近了他们两人的距离,给他制造了和岑欢朝夕相处的机会,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自作孽不可活?

    来电的振动声拉回他的思绪,回神掏出电话接通,那端传来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二少爷,夫人吵着要出院,可医生说夫人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需要再多住几天,我和福嫂劝都劝不住。”

    挂了电话,将视线收回,他发动车子驶离别墅。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

    开车赶到医院,还在病房门口就听见母亲要段蘅去办出院手续的声音。

    他开门走进去,段蘅脸上一喜,和福嫂离开病房,而原本吵闹着的柳如岚见了沉着脸的儿子也立即没了声音。

    藿莛东望着从鬼门关绕了一圈死里逃生的母亲,住院的这些天她瘦得很明显,脸色也依旧苍白不见血色。

    “医生说您的身体还没完全恢复,还要再住几天,不能出院。”

    “我已经好了。”柳如岚开口,声音明显虚弱。

    “您若执意要出院我也不会拦,不过出了什么事我不会再管。”藿莛东故做冷漠,因为他知道母亲就忌讳他说这样的话。

    果然,柳如岚一听慌了神。

    好不容易儿子还愿意认她这个母亲,她不想再因任何事而破坏这份脆弱的母子感情。

    “莛东,我急着出院其实是想去看看欢欢。我听段蘅和福嫂说我病危时是她来医院看我,说原谅我了我才醒过来的,虽然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原谅我了,但不论如何我都要去看看她,当面再向她道歉。”

    “妈,”藿莛东开口唤她,语气却不带一丝温情,“您为什么不早点醒悟?岑欢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可你每一次都只会变本加厉的折腾她,如今您伤她这么深,她因为我是您的儿子连我都不敢面对,您以为您一句对不起能够弥补所有过错?”

    “我……”

    “她离开我了,所以您的道歉也用不着了。而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求您往后别再折腾给我添麻烦了,行么?”

    “她离开你?”柳如岚瞠目结舌。

    怎么可能?岑欢那么爱他,怎么可能会舍得离开?

    “莛东,你是不是怕我再伤害她所以才骗我她离开你了?”

    藿莛东没开口,神情严肃得让柳如岚心头发冷。

    “她是因为恨我才离开你?”所以她那天来医院看她时说原谅她了其实是假的?

    “我这是在做什么啊……”柳如岚颓然的跌坐在病床上。

    她自以为是的母爱害了亲孙女,毁了儿子的幸福,也许这辈子,她都得不到岑欢的原谅。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