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往事惹的祸(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5:49Ctrl+D 收藏本站

    宽威话落的瞬间,只见人影一晃,藿莛东从玻璃茶几上拿过一把餐叉,又快又狠的精准刺穿宽威展开撑在地面支撑身体的左掌。言琥滤尖伐.

    宽威脸色煞白,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血流如柱的左掌,痛得张嘴却发不出声。

    三个吓得抱成一团的女人又是一阵尖叫,关耀之嫌吵,朝傅蔚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把三人敲昏了。

    藿莛东站直身体,掸了掸刚才拿餐叉时不小心沾了些红酒的袖口,居高临下的冷眼睨着地上狼狈不堪的男人,脸上没有丝毫的不忍。

    在顾筠尧的发小冷锡云说出绑架女儿的人是宽威时,他其实是有些讶异的。

    会和宽威在意大利认识完全是因为Julie。那时宽威是Julie的亲密男友,Julie在她大哥kevin的生日party上弃自己的男友不顾,转而对他一见钟情,这让宽威对他嫉恨在心。

    尤其在Julie当着几十号人的面宣布她和宽威分手时,宽威对他的恨更是达到极点,因此衍生了害他的念头,在party结束后他独自夜归时偷袭他,才有了后来的五年牢狱之灾。

    都过了这么多年,他几乎都快忘了这个人,没想到对方却一直视他为眼中钉,时时在想着算计他诔。

    “宽威,你在里面呆了几年怎么还学不乖?出狱后你本来可以重新开始你的生活,可你却再次把自己推入火坑,是你毁了你自己。”

    “少在那里说风凉话!”缓过气来的宽威恨声反驳,出口的每一个字都透着强烈的恨意,“如果不是你那张脸勾走了Julie,我现在已经是kevin的接`班人,是意大利黑手党的教父!是你毁了我,所以我也要毁了你!”

    闻言,藿莛东身后把玩枪支的关耀之忍不住嗤笑,“自己管不住女人的心还好意思怪别人,身位同是男人的我真替你感到羞愧。”

    宽威煞白的脸一阵涨红,仿佛又回到那一年被Julie当众宣布分手时遭众人嘲笑时的情景,满腔的怒气促使他爆发了强大的力量,在身体几处骨折连动都不敢动的情况下,他忽然一下窜起来,持枪的右手抬高指向藿莛东的同时扣动扳机——

    枪声过后“扑通——”一声响,一具清瘦的身体缓缓软下,而胸口有鲜红的液体喷发而出。言琥滤尖伐

    这一幕变化太快,宽威自认就算藿莛东身手再俐落也不可能躲得过自己这一枪。

    而事实上藿莛东根本不用躲,已经有一道人影在宽威开枪时挡在了他面前。

    而宽威甚至没看清楚为藿莛东挡子弹的人是谁,右手的枪已被打飞。随即腕骨一阵剧痛,腕骨节硬生生被错开,紧接着身体被狠狠一拳重新打趴在地上。

    被关耀之拿枪指着的阿良吓得裤裆一热,昏了过去。

    关耀之嫌恶的踢他一脚,走到藿莛东身边,望着按住胸口倒在地上的傅蔚,抓了抓头,“他怎么会替你挡子弹?”

    虽然宽威是在大家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突然爆发,但藿莛东要避开并不是难事。而且这个傅蔚几天前还是宽威的人,他实在没想到他会替藿莛东挡枪。

    藿莛东没回他,却在触及傅蔚哀求的目光时矮身半蹲在他身边。

    “你放心,我不但不会动你妻儿,还会保他们母子一生无忧。”

    仿佛就是在等他开口说这句话,傅蔚面容抽搐一阵后意识全无,嘴边却还泛开一丝笑意。

    “原来如此。”关耀之挑眉,总算明白傅蔚舍身为藿莛东挡子弹的原因。

    在他们找上傅蔚时,傅蔚曾说他知道藿莛东女儿的下落,并保证他女儿一定平安无恙,而在听了宽威刚才那番话后傅蔚才知道自己被骗了。他担心藿莛东会怪他不但没帮他找到女儿、而且还参与了绑架他女儿一事而对付他、拿他妻儿出气,所以才替藿莛东挡子弹赎罪,藉此保护自己的妻儿。

    “让李仁带人进来清场,顺便送他去医院。”藿莛东起身,扫了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宽威,“给他止住血不让他这么快死,我还有话要问他。”

    “……你想知道……你女儿……在哪?”转身时,沙哑而细弱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藿莛东回头,见宽威挣扎着想爬起,却徒劳无功,只换来更剧烈的痛。

    “……混蛋……”他切齿咒骂,“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啧,这么嘴硬,我看应该把他的下颌骨错位。”关耀之说着当真一副要动手的姿势,藿莛东拦住他,又听宽威道,“你们……反正不会……放过我,但……没关系……,我在下面……有你女儿陪着……,而你心爱……的女人……也很快……会下来……陪……”

    连最后一个字都没说完,宽威终于支撑不住也昏死过去。

    而藿莛东在听完他后半句话后神色遽变,没再多看宽威一眼,人已经大步走出包厢,同时掏出手机拨打岑欢的电话。

    ***********************

    刚挂掉罗美微打来邀她带女儿去她家玩的电话,岑欢还来不及因她提及女儿而感到悲伤,门铃声响起。

    她看了眼时间,以为来人是赶来吃午饭的梁宥西,结果来人出乎她的意料。

    “伯母?”岑欢微拢眉,困惑的望着脸上挂着淡淡笑容的席文绢,不解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是我逼劭北让他从西西口中套出的地址。”似看出她的困惑,席文绢解释,目光从她脸上下移,定格在她平坦的腹部。

    “欢欢,我今天来是想找你谈谈,你不介意吧?”

    岑欢牵强的扯出一抹笑,摇摇头。

    人都已经找上门来了,再介意也迟了。

    “伯母,您先坐,我去烧水泡茶。”把席文绢迎进客厅,岑欢说。

    “不用了,我不渴,来,坐我身边。”席文绢拍拍身侧的空位。

    岑欢有些忐忑的走过去,内心隐隐有些不安。

    席文绢要和她谈的一定和梁宥西有关,也不知道那个家伙在他父母面前胡说了些什么。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欢欢,”席文绢捉住她一只手放在手心,忽地叹口气,“老实说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谈。你和西西的事他这次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我了,我没想到他对你的感情竟然这么深。”.

    岑欢不知道梁宥西说了什么,没敢答话,只听席文绢又说,“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心里没他,后来你们发展得到底怎样我不太清楚,即使你对他有了一点点感情,但我也不认为你们会在一起,虽然我很希望你成为我儿媳妇。可我知道,你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很爱的男人。”

    轻轻一笑,她又接着说,“后来你从医院辞职,我也听说了你的一些事,知道你和你爱的人走到了一起。那时我是真的有些遗憾和你没有婆媳缘。直到几天前,我才知道你和西西又重新在一起的事。”

    岑欢一楞——重新在一起?

    “伯母,您误——”

    “你先听我说完。”席文绢慢调斯理的打断她,继续说,“那天他爸爸从局里回来,我打电话让他回家,说他爸爸找他有事,那时我不知道他就在你身边。而其实他爸爸要和他谈的事就和他的婚事有关,他想让西西和他一个世交的女儿交往,但西西当场拒绝了,然后说了你和他的事,还说要和你结婚。”

    岑欢震惊得目瞪口呆。

    “老实说……”席文绢顿了顿,像是有些迟疑,沉默了几秒才开口,“当西西说要和你结婚时我并不同意。”

    对于这个答案,岑欢一点也不意外,而且她一点也不想和梁宥西结婚,所以对这个答案根本没感觉。

    不过她以为席文绢不同意她和梁宥西结婚是因为知道她和小舅的事情,她不允许自己的儿子娶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没想席文绢却说,“因为我知道我儿子不是你心里那个男人,他如果和你结婚,你们两个人都不会幸福。”

    “但是……”席文绢望着她,“在他告诉一个秘密后,我改变了反对你们结婚的想法。”

    岑欢瞠大眼,“什么秘密?”

    “西西说,你怀了他的孩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