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想忘记谈何容易(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6:31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离开包厢时,藿莛东已经有些微醉。

    自几年前在魅色被几个发小灌醉强吻岑欢后,这几年不论是参加哪种性质的聚会,他都没再让自己醉过。

    因为他不允许自己再犯第二次那样的错误。

    可今晚他却是有些控制不住的想用酒精暂时麻痹疼得似要爆炸的心脏。

    大厅的慢摇DJ有些刺耳,他加快步伐往外走,却险些与高举着托盘而过的酒吧侍应生相撞,在对方连声的道歉声中,关耀之叹口气拉住他的手。

    “别开你的车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他没还醉到连车都开不回去的地步。

    关耀之还想说什么,左侧方忽然爆开几个尖锐的惊叫声诔。

    下意识侧首看过去,昏暗的光线中瞥到一张熟悉的冷艳面孔。

    “怎么是她?”

    藿莛东一楞,“什么?”

    “我公司公关部的经理,似乎遇到了麻烦,我过去看看。”话落的瞬间他人已经往左侧方走去。

    这边,一个浑身满是肥肉和耀眼金光的中年男人瞪着血红的双眼怒视面前几乎高出他一个头的女人,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提醒着他刚才那一耳光的难堪。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你以为光是陪我喝几杯酒我就会和你签约?我肯睡你是看得起你,你别不识歹!”

    “沈总,如果您不希望我把您的头按到马桶里去,就请您嘴巴放干净点!”五官冷艳的女人毫无惧色,甚至目光透着厌恶。

    被唤做沈总的肥胖男人怒急反笑,神情却狰狞,“但愿你被我压在身下时还能这么嚣张!”语毕他掏出电话,迅速按下一组号码,那边电话一通他正要开口,却在瞥到一张荡着微笑的俊美脸庞时神色顿变,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这位不是沈氏的沈总么?真是巧,居然在这碰到。”关耀之笑睇着肥胖身躯猛颤的男人,目光转向他对面的女人,故做讶异道,“姚经理?怎么你也在?”

    “是、是这样的,关少……”胖男人把电话揣入口袋里,讨好的连忙解释,“那个……姚经理和我来这儿是谈签约的事。”

    “哦?原来是谈公事?”关耀之挑眉,凤眸掠过对方脸上那道清晰的指印,“那沈总脸上……”

    “哦,这个、这个是误、误会……”

    “那合约……”

    “已经谈好了,我马上就和姚经理签约。”

    对方立即接口,几乎是以抢的速度抢过合约,连合约内容都没看一眼便迅速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笑容满面的双手把合约递到关耀之面前。

    “既然合约签了,那就不打扰沈总的雅兴了。”关耀之敛去笑意,侧首,“姚经理,走吧,我刚好顺路可以捎你一程。”

    关耀之把合约递还给她,转身走向不远处的藿莛东。

    “阿东,介绍一下,她是——”

    “你在他公司上班?”藿莛东打断他,问的却是他身边的女人。

    关耀之玩味的捏了捏下颌,看向身侧在见到藿莛东后神情既惊又喜的女人,“你们认识?”

    姚霏轻轻点头。

    ***********************

    黑色的汽车均速行驶在宽敞的路面上,狭小的空间流淌着一曲温柔的英文歌。

    姚霏微微侧头打量身侧俊容紧绷的男人,想了想才开口,“上次从你家离开后我们就没再见过,所以我不知道这段时间你身上发生了那么多事。”

    隔了几秒没回应,她没再吭声,视线转至窗外,尽量不去看张仍能轻易让她动心的脸。

    虽然已经很努力在忘记,可毕竟是深爱的人,想忘记谈何容易。

    思绪游走间,前方一束耀眼的白光探来,车子忽然左倾,姚霏毫无防备,即使是绑着安全带,身子仍不由自主往左侧倒去,而耳边骤扬一阵车轮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

    这样持续了二十多秒车子才在刺耳的刹车声中停在路边,而如果不是绑了安全带,姚霏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会从挡风玻璃上飞出去。

    她心有余悸的捂着心跳剧烈的胸口,妖媚的大眼惊诧的探向身侧双手紧握方向盘,而额抵着方向盘正中央,轻喘息着的藿莛东。

    “东?你怎么了?”

    藿莛东没回她。

    他想他的确是有些醉了,才会没注意到前方驶来的车辆,而满脑子都是那张故做冷漠的小脸。

    和他在一起到底是有多痛苦,她才狠得下心说出那样的话?

    往后各行其路。

    他猛地一拳用力捶在方向盘上,随即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突然发动车子箭一般疾驰而去。

    姚霏一下车便跑到小区口的垃圾桶旁狂吐。

    让她意外的是在她吐完后回头看,藿莛东的车居然还停在那没离开。

    从包里掏出纸斤擦干净嘴,她走过去。

    “抱歉。”藿莛东开口说出和她见面后的第一句话,并递来一瓶矿泉水,却并没看她。

    姚霏接过,喝了几口清洗口中的异味。

    “你要不要上去坐坐,我给你煮点醒酒汤。”一路从酒吧回到住处,她犹如坐了一趟云霄飞车,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为般难受至极,而他却浑然不决。

    所以她很担心若他回家的途中也这样开车会不会发生危险。

    藿莛东摇头,仰头靠向椅背,深邃的五官在透进车窗的天光笼罩下尤未立体。

    “我不知道你和我们总裁是发小。”姚霏望着他的侧颜轻轻开口,视线近乎贪婪,无法移开。

    “你还好吗?”她语气难掩心疼,藿莛东微微偏过头,清冷的黑眸流露一丝倦意。

    “姚霏,那种工作环境龙蛇混杂,如果可以,你换其他的工作。”

    姚霏因他话语中的关心而笑意顿现,“没关系,我又不是那种娇滴滴遇事只会大呼小叫的女人,我能够自保。”

    藿莛东没再继续劝,只是说,“遇到麻烦不要逞强,第一时间和你们总裁联系,他会帮你。”

    姚霏点头,“关总不像传闻那样冷血不近人情,他待我一直很好。”

    藿莛东坐直身体,手握住方向盘发动车子,“我走了。”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他关上车窗,将姚霏痴迷的目光隔绝.

    “路上小心。”

    关切的话语自最后一丝缝隙透进来,他没回头。

    姚霏望着很快消失在夜色中的汽车,精致的眉型微蹙,良久才收回视线转身。

    *************************

    “欢?岑欢?你醒醒!”

    在一阵叫唤声中,岑欢费力的挣扎着从梦境中醒来。

    “丝楠?”岑欢望着出现在头顶的那张年轻的脸,一时有些茫然。

    “我经过你门口听到你大喊大叫,以为你怎么了,进来见你在床上滚来滚去,双手乱舞,猜你是做噩梦了。”

    经她这么一说,岑欢混沌的意识才渐渐清醒。

    她吁口气,揉揉发痛的额,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了?”

    “两点多,”丝楠在她床边坐下,望着她瘦削苍白的脸,担忧道,“你是不是天天做噩梦?”

    岑欢看她一眼,摇头,不想让他们再为自己担心。

    “那你和藿莛东的事考虑得怎样了?”

    听到那个名字,岑欢清晰的感觉到心脏忽然抽紧。

    “昨晚我说那些话你如果听进去了,就应该知道,错过一个那么爱你的男人你会遗憾一辈子。”

    “丝楠,我不想说这些。”

    “你这是逃避。”

    “不。我承认你那番话的确让我有些动摇,但两个人想要在一起并不是光有爱就可以长久生活一辈子的。我埋怨他不懂爱我,其实我自己也有错,我们都不懂爱对方,这样勉强在一起,分开是迟早的事。”

    “如果没发生孩子这件事,你还会这么说么?”

    岑欢一震,哑然。

    “你看,实际上你说的那些都是借口。不论你有多爱他,你都没办法原谅是因为他才导致孩子这件事。而你因为那个男人救了你,你就要以身相许,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并不是在报恩,而是在折腾你们三个人?”丝楠叹气,“欢,不要做傻事,你不可能忘得了藿莛东。”

    见她不语,丝楠摇头,“你再好好想想。”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