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重拾生活的信心(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7:4Ctrl+D 收藏本站

    难得头痛欲裂时还能昏沉沉睡去,醒来发觉自己睡在女儿的房间,藿莛东一时有些迷茫。

    从来都没像此刻这样身心疲惫过,他艰难的爬起来,揉着额走向门口。

    开门出来呼吸里钻入的食物香气滞住他的脚步,他楞了楞,随即双腿像是有自主意识的走向厨房。

    如果不是厨房里那道背对自己的纤瘦身影那一头直发乌黑泛亮,藿莛东几乎要以为她是岑欢。

    他轻叹,垂眸。

    “你起来了?”

    姚霏听到他走近的脚步声,抑制住内心的激荡,深呼吸,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回头看来,目光盈盈,似有什么东西在里头流转。

    早上醒来发现不是睡在自己家,把她吓个半死。转头看到柜面上支着的一个相框里的小女孩,认出那是藿莛东的女儿,她才松了口气诔。

    她酒量差平时就很少喝酒,昨晚又实在太开心,忍不住喝多了,没想到醉得那么离谱,连自己怎么被他带回家的都不知道。

    她在另一个房间找到藿莛东,闻到他身上的烈酒气味,猜想他醒来头一定会很疼,所以自做主张借他家的厨房给他煮了醒酒汤和早餐。

    “谢谢你昨晚陪我度过了一个快乐的生日,我还喝得那么醉给你添麻烦,真是抱歉。”

    藿莛东蹙着眉没回她,目光扫过她身上的男式衬衫,颊边的肌肉跳了跳,终究是忍住吼她回房换下的冲动,只点点头,然后便回房了。

    姚霏在他转身时无声的长舒口气,嘴角忍不住弯起。

    她注意到他刚才看到自己穿着他的衬衫时一副立即要发怒的样子,最后却还是忍住了,不知道这是不是意味着什么?

    其实她不是故意要穿他的衬衫,只是忍受不了昨晚用餐时小礼服上沾了汤渍,所以才换了他的衬衫把小礼服脱下来洗了。

    藿莛东洗完澡出来,头疼的感觉略有减轻。

    重新换了衣服走出卧室,姚霏已经把早餐端到桌上,还有一碗醒酒汤。

    藿莛东没拒绝,坐下来一言不发的端过醒酒汤喝干。

    姚霏无声轻笑,暗自感叹仿佛又回到了刚开始和他交往时的情景。

    那时她每天都是5点起床,然后花一个小时的时间跑去他的住处给他做早餐。

    而他从一开始的拒绝到后来的默认,最后索性给她了一份他住处的钥匙,让她可以随意出入他的住处。

    虽然后来知道他给她钥匙是厌烦每天起那么早给她开门,可那段时光却是她记忆中最美好的回忆。

    “去公司还是回住处?”藿莛东放下餐具,俊容没什么表情的问她。

    “我必须先回家换套衣服才能去公司。”

    “走吧。”

    意识到他要送自己,姚霏心花怒放,换回自己的小礼服出来,而藿莛东已经走到门外。

    出来正要关门,藿莛东忽地想起什么,返回卧室去找刚才姚霏穿过的衬衫,诡异的是居然没找到。

    “我的衬衫在你包里?”

    藿莛东出来盯着她鼓起来的手提小包问。

    姚霏脸上一热,尴尬的点头解释,“我想带回去洗干净再还给你。”

    “拿来。”

    姚霏愕然,从包里拿出卷得非常小的衬衫递过去,而藿莛东接过后走向电梯,随手将手上的衬衫扔进了电梯旁的垃圾桶里。

    姚霏目睹这一幕,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心头难受又难堪。

    他竟然因为那件衬衫她穿过就扔掉,他这是在用行动说明什么吗?

    而藿莛东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举措有何不妥,电梯开启后他走进去,根本没看姚霏是什么表情。

    直到电梯快吻合,藿莛东才出声提醒她。

    姚霏苦笑,轻咬着唇走过去。

    一路沉默,姚霏刚刚因他对自己态度的转变而滋生一丝欣喜和希望,便又被他扔衬衫的举动伤得心会意冷。

    “谢谢你送我回来。”下车后,她礼貌道谢。

    这时藿莛东的手机响起,她连等他看来和他眼神交会的那一刻都没等到,他已经发动车子驾车远去。

    藿莛东透过后视镜看到仍目不转睛望着这边的姚霏,浓眉微拧了下。

    不是不知道她突然又接近自己的目的,只是他不想再沾染任何和感情有关的东西。

    能够允许她早上的行为,已经是看在导师曾经对自己有恩的情分上给予了宽容。

    敛神接听电话,那端的人立即道,“藿总,已经查到汇巨额给宽威的那个人的信息了,我们按照信息显示的资料把人找到了,是个住贫民窟的七十多岁老头。这就奇怪了,一个连自己都住贫民窟的老头他怎么可能会有一笔数额那么大的巨款,而且还汇给了宽威呢?”

    “他叫什么名字?”

    电话那端的人报出老头的名字,藿莛东神色骤变,同时一脚踩在刹车上,把车停在了路边。

    “霍总?”那边得不到回应喊了声。

    藿莛东回神,沉吟了会后开口,“给我查另一个人的资料,我现在回公司发传真给你,你尽快给我答复。”

    话落挂断电话,同时发动车子朝公司开去。

    **************************

    清晨的风吹来,有些冷。

    岑欢窝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一手把玩着手机,目光落在屏幕上显示的已拨电话那栏的第一个号码上。

    昨晚连拨一百零一通电话,可一直提示无人接听。

    明知道这世上没有后悔药,明知道是后悔了,为什么还要等到一切无法收拾才想妥协。

    ——我不会再回头。

    果然。

    所以才不接电话么?

    她轻轻一笑,尔后直接将电话关机,然后扔到茶几下的一个盒子里。

    不能再这么悲伤下去了,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要重新扬起对生活的信心,重新开始。

    进厨房弄了早餐吃,然后回房换了套衣服出门,迈出了重新开始新生活的第一步——换手机。

    花了两个小时重新买了支手机又换了电话卡,她把新电话发给丝楠,让她告诉父母,除此之外,没再告诉其他任何一个人。

    远离过去,才能重新开始。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回家途中不经意瞥到一家社康中心医院招聘泌尿科医生,她忽然有种想去应聘的冲动,这样不但可以利用上班打发时间,还可以避免自己胡思乱想.

    念头一落,她立即付诸行动。

    回了趟家拿了自己的简历及一些和应聘相关的东西,负责招聘的医生原本对她的条件十分满意,却在听说她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时迟疑了。

    “岑小姐,我们这儿只是社康中心,上班的医生护士加起来也才十六个,而医生只有六个,但病人却挺多。而且我们虽然招的是泌尿科医生,但有时还会兼顾其他内外科医生的工作,所以医生的工作量很大,内科的小彭还是个小伙子,可他刚上班那会还一直喊吃不消,更何况你还是个孕妇,绝对不适应这份工作,所以很抱歉……”

    “没关系的,我以前在伦敦实习时工作量更大,那会我也是刚怀孕,可我照样应付得来,而且我也平时也没其他事,工作时间长一点无所谓。”

    “这……”

    “不然这样吧,你们先试用我一个星期,如果我应付不来你们到时再辞退我也不迟。”

    见岑欢这样退让,对方又实在满意她的条件,考虑再三后双方答成协议,岑欢明天开始上班,试用一星期。

    许是生活重新有了寄托,岑欢对开始新的生活很有信心,一回到家立即扎入书房,重新温习丢弃了大半年的专业知识。

    十点多时丝楠打来电话,一开口便问,“为什么突然换电话卡?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岑欢知道有些事瞒不过心思慎密的丝楠,于是把事情的经过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最后又补充,“别为我担心,我只是厌烦了每日只活在儿女情长的世界里哭哭啼啼的自己,所以想改变一下,利用我熟悉的工作找回原来的那个我。”

    不知道是不是孪生的关系,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姐妹俩的心思几乎都是相通的。所以丝楠听她这么说以后立即理解了并表示支持。

    “不要太劳累,要照顾好自己,爹地妈咪这边我帮你保密。”

    “好,谢谢。”

    “傻瓜,我们是姐妹,有什么好谢的?”丝楠在那端轻哼,却带着笑意,“加油,欢。”

    岑欢笑,“好,加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