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始料未及(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7:17Ctrl+D 收藏本站

    老人不厌其烦的和床上的女人说着每日同样的话,而女人没有丝毫回应,仿如一具没有生命力的人体蜡像,空有人的外壳,却没有灵魂。言琥滤尖伐.

    “爷爷,为什么妈妈每天都睡那么久?”

    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好奇的睁大眼望着床上的女人问老人。

    老人楞了楞,目光望向窗外,晦涩的眼眶里掠过一抹沉重的伤痛。

    “因为她招惹了一个魔鬼,魔鬼施了魔法让她变成了植物人。”

    “什么是植物人?是和植物一样不会动不会说话的人吗?”

    老人回眸,“不,总有一天她会动会说话的。”

    “那是不是变成了豌豆射手一样的植物就会动会说话了?诔”

    “豌豆射手?”老人傻眼,从不看少儿电视的他根本不知道出自植物大战僵尸里的豌豆射手是什么东西。

    “豌豆射手很厉害的,爷爷说妈妈招惹了魔鬼,那她变成豌豆射手就能杀死魔鬼了。”近段时间痴迷于游戏中的小女孩很认真的解释。

    老人一笑,“宝宝说得对,豌豆射手杀死魔鬼,抢走魔鬼的女儿,让他痛不欲生。”

    “什么是痛不欲生?”求知欲强到爆的小女孩又问。

    “就是活着不如死了,现在那个魔鬼就和曾经的爷爷一样增饱受这种痛苦的折磨,自食恶果。”老人冷冷一哼,掀开被子一脚,给沉睡不醒的女儿按摩手脚。

    小女孩歪着小脑袋沉默,看着老人给女人按来按去。

    “叩叩叩!”

    轻微的几声敲门声过后,门被从外推开,探进来一张惶恐的脸。

    “老爷,来了好多人把我们的院子给包围了。”

    老人动作一顿,无数情绪在脸上一晃而过,却最终面无表情的看过来,“知道了,我马上下去,你不用害怕,马上打电话给宽威让他过来。”

    “我打了,可电话没人接,所以我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不可能。”老人否定这个说法,“他若出了事我这边不可能没半点动静。言琥滤尖伐”

    “可是——”

    “你先下去想办法拖延时间,我很快就下来。”

    “是。”

    等那人离开,老人不慌不忙的给女儿整理好衣服盖好被子,这才抱过小女孩,捏了捏她红扑扑的小脸蛋说,“宝宝,那个魔鬼害完妈妈现在又来害爷爷了,宝宝变成豌豆射手去杀死魔鬼好不好?”

    小女孩一楞,“豌豆射手是植物,可我不是植物呀。”

    “那魔鬼欺负爷爷了宝宝怎么办?”

    小女孩皱着小眉头想了想,点头说,“那好吧,如果魔鬼欺负爷爷了,我扑上去咬他。”

    老人露出欣慰的笑容,慈爱的抚摩小女孩的头,“宝宝真乖,爷爷就知道疼宝宝不会是白疼。”

    “那爷爷现在就带你去见魔鬼。”

    他抱着小女孩起身,走出房间时回头望了眼床上的女儿,眸色暗了暗,回头离开。

    *************************

    从宽威那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没错后,藿莛东立即联系关耀之,让他帮忙找出幕后黑手的落脚处,随后两人直奔而来。

    “没想到这老家伙胆子挺大的,仗着你不会想到绑架你女儿的人是他,居然连躲都懒得躲,只是把窝挪到郊区来。”关耀之打量过四周后开口道。

    藿莛东蹙眉不语,下了车便朝别墅的大门走去,而身后立即有人追上来,跑到门口一阵猛敲。

    半晌,才有人从里头跑出来,隔着铁门神色慌张的望着门外的一大票陌生人问,“你们找、找谁?”

    回答他的是一把抵着他额头的黑色手枪。

    “开门。”李仁硬邦邦蹦出两个字,那人腿一软,点头如倒蒜,很快开了门,而李仁带着一票人迅速冲进去,各据一个方位防范有人突袭。

    藿莛东眼观八方,目光扫向开门那个男人,冷声问,“你们家老爷呢?”

    “老、老爷他、他——”

    “难得你还记得我这个入土半截的老人,还带这么多人来看我。”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响起一个明显夹杂讥诮的声音。

    老人牵着小女孩的手缓缓走下来,目光扫过众人,落在前方在看到小女孩时俊容掠过惊喜和激动的藿莛东身上,嘲讽一笑,“真是有心。

    藿莛东完全无视对方的讥诮和嘲讽,目光直直望着他手里牵着的小女孩,那张熟悉的小脸蛋上湛蓝如海的大眼和那一头棕色的卷发让他眼眶湿热,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般胀痛难忍。

    他深呼吸,忍住喉咙那股不适,微笑着朝小女孩展开双臂,“橙橙,过来爹地这儿。”

    死死拽住老人裤管的小女孩惊慌的躲到老人身后,一副极其害怕看到他的样子。

    女儿的反应好比晴天霹雳,藿莛东震愕地望着忽然间笑出声的老人,俊容一点点冷下来,瞬间阴沉森寒。

    “向嵘,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呵,你现在是不但不用敬语了,就连伯父都懒得叫了,直接连名带姓的叫我,如果藿贤知道你这么不懂尊卑,怕是要从坟墓里爬出来教训你。”

    向嵘望着处于盛怒中的藿莛东,心头的快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这个害他女儿变成植物人,毁了她一辈子幸福的魔鬼,他忍耐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天能亲眼目睹他失控的时候。

    “我再问一句,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藿莛东出口的声音冷若冰霜,众人强烈感觉到从他身上散发的怒气正一点点扩散开来。

    向嵘却是肆无忌惮,依旧笑着,毫无惧意。

    “我什么都没做,她也不是你女儿,而是我的孙女,她叫宝宝。”向嵘说着把躲到自己身后的小女孩拉到前面来,“宝宝,叫爷爷。”

    小女孩怯怯地看了眼藿莛东,又迅速转开眼,把脸转到身后,却也不叫向嵘。

    “乖,宝宝叫爷爷,爷爷才能告诉你谁是给妈妈施了魔法让妈妈变成植物人的魔鬼。”

    小女孩听到植物人和魔鬼,好奇的仰头,“爷爷,真的有魔鬼吗?”

    “当然有,呐,你看,他就是魔鬼。”向嵘指着脸色铁青的藿莛东,冷冷的笑意像是从齿缝里挤出来般透着切齿的恨意。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小女孩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来,这次不知怎么的竟然不怕藿莛东了,甚至带着一丝敌意,随即小眉头一皱,将手头的一只玩具掷向藿莛东.

    “魔鬼是坏人,豌豆射手杀魔鬼。”

    眼前这一幕让藿莛东始料未及。

    女儿不但不认识他,还叫向嵘爷爷,叫向朵怡妈妈,并且说一些他听不懂的话,把他当作魔鬼。

    怎么会这样?向嵘这只老狐狸到底对女儿做了什么?

    “不对。”一旁的关耀之忽然开口,目光落在向嵘完好的两条腿上,“我记得你好象中风导致半身不遂,现在看你能走能跳,敢情关于你中风的事都是你制造出的假象?”

    “如果我不那么做,估计现在也被他弄成植物人了。”向嵘冷哼。

    “意思是你那时候就已经知道你女儿的事和阿东有关?”

    “真亏你们说得出口!”向嵘忽地爆怒,目光似刃一样剜着藿莛东,“就算小朵再不是,你再恨她,可她毕竟是我向家唯一的骨血,你怎么就狠得下心对她做出这么残忍的事!你简直禽`兽不如!”

    “你好象误会阿东了。”关耀之慢幽幽地开口,揉着额说,“是我开了辆越野车把你女儿撞成那个样子的,说起来惭愧,当时只是想把她撞昏给她个教训的,没想到一时没把握好车速,居然把她撞成了植物人,真是有愧我车神的称号。”

    这番话犹如火上浇油,点燃了向嵘满腔的怒火,身子气得抖如筛糠,而他却笑了,“你们有种,不过那又如何?如今我也是一报还一报,你们害我女儿变成植物人,我把他女儿变成我孙女,现在她只认我,却不认你,你又能拿我怎么办?”

    藿莛东拧眉沉默了会,问,“你那时制造中风的假象骗我,是因为宽威在找机会报复我时发现了你女儿车祸这个秘密,所以他找上你做这笔交易,你出钱而他出力?”

    “既然你都知道了,还问我做什么?”向嵘嗤笑,“现在你打算怎么处置我?让警察抓我坐牢?还是把我千刀万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