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大势已去(2000)

芥末绿2017-2-25 21:37:22Ctrl+D 收藏本站

    千刀万剐?.

    藿莛东望着敌视他的女儿,忖着向嵘的话,半晌没有回应。言琥滤尖伐

    如果女儿的转变真是因为向嵘对她做了什么,那么千刀万剐都是轻饶他了。

    垂眸抚额沉吟了会,他挥挥手,李仁会意,立即带人上楼。

    向嵘愀然变色,冲过去阻止,“你们要做什么!我女儿是病人,她已经半死不活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爷爷~”被向嵘甩开的小丫头嚷嚷着要扑过去抱他的腿,身子却突然一轻,腾空被抱入一具宽阔的胸怀里。

    藿莛东如愿抱到失而复得的女儿,内心的震颤无言以表。

    而小丫头在看到抱她的人后却不顾一切的挣扎起来,扭动着小胳膊小腿的乱踢乱打。

    藿莛东怕伤着她不敢抱得太用力,因此小丫头扭得很欢快,小爪子在藿莛东脸上刷刷抓下几条血痕,把关耀之看得傻眼,心里直叹果然小人和女子都是世上最恐怖的生物。

    藿莛东却是因女儿撒泼的样子想起那时死缠着他的岑欢,忍不住笑出声,捉住女儿又要在他脸上抓的小手耐心哄着,“橙橙,我是爹地,你最喜欢的爹地。”

    “魔鬼!你是施法让妈妈变成植物人的魔鬼,你放开我,我不要你,你走开……”小丫头闭着眼又是一阵尖叫,不论藿莛东怎么哄都不肯听。

    向嵘见状冷笑,“她已经没有半点以前的记忆,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现在你在她眼里就是一个魔鬼,她面对你只会害怕、排斥、憎恨,你妄想她会认你。”

    藿莛东制住哭闹的女儿,目光冷冷看过去,眼神冷得出奇,“不论她是因为什么原因忘记了以前的记忆,我总会有办法让她记起。言琥滤尖伐而我就算不对付你,你往后也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余生。至于你女儿,她现在是个活死人,但在你进监狱后,她会彻底变成一个死人!”

    “你闭嘴!不准你诅咒我女儿!”向嵘发了疯一样要冲过来,李仁等人立即将他抓住诔。

    “藿莛东,你信不信报应?你女儿忘记你就是你的报应,是老天对你的惩罚!”向嵘不甘心的诅咒怒骂,目光投向藿莛东怀里的小丫头,口气一软道,“宝宝,魔鬼要害爷爷,你救爷爷。”

    哭得小脸上满是泪水的小丫头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点点头,然后趴在藿莛东肩上张嘴一口狠狠咬下去。

    藿莛东皱眉,被女儿这样咬虽然不是很痛,可心里却实在难受。

    关耀之却是有些哭笑不得。

    “向嵘是不是受刺激太大疯了?居然叫一个小孩救他?”

    向嵘不理会他的嘲讽,又对小丫头说,“宝宝,过爷爷这边来。”

    像是被操控的木偶,小丫头听话的松口,然后挣扎着要从藿莛东身上下来。

    “……我要爷爷……你放开我……我要爷爷……”

    藿莛东沉下脸,“李仁,打电话给蒋局,让他过来抓人。”

    李仁应声照办。

    向嵘脸色刷白。

    藿莛东不想再继续浪费一秒钟,抱着女儿转身朝门外走去。

    “宝宝!”

    向嵘大喊,想去追,却苦于被人制住无法动弹。

    “爷爷……”小丫头趴在藿莛东肩上,望着向嵘眼泪狂落。

    “坏人坏人坏人……”她没头没脑的在藿莛东脸上咬,又哭又喊,“我要爷爷我要爷爷……坏人坏人……”

    向嵘望着藿莛东的背影,之前那股子肆无忌惮的嚣张气焰和有恃无恐此刻全然不见,双腿一下瘫软,如同泄气的皮球。

    “藿莛东,你能不能看在我这段时间待你女儿不薄的份上饶了小朵,在我进监狱后把她送去医院找人照顾她?”女儿是他唯一的牵挂,他可以在监狱度过余生,却无法忍心在自己进监狱后女儿因没人照顾而随时死亡。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关耀之冷冷抛来一句。

    而藿莛东停下来,却没回头。

    向嵘因此升起一丝希望,又道,“我真的没对你女儿做什么,她会失去以前的记忆是因为头部受了伤。”

    背对他的身影猛然一震,回头看过来,目光锋锐如刃,“你说什么?”

    “你女儿的头部受过伤,伤口在她左耳上方,虽然伤口已经好了,但疤还在。而她就是因为受伤时头部遭到撞击才导致失忆。”

    知道大势已去,无力再反抗的向嵘全盘托出,只盼他能发发善心,给女儿一个去处。

    “宽威精心策划了你女儿在机场离奇失踪的案子,他早在你和小朵悔婚之前就已经盯上你们,所以对岑欢并不陌生,那日在机场他找人假扮岑欢,仅利用和她相似的背影及轮廓就把你女儿骗了出去。之后那个女人把你女儿带去宽威的住处,你女儿发现自己被骗又哭又闹,被那个女人打了一巴掌撞到柜角昏了过去,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而他本来是因为憎恨藿莛东所以想把他女儿卖去国外的,可那小丫头一醒来就叫他爷爷。

    他以为这辈子都没机会听到有人叫他爷爷,没想到仇人的女儿却圆了他这个遗憾。

    面对那双纯洁无暇的大眼和天真可爱的天使面孔,他不论如何狠不下心再把她卖到国外去,所以起了私心,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当孙女养。

    原以为可以瞒天过海,不想百密一疏,终是成遗憾。

    “我当时汇款给宽威动了那么多手脚,就连帐户名都不是我自己的,你是怎么知道和宽威做交易的人是我?”他困惑的问藿莛东。

    “是那个七十多岁老头的姓提醒了藿总你这个人的存在。”打完电话的李仁代为回答,又说,“其实你就算找个和你不同姓的人我们最终也能查到你,不过是慢一点。”

    藿莛东瞥一眼怀里哭闹得累了却还抽抽噎噎的女儿,面无表情的看向李仁,“找到那个女人。”

    “那我女儿呢?”向嵘忙问。

    藿莛东仿若未闻,很快走出去。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