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情况不乐观(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7:26Ctrl+D 收藏本站

    黑色的汽车疾驰在僻静的马路上,关耀之从后视镜上睨一眼身后抱着哭闹的女儿有些手忙脚乱的发小,心头一片唏嘘。言琥滤尖伐.

    “阿东,你那么辛苦瞒着欢欢,就是不想让她再次失望伤心,现在孩子平安无事,你是不是该把一切告诉她,两人都别在折腾了,一家团聚?”

    藿莛东望他一眼,没说话。

    仿佛知道自己以后不会再见到向嵘,他抱着她一出别墅的门,她忽然挣扎得更厉害了,哭哑了的嗓子即使不太喊得出来也仍在声嘶力竭的喊着,那一声声揪心的撕喊如同一双无形的手撕扯着他的心脏,让他难受不已。

    连他这样一个大男人都难以忍受女儿这样哭闹,更何况是视女儿有如性命的岑欢廓?

    况且她现在怀有身孕,如果知道女儿不但失去记忆,而且还只认向嵘是亲人,她会有多难受可想而知。

    思忖间一时没捉住女儿的手,脸上一痛,又多了几条血痕。

    他回神,望着眼睛红肿得厉害的女儿,眼里流露出心疼和一丝无奈杰。

    这样倔强的哭个不停,性子真是像极了岑欢。

    他缓下声哄她,而一心只认向嵘的小丫头却根本不听,直到哭得精疲力尽,才抽搐着昏沉沉睡过去。

    空间一下静下来,藿莛东轻柔的抱着女儿,见车子已经驶入M省市区,想了想,让关耀之把车开去了M省的脑科医院。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进入脑科医院,关耀之不知拨了通电话给谁,两人刚下车,就已经有人快步走过来迎接。

    “关少,藿总,两位好。”脑科医院的院长恭谨地和两人招呼,随即又道,“我已经和我们院的权威脑科医生打过招呼,两位请。”

    没有多余的客套,和脑科专家见过面后,在不会惊醒小丫头的情况下,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最后脑科专家给出的结论却并不乐观。

    “由外伤引起的记忆缺失如果当时及时治疗,清除脑中的淤血和缓解脑震荡症状,或许还能在几年之内慢慢恢复。不过照现在的情况看……”脑科专家迟疑着,脸色不太好的摇头。

    “你的意思是我女儿失去的那部分记忆没可能恢复?”

    “倒也不是这么说,毕竟因为时间及其他原因,只做了一些简单的检查,如果您想更进一步确诊,那只能多花几天时间,我安排给您女儿做一系列精细的检查,才能知道最终的结果。”

    几天时间?

    藿莛东沉吟了会,垂眸瞥了眼怀里还在睡的女儿,目光落在她左耳上方被拨开头发而暴露出来的一条三指宽的疤痕上,点头。

    “给我尽快安排。”

    他吩咐,抱着女儿去关耀之已经预订好的酒店。

    许是真的太伤心,藿莛东把她放到床上时,她突然又哭了起来,眼睛却是闭着的,显然还没醒。

    藿莛东不敢出声,只是轻抚她的背安抚。

    幸好只哭了一会小丫头就不哭了,再次睡得昏天暗地。

    藿莛东望着蜷成一团的小人儿,难忍心头的酸涩胀痛,尽管深吸了好几口气,仍是觉得难受。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感情原来这么丰富,是岑欢母女让他体会到了这些爱情亲情中的酸甜苦辣,所以他才更体会如果岑欢见到女儿变成这个样子会有多心痛。

    看了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他想起那晚离开时脸上还挂着泪水的岑欢,鬼使神差的竟然拿了手机拨出她的号码。

    有些克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在听到电话那端提示用户已关机的女音时,被一抹失望替代。

    尔后手机骤然振动。

    目光掠过屏幕瞥了眼来电,他走去房间的阳台接听。

    “藿总,那个女人已经找到了,是一个本地的小演员,宽威找到她时还特意让她去做过微整形,把脸形修得和岑小姐极其相似,加上她特意把头发弄成岑小姐那样,再穿个一样的衣服,戴上墨镜,基本很难辨真假。”那端顿了顿,又问,“怎么处置?”

    藿莛东望向远处的霓虹,淡淡吐出两个字,“毁容。”

    虽然他已经尽量不让双手沾染血腥,可动了他的人,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

    离规定的下班时间已经超过了两个多小时,岑欢才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下班。

    社康中心医院的医生工作量果然大得惊人。

    因为就诊的病人多,虽然都是些小病小痛,却也加快了上班的节奏,基本除了中午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外,其他时间都在忙。

    不知道是怀孕太易疲劳还是大半年没上过班,岑欢刚开始上班的第一天的确是有些吃不消,可她却过得很充实,下班回到家做了晚餐吃过饭,然后洗澡看书睡觉,生活规律得不行。

    而且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很热情很容易相处,她很满意目前的工作。

    “岑医生,我听何主任说你怀孕了?”刚脱下白褂,就听身后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回头见是护士许雅旋,她笑着点头。

    “哇,那你太厉害了!怀孕了还能像其他医生那样正常工作。”许雅旋一脸崇拜,“彭医生天天喊腰痛腿痛屁股痛,我倒有些怀疑他才是怀孕了。”

    岑欢笑笑,不参与这些话题的议论。

    “岑医生,我家和你家同一个方位,我们一起走吧?还是你老公来接你?”

    岑欢笑容一滞,揉揉额,“没有,我都是一个人上班一个人下班。”

    许雅旋眨眨眼,意识到自己或许是说错话了,连忙补救,“岑医生,我们医院附近有一家小餐馆,里头的面食很好吃,我请你吧?”

    她自来熟的去挽岑欢的手,岑欢有些哭笑不得,却也没拒绝。

    吃过饭后许雅旋开车送岑欢回家,当看到岑欢家的别墅时,小丫头呆住了。

    “岑医生,原来你们家这么有钱?”

    “这是我父母的房子,我借住。”

    许雅旋呵呵一笑,“父母的不就是儿女的?我们家家境一般,还是单亲,我妈开了家修车铺,她说那家修车铺以后就是我的嫁妆。”

    “好了,我进去了,谢谢你,许护士。”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不要这么客气啦,岑医生,你可以叫我小雅,以后我工作上有不懂的地方还要多劳烦你为我解答呢。”.

    “没问题。”岑欢冲她挥挥手,“路上小心。”

    许雅旋点头,正要发动车子,忽地想起什么,又降下车窗探出头来,“岑医生,明天一早我来接你哦。”

    岑欢来不及拒绝,她已经发动车子离开了。

    真是个热心得让人招架不住的丫头。

    岑欢失笑摇头,踩着淡淡的路灯灯光往院子里走,丝毫没注意到身后的某一处有一双眼睛正隔着车窗目不转睛的望着她。

    “夫人,那件事都过去这么多天了,我想外小姐应该没怪您了。她刚才还和那个护士有说有笑,心情好象不错。”

    驾驶座的段蘅回头对车后座一直望着岑欢的柳如岚道。

    柳如岚收回视线,苦笑,“段蘅,你根本体会不到她有多恨我,那种恨已经深入骨髓,就算是我能把孩子完整无缺的还给她,她心里对我也始终是有隔阂的。”

    更何况她根本就变不成孩子来还给她。

    “可外小姐那么善良,她如果知道您现在是真心觉得后悔了,一定会原谅您的。”

    “连莛东都没办法原谅我,更何况是她?”柳如岚长叹口气,“我已经一个多星期没看到他了,他也没打过电话给我,我心里想他,却也不敢打电话给他,更不敢去公司找。做母亲做成我这样,真是很失败。”

    “少爷只是忙,他心里是有您的。也许等他忙过这段时间,就会回去看您。”段蘅宽慰她。

    “你错了,他是在恨我逼走了欢欢,让他不但没了女儿,现在就连爱的女人也没了。我这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他不回来看我。”

    “夫人,您——”

    “别说了,开车回去吧,以后她每晚下班你都要远远跟着,要看到她平安回到家。”

    段蘅点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