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后遗症(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7:31Ctrl+D 收藏本站

    半夜时,藿莛东隐约听见一阵哭声,想起睡着身边的女儿,他蓦地清醒。言琥滤尖伐.

    也不知是做了噩梦还是怎么,沉睡中的小丫头抱着头把自己蜷缩成一团,脸埋入被子里哭个不停。

    因为之前把嗓子哭哑了,这会她即使是哭得再厉害也只能发出微弱的声音,却更让人揪心。

    藿莛东看得心惊,坐起来去拨女儿抱头的手。

    “橙橙?醒一醒……廓”

    他抱起女儿,制住她的手去轻拍她的脸,好一会小丫头才醒来,睁开泪眼迷蒙的眸子可怜兮兮的望着藿莛东,眨了眨眼见不是向嵘,她又挣扎起来,嘴里嚷嚷一些藿莛东听不太清楚的词语,大有不推开他不罢休的架势。

    无奈,藿莛东只能放开她。

    而小丫头一得到自由,立即爬下床光着脚丫往房间外跑杰。

    藿莛东知道她是要去找向嵘,有些疲惫的抚额静坐了会,直到打不开门的女儿拍门发泄,怕伤了她的手,他才下床走过去。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小丫头转过身来,瞠大眼惊恐的瞪着藿莛东,敌意和仇恨从她的眸子里流露出来。

    藿莛东心痛的看着对自己充满防备的女儿,心里真是恨不能将宽威碎尸万段。

    他想起脑科专家说女儿是因为受到刺激和外伤所致失忆,期间会因头痛而变得脾气暴躁甚至精神抑郁,并且会潜意识排除去想以往的事,所以才对恢复记忆不利。

    而向嵘是她受伤昏迷后醒来第一个见到的人,所以她不但把他当作亲人,而且也只依赖他,也只有和他独处时她才会露出天真活泼的一面,在其他人面前却会表现得畏惧和惊慌,甚至排斥他人的亲近。

    因为深信向嵘的说词,他现在在女儿眼里就是一个施了魔法把向朵怡变成了植物人的魔鬼。所以她才比排斥其他人更讨厌他。

    而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改变他在女儿眼里是个魔鬼的形象,让她接受自己呢?

    “……要爷爷……”

    沉吟间,忽听女儿开口,湛蓝的大眼水汪汪的瞪着他,仰起的小脸下颌呈现倔强的弧度,似乎不是在求他,而是在命令。

    顿了顿,他矮下身蹲在女儿面前,让她不用那么费力的看自己。

    “橙橙……”

    “宝宝!”

    藿莛东一楞,随即才意会女儿是在纠正他的称呼。

    “你是叫橙橙,甜橙的橙。”藿莛东耐着性子给她解释,“这是你妈咪给你取的名字,因为她喜欢吃橙子,而你的全名是藿岑橙,我是你爹地,爹地姓藿。”

    “宝宝!”小丫头尖起声音来凶他,凶狠的样子仿若一头发怒的小兽。

    “好吧,宝宝就宝宝。”他妥协,同时脑子里飞快转动。

    “要爷爷!”似乎感觉到他在服软,小丫头克服了一些对他的畏惧,再次命令。

    “好,不过你要听话,你听话爹地就带你去找爷爷。”

    藿莛东哄骗女儿,希望这样能够安抚她让她安静下来,同时不排斥自己的接近。

    可根本没用,不论他怎么说,小丫头除了‘要爷爷’这三个字外,其他一字都不多说,让藿莛东头疼不已。

    父女俩就这样僵持了半个多小时,藿莛东蹲得腿有些发麻,想站起身来,小丫头以为他要打她,抱着头张嘴尖叫。

    “啊——啊——”

    藿莛东一楞,等意识到是怎么回事,连忙又蹲下来,脸色却发青,额角的青筋根根突显。

    看来女儿被送去向嵘那之前,不只被假扮成岑欢的那个女人打过。

    他返回室内,拿起手机拨了通电话,一会挂了电话后瞥到一旁放着的根本没动过的甜食和饭菜,想起女儿这段时间都没吃过东西,他心思一动,拿了份甜食走过去。

    小丫头在他刚才打电话时停止了叫喊,现在见他又走过来,有些害怕的往角落里缩了缩。

    “别怕,爹地不是要打你。”藿莛东尽量放柔声音,目光柔和的望着女儿,把手里颜***`人的甜食递到女儿面前。

    小丫头早就饿了,见到甜食本能的做了个吞咽的动做,却警惕的望着藿莛东,没有动作。

    “不饿么?看起来好象很好吃。”他拿起一小块放到嘴里嚼了两下,然后做出一副非常美味的表情。

    “嗯,果然非常好吃,橙橙想不想要?”

    小丫头抵制诱`惑的自制力好得惊人,舔了舔唇,很有骨气的哼了声,转过头去。

    藿莛东哑然失笑,心想这个女儿面对美食的诱`惑倒是比她母亲有骨气多了。

    “既然你不吃,那我就把它吃光光。”

    他故意吃得很慢又弄出很大动静,小丫头到底是孩子心性,再能忍也耐不住肚子饿时的难受,可又抹不下面子去要,小肩一抽一抽的,委屈得直掉泪。

    藿莛东心疼她再哭眼睛就要坏掉,也不再逗她,拿了一块递到她嘴边,小丫头这次只迟疑了一秒就投降了,抽抽噎噎的一块接着一块的吃。

    藿莛东又给她端来水要喂她,可小丫头接过自己喝。

    等吃饱喝足,困意袭来,她蜷在角落里半睡半醒,藿莛东刚要去抱她又立即睁开眼瞪他。

    无奈,他只好拿来被子铺在地上给她半睡半盖。

    等她终于睡着,藿莛东才长长松了口气,就那样坐在女儿身边靠着墙壁假寐。

    天亮时门铃响起,已经有些睡意的藿莛东立即睁开眼,瞥了眼蹙着小眉头似乎要醒来的女儿,他动作飞快的起身去开门。

    因为女儿就睡在门口不远,门只能打开一半,他对站在门口的关耀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者会意,蹑手蹑脚的侧身挤进来,却在看到睡在门口的小丫头后冏住了。

    “那个……这个房间没床?”他压低声问藿莛东,后者白他一眼,往室内指了指。

    昨晚被女儿折腾了一夜,藿莛东看起来明显疲惫。

    关耀之同情地望着他,“看你这么累,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我大哥不愿意结婚生子了,女人和孩子简直就是麻烦的代名词,惹上她们,这辈子都不得安宁。”

    “说到这个……我有件事忘了告诉你。”走到浴室门准备梳洗的藿莛东忽然回头道。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什么?”.

    “我前几天在容园吃饭时看到和你大哥同居了六年的女友带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

    “这不奇怪,”关耀之打断他,“宋碧晗五年前和我哥一分手就嫁去了法国。”

    “可那个小男孩不是混血,而且神似你大哥。”

    “……”

    看一眼石化住的关耀之,藿莛东回头走进浴室。

    出来时已不见关耀之人影,想必是打电话给他大哥通风报信去了。

    他见女儿还睡得很沉,也不急着喊醒她,拿了手机去阳台打电话给王秘书安排公事。

    十多分钟后挂了电话,目光定格在一组熟悉的号码上,迟疑了几秒,收了手机返回室内。

    九点多时医院打来电话通知他带女儿去做检查,他才迫不得已叫醒女儿。

    结果又折腾掉一个多小时,才拿酒店的甜点封住她的哭闹声。

    同样是关耀之开车送父女俩去医院,一系列检查下来已是中午,而要等到拿结果,最快也还要两天。

    “藿先生,我建议您给您女儿请一个资深的儿童心理医生,这对驱除她在绑架过程中受到惊吓而留下的阴影有很大帮助,同时也能逐步克服她潜意识抵制回忆往事的逃避心理。”

    “儿童心理医生?”关耀之顿了顿,然后看向藿莛东,“我记得姚霏去我公司应聘时,个人简历上填写她所学的专业就是心理学,当初我也是听她说她能用她的专业去猜测客户的心理让工作事半功倍,才破例录取她这个门外汉的。不如回去找姚霏试试?”

    藿莛东没做声,因为坏里的小人儿又开始抱头乱晃,像是非常痛苦般,连身子都发抖。

    “她的头痛是属于脑震荡后遗症,我给她开些药,但只能在她痛时给她服用减轻头痛症状,而且不能长期服用,所以尽快打开孩子的心结,让她恢复记忆从阴影中走出来才能完全解除头痛。”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