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委屈自己(2000)

芥末绿2017-2-25 21:37:36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休息时,岑欢莫名感觉胸口发闷,有些心神不宁。

    “岑医生,你怎么了?”普外科彭医生路过她办公室见她皱着眉脸色发白,关切的问了一句。

    岑欢轻轻摇头,“没什么,胸口有点闷,休息会就没事了。”

    “如果太累了别撑强,你肚子里的孩子最重要。”

    岑欢笑笑,“我知道,谢谢。”

    对方一走,她又皱眉趴在办公桌上,望着雪白的墙壁发呆。

    其实她是突然想起女儿了廓。

    上午在儿科帮忙看病时一个患了病毒性感冒来就诊的小女孩虽然是黑眼珠黑头发,可表情和小动作却和女儿极其相似,让她好不容易平静了几天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其实让自己变得忙碌也只能暂时忘记那些痛苦,等静下心来或者不经意被触动某根神经而想起时,心里还是会疼得难以承受。

    因为换了电话,加上每天除了上班的医院外就是回家,也不去其他地方,她似乎真的开始在远离过去。

    虽然还是难免会想起那个人,但好在已经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会动不动就流泪,或者想打电话给他了。而这是好的开端。

    “岑医生。”急促的呼喊声打断她的思绪。

    而许雅旋出现在她办公室门口,“岑医生,何主任让你过去外科帮忙,刚才医院附近的马路发生一起车祸,有十几个人受了外伤需要清创缝合,现在外科只有彭医生和小儿科的李医生,根本忙不过来。杰”

    “好,我马上过去。”她起身。

    ******************************

    暮色中,姚霏站在自家公寓楼下,不时看时间,或眯眼看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心情半是惊喜半是心烦。

    喜的是藿莛东居然会主动打电话给她,在看到他的来电时,她几乎是难以置信。

    而在接通电话听他说清楚打电话的用意后她的心冷了半截。

    原来他是要她帮他女儿做心理治疗才打电话给她。

    而她也没想到他女儿居然还活着。

    她一直以为岑欢会和藿莛东分手是因为他们的女儿死了,而死因和藿莛东及柳如岚母子有关,岑欢没办法仇人朝夕相处所以才分手。

    可现在他们的女儿却还活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思乱想的当头,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她面前。

    她蓦地回神,扬起笑容走向驾驶座。

    “东。”

    藿莛东看她一眼,把手头一个超大号密封纸袋递过去,然后绕去后座打开车门,小心翼翼的轻轻抱起因服用医生开的药物而昏睡的女儿。

    姚霏关了车门走在他身侧,看他把怀里的小人儿视若珍宝,而脸上的表情是她从未见过的温柔。

    是因为这个孩子是他和岑欢的宝,还是因为他特别喜爱孩子?

    她思忖着,在电梯口等电梯时望着藿莛东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而藿莛东怕吵到女儿,一声不吭。

    直到走进姚霏的住处,把女儿放在她床上,替她拉好被子,他才走去客厅。

    “看你挺累的,喝杯咖啡提提神。”姚霏把一杯热咖啡递到他面前的茶几上。

    藿莛东点头,指着刚才拿给她的东西说,“你先看看那些资料,那是M省脑科医院的专家给的建议。”

    “你刚才安置你女儿睡觉时我已经看过一遍了。”姚霏给自己倒了杯白开水,“我想我在帮忙之前应该要熟悉我的病人受到过什么样的刺激,这样才好对症采取相应的治疗方法。”

    藿莛东皱眉,很反感她把女儿说成是病人。

    将女儿遭绑架时受伤的经过大致说了遍,他立即叮嘱,“我女儿的事我希望暂时保密,你不能透露给任何人知道。”

    姚霏一楞,“你现在还不打算告诉岑欢?”

    “这是我的事。”

    他冷漠的语气让姚霏心有些发沉。

    “我知道了,我除了给你女儿做治疗外,其他的事情一律不会过问。”

    “我只是想再等几天,看我女儿的状况有没有好转,再决定要不要这么快告诉她。”

    “你对她真好,一心为她着想。”姚霏苦涩一笑,长舒口气,故做轻松道,“别太担心,你女儿的情况应该没那么糟。不过这几天她可能就要住在我这边了,这样我和她独处的时间才会多一些。”

    “只要对我女儿有利,我没问题。”

    “没想到你居然可以把父亲这个角色做得这么尽职。”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对一切都冷漠以对,冷眼相待的藿莛东么?她很怀疑自己是否真正认识过他。

    藿莛东没回她,却问,“有东西吃么?”

    开了七个多小时的长途,一路上不但要随时堤防女儿醒来,还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开车,他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更别提吃饭了。

    而原本充当司机的关耀之在女儿检查报告出来的前一天就因事提前回来了。

    “你先吃点水果,我去做饭。”

    藿莛东没有拒绝。此时就算再不想和她独处,可为了女儿,他不得不委屈自己。

    一个小时后,姚霏把两菜一汤端上桌,藿莛东走过来刚坐下,就听见姚霏的卧室传来一声大的动静。

    他惊了下,意识到或许是女儿醒来了,立即起身走去卧室,而姚霏也跟过去。

    打开卧室门开了灯,果然见床上没了女儿的身影,藿莛东刚要喊,就见女儿从地上爬起来,回头看到他,小嘴一扁用力哼了声,而在看到随后进来的姚霏后立即变成了尖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