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决定离开(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7:55Ctrl+D 收藏本站

    一切如同藿莛东猜测,小丫头在见到躺着一动不动的女人时,虽然还是不敢靠近,却也没像见到姚霏那样恐惧的大喊大叫往角落里缩。

    “橙橙,你看她是不是和植物一样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植物人?”藿莛东放下女儿问。

    小丫头看看他,又看看床上的女人,然后一点点往床边挪。

    等终于挪到床边,她伸出一根手指去戳女人的脸,然后又去拉女人的头发,见女人果然不动,她的胆子渐渐大了些,又去拉女人的上眼睑,想看她的眼珠子会不会动,结果关耀之的秘书不知道怎么回事忍不住‘哎呀’了一声,吓得小丫头立即缩回手,本能的抱头拼命叫喊!

    藿莛东神色顿变,抱起女儿迅速走出房间。

    关耀之呆了呆,瞪向已经坐起来的秘书,“你怎么搞的?装死人都不会!”

    秘书一脸委屈的揉着被小丫头碰过的那只眼睛说,“她拉我眼睑的时候把我的美瞳错开了……”她当时觉得不舒服所以才忍不住发出声音。

    关耀之受不了的拍额,“回去上班吧,没你的事了。诔”

    走出房间,却不见藿莛东父女,找了其他房间没找到,他猜想是走了,叹口气,拿过电话。

    这边把女儿抱上车在哄的藿莛东听到电话响,看了眼见是关耀之打来的,接通便道,“我先带她回去,有事再打电话给你。”

    挂了电话,怀里的小人儿还在抖,而嗓子在经过刚才的叫喊后已经彻底喊不出声。

    经过试探,他证实自己的猜测正确,的确是因为向朵怡在女儿眼里只是个不会动不会说话的植物人,对她不会构成威胁,所以她才不怕她。

    可现在或许她对植物人又有了新的定义,毕竟刚才‘植物人’说话了,所以就算现在真正的植物人向朵怡在她面前,估计她也不会再敢像以前那样对向朵怡毫无防备。

    而他原本还打算利用这一点让女儿消除对岑欢的恐惧,可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

    他叹口气,发动车子离开。

    ***************************

    由于中午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都花在了打电话上,没时间吃午饭的岑欢饿了只能狂喝水,可即使是这样,还是觉得饿。

    怀孕的女人还真是娇贵,经不起半点饿。

    岑欢自嘲,敛神集中注意力给下一位病人看病。

    “叩叩叩!”

    明明门没关却传来敲门声,岑欢有些诧异的抬眼,却呆住。而来人已经朝她走来,熟悉的气息中夹杂食物的香气。

    “我猜你没吃午饭,所以买了你喜欢吃的给你送来。”

    藿莛东把给她买的饭菜递到她面前,目光盯着她鼻梁上架着的墨镜,“你的眼睛怎么了?”

    岑欢回神摇头,墨镜下的眸子有些慌乱。

    其实她早该想到他在自己匆忙挂断电话后肯定会猜出她没吃午饭而给她送过来的。这个男人看似外表冷漠,却心细如绵。

    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他就算看在孩子的份上也不会让她饿着。

    “你趁热吃,我走了。”见她似乎不想和自己多说,而女儿一个人睡在车后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醒来,他也不敢多留。

    岑欢一楞,像是有些讶异他这么快就走,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然后目送他离开。

    趁还没病人,她打开食盒,刚要动筷,藿莛东又返回来。

    “你是不是换电话号码了?我打你的电话一直关机。”

    岑欢点头。

    “你不让我知道你在这上班,又换了电话不告诉我,是打算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了?”

    岑欢因他语气中流露的一丝不悦而蹙眉,“是你先要和我老死不相往来才对吧?”

    “我?”藿莛东困惑。“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或者做过什么让你这样以为?”他只记得自己说过不论她什么时候需要他的帮忙,他都不会拒绝。

    “呵。”岑欢一声讥笑,“那晚你说我错过了你给我的最后一次机会,以后就算我后悔死,你也不会再回头。我后来像个傻子一样打了一百多通电话给你,你一通都没接。”

    藿莛东震住。

    那晚他从关耀之那回来,因威士忌的后劲醉得不省人事,根本就不知道她打过电话给他这回事。

    “我知道你一向说到做到,是我错过了你给我的机会,我没权利也没资格怪你任何。所以我选择远离过去重新开始。而我现在过得很好,很充实。”

    藿莛东望着她平静的面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想起那晚姚霏在他那,难道电话的事和她有关?

    他沉下脸,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岑欢以为他是在生自己的气,强忍住漫上心头的酸楚,故做无所谓的笑笑,拿起筷子安静的用餐。

    只是一低头,就有泪水滑落,一滴又一滴……

    **********************

    回到车上见女儿还在睡,藿莛东下了车站在车旁拨电话给姚霏。

    “东?”姚霏的声音有些意外,“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要我给你女儿介绍——”

    “你那天早上是不是动了我的电话?”藿莛东打断她,语气冷若冰霜。

    那端隔了会才回他,“什么电话?”

    “姚霏,有些事我能容忍,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我说得很清楚,我和你不论任何时候都不会有可能。即使我不和岑欢在一起,你也永远没有机会以我爱人的身份站在我身边!”

    电话那端姚霏脸色煞白。

    “东,你竟然这样伤我?我在你眼里是那种卑鄙无耻的女人?那是不是我说电话的事不是我故意的,你也不会信?”

    藿莛东阴沉着脸不语。

    “我知道,对于你爱的人来说,你专情而多情。可对于你不爱的我,你的态度也未免绝情得太伤人了!”姚霏沉着气反驳,“我是对你不死心,在你和她分手后希望你能发现我的好,回过头来重新接纳我。可我发现自己这种想法简直就是妄想!”

    “你放心,我现在已经不会对你再有任何想法,而且我已经决定离开这里。当初是因为你我才决定回国定居,如今也是因为你我才离开。我会找一个爱我的男人开始新的生活。”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最后再申明一点,那天早上我在另一个房间找到你,当时你的手机一直响,我见你还睡得很熟,怕吵醒你,所以才自做主张拿了你的电话,可我怕你醒来误会我要对你做什么,因此紧张得没拿稳手机,掉在了地上,捡起来发现手机关机了,而你当时翻了个身,我以为你要醒来,连忙把手机放回去就离开了房间。”.

    “如果因为那件事造成你和岑欢之间的误会,我很抱歉。放心,以后不会了。”

    这次没等藿莛东开口,姚霏径直挂了电话。

    而藿莛东烦躁的握紧超薄的机身,良久才平息胸口燥动的情绪,轻轻打开车门上车。

    如果那晚她不那么倔,如果她早一些打电话给他,如果他不跑去关耀之那喝闷酒,如果……

    没有如果。

    也许是天意如此。

    疲惫的仰靠在椅背上,透过后视镜望着蜷成一团熟睡的女儿,他想这辈子他唯一能拥有的最珍贵的礼物,或许也只有这个女儿了。

    小丫头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睁开眼视野一片漆黑,而车窗外却灯火通明。

    她惊慌的爬起来,想喊爷爷,临时却又改了口,“爹地……”

    驾驶座上因疲惫而渐生睡意的藿莛东听到女儿的声音一下惊醒。

    “爹地,爹地……”

    难以置信女儿醒来喊的竟然是爹地而不是爷爷,藿莛东心头狂喜,开了车顶灯一把抱过女儿。

    “橙橙,你刚才叫谁?”他亲着女儿的额头问。

    小丫头望着父亲没头没脑的蹦出一句:“爹地,为什么植物人没变成豌豆射手也会说话?”

    这个问题把藿莛东给问住了,因为他也不知道豌豆射手是什么东西。

    “橙橙饿不饿?我们回家,爹地给你做好吃的。”他转移女儿的注意力,从置物格里拿出一颗糖递给女儿,小丫头忙着剥糖纸,没再追问。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