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和你睡(4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13Ctrl+D 收藏本站

    把女儿送去史特文在酒店布置的心理治疗室,藿莛东开车去接岑欢,还很远就看到一抹浅绿伫立在别墅门口,朝他这边翘首观望.

    天气渐暖,只着单衣的岑欢已经能隐约看出小腹微突。

    藿莛东刚把车停下她就迫不及待的绕到副驾座旁打开车门坐上去。

    藿莛东见她气色不错,尤其一双美目亮得出奇,显然是因为马上要见到女儿的缘故。

    “小舅,我可不可以搬回去住?”在藿莛东发动车子时,岑欢忽然问他,后者一时没反应她说的是什么,侧首投来询问的眼神庙。

    岑欢轻咬唇,“我是说,我能不能搬回去和你们一起住?我知道女儿现在还很怕我,但我可以在她不睡觉时躲在房间里。”

    藿莛东不明白她怎么会冒出这样的想法。

    “你现在是孕妇,天天躲在房间不出门怎么行?畈”

    “没关系的,我觉得闷的时候可以在阳台站一站,还有女儿睡着的时候我可以离开`房间。”岑欢说着不自觉过来圈他的手,“小舅,我不想一个人住了,我想搬回来,可以么?”

    藿莛东看她一眼,没回她。

    岑欢有些失望的松手,直到车在史特文入住的酒店停下,都没再开过口。

    “你先找个隐蔽点的角落坐,我上去看看,一会带她下来你记住别靠太近。”进入酒店后,藿莛东叮嘱她。

    岑欢点头,但因为刚才藿莛东没答应她让她搬过去一起住,所以脸色微微有些不郁。

    可她却不怪他,也没资格怪他。毕竟当初是她自己一再拒绝的他的挽留不告而别,而如今他不同意也是为女儿着想,她更没有理由埋怨他半句。

    藿莛东看她闷闷不乐,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唇,终究是忍住,转身朝电梯走去。

    直到看不到他的身影,岑欢才走向酒店大厅的一处角落。

    *******************************

    藿莛东走到史特文的房间门口,他的助理来开门,而门一打开,藿莛东就听见女儿尖锐的哭喊声,脸色立即一变,毫不犹豫的冲进去。

    “怎么回事?”他沉声用地道的美式英语询问,目光却落在躲在角落里抱头尖叫的女儿身上,一颗心随着女儿的尖叫声越发抽紧。

    “藿先生,我刚才给您女儿施了催眠疗法,让她回忆昏迷前的最后一幕,从而得知了她内心真正惧怕她母亲的原因。”史特文怕他误会,立即回以解释。

    年过四十的史特文和各种患有心理障碍的儿童接触过十几年,对他们的一些心理上的微妙变化很有研究。在他得知小丫头最害怕的女性是她母亲时,他决定利用催眠疗法让小丫头自己回忆当时的情景说出真正惧怕她母亲的原因。

    藿莛东皱眉,走去抱过女儿搂入怀里。

    “乖,橙橙别怕,爹地在。”

    小丫头停止尖叫,颤着身子畏畏缩缩的钻入父亲怀里,小手紧紧揪住父亲的衬衫,像是怕他会离开似的。

    藿莛东耐心哄着女儿,待她安静下来,他才起身看向史特文,“什么原因?”

    “她说她母亲骗她,打她,是坏人。”

    藿莛东一楞,“你的意思是我女儿把假扮她母亲的那个女人当成了她真正的母亲?”

    “对,在您女儿看来,那个加班她母亲的女人和她母亲是一个人,所以她才潜意识比排斥任何一个女人都排斥她母亲。”

    “那要怎么做才能改变她的错误想法,让她知道那个女人并不是她母亲?”

    “这个我还要重新制定一套治疗方案,我会很快给您答复。”

    闻言,藿莛东抱起女儿离开。

    下楼后往大厅的角落扫了一圈,看到角落最末的位置上不知从哪里找来一顶遮阳帽和一副墨镜戴上的岑欢正鬼鬼祟祟的往这边探,样子实在是有些滑稽。

    “橙橙,想不想吃布丁?”他问把一张小脸埋入他怀里的小人儿,故意用她最爱的甜食引`诱她。

    可显然小丫头还没从刚才的催眠疗法中走出来,无精打采的摇头,只想快点回家。

    “可是爹地很想吃,橙橙陪爹地吃好不好?”

    到底是孩子,拒绝了一次难以拒绝二次,虽然很怕看到酒店那些挂着大大笑容的女服务生,还是抵不住最爱甜食的诱`惑,点了点头。

    藿莛东抱着她走向岑欢那边,选了个和她隔了两个位的位置坐下,然后招来服务生点单。

    过程中小丫头始终将头埋在父亲怀里,害得岑欢即使摘下墨镜,也根本看不到女儿的脸。

    直到藿莛东点的甜品送来,小丫头经父亲提醒,才蜗牛般慢吞吞把头抬起来,小心翼翼的移过一份水果布丁,拒绝父亲的帮忙要自己动手,结果一不小心打翻了,弄了自己一身,而抱着的她的藿莛东也无法幸免。

    还没离开的服务生见状连忙伸手去抱小丫头,“藿先生,您去洗手间清理吧,我帮您女儿弄干净她外套上的。”

    而服务生刚碰到小丫头的身子,小丫头立即本能的扯着嗓子尖叫,把服务生吓得马上缩回手,惊慌的瞪着小丫头,以为自己弄痛了她。

    藿莛东头疼的叹口气,正要安抚女儿,奇怪她却自己停止了尖叫,只是楞楞的瞪了眼短发的服务生,然后移过父亲那一份布丁开始用手抓着吃。

    藿莛东有些哭笑不得的扫了眼吃得起劲的女儿,朝服务生示意,“给我拿些干净的湿毛巾过来。”

    服务生点头,很快按照他的吩咐拿来湿毛巾,然后看他细心的给小丫头擦拭身上的布丁。等他弄完,小丫头也把布丁吃完了,给女儿擦干净手,他放女儿下来。

    “橙橙,你在这里等爹地一会,爹地去一下洗手间就回来,好不好?”

    小丫头点头,等父亲走后,她乖乖站在桌子旁边低着头一动不动,等父亲回来。

    “小朋友,要不要吃糖?”服务生从口袋里摸出一颗棒棒糖递到小丫头面前逗她。

    小丫头迟疑了一下,怯怯的抬眼望着服务生,摇头。

    “真的不要吗?很好吃哦,比水果布丁还好吃呢。”.

    小丫头不吭声了,也没再看服务生,低着头把玩自己的手指头。

    岑欢望着和服务声互动的女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上下打量过服务生,目光落在对方的短发和中式的酒店大厅服务生制服上,忽地明白了什么,心头禁不住一阵狂喜,而脑海里迅速滋生某个念头。

    等藿莛东从洗手间出来,再往岑欢的位置看时,已经没了人影。

    心里有些担心,拨了通电话给她,却响了许久都没人接。

    带女儿回到家,趁她独自在客厅玩时,他回房处理从公司带回来的公事。

    中午时,门铃响起。

    藿莛东透过帽眼看到一抹背对着自己的娇小身影,起初还以为是岑欢,再一细看却又不是,因为对方穿着休闲的男装,而且还是一头黑色短发。

    原本不打算开门,可刚转身门铃又响起。

    有些不耐的打开门正要开口说什么,却在看清楚对方的脸后蓦地一楞,黑眸满是错愕和不解。

    “岑欢?”他困惑扬声。

    “怎么?换个造型就不认识我了?”一身男人装扮的岑欢嘻嘻一笑,走进来踮起脚尖轻佻的勾住他的下巴问,“我像男人么?”

    藿莛东拨开她的手,目光从头到脚打量过她,皱眉,“你这是搞什么?”

    岑欢学男人帅气的扬了扬眉,没回他,而是直接越过他往室内走去。

    “岑欢,你——”

    “嗨,小朋友。”岑欢学男人粗着嗓子和客厅正在玩玩具模型的女儿打招呼,一副陌生人的口吻,在小丫头看来时扬起夸张的笑容走过去。

    “小朋友叫橙橙对不对?呐,我是岑叔叔,是你爹地的……好朋友,叔叔听说你爹地说你喜欢吃糖,所以给你买了一些很好吃的糖,你尝尝。”

    岑欢从拎来的一大包零食里翻出女儿以往最喜欢吃的那种儿童奶糖,撕掉包装剥了一颗递到女儿嘴边。

    小丫头警惕的往后缩了缩,望着她的大眼有些困惑和些微的恐惧。

    藿莛东听岑欢把她自己说成是男人,又一副男人装扮,顿时明白了她这么做是想让女儿误以为她是男人,打消女儿排斥她的第一步,再慢慢培养感情,以这种方式让女儿接受她的存在。

    只是看女儿的表情虽然没有立即尖叫,不过还是有些恐惧岑欢的出现。

    “橙橙,叔叔也有个女儿和你一样大哦,她超级喜欢吃这种糖,难道你不喜欢?”岑欢耐心的诱`惑女儿,又剥了一颗奶糖放到自己嘴里,故做美味的嚼得有滋有味。

    小丫头舔舔唇,目光望向一旁的父亲,像是在求助。

    藿莛东虽然对岑欢如此胆大的行为感到怀疑,却也希望女儿能通过这种方式接受她母亲的存在。

    他走过去,在母女俩身边蹲下,从岑欢手里拿过那粒剥了糖纸的奶糖放到女儿嘴边,“叔叔买的糖一定很好吃,橙橙试一试?”

    小丫头虽然还是有些排斥突然冒出来的‘岑叔叔’,却也禁不住奶糖的诱`惑,张开小嘴把糖吃了,然后往父亲身后躲了躲。

    虽然女儿的这个举动让岑欢有些伤心,不过至少女儿在看到男装打扮的她后没有再发出恐怖的歇斯底里叫喊声,这已经是很大的一个进步了。

    “好饿,不知道你家还没有中饭吃?”岑欢看向藿莛东,后者睨他一眼,起身走向厨房,而小丫头在父亲离开后立即抱着玩具模型要回自己房间,却在走了几步又想起什么似的返回来,瞥了眼岑欢,然后飞快拿起那包零食急匆匆往自己房间跑。

    岑欢忍俊不禁,心头松了口气。

    藿莛东从冰箱里拿了些肉食蔬菜给岑欢煮了碗三鲜面条,岑欢想起自己好久没吃过他做的饭菜,一时想念不已,面条一端上桌也顾不得烫,迫不及待的喝了口汤,结果烫得舌头都麻了。

    藿莛东倒了杯冷开水给她,在她身边坐下。

    “你是怎么想到……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来接近女儿的?”

    岑欢等舌头的那股麻劲过了,又吃了几口面条才回他,“是酒店的短发服务生给了我灵感。虽然那个服务生不论怎么看都像个男人,就连声音也有些像,不过我问了她,她说她和我性别一样。而我发现女儿在面对她时并没有很强烈的排斥她。”

    这点藿莛东也注意到了,当时女儿打翻布丁,服务生要去抱她,她起初以为服务生都是女的,所以尖叫,可在看到服务生后就不叫了,当时他没想到原来女儿是看到服务生的短发和打扮判断她是男人。

    “所以你突然从酒店离开又不接我电话就是跑去把自己变成男人?”

    岑欢边吃边点头,藿莛东望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目光落在她那一头短发上,有种仿佛时光倒流回了七年前初见她时的情景。

    “小舅,我现在的身份是你朋友,那我可以搬来借住你家了吧?”岑欢突然想起。

    藿莛东一楞,淡淡瞥她一眼,“家里只有两个房间两张床,你又是‘男人’,睡哪?”

    “当然是和你睡啦,反正我是‘男人’,你不用怕我会对你做什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