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冷漠闷骚的狼(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18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从来都是行动派,也不管藿莛东答不答应,总之她是决定赖在这儿不走了.

    藿莛东收拾完厨房,在客厅没看到她人,回到卧室,见地上扔满了衣裤,而浴室传来淙淙的水流声。

    微蹙着眉俯身一件件拾起地上的衣物放在一旁的椅子上,走到床边坐下,下意识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摸出一盒烟,拿出一根正要点燃,忽然想起她怀孕的事,又把烟放回去。

    岑欢洗完澡出来,身上穿的是藿莛东的睡衣,袖口和裤管都高高卷起,而胸口的浑圆曲线毕露,藿莛东只望一眼,便感觉下腹猛然窜过一阵强烈的热流,迅速挑起他沉睡的欲`望。

    岑欢拿着一块干毛巾正在擦拭一头还在滴水的短发,看到坐在床边的藿莛东,嘴角微微一弯,返回浴室拿起电吹风走过去递到他手里庙。

    藿莛东瞥她一眼,接过,插上电源。

    而岑欢自动自发在他身侧坐下,身子微侧着靠在他胸口,感觉到他修长的手指轻柔的梳理过她的头皮,这种熟悉的触感让她心跟着一紧,想起以往两人在一起时,她大多时候洗了头都是他帮忙吹干打理,那时的她原来那么幸福。

    “小舅。”她忽然喊他畈。

    身后的男人动作一顿,“什么?”

    “我给你讲一个小羊和狼的故事吧?有一只小羊爱上了一只英俊的狼,可是那只狼很冷漠很闷sao,明明他也喜欢小羊,可不论小羊怎么示爱他都死不承认,还恐吓小羊说如果她不走就吃了她。小羊很伤心,离开了那只让她又爱又恨的狼。后来小羊和狼不期而遇,狼突然一改往日的冷漠,主动追求小羊,小羊受宠若惊,却很甜蜜的享受狼的宠爱,小羊以为可以一辈子这样幸福下去,可因为一些事小羊觉得狼伤害了自己,她忘了狼是怎样用心呵护和疼爱自己,只是觉得很受伤,所以对狼说了些很伤他的话,还离开了他……后来小羊发现自己错怪了狼,她很后悔,很想重新回到狼身边,像以前那样相亲相爱,可是狼一直不表态,这让小羊很不安,她不知道狼是不是被她伤透了心,所以不想再和她在一起,还是他喜欢上了别的羊?”

    岑欢话落许久,身后都没有回应。

    沉默中,电吹风发出的‘呼呼’声嘎然而止,然后岑欢听见耳边扬起一个低沉的声音,“狼和羊不是同类,他们相爱本来就是个错误,所以即使是知道羊后悔了,狼也不会再让错误继续下去。而且,狼不和羊在一起的另一种可能不是因为他喜欢上了别的羊,而是别的狼,因为狼和狼才是同类。”

    那一瞬间,岑欢感觉全身的血液都似乎冻结。

    他不会不知道故事里的小羊和狼代表的是她和他,而他刚才回她,意思是她和她相爱原本就是个错误,所以就算她后悔想再和他在一起,他也不会再继续‘犯错’?

    而谁又是会被他喜欢上的同类?

    姚霏么?

    那日她以为他脸上的抓痕是姚霏所为,直到她自己的脸也被女儿抓伤,她才知道是自己误会了他。

    他和姚霏,到底走到了哪一步?他们两人的感情已经好到让他喜欢上她了么?

    胡思乱想的当头,身子轻轻被推开。

    “我还有公事没做完。”藿莛东起身,像是没察觉到她脸色的不对劲,径直走去书房。

    岑欢独自呆坐在房间里,直到室外暮色降临,眼前光线变暗,她才回神,像是想起什么,起身从衣橱里找了件藿莛东的白衬衫换上,又穿回自己的西裤,然后走出房间。

    ****************************

    藿莛东从书房出来时天色已经全黑。

    寻着空气中弥漫开的食物香气走向厨房,眼前看到的一幕让他惊讶得挑眉——女儿安静的坐在垫高的餐椅上,正直勾勾的瞪着面前摆放着的一碟果味薄饼,而岑欢还在厨房里忙碌,纤细的身影来回穿梭,身上那件白色的衬衫晃得他有些眼花。

    他正要走近女儿身边,就见她趁没人注意,飞快抓起一小块薄饼塞入嘴里,然后两手捂住嘴偷偷的嚼,似乎这样就没人发现她偷吃。

    难得看到女儿失忆后还这么调皮的一面,藿莛东不得不承认和女儿相处了几年的岑欢比他更了解女儿,知道怎么做才能吸引住女儿的视线,让女儿因抵制不了对美食的诱`惑而克服对她的恐惧。

    他走过去在女儿身边坐下,拿了块饼递过去,小丫头眨巴了下大眼凑过小嘴去一口咬住。

    藿莛东宠溺一笑,刮了刮女儿的小鼻头。

    岑欢端着两道做好的菜走出来,笑眯眯的问女儿,“岑叔叔做的饼好吃么?”

    藿莛东表情怪异的睨她一眼,实在不习惯她这副‘岑叔叔’的口吻。

    小丫头见她一出来,下意识的就往父亲这边挪,也不开口,只是防备的瞪着岑欢。

    岑欢也不气馁,一一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四菜一汤加两个甜点,色香俱全,营养丰富。

    小丫头虽然没了以前的记忆,可喜欢的食物还是没变,岑欢就是想利用这一点先把女儿的胃收服,再慢慢收服她的心。

    晚饭后岑欢主动清理厨房的卫生,而藿莛东被女儿拉去客厅陪她玩模型。

    岑欢整理干净厨房出来时,见客厅里只有女儿一个人在玩,而藿莛东背对着她站在阳台上接电话。

    她走向女儿打算陪她玩,小丫头却在听到脚步声看到来人是她时把模型一收,抱在怀里不玩了。

    “橙橙,你让叔叔陪你玩,叔叔明天再给你做好吃的饼,还有给你买会冒泡的汽水,叔叔的女儿就最喜欢喝这种饮料。”岑欢诱`惑女儿。

    可小丫头很酷地转过脸不看她,岑欢准备再接再厉,没想小丫头似乎料到她要继续说,干脆又抱着模型回自己房间了。

    岑欢哑然,心想女儿这副倔样子还真的是遗传自她。

    藿莛东接完电话回到客厅见岑欢楞在客厅发呆,神情还有些沮丧,显然是又被女儿拒绝了。

    “不要灰心,她现在能够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慢慢来。”.

    面对他温柔的安抚,岑欢有些难以自控的去抱他,额头抵着他的胸膛低喃,“我没有灰心,只是心里有些难受。”

    以往和自己最亲密的女儿突然把自己当成怪物,当然会难受。

    藿莛东任她抱了会才拨开她的手,“我去看看她。”

    岑欢点头,缓缓松开手,看着他走去女儿的房间,而她回到两人房里,打开衣橱整理他的衣物。

    快十二点时岑欢见藿莛东还没回房,以为是女儿缠着他,结果又过了一个小时仍不见他,才忍不住去找人,结果看到书房的灯亮着。

    没敲门就推开书房的门,半靠在沙发上正在查阅公司每个季度业绩报表的藿莛东听到开门声头也没回,反而是岑欢在看到他身上盖着的被子时楞住了。

    “你打算睡书房?”所以她才等了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都等不到人?

    “只有两张床,你和女儿各一张,我当然只能睡书房的沙发。”藿莛东不冷不热的回她,目光始终盯着手头的报表没移开过。

    岑欢瞪着他半晌,轻哼了声,也懒得再和他多说,走过去掀开他身上的被子一角便钻进去,大半个身子都贴在他身上靠着。

    藿莛东一楞,收好报表资料放到一旁,身子往后靠了靠,在岑欢又要缠上来时开口制止她,“你现在是孕妇,请不要做一些会伤害到自己和孩子的行为。”

    岑欢抬眼斜他,“我不过是想抱着你睡,这也算是会伤害到自己和孩子的行为?”

    藿莛东简直要叹气,“你可以在这边住,但你睡床我睡沙发。”

    “以前你去我的公寓怎么不说这句话?”岑欢撇撇嘴,“除非你回房睡,不然你睡哪我也跟着睡哪。”

    岑欢式的无赖藿莛东几年前就已经领教过,那一年她也是耍赖硬要和他挤沙发,最终逼得他失控。

    念及两人若吵起来会惊醒熟睡的女儿,他没辙的暂时屈服于她的无赖,在她得意的神情中回到房间。

    可即使是同一张床,他也是背对着她而眠,让岑欢既感到挫败又有些委屈。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