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身体与心的距离(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23Ctrl+D 收藏本站

    “喂。”.

    身后传来明显有些生气的声音。

    藿莛东闭着眼没有回应,一副睡着了的姿态。

    岑欢不甘心的靠过来手脚并用的抱他,像只大型无尾熊巴在他身上,横过他胸前搂住他的手还不安分的自胸口往上摸索,划过他的喉结,撅住他坚毅的下颌,顺着他下颌的线条勾勒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轮廓。

    当她的手指划过他挺直的鼻梁时,藿莛东闻到一缕淡淡的沐浴液香,黑眸不自觉睁开,不动声色的垂眸用余光望着那只在自己脸上摸来摸去的小手庙。

    “小舅。”岑欢轻抚他性感的唇瓣,柔柔的喊他,同时另一周使力想把他背对自己的身子给扳过来。

    可藿莛东暗自和她较近,任她怎么用力他就是纹丝不动。

    岑欢恼了,有些泄气的推开他转过身去和他背对背畈。

    “我知道你是在装睡,因为你讨厌我,不想看到我,可又怕和我吵会吓到女儿,所以才容忍我。”她语气哀怨的开口,委屈的轻咬唇。

    “难道真的不能回头了吗?我已经后悔了还不行么?你就不能看在女儿和我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孩子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么?”

    藿莛东没做声,因为他不知道怎么回她。

    她是在知道女儿还活着以后才突然说她后悔了想和他在一起,这样的转变委实让他觉得难以接受。如果她不知道女儿还活着,是不是在面对他时还是一副面无表情仿佛一点也不在乎他的姿态?

    他们彼此纠缠了这么多年,几度因为种种原因分分合合,却到了最后还是走到一起。

    可这次不同,经历过女儿遭绑架这件事后,他意识到两个人之间存在很大的一个问题,她对他的爱不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又或者她对他的信任还没坚定到可以完全把身心交付给他的地步。而他始终改变不了爱她的方式,尽管他有百分百的真心和感情,但他无法做到事事对她坦诚。

    或许下一次再面对这样左右为难的抉择,他还是会选择相同的方式独自承担,而她或许也还会像之前那样误会他,责怪他,甚至恨他。

    既然无法适应和理解他的处事方式,又何必勉强再在一起重蹈覆辙。

    况且,她说过的,只有离开他她才能真正安全。

    “你为什么不说话?”久久得不到回应,岑欢傻傻的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其实在你面前,我从来都很自卑。你太优秀,而我却几乎是一无是处,只会不停给你制造麻烦,误会你……是不是因为这样,你现在才铁了心不要我?”

    听她把她自己扁得一文不值,又用那么卑微的语气询问他,藿莛东眉头蹙紧,终是转过身来。

    “不是说好了暂时不谈感情的事?”他搂过她,下颌抵着她的发旋,大掌轻抚她线条纤细的背,“睡吧,别胡思乱想了。”

    “不是我胡思乱想,是你太冷漠了。”岑欢微仰头去看他,眼里泪光闪闪,“小舅,我错了,我好后悔好后悔,你别气我了,我们合好吧?”

    合好?

    藿莛东苦笑。

    她当两人这次分手只是因为闹了别扭吵了几句?

    “岑欢,你原谅我妈了么?”

    岑欢呼吸一窒,良久都无法开口。

    藿莛东淡然继续,“之前她再错,可不论如何,她始终是我母亲。先撇开我们两人之间存在的问题不谈,光是你和她对立的关系,我们就很难再在一起。”

    岑欢惊慌的想解释说她可以原谅柳如岚,却发不出声。

    她那么恨柳如岚,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能原谅?

    这话说出来,或许连她自己都难以相信。

    聪明如藿莛东,又怎么可能会信。

    “所以,等你什么时候能放下你对她的恨了,我们再来谈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

    “我们之间存在什么问题?”岑欢反问他,“我一直都爱你,从来就没变过心,除非是你不爱我了。”

    “可我记得你说过,两个人的感情不是光有爱就行了。这份感情对我们而言都太辛苦,从一开始就背负着沉重的压力,现在我需要一段时间来沉淀这份感情,看清楚自己。”

    还真是自做孽不可活,如今他说的每一句拒绝她的话都来自她曾经拒绝他时说过的话。

    而岑欢发觉她竟然无从反驳。

    ****************************

    醒来发觉彼此相拥,岑欢有些恍惚。

    昨晚他承认还爱她,却不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回到他身边。

    身体的距离如此之近,两人的心却背道而驰,距离越来越远。

    她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怕他在沉淀过感情后发觉她根本就不值得他爱,怕他即使是他们共同拥有两个孩子,也决然的选择离开他们。

    她摇头,惊慌的摸索到他的唇吻上去,像是要把他吞吃入腹般急切的探出舌尖去撩拨他的。

    原本还睡着没醒的藿莛东被她闹得再睡不着,皱着眉睁开眼,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把她自怀里推开,无奈叹道,“昨晚闹到三点多还没闹够么?”

    岑欢咬着唇瞪着他不说话,突然发狠的扑过来压在他身上,搂着他的脖子没头没脑的一阵乱吻,两只手还撕扯他身上的睡袍,在他敞开的精实胸膛上摸来摸去。

    藿莛东哭笑不得,忍着被她挑起的情`欲沉着脸闪避她的吻。

    “岑欢,你一大早发什么神经?”难道她忘了她现在是孕妇?

    岑欢见他闪躲着不给她亲,委屈得红了眼眶,在眼泪落下时低头含住他胸前一枚小小的突起,一手熟练的探入他底`裤内,环握住他早已充血膨胀的昂扬愀然一握。

    藿莛东猛抽口冷气,按捺住险些逸出喉头的闷哼,将岑欢使坏的那只手拿出来,然后一把推开她起身,没有迟疑的下床。

    近乎半裸的岑欢大张着泪汪汪的美目怨怒的瞪他,表情委屈得像是没有要到礼物的孩子。

    藿莛东别开眼不去看她让自己血脉偾张的娇躯,可尽管这样,下腹某处仍是胀得发痛。

    无奈的走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浴,出来时见岑欢仍旧保持原来的姿势发着呆,而泪水湿了整个脸庞。

    他走过去给她整理好衣服,又替她拭干泪水,不论是动作或是表情,无一不温柔.

    可为什么他不要她。

    难言的痛楚排山倒海般漫上胸口,岑欢推开他,背过身去,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再次绝堤的泪水。

    “岑欢,我昨晚说的话你听懂了么?”藿莛东开口问她,“你所怨恨的人是我的母亲,你忘了你当初就是怕你自己会因为恨她而连带的一起恨我,所以才离开我。那么现在呢?现在你还是没办法原谅她,那么以后你是不是还会以相同的理由离开我?”

    她从来没想过那种理由对他而言有多荒谬多无辜。

    他也会觉得委屈,会害怕她一次又一次以同一个理由离开。

    “那是不是我原谅她了,你就会让我回到你身边?”岑欢哽咽着嗓音问他。

    “要真正原谅一个人并不容易,我不想逼你。”

    岑欢抹了把眼泪,转过身来,眼眶红红的望着他,“等女儿完全康复,我会努力尝试着去原谅她,只要你还能允许我回到你身边和你在一起,我不会再放弃,不会再离开你。”

    藿莛东凝视着她不语,眸底掠过的情绪却异常复杂。

    “小舅,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么?”岑欢捉住他的手覆上自己冰凉的脸颊,“我曾经以为我就算离开你也可以过得很好,可我那是自欺欺人,没有你,我甚至找不到生活的乐趣。”

    “那他呢?”

    岑欢一楞,随即明白。

    “对不起,那时我骗了你,虽然那时我的确是想过要和梁宥西在一起,可我最终还是没办法欺骗自己的心。我虽然感动他以命救我,但我若以婚姻做为回报,不但是对自己残忍,更是对他残忍,因为我永远都没办法回应他的感情,我的心一直都在你身上。”

    听她如此表白,藿莛东内心不是没有半丝动摇,只是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他已经厌倦了反反复复出尔反尔,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再给予任何承诺。

    “你再睡会,我去看女儿醒来没有。”低头在她额角安慰式的轻轻落下一个吻,他起身走出房间。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