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欲擒故纵(3000)

芥末绿2017-2-25 21:38:27Ctrl+D 收藏本站

    转眼又过去半个多月,四月的B市春阳和煦,气温宜人.

    岑欢站在穿衣镜前,苦恼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现身上这件最大号的男版格纹衫已经遮不住她隆起的腹部了。这个发现不得不让她面对一个事实——随着孕期月份的增加,她的腹部隆起会越来越明显,那时她就只能穿孕妇裙了,而无法再伪装成男人了。

    近段时间女儿在史特文的治疗下情况虽然大有好转,对女人已经不那么恐惧,但还是潜意识存在着排斥心理,只要她们一靠近她就本能的想躲。

    所以为了能够接近女儿,她只能继续把自己伪装成男人。

    想了想,她从衣橱里拿了件藿莛东的衬衫换上,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把衬衫的下摆塞进裤子里,这样多少还能遮掩住一些庙。

    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八点,她离开`房间去准备早餐。

    出门时隔壁的书房门恰好也打开,岑欢下意识抬头,视线触及那双清幽的黑眸,嘴角微微一弯,“早上好。”

    藿莛东睨了眼她身上的衬衫,轻点头畈。

    “怎么不多睡一会?以后不用特意每天起这么早准备早餐。”哪有女人怀孕像她一样,孕期月份越大,脸及四肢就越清瘦,实在是让人很担心那双修长的细腿能不能承受住越来越大的腹部。

    “没事,”岑欢笑笑,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反正一个人也睡不着。”

    藿莛东一楞,睇着她的黑眸微微一暗。

    自那次两人谈过以后,他这半个多月都是睡在书房,而她竟然没再来闹他,更没像以前那样耍赖缠着他说他睡哪里她就睡哪里。

    他以为她会生气,会离开。可结果相反,她细心照顾他们父女,把这个家打理得有条不紊,一尘不染,而一日三餐的饮食色`香俱全,营养丰富,不但虏获了女儿的胃,就连一贯挑食的他也独爱她做的饭菜。

    她对他和颜悦色,温言软语,没有生气,没有抱怨,没有指责……

    她突然像变了个人,温柔得体,善解人意,只在他有需要的时候才出现,其他时间绝对不会出现在他视线内干扰他办公,简直优秀得让他挑不出一丝毛病。

    可他却不喜欢,因为这样的岑欢并不是真正的他所认识的那个岑欢。

    她对他不是不生气,不是不怨,只是她也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情绪,他有时甚至猜不透她的突然转变是因为什么。

    “你要咖啡还是牛奶?”

    岑欢望着他神色复杂的俊颜问。

    藿莛东盯着她,眉微蹙——以前她不会这样问,而是直接给他准备牛奶,说是大清早喝咖啡伤胃。

    “咖啡。”

    “特浓么?”

    “是。”

    “好。”

    藿莛东望着她转身走向厨房,眉宇间笼上一层阴郁,心头更是凭添一丝烦躁——她竟然不再关心他大清早喝咖啡会不会伤胃!

    岑欢似感觉到他微有些不悦的目光的注视,嘴角的笑意加深。

    不是有句话说,爱情就像是一条橡皮筋,绷得越紧越容易断裂么?既然他说需要一段时间来沉淀感情,那她就给他时间。反正只要他身边没有别的女人,只要他还爱她,她就不怕他会变心。

    而她也在尝试着原谅柳如岚,虽然这很难,但为了不让他为难,她会尽自己最大努力。

    ************************

    早餐在沉默中结束。

    岑欢和往常一样收拾厨房,藿莛东因为公司有个必须要他亲自主持的会议,所以把女儿送去史特文那里后便去了公司,而岑欢在酒店的大厅等女儿的治疗时间一到就上楼去接她。

    电话响起,她见是丝楠打来的,笑了笑,接通:“怎么半夜打电话来?睡不着?”

    “不是,睡一觉醒来突然想找个人聊聊。”丝楠的嗓音微哑,“橙橙的情况有好转么?”

    “现在在楼上做治疗,总的来说还算不错。”

    “如果爹地妈咪知道小丫头还活着,一定会迫不及待飞回去……我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告诉他们。”

    “暂时别说吧,我不想让他们担心。”父母的心情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女儿现在这个样子若让他们知道了肯定难免担心。还不如到时等女儿康复得差不多了再给他们一个惊喜。

    如今她才体会藿莛东为什么要隐瞒女儿活着的事情,真的是用心良苦,而不处在他那个位置,根本无法体会他的挣扎和为难。

    “我就是怕自己忍不住告诉他们,所以才打电话找你聊,才不像你,要不是他说漏嘴,我还不是照样不知道小丫头还活着?”丝楠轻哼着抱怨。

    岑欢笑,“丝楠,你和关耀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以为你回伦敦后和他已经没有联系了。”

    “是他莫名其妙打电话来骂我水性扬花,说我毁了他的清白就不负责任的拍拍屁股走人,和别的男人勾`搭。”丝楠冷嗤一声,越说越气,“我怎么毁他清白了?他是猪啊,那晚他醉个半死,我能对他做什么?”

    岑欢一楞,想起藿莛东那次也是说丝楠把关耀之弄昏给办了,难道……是误会?

    “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总之我和他什么都没做。”显然不愿意继续这个话题,丝楠问她,“你们呢?有没有进展?还是在玩欲擒故纵?”

    “什么欲擒故纵?”岑欢朝窗外翻个白眼,“我是在给彼此时间,免得越是逼得紧反而让他离我离得更远。”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你们就继续折腾吧,我都懒得说你们。”

    岑欢淡淡一笑,白皙的手指无意识在玻璃窗上一笔一画的写着。

    “你放心,我不会再让幸福从我身边溜走,也不会再错过他让自己终生遗憾。”

    “你能这么想就好,可千万别再钻牛角尖。”

    两人又聊了一会,丝楠才打着呵欠挂了电话。

    “我爱你?”

    熟悉的磁性沉嗓自身后传来,岑欢还停留在玻璃窗上的手指一顿,缓缓回头。

    “我以为是自己看走了眼,没想到走近听到你的声音,还真的是你。”梁宥西眉心轻蹙,目光自她愣怔的面容移至她停留在玻璃窗上的手指。

    “你刚才反反复复写的是不是那三个字?”.

    岑欢一点一点自愣怔中回神,轻点头,凝视着整个人都清瘦不少的男人,想起自己自那日从医院离开后就没再去看过他,心里的愧疚油然而生。

    “你的伤好了么?”她轻轻开口,语气夹杂深深的内疚。

    梁宥西舒展开郁结的浓眉,淡然一笑,“如果过了一个多月伤口还没好,那我真要怀疑那颗子弹上是不是抹了剧毒。”

    听他提起子弹,岑欢想起那日他为救自己中枪的画面,脸色白了白。

    “对不起,我——”

    “我来酒店找一个朋友,没想到这么巧碰到你。”梁宥西打断她,“虽然说过希望你别出现在我面前,别让我看到你,可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困惑的目光掠过她一头短发,以及她身上那件宽大得有些离谱的男版衬衫,和她下身那条咖啡色的男装休闲裤及同色皮鞋。

    这样的岑欢让他想起第一次在关耀之的舞会上见到她时的情景,简直就是个假小子。

    岑欢动了动嘴唇,却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

    “如果觉得为难就算了。”梁宥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看了眼腕表,“我朋友在等我,失陪。”

    微微颔首示意后,梁宥西敛去嘴角那丝笑意,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向电梯。

    岑欢望着他瘦削的背影,心头沉闷得难受。

    如果不是因为遇到她,他的人生该是一帆风顺意气风发,是她伤了他,害得两人如今连朋友都没得做。

    “真让人感动。”

    又一个低沉的男声扬起,略带着一丝讥诮和嘲讽。

    岑欢讶然回眸,望着不知何时走到面前的藿莛东,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刚才说了什么。

    “我爱你?”藿莛东轻笑,眸底却一片寒凉,“记得那日我对你说这三个字时,你要我放过彼此,说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各自重新开始,好好生活。如今他也对你说这三个字,你有何感想?”

评论列表: